凌天的領養程序進行的並不容易。

得已成功乃是葉文凱透過各種管道極力去爭取而來。社工人員在事後去到凌家父子那髒亂的房屋時,看到了因酒醉而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凌父,旁邊還有散了一地的煙蒂、酒瓶和一根木棍。逐一判斷凌父已經沒有任何能力來撫養凌天。便暫時將凌天寄養在葉家,沒過多久,葉文凱就宣告凌天為家裡的一員。

自此之後,附近鄰居都知道葉家多了一個凌姓兒子。他沉默寡言、不茍言笑,初進葉家時,那滿身的傷口十分引人側目。他選擇不改姓,因為這樣,才能隨時警惕自己:「他是被領養的」、「他身上流著暴力的血液」。

而葉家的獨女──葉品珊,對於凌天的進駐完全沒有任何反感,反而因為增加一個玩伴而樂不可支。凌天對於她,像玩伴,又像是哥哥,會保護著她、看顧著她,不讓她受傷害。

小小年紀所說的誓言,很容易被遺忘。當年信誓旦旦說要保護凌天的承諾不知何時變了調。保護者變為凌天;被保護者反倒是換成當初說要保護人的葉品珊。

對於這樣的轉變,沒有人有異議,不,應該是沒有人發覺,就連兩個當事者也是,彷彿一切就是這麼自然。葉家夫婦也很信任這個剛納入羽翼之下的兒子。他們對待他就如同對待自己的女兒一般,享受同等的待遇,並沒有因為無血緣關係就有差別對待。

凌天保護葉品珊是自然行為、葉品珊身後總有凌天伴隨是天經地義,如此羈絆深厚的關係,任誰也沒有想到未來的未來會慢慢轉化為情愫。

這點,大概連葉氏夫婦也沒有意料到吧……

* * *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很快的,兩個孩子走過童年、成長期,邁入現今的青春期。不知何時種下的情愫種子,也逐漸發芽開展──

「啊!要遲到了!」如同往常,揭開葉家早晨序幕的,是葉品珊的尖叫聲。

隨即,急促的腳步聲越過二樓走廊、啪啪啪的踏上那紋路美麗的木質樓梯,最後,急促的腳步聲停在飯廳口。還來不及喘口氣,踩著小鴨鴨拖鞋的少女已經先嚷出聲,「媽!妳怎麼不早點叫我起床!」

「我讓小天上樓叫妳了啊。」正在忙著把飯菜裝到便當盒的葉家女主人一聽到寶貝女兒莫名的指控,不由得把手頭上忙碌的工作停頓幾秒。

「我叫了。」端正坐在椅上的少年說道。

「騙人!你如果有叫,我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起床!」

「與其大聲的跟我爭執這等芝麻小事,不如省下時間來吃早餐吧。」細細咀嚼著土司,椅子上的少年──凌天,仍舊慢條斯理的說著,那從容不迫的態度跟站在飯廳門口氣的臉蛋漲紅的少女恰成一大對比。

「你這氣度狹小、心胸狹隘的傢伙,一定是看我昨天偷吃掉你放在冰箱裡的布丁,因此懷恨在心,才故意不叫我起床是吧!」從鼻孔哼出了幾口氣,葉品珊一臉不爽的猛力拉開椅子在凌天身旁坐下。

「不是。就算妳吃掉了,我也還有兩個。且我真的有叫妳起床,大概是妳睡沉了沒聽到吧。」雖然皺起了眉頭,可凌天還是慢條斯理的回應她。但眼角餘光瞄到不該出現在她深藍色百摺裙上的「顏色」時,他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哼,是這樣嗎?」縱然平復了心緒,但她還是感到些許氣憤,嘴上不饒人的繼續碎碎唸,「順便告訴你好了,另外兩個布丁我也吃掉了。」

「……」欲從葉母手中接過便當袋的動作停在半空中,凌天不可置信的瞪著她。她居然、居然把他昨晚新買的三個布丁全數都吞吃入腹,還沒有任何羞愧的模樣。

「珊兒!妳怎麼可以這樣!妳誣賴小天沒有叫妳起床就算了,還吃掉他的布丁!」把葉品珊的便當裝進紅色的小巧便當袋內,葉母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家的寶貝女兒。

面對兩道隱含責備的目光,雖然知道是自己的不對,但嬌縱任性如她,哪有可能這麼輕易承認自己的錯誤。「吼,大不了、大不了我放學去便利商店,再買三個回來嘛!」這是她的最低底限。

知葉品珊莫過凌天,了解這席話等於抱歉,但還不到對不起的境界;但也清楚這是她的底限,要她親口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猶如登天般困難。瞧她似乎還沒發覺自個兒的裙子上頭「沾染」了別的「顏色」,總是淡然的眼眸朝她使了個眼色。

豈知,某人並不賞臉。

「欸,你幹嘛對我翻白眼?我都說買三個布丁回來賠你了,這樣還不行?還是你要六個?要一打?」

就算他喜歡吃布丁,六個也嫌太多,一打就略為噁心……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該如何讓那丫頭自己發覺她犯下的大迷糊。

「不是,三個就好。妳那個……」心裡想要講的話卡在喉嚨,吐不出也嚥不回,無可奈何之下,凌天又朝她使了個眼色。

「你爲什麼要一直對我翻白眼啦!偷吃掉你三個布丁真的有這麼生氣嗎?」任性的大小姐此時有點害怕了,沒見過凌天這樣欲言又止,對她猛翻白眼又無可奈何的表情。他,真的生氣了嗎?

「……」沒見過哪個女孩子這麼遲鈍的,大概就屬這小妮子最天兵、最嬌縱……卻也最讓他放不下心。

無視於珊珊又因氣呼呼而漲紅的面頰,凌天抓起書包、提起便當袋,唰地站起身欲出門上學去,不知該如何開口,還是趕緊離開現場為上上之策。

「欸!你還沒解釋你為何要一直翻白眼!凌天!你給我站住!」耐不住性子,珊珊扯開喉嚨大喊,唯有在她最生氣時,才會連名帶姓的喊他。她也清楚只要她一生氣,他是絕對不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這麼在意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他的任何情緒、喜怒哀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對她的想法是如何,是那麼的重要、那麼樣的迫切想知道。她想知道,不論是在他眼底、心底,她,葉品珊,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明明此刻應該是要跟凌天來場對峙的,但她卻克制不住那些想法在她的腦海裡到處流竄。

睨了眼也唰地站起身,但卻明顯矮他一個個頭矮的珊珊,凌天依舊緊抿著唇不發一語。「阿姨等等應該會發現的,那丫頭說不定也會自己發現,我就不用多此一舉了。」他心想。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看著他明明就是有話要說卻選擇不語,葉品珊忍不住伸手拉住他。心裡想要爭論的比率居然遠比害怕他是否真的生氣還要來得小太多太多。

看她那一副你再不說話就好死的表情,凌天在心底爲自己默哀十秒,隨即緩慢慢的開口,「好吧,我說。那個,我要說的是,嗯,妳、妳的裙子……拉、拉鍊沒有拉。」

語畢,凌天迅速的掙脫她給的桎梏,像是逃難般的離開現場。

縱然凌天因為尷尬而略為降低了音調,也結巴了整句話,但一字一句可是十分順利的進入葉品珊及葉母的耳裡。

隨即,劃破寂靜且尷尬氣氛的,是葉母毫不同情的大笑聲。「哈哈哈!我以為小天真的生氣了,原來、哈、原來是因為珊兒妳的裙子,哈哈哈!」

「呀!凌天你這個大色狼!」雖然定格許久,但,如同往常,放下葉家早晨序幕布幔的,依舊是葉品珊的尖叫聲。






◎ 嗯,其實這篇是跟一章一起完成的東西,只是三章沒出來之前,我也沒有啥大的意願想貼。
但總有股再不貼點文章就會被圍毆的感覺,所以我還是在元旦連休的假期內貼出。
距離當初完稿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重新審稿後總覺得該翻修,不過還是作罷……

就請大家慢慢回味一下此系列文集吧(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獨戀 ♥ 微風輕舞〃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