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前說明書:

名稱:【二十萬人次賀禮之二】‧《聽你說愛我–聖誕紀情》。
字數:九千八百多字,請謹慎食用。
場景時間:原作一年後、【二十萬人次賀禮之一】‧《聽你說愛我–霏月緣》,八個月後。
場景人物:齊雅霏、紀司辰、葉品珊、凌天。
附註:末段內容含些許十八禁字句,若覺不適者請自行跳過。

文/舞風 著;圖/catdodo 繪。


這是一個美麗且祥和的社區,人口不多卻很熱鬧。

併立於社區一角的齊、紀兩戶人家,從上一代開始便為人津津樂道,直到他們的兒女有了另一番成就之後,更是成為八卦討論的首選。繼紀家長子與齊家長女結婚並產下一對龍鳳胎後,八卦的討論目標,便轉向兩家的小兒子與小女兒。

據說,此對男女,在求學時段便令人注目,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是社區鄰居們一概的印象。而就在兩人青春年華的十八歲時節,紀家小兒子‧紀司辰突然遠赴國外求學,著實讓一干人跌破眼鏡。

據說,七年後,紀司辰歸來,再度追求齊家小女兒‧齊雅霏,為當年好似已經逝去的感情加以回溫。

據說,紀司辰在參加自己好友的婚禮上,也向愛人求婚…‥經過雙方父母同意後,就此變成未婚夫妻,彼此的關係親密度又更上了一層樓。

據說,據說,據說……許許多多的據說,都是屬於他們的故事,哪怕只是一小段,也都是瑰麗的回憶……

* * *

暖陽煦煦,鳥聲啾啾,為近日總是低溫濕冷的天氣增添一抹生氣。

社區的街道上,充斥著滿滿的聖誕氣氛。

就算台灣並不屬歐美地區國家,對於「聖誕節」會有獨樹一幟的慶祝方法與過節產品。但不知為何,久而久之,大家開始變的洋化,逐漸愛上慶祝聖誕節。

現下到了十二月二十四、二十五日,滿嘴、滿街的「聖誕節快樂」說不完,還有誰會記得來個「行憲紀念日快樂」?

而今天,便是十二月二十四日,俗稱「平安夜」。


位於社區一角,併立的齊、紀兩戶人家,此刻正打著某冷氣品牌的標語,實行「安靜無聲,靜悄悄」的最高宗旨。

鳥聲啾啾,些微吵雜的外在因素並沒有對位於紀家二樓某間房間內,那正蜷縮在被窩裡的女人有半點影響。相反地,她仍舊緊抱著小抱枕,全身被品質良好且昂貴的蠶絲被包覆住,睡的舒服極了。

這個女人,便是齊家的小女兒‧齊雅霏。

一張偌大的雙人床被她佔去大半,另一邊的枕上孤單無人,有著枕過的痕跡,卻餘溫退去,只剩冰涼。

「鈴鈴鈴……」而有人就是這麼看不慣她如此好眠,刺耳的手機鈴聲大大的在只有一人的臥室中放送。

「唔……誰啊?」體溫熨燙的暖酥的被窩中探出一隻纖細的手,在床邊小桌上東摸西拍,摸不到那小巧的長條型物品,反倒抓了一個圓形的物品對準耳際。「喂……」

「鈴鈴鈴……」

「奇怪,不是接了嗎?」滿心疑惑的人兒總算捨得睜開惺忪的雙眼,往手中物品一望後,糗的吐了吐舌頭,「睡昏了、睡昏了,居然把鬧鐘當手機接。」

「鈴鈴鈴……」撥電話的人耐心十足,像是知道她一定會賴床,也知道她一定會做了糗事,穩定且持續的做早晨轟炸。

「來了來了!」她對著手機喊著,抱著暖酥的被窩按下通話鍵,「喂?」

「睡醒了?還是尚在迷迷糊糊?」話筒中,傳來男人沉沉的嗓音,像是在刻意壓低著聲音,「我這麼辛苦在公司加班,妳倒好,在我床上睡的舒舒服服。」

「紀司辰,你不乖乖開會,打電話回來擾我好眠幹嘛?」

「昨晚累壞妳了?」男人的低笑聲這般傳來,聽似雙關的字句格外引人遐思。

「哼!你才知道!搞的我腰痠背痛的!你快去開會啦,等你忙完才准打電話回來哦!」

「哈,小管家婆。」聽到她單純可愛的抱怨字句,另一端的他再也顧不得自己正在開會,朗聲的大笑起來。若是給她知道,他是故意問這種實為雙關含意的問句,一定會被她掐死。

「哼哼!不管你了,再見!」語畢,她氣呼呼的收了線,把手機扔到另一個枕頭的枕痕上。

近日聖誕佳節來臨,街道上的聖誕氣氛濃厚,不論是餐廳、店家都打著聖誕節的廣告。難得出外逛街的兩人,也被濃厚的氣氛影響,興致勃勃的買了許多相關商品回家。

不論是一棵頗高大的聖誕樹、琳瑯滿目的裝飾品、鮮豔的彩帶、小巧的襪子,全數在齊雅霏的巧思佈置之下一一展現。

而原本該是兩人一起裝飾的聖誕樹,最後卻只由她一人完成。

身為紀氏副總的紀司辰,當天購物回家就被緊急電話帶進書房。等到他從忙碌的公事中解脫,踏出書房時,只看到一棵已佈置完畢的聖誕樹,以及早已累癱倒臥在沙發上熟睡的齊雅霏。

聖誕樹不高,霏霏也不矮,只是實際一比,還是有著相當的距離。整個佈置結果下來,彎腰拾物品、挺身墊腳掛裝飾的動作不斷重複,也加速了她的疲憊,導致隔天起床還有腰痠背痛的後遺症。

看著她略帶倦容的睡顏,紀司辰的心隱隱作痛著。他又食言了,明明就是說好要兩個人一起裝飾這棵聖誕樹,可助理打來的緊急電話令他不得不先進書房處理公事。

縱使當時霏霏還是笑著對他說公事要緊,可他還是看的出那笑容底下有著濃烈的失望。

他真的不想這樣。

接手紀氏副總的職位雖是意料中的事情,商場競爭中帶來的快感也是他喜歡的。但只要一牽扯到她,他絕對是把她擺在第一優先位置。

自從七個多月前在霏霏生日時,排除掉她內心的恐懼不安病根後,他就一直伴在她身邊,以免那個沒安全感的小妮子又要自己躲起來偷哭。

說來也是自己自作孽,沒事聽從自己兄長的建議。明明也是可以打破紀家這項定律、也是可以在國內進修,何必大費周章跑去國外,還因為自己強烈的自尊心和好勝心,硬是在美國待了七年才回到家鄉。

沒有說出口的,是欠了七年的一句「對不起」;心底遺憾的,是沒有陪伴在她身邊;最為懦弱的,是害怕回去時,會看到她冷漠的神情與陌生的態度……

他的心中,也是有著不安,那不安的程度並不小於齊雅霏。他也在害怕,要是有一天,換這個小女人說要離開他、說不再愛他了,那該怎麼辦?

攬腰抱起熟睡的她,紀司辰舉步上樓,把珍寵的女人安置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一絲輕嘆從他口中溢出,「對不起……我愛妳。」

在齊雅霏面前總是從容不迫、驕傲自負的紀司辰,此刻卸下所有的偽裝。夜深人靜時,是他示弱的時刻……

* * *

「可惡,討厭的大魔頭,沒事打電話來擾人清夢!害我現在也睡不著了。」嘟著嘴,已經全然清醒的齊雅霏正努力的折著蠶絲被,頸項間的心型鑽鍊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搖晃著。

雖然嘴上是埋怨的大吐苦水,可心底還是很心疼他就算是在星期六的假日,還是要去公司召開緊急會議;而她這個秘書,就當的愜意許多,有時候老闆都還要聽她的呢。不過……副總跟秘書,好像是不能相比的?

拾起昨晚被紀司辰丟在地上的白襯衫,齊雅霏大大的嘆了口氣。她壓根不記得自己昨晚何時睡著的,又為何會在紀司辰的床上醒來。她的記憶,從裝飾聖誕樹跳到早上從他床上清醒,中間大半過程她全然沒印象。

其實她很失望,失望昨晚不能兩個人一起裝飾聖誕樹。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子過節了。要不是他的助理打了那通電話,或許聖誕樹是一起完成的、而他今天不會去公司加班……

「早知道就跟爸媽一起去國外走走了,嚇嚇阿藍也好……」

上個禮拜六,紀氏總裁‧紀司磊突然心血來潮,帶著愛妻與龍鳳胎,還有兩家的父母一起到國外度過聖誕節。礙於紀氏不能群龍無首,身為副總的紀司辰硬是被留下,背了好大一個責任包袱在身上。

而不甘自己孤家寡人守在台灣的紀司辰,也硬是把齊雅霏留在台灣,意外造就了兩人的甜蜜世界。

「根本一點都不甜蜜啊!都是紀大哥害的!等到他們回來,一定要姐姐好好的說說他。」

從床上跳起後,像個乖乖小媳婦似的,齊雅霏認真的的打掃起紀家。除了把紀司辰換下來的衣物全數丟到洗衣機清洗外,用吸塵器把樓上、樓下都吸了一遍,也拖了地板,只差沒有打了一層臘上去。

等到所有事情都忙碌完,她已經飢腸轆轆,打掃途中只吃了一片土司果腹。

「啊!好餓好餓,大魔頭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只有我自己一人就好懶得下廚……」越說越哀怨,紀家偌大的客廳內,有著一小團灰色陰影,看起來好不可憐。

「鈴鈴鈴……」突地,被她扔在桌上的手機又發出呼叫。

「啊?又是誰啊?會不會是大魔頭?」

內心一陣喜悅,齊雅霏從沙發上跳起,慌慌張張的抄起手機按下通話鍵,「喂?你要回來了嗎?」

話筒另一端,傳來詭異的吵雜,卻沒有任何人說話,實際還是一片靜默。

「喂?」

「霏小妞,很抱歉讓妳失望了,我不是妳想的那個人耶!我是珊珊啦!」

「吼,原來是妳喔。什麼我想的那個人!我又沒有說妳是紀司辰。」

「嘿嘿。」另一端的葉品珊一聽齊雅霏自個兒不打自招,笑的更是開心,「我又沒說妳在想妳家老公,幹嘛那麼急著承認呀?」

「……」

「哈哈哈,好啦,不鬧妳了。妳現在在幹嘛呀?有沒有打擾到你們恩愛啊?」頓了頓,她繼續說,「不過……照妳剛剛這樣講,紀大少爺該不會假日還去紀氏奮鬥吧?」

「我?我無聊到要數螞蟻了。」是啊,她無聊到把紀家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整頓了一遍,還餓的半死。「他去公司加班啊,剩我一個在家裡。」

「噗,妳這樣很像深閨怨婦耶。那妳要不要來我這啊?今天是平安夜喔,可以來吃蛋糕。」

「真的嗎?我現在快餓到前胸貼後背了。」雖然想留在家等大魔頭回來,但是肚子餓的威力還是勝過於那個在加班的男人,只見「蛋糕」兩字順利吸引走齊雅霏所有專注力。

「真的真的,還附贈妳一份套餐。不過客人多的時候,要幫我顧店喔。」葉品珊就怕她這個幫手不來,阿莎力的附加了美好的但書。

「沒問題。我現在就過去,等我喔。」

最後,敵不過美食誘惑的齊雅霏,在略為梳理打扮自己後,就拎著備份鑰匙,駛著愛車往葉品珊的咖啡店而去。就算她出門前仍在疑惑好似有東西沒帶,卻也還是不記得,那隻被她遺忘在紀家客廳的手機。

而另一邊在紀氏集團開完會的紀司辰,習慣性的撥打霏霏的手機──

「嘟嘟嘟……」顯示通話中的嘟嘟聲不斷持續,可就是不見有人來接聽。打了兩通之後,紀司辰望著手機失笑,心想那個小妮子一定又睡回籠覺去了。

「也罷,回家後就看的到她了。」這樣一想,心也就跟著放寬,「把剩下的文件也處理一下好了,不然又有緊急事變發生……」

事業心旺盛的男人,專注力很快的放在公文上,一心想要快快完成所有公事,好回家抱抱、親親掛心的女人,可沒想到等到他回家後,迎接他的,似乎是……驚嚇。

* * *

「la neige」,規模不大但很自我風格的一間咖啡館,坐落在台北一個安靜的街角內。

外型來看,是一棟雪白的大木屋,頂層的屋頂是亮藍色,讓人有種看見愛琴海的感覺。內部裝飾也突顯出老闆娘不做作的風格──雪白牆面、亮藍色圓柱、貝殼風鈴、深褐色原木桌椅以及古典音樂旋律充斥店面,讓附近許多上班族甘願走上大半段路,就為了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店名為「la neige」,法文「白雪」的意思。店名來源則是以當初的資金贊助者‧齊雅霏的名來定義。

早上的「la neige」,是溫馨的小餐館,老闆娘提供鬆餅套餐、三明治套餐等多種選擇,還有新鮮果汁與牛奶供人拿取;中午的「la neige」是上班族聚集地,菜單變成簡單的商業餐點、套餐,讓鄰近的上班族多了一個午餐的選擇地;晚上的「la neige」最為熱鬧,附近的居民會前來光顧,菜單不變,依舊是套餐,但多了更多選擇,舉凡各式義大利麵、香煎雞腿、燉牛肉等,都會出現在菜單上頭。

非一成不變,多樣化的菜單、細心、體貼的服務態度及新鮮美味的餐點、食物早已為「la neige」打下良好的口碑。而「la neige」,就此一家,別無分店,更是聚集許多忠誠顧客。

客源大多是熟客,但經由老客人廣為宣傳之後,生意更加興隆。尤其今天是平安夜,「la neige」特別推出「聖誕套餐」,只有在二十四、二十五日才能享用的到。

餐後,老闆娘會隨機抽樣的在每桌附送上等人份的提拉米蘇、乳酪蛋糕、巧克力派等精緻甜點,還有香醇的咖啡及熱奶茶。

小孩子還能拿到一隻小巧可愛的布織紅色襪子,裡頭裝了柺杖糖、牛奶糖及巧克力……

這樣一個如此吸引人的聖誕企劃,令「la neige」在晚上開店前,外面就排了長長的隊伍,就為了在這特別的日子裡,享受美好的氣氛及精緻的餐點。

驅車前來的齊雅霏,還未下車就先看到這空前的盛況。等到她把愛車停放在「la neige」附設的小型停車場後,還得要擠過人群,才能進入店裡。

「哇塞,看來我們廣告打的不錯,這麼多人在等待晚上的特餐。」

「歡迎歡迎,多虧了妳的廣告海報,才能吸引到這麼多人。」回話的是「la neige」的老闆‧凌天,也是齊雅霏與紀司辰高中到現在的好友。

「嘻,當然也是你們自己經營的好,不然我這股東可要喝西北風。」她笑嘻嘻的回著話,順手將皮包放在櫃檯上,「怎麼沒看到珊珊?」

「她在後頭忙著呢。」提起愛妻,凌天那張千年不變的撲克臉有著些許軟化,臉上還有淺淺的微笑。

「唷,你這麼放心,不怕她又打破茶壺?」

「不怕。」面對霏霏的質問,凌天又笑了,很中肯的表達出他對妻子的支持。

葉品珊與凌天,這對從小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但不似齊雅霏與紀司辰這種最純粹的青梅竹馬,凌天是葉家的養子,有著不可告人的過去,從小就一直遭受生父的家暴,直到葉父某個晚上在暗巷內發現傷痕累累的他……

長大後的兩人,也是經歷過一番波折,最終互訴情意而成為情侶。凌天也在「藍天」總裁‧藍浩辰的結婚大典上,公然向葉品珊求婚。

回到台灣的兩人,很積極的準備婚事。在葉家父母欣然點頭,很放心地將寶貝女兒托付給凌天後,某個黃道吉日下,兩人手牽手走上紅毯,接受眾人的祝福,改變晉升了彼此的關係,徹底為「la neige」生成一對名符其實的老闆與老闆娘,也成為他們這一掛中,第二對結婚的人。

「霏小妞,一來就說我壞話啊?」聽到外頭有談話聲的葉品珊,猜想是齊雅霏的到來,趕忙掀廉出來迎接,「妳看起來真是餓壞了。」

「都二十五歲的人了還小妞,感覺好像在裝年輕。」她皺了皺眉頭。

「才不會,妳這麼漂亮,是永遠的十八歲啦!阿天,你說對不對?」

「對妳個頭,凌天對妳說的話可是唯命是從,妳說一他哪敢說二?且妳是吃了糖還是嘴沾到蜜,說話這麼甜,是要拍馬屁還是要吹捧我?」

「大人,您冤枉我了。」珊珊突地像唱戲的舉手作揖起來,還煞有其事的提高音調,「小的只是要討您歡心啊。」

「哈哈哈!少來了妳。要討我歡心還不簡單,快把食物送上。」

「遵旨。」語畢,那嬌小的身子又鑽進廚房裡頭張羅食物去了。

留在外場的齊雅霏與凌天對看一眼,雙雙會心一笑。若說永遠的十八歲,其實非葉品珊莫屬,有凌天的守護,她永遠都單純、快樂的像個沒心機的孩子。

* * *

夕陽西下,斷腸人,噢,不是,是加班人紀司辰終於結束一整天的加班,開著車回到桃園老家。

停好車,看見屋內黑成一片,並沒有任何暈黃燈光時,他的帥臉也黑了大半。

「霏霏!」

打開家門,迎接他的是一室冷清與孤寂。冰涼的空氣劃過他的肌膚,像是在嘲笑他的孤單。按開客廳的大燈,他急忙奔上樓,再打開自己臥房的門後,心也涼了半截。

房內正中央的大床,雪白的蠶絲被折的整整齊齊,昨晚亂丟的白襯衫也被洗淨,整齊放在被單上,只是心繫的那個人卻不見蹤影。

下意識的,他掏出手機開始撥打她的號碼。

「嘟嘟嘟……」響了很久的通話聲,沒有人接聽。就跟下午時段一樣。難道……她下午的時候就不在家了嗎?為什麼沒有告訴他一聲呢?難道……她不知道他也是會擔心的嗎?

一連撥打了好多通,都是無回應狀態,已經逐漸冷靜的紀司辰,這時才隱約聽到樓下有小小聲的鈴響。再度奔下樓,紀司辰找到了被齊雅霏遺忘的手機。隨著自己的撥打,那小巧的長條型物體也發出陣陣鈴聲跟震動。

角落那棵華麗的聖誕樹映入眼底,也像是在嘲笑他已被人遺棄;樹上的亮面彩球,照出他空洞且擔憂的面孔,那不像他,不像紀司辰。可唯有在面對齊雅霏的事情時,才有這麼不正常的紀司辰!

「這個白痴……」驚慌過後、空洞過後,強大的怒氣襲來,很自然的就會出口成「髒」。「居然沒帶手機出門,她果真是笨蛋。」

殊不知,他嘴裡唸著的「白痴」跟「笨蛋」,卻足以撥動他內心每一根心弦……


另一方面──

在「la neige」忙碌的不可開交的齊雅霏,完全把紀司辰拋到腦後,忘的一乾二淨。

享用過珊珊特製的「聖誕特餐」後,理當要付出一些勞力來回報。何況她還是第一個品嘗「聖誕特餐」的人呢。

「霏,五號桌要送上蛋糕囉!」

「來了來了!」

自從學生時代之後,就再也沒有接觸服務生這種服務業了。今晚這樣幫忙下來,著實讓她開心許多,在未擔任「藍天」的主要秘書前,她是很喜歡服務業的工作的。

活潑、開朗、大方一直是她的個性與特性,也擅長跟人打交道,所以就算初始時不太習慣,最終仍舊能順利上手且升任成功。

整個晚上,她忙碌,卻也忙的不亦樂乎。開心的笑靨掛在她臉上,大大增添了她的女性魅力,尤其她現在的裝扮是十分俏皮可愛的。

為了應景聖誕節的氣氛,今天「la neige」的老闆跟員工都穿著聖誕服裝,但由於她是「空降部隊」,穿上的是「la neige」原本的制服,深藍色的立領襯衫搭深褐色的百摺短裙不會讓她不顯眼,替代聖誕帽的紅色絲帶繫在頭上與衣領間已為她加分。身上還有珊珊要求她穿上的白色蕾絲小圍裙,整個人變的更加亮麗可愛。

如果今日「la neige」有「最美麗服務生」票選,一定非齊雅霏莫屬。


而當紀司辰終於發覺齊雅霏的手機通話紀錄內,有著「葉品珊」的名字,再度從桃園驅車來到台北的「la neige」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的事情……

「霏,抱歉讓妳忙到這麼晚。」

「不會啦,我也忙的很開心呀。」

「嘻,聽妳這樣說我就放心了。」突地,她像是想到什麼,「欸,妳好像都沒有聯絡妳家紀少爺耶?」

「紀司辰……」隨著珊珊的提醒,她像是被雷劈到一般,驚嚇的跳了起來,「糟了!我忘記跟他說我來妳這了!」

「耶?」莫名的,珊珊有種現下如果她不馬上打電話回去,她親愛的咖啡館就會被夷為平地的感覺。

「真感動,妳現在才會想到我。」

低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兩個女人轉過頭去,只見紀司辰閒適地靠在門上,後頭站著一臉無奈的凌天。

「死,定,了。」這是當時齊雅霏心中唯一的想法。

* * *

端正的坐在副駕駛座上,齊雅霏一臉驚懼,而正在開車的紀司辰,卻一臉平靜,但她知道他肚子裡正燒著一把火,熊熊烈火燒的十分起勁。

偷偷打量著他,這時才發覺他已換下束縛的西裝,換上休閒的居家服。黑白相間的條紋衫搭白色休閒褲,外罩一件他平時穿的黑色休閒外套。也不難發覺到,他的額際正淌著滴滴汗水……

在冷冽的十二月天,還能這樣滴著汗水,他一定是急於著找她吧?思即此,齊雅霏內心的愧疚感不斷地擴大,暗罵自己怎麼會忘了帶手機出門,更忘了要聯絡他。


台北到桃園的時間不長,慢則一個小時,快則四十分鐘左右,但怒火中燒的人,可能就會把時間縮短成半小時以內。

回到紀家後,紀司辰自顧自的走進屋內,但卻沒有關上門;走在後頭的齊雅霏,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就算心中有怨言也不敢吐,畢竟是自己先有錯在先。

進入客廳後,紀司辰還是不發一語,直接跨步走上樓梯,完全不理會後頭已經快被內心罪惡感殺死的小女人。

「他真的生氣了,嗚……」不敢再跟上去的她,孤單的坐在沙發上,瞪著桌上那被她遺棄的手機喃喃自語。「該怎麼辦……」

目光瞥到身旁的紙袋,那是臨走前珊珊遞給她的食物,是她特地為紀司辰留的。有他最愛的燉牛肉套餐,還有提拉米蘇……

「吃了這些,應該會消一點氣吧。」她不確定的看看紙盒,又抬眼看了看樓上,「他一定還沒有吃晚餐……」

不再猶豫,她捧著仍有餘溫的紙盒輕輕走上樓,而後推開紀司辰房內那道半掩的門。

聽到腳步聲與推門聲,站在床前的紀司辰回過頭,瞧見一臉怯生生的她,依舊面無表情,不像平日總是溫柔的微笑著。

「你一定沒有吃晚餐……這個給你。」她遞出手中的餐盒,「是你喜歡的燉牛肉喔。」像是怕他不肯吃,她還特別附加說明菜色。

而紀司辰也只是淡淡瞄她一眼,沒有多說什麼地接過餐盒,坐在床上開始吃了起來。

「好吃嗎?」看他吃的津津有味,用餐速度也很快,應該真的是餓了,「是特製的聖誕套餐喔。」

「是妳之前跟他們在討論的那一個?」總算,大老爺開了金口,當然也不忘繼續嚼著牛肉。

「嗯嗯,就是那個。」見他終於說話,不再板著一張臉,她也笑了。「還有提拉米蘇喔。」

人跟人之間,習性果然會傳染,聽到「蛋糕」這個字眼,紀司辰的眼睛很明顯的閃了閃。

「在哪裡?」他吞下最後一口牛肉,目光搜尋著蛋糕的身影,「我要吃。」

「這裡。」她把蛋糕從紙袋內拿出遞給他。

「餵我。」他倒也不伸手接,適才緊抿的薄唇緩緩吐出這兩個字。

「啥?」

「餵我。妳今天不是服務生嗎?」

「可是……我只負責端菜啊。」她看著他,臉上寫著為難與羞窘,不懂為何他可以這麼直接地提出這種要求。「而、而且,現在已經打烊了,我下班了。」

「不管,妳現在是在『加班』。且妳身上還穿著制服。」直視著她,紀司辰的臉上寫著「任性」二字。誰叫她要在這種日子放他一個人在家,還不跟他連絡。

她欲哭無淚了,這大少爺一來就二話不說的把她架走,她連換衣服的時間都沒有,當然還穿著制服。只是現下如果不把這個大魔頭搞定,她也沒有一個寧靜的夜晚了。最後,她只得這麼說:「我去拿盤子。」

下了樓,拿了盤子、叉子,齊雅霏再度回到紀司辰的房間,見他擺出一副準備被服侍的模樣就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切下第一塊蛋糕,她把叉子遞近他嘴邊,看著他咬住、含著再吞下蛋糕那種感覺很奇妙,尤其是從她的手中餵食。頓時,她覺得空氣變的很稀薄,有點呼吸困難……

時間就在這樣緊窒且曖昧的氣氛下度過,終於,盤中的蛋糕剩下最後一塊……

「吃吧。」齊雅霏呼了口氣,開心這是最後一塊,快快餵完就要回家洗澡睡覺去。

「我覺得妳不稱職。」他瞪著她,突然拋來這句。

「什麼意思?」她也瞪著他,心中原先的罪惡感早已被曖昧氣氛抹煞,口氣變回原本的兇惡狀態,「我哪裡不稱職?你叫我餵你,我也餵了啊。」

「妳應該說『主人,請吃唷』才是吧。都沒講,一點感覺也沒有。」

「閉嘴!給我乖乖吃完。」這傢伙得了便宜還賣乖,她是服務生,又不是女傭!哪來的「主人」啊!

「嘖。」他皺了皺眉,總算肯張嘴吞下最後一口提拉米蘇……

「既然你吃完了,那、那我要回家囉!」她站起身,強忍鎮定的把話說完。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他眼中有股莫名的火花,那不是怒氣……卻惹的她緊張萬分,唯有趕快逃跑才是。

只是她前腳才有了動作,紀司辰後腳就一把把她拉回懷中,熾熱的唇也跟著壓了下來……

齊雅霏瞠大了眼,對於紀司辰突如其來的吻無法招架,她從他口中嚐到淡淡的奶油滋味、巧克力粉、還有酒味……等等!酒味?

「怎麼會有酒味……」她推開他,無法置信的低語。

「珊珊有把紅酒加進去吧……新體驗。」他低頭,輕輕啄吻她的紅唇,「妳比蛋糕還要甜……」

「死,定,了!」這三個字又浮現在齊雅霏的腦海裡,紀司辰是碰不得酒的,他的酒量爛到說出來會笑死人的程度,只要一沾上酒精,他就會、就會……胡作非為、胡言亂語!

「紀司辰,大魔頭,你醒醒!」她急忙拍拍他的臉,「只是一點紅酒耶,不是這樣吧!」

「噓……妳好吵。」他再度吻上她的紅唇,不讓那張小嘴吐出一些他不愛聽的話。

逐漸在紀司辰的熱吻下沉淪的齊雅霏,也逐漸放棄掙扎,雙手老實的環繞住他,也嘗試回應他的吻。

「霏霏,乖……」

他輕吻著她,薄唇咬住她衣領間的絲帶,輕輕拉扯,像是在拆一件貴重的禮物般,直到那絲帶鬆脫並露出細緻的鎖骨。熾熱的吻,從唇瓣轉移到頸項邊,一道道愛她的痕跡,也跟著蔓延……

「紀……」

她忍不住開始喘息,被他吻過的地方像是被點上火,熱燙的不可思議。感覺他正解開圍裙的蝴蝶結,且更進一步解開她的襯衫……直到她露出光裸纖細的曲線。

肌膚碰觸到冷空氣,讓她冷的直打顫,身子更是往紀司辰的懷裡縮。緊貼的身軀,可以明顯感受到他的慾望……

「幫我。」他目光如炬,眼底跳躍的火焰讓人不敢直視,「妳來脫掉它。」他指了指身上的條紋衫。

羞紅著臉,輕顫著手,她還是努力達成他託付的任務,直到他倆上半身都裸裎相見。

「Je veux te dire que je t'aime……」他擁著她,低頭在她耳訴說當年的愛語。

齊雅霏咬著唇,眼淚終究還是流了出來。原來當年他就已經宣示他的所有權,只是她傻傻的不懂得。讓彼此都浪費掉許多時間……如果她早一點承認自己內心的情意,會不會有些不同?

「愛我……」她回摟著他,低著羞紅的臉兒,說出大膽的要求。

「如妳所願,親愛的。」

燈熄了,春意正濃,而夜晚,才正要開始……

* * *

暖陽煦煦,為近日總是低溫濕冷的天氣增添一抹生氣。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

位於社區一角,併立的齊、紀兩戶人家,此刻正打著某冷氣品牌的標語,實行「安靜無聲,靜悄悄」的最高宗旨。

鳥聲啾啾,些微吵雜的外在因素並沒有對位於紀家二樓某間房間內,那正蜷縮在被窩裡的男人有半點影響。相反地,他仍舊緊抱著小抱枕,全身被品質良好且昂貴的蠶絲被包覆住,睡的舒服極了。

立在紀家客廳角落,那棵裝點完美的聖誕樹下,有著各式各樣的禮物,有大有小的禮物……當然,也有意義非凡的禮物。

其中一個隱匿在眾盒中的紫色絨布盒,正被齊雅霏拾起。絨布盒上貼著一張信籤,有著紀司辰剛勁的筆跡──

「嗨,親愛的,聖誕快樂。當妳看到這個禮物時,請自行打開來看,再告訴我感想。」

打開絨布盒,裡頭是一只設計簡單的心型鑽戒,跟她頸項上的那條心型鑽鍊……是同一款式。

她睜著淚眼,心緒卻不紊亂,也不繁雜,在看到這個戒指的第一眼時,某個念頭就很自始至終的存在著。

她奔回房間並七手八腳地爬上大床,抱住「剛好」清醒的男人,大聲的宣告:「Yes, I do」

笑開的男人,開心的回摟住她,低頭吻住他唯一摯愛的情人。

這句話,是他收過最美好的聖誕禮物。


放在床頭櫃上的信籤,被微風吹撫的翻了個身,背面仍有一行字跡,寫的是──

「請說……『Yes, I do』」




                    【全文完】
【二十歲生日賀圖】




使用後說明書:

看圖寫故事第二篇。這張圖實際是我今年生日的賀圖,狗狗在暑假八月時繪畢送給我。
繪製完,其實當下找不到名目把它貼出來,最終在二十萬人次時,讓它有了很正當的理由展現。
而故事是我看著圖,自己衍生出來的故事;不是我寫完,狗狗才看著我的故事繪製。
這樣看圖寫故事,著實蠻有趣的,很新奇的體驗。
當然我也是有照著圖片來寫,回頭去對照文章就知道囉ˇ


這篇動工期是十月五日的晚上十點多至六日早上八點,第一次一下筆就努力到最後。
我不知道為何這篇我想用第三人稱,只能說構思時,覺得第三人稱比較順吧。

而這篇的主軸實際是繞著司辰打轉,不知道大家是否清楚。
雖是用著第三人稱寫法,但重點還是他的內心世界。
原作時,司辰的心境方面實在是少的可憐,用這次來彌補一下XDDD


不知道有沒有人一開始就被我的劇情拐走……
猜想他們已經結婚,同床共枕了這樣XDDD
還有那句很雙關的句子,單純一點的可能看不出端倪,因為我太邪惡(遠目)

這篇走向其實不拘僅,有種我欺負司辰的感覺(掩嘴笑)
而會選定「聖誕節」為場景,實際是我想利用這篇充當「指定系列」的第一名,指定內容就是兩人的聖誕節ˇ
至於附註要的十八禁內容……我思考了很久,發覺寫的太露骨或太OVER,會讓我心目中的角色們喪失原有的感覺。
個人覺得比【獵心】內,曉涵跟凜夜的初次有了更多的描寫,也比原作的「吃乾抹淨」多(廢話)
(不信的可以去翻=口=+)

而且只寫了一點點,不滿足胃口,讓你們自己去想像,或許會更好。
寫太多就真的喪失美感,我不想要那麼肉慾|||......(咳)
所以今後我的十八禁尺度大概就只描寫這樣,不要再有抱怨啊,體諒作者的心情吧(咬手帕)

也因為用了第三人稱寫法,我額外寫了許多東西,
像是首次「la neige」的深度介紹。個人蠻喜歡愛琴海的,所以就直接利用了。
木屋的設計令人想到雷諾鎮啊(掩面),可以變姊妹店,哈哈哈(也相隔太遠了)
當然還有凌天和珊珊的後續,在此次大大爆料囉ˇ


這兩篇的篇名都有特殊意義的,夠一目了然吧?

「月緣」意同「月圓」,代表在月夜之下,兩人情感相通,情緣更圓。
主軸是霏霏,就變成「霏月緣」囉。

第二篇最容易懂吧,「聖誕紀情」--聖誕節、紀司辰的情……
包含內心情感與求婚之意,也相當於「寄情」ˇ

希望看了這兩篇能讓大家開開心心唷 ^_____^


2008.10.09 舞風。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