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原地,雙腳像是被根深柢固了一樣,動彈不得。

盯著長毛離去的方向,我腦袋又更加的混亂,甚至開始感覺頭部在劇烈疼痛。

過度的不適疼痛,讓我瞇眼起,忍住胸口翻騰想吐的慾望,我幾乎是搖搖欲墜的靠在電線桿旁。

禹宸靠近我,在離我三步的距離後停下腳步,觀測我的狀況。

頭疼到快要爆炸,我感覺眼前一片灰暗,蹲下身子,我靠在路邊開始乾嘔,只是腹內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吐,唯有一些酸水,刺激著喉頭。

禹宸一個箭步向前,扶起已經沒力的我。豆大般的淚珠已經從我眼眶內流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好痛,頭也好痛?我不知道為什麼長毛剛剛要這樣子就離開?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還喜歡我?好多個為什麼,都在一瞬間化為尖銳的匕首,刀刀刺向我脆弱的內心。

禹宸扶著泣不成聲的我走向街道邊的坐椅,讓我能休息一會。

「你們兩個怎麼、怎麼講到一半變成這樣……」

我沒有話要說,就跟幾分鐘前面對著長毛一樣,無話可說。

「說吧。你們到底怎麼談的。」

「剛剛你離開後,他就變的不太一樣,怎麼說,就好像變成另一個人。」

我沒有說謊,剛剛的長毛,在我眼中好像是頭負傷的野獸,需要人去安撫傷勢。

「我瞧他長的挺聰明的,怎麼老是誤會我們?」

我看著禹宸,他在說什麼?誤會什麼?誰誤會了什麼?

「就那個男的啊,兩年前誤會我們就算了,到現在依舊執迷不悟。如果我是妳男朋友,早在剛剛就一把把妳綁架走了,還省得在這裡談判嗎?」

禹宸低嘆了聲,他說我們這樣不值得,總是一再的錯過彼此。上天注定我們今生依舊有緣,才需要如此的追逐嗎?

禹宸的手機響了,到旁邊做大事業去了。沒多久,換我的也響了,來電的是馨婷。

「靜萱,妳有沒有跟長毛在一起?」甫一開口就扯長毛,我有點不悅,這個時候,別再說到他了。

「沒有。」

我回答的很冷,而那頭的馨婷楞了楞,說聲謝謝後就掛斷了。五秒後,來電的換雪兒。

「靜萱靜萱,妳有跟阿藍在一起嗎?」講起阿藍,我也有點不悅,誰叫他上次知情不報。

「沒有。」

跟上一通一樣,我回答的很冷,而雪兒也跟馨婷一樣,呆了會也掛斷了。

就在我思考下一通會是誰的時候,手機又響了,這次是阿藍。這群人是怎樣,一夕之間全部都在找我嗎?

悶悶的按下通話鍵,而阿藍低沉的嗓音詭異的操著慌張的語氣傳了過來。

「靜萱,長毛有沒有回去找妳?」

「沒有。」

如同前兩通,我依舊回答的很冷,但這回阿藍似乎沒被我的寒氣凍傷,也沒有想要掛斷電話的念頭。

「該死!那他去哪裡了?」

我沉默著,從十幾分鐘前我似乎就只能跟沉默作伴。為什麼他們不能給我時間喘口氣,我都還沒釐清一些事情,所有問題又接踵而來。

「他追著妳出去後,剛剛一個人回來。一副天已經塌下來的模樣。而且妳也知道他一煩悶就會飆車,我擔心他會騎太快而出車禍。」

感覺心臟刺痛了一下,長毛他究竟去哪裡了?

掛斷阿藍的電話後,我立即按下長毛的號碼,電話那頭嘟嘟聲持續很久,沒有人回應,我耐著性子等待,只是都轉到語音信箱了還是沒人接聽。

掛斷,按鍵,我撥出第二通,嘟嘟聲只持續三聲就被喀斷,我瞪著手機,長毛居然掛我電話。撥出第三通,聽著話筒傳來的聲音,讓我想摔手機……他竟直接關機了。

阿藍又打來了,說是希望我回咖啡廳去一趟。

在此刻我突然有種疲憊的感覺,像是生命已經走到盡頭的疲憊,我好想睡一場覺,只要睡了,再醒來,會不會什麼事情都沒有?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