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並沒有隔天就去找紀司辰。

因為小風在氣我這個姨,假哭假鬧硬要我這個見死不救的姨姨每天去接送他跟芸芸上學放學,還要順便帶他們去找捲捲頭。等到我想到要找紀司辰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

「珊,怎麼辦?」好不容易逃回公寓套房,我馬上打電話討救兵。

「還能怎樣,當然是馬上殺到紀司辰那裡啊。」

「我不知道他在哪?他回美國了嗎?」

「沒吧,阿天沒說過,應該還在台灣。我記得阿天有記他的飯店名字,我找找。」

飯店?難道他都沒回紀家去?我想也是吧,他應該是想回到家就會碰到我。而我更不會傻到為了私事去紀氏找他,這樣反而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還要經過樓下總機的詢問。

「啊!找到了!」

隨著珊珊的歡呼,伴隨而來的好像是陶瓷茶壺倒掉的聲音。匡啷的聲音,由話筒這般傳來竟有一種詭異的清脆感。只是,我也立刻了解我必須要去la neige一趟了,打翻的茶水應該模糊了紙條上的字跡。

「珊,妳又打破茶壺了是嗎?」無力的握著話筒,我開始整理小包包。

「嗯……阿天又要罵我了。為什麼都是茶壺摔破啊?阿傑!快來幫我清理,然後偷偷拿去丟。」

偷偷拿去丟?這是一個老闆娘該有的行為嗎?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珊珊把茶壺往外丟而遭了天譴,每次只要她拿茶壺都會有事,而最終的下場都是碎在地上,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地就離開這人世間。

「珊,妳確定要偷偷丟嗎?凌天那傢伙很精明的唷。自首無罪,抓到加倍,這一向是凌天……」

「我、我知道了啦。阿傑,拿去打包。」


失笑的掛上電話,我準備往la neige出發。只是我都還未拎著鑰匙要開門,門鈴就傳來清脆的鈴聲。真是怪了,管理員怎麼沒跟我說有人要來找我。雖然疑問漂浮在腦海,我還是乖乖的放下包包去開門。

門一開,當我眨了眨眼看清外頭的人的容貌時,我也嚇的尖叫了聲再砰地關上門。

「齊雅霏!妳居然當著我的面關門!開門!」

瞪著門板,我簡直無法相信外頭站的人是紀司辰,我才正要去找他耶,他居然搶先一步到我這來。

「開門!」我敢發誓,他在外頭叫囂的很爽的同時,還一邊在踹我的門。

「喂!你夠了喔!居然踹我的門。」拉開門,我難忍怒火的開始砲轟,豈知這個傢伙一進門就往裡頭衝。

「他人呢?」

「誰?」

「藍浩辰。」

這三個字他說的很咬牙切齒,我想如果阿藍真的在這邊,一定會馬上被他撲倒,隨即幹起架來。

「他在他郊區的別墅啊,你幹嘛?瘋了嗎?」我愣愣的說著,他呆呆的看著我,而他難得的呆愣讓我很想笑。我猜想他等下一定會說,他怎麼不在這之類的狗屁話。

「他怎麼不住在這?」

「哈哈哈!」果真如我所料。

「妳笑什麼?」

「他為什麼要住在這?」我不答反問,就看他的腦袋是否能開通。單看我這房間,白痴也能夠知道這裡住的只是一個單身女子,一點男性的用品也沒有。

「你不相信我?」嘆了口氣,我拉起他的手,開始我的套房一分鐘遊覽。繞到浴室,我要他自己睜大眼看看有沒有男性的刮鬍刀或刮鬍膏,我甚至還打開衣櫃上層,讓他檢驗是否有什麼男人的襯衫之類的。

「臭阿浩,騙我!」果然,我又猜中了,那隻藍狐狸又從中作梗,只是這次多虧他的雞婆,這個大魔頭才會主動來找我,也順利讓我有個機會解釋。

「如果他不把騙你來這,你會不會又丟下我回美國?」伸手抱住他,我悶悶的問著,而這個被我主動到嚇到不行的大魔頭則是死命僵硬著身軀。

「其實,我喜歡你。那……你是不是喜歡我?」這陣子領悟了很多事情,還順利知道我根本是個戀愛學分連續被死當的笨學生。

接連兩個問題問出口,卻一點答覆也沒有收到。我抬起頭看著他,只是他一接觸到我的打量目光就移開視線,但他已經開始燒紅的耳根子我沒有遺漏,連他黝黑的面容那不容忽視的潮紅更是讓我偷偷在心底笑翻了。

「不說就算了,我要去找阿藍了。」退了開來,我拿起小包包,還煞有其事的拎起鑰匙。

「妳敢去找他妳就死定了。」久違的低吼聲響起,我還來不及逃跑就被他撲倒在床上。

「妳是我的!不可以去找他!」

「我什麼時候是你的了?」

「從以前就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才不要,我是我自己的。」

「誰理妳!」

隨後,他居然開始搔起我的癢來,只是誰比較怕癢還不知道呢。想當年偶然跟他玩了一場搔癢大賽,他居然躲癢躲到從床上滾了下去,頭還撞到桌角腫了一個大包。

一分鐘過去,勝負已經揭曉,怕癢到不行的大魔頭已經把棉被裹緊全身。只是看他這副模樣好像我侵犯了他一樣。

「欸,你這樣很好笑耶,好像我很對不起你一樣。」

「……」

「怎麼啦?撞到頭了嗎?」

礙於當年的經歷,還是先問一下好了。而且他好像比之前還更怕癢,應該不會撞到頭破血流吧?拍了拍始終都沒有反應的紀司辰,我心急了,才正要努力把背對我的他轉過身來,他居然一個反撲就把我壓在身下。

「喂!你幹嘛,這樣壓著我很好玩嗎?」不滿他把我的好意當垃圾丟在地上踐踏,我伸出食指不斷戳他。

「跟妳說過女孩子不要這樣戳男生……不過是我就沒有關係了。」

「……」

「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我哪知道。」

「我想吻妳。」

「……以前不就吻過了……」

「雅莉姐說妳很討厭我的吻。」

「那是以前,而且誰喜歡被強吻。」抬手抵著他的胸膛,現下這個男人危險的可怕,而且還被他壓在床上,這時候不應該跟他爭論什麼時候的吻我比較喜歡。

「那現在呢?」他額頭抵著我的額頭,緩慢的問著。

我紅著臉,怎樣也無法回答他這個很有曖昧氣息的問題。

「現在又沒吻過。」此話一出,我就後悔了。老天,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講這樣不就是要求他吻我嗎?老天爺、上帝,我是被他一激才會說出這種話啊。

「沒吻過?現在試驗不就知道了?」

他眼底閃過一道精光,來不及哀悼,他已經開始他的試驗,禍從口出是多麼的可怕,我總算體會到了。




※耶!總算告白了。(灑花灑花~)
這回最後的結尾發展,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吧=///=。
不知道的,就等下一回吧。(眾毆)

不過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開頭第一句就傻眼的= ="(哈哈哈……)

※四十五、最終回是《聽你說愛我》中有史以來最長的兩回,敬請期待(眾毆- -)
(最終回最長(那當然= =))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