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兩點鐘,一個男人坐在床沿沉思,帶著薄繭的手指偶爾輕撫過床上女人有點消瘦的臉頰。

他不知道他坐在這裡多久了、凝視著她沉思多久了,只知道他現在滿腹的情感正在奔騰。撫摸女子的臉頰的手指,像是嚐不夠那嫩滑的觸感,始終留戀不捨的徘徊著。

「我該拿妳怎麼辦?」一聲低嘆從他嘴角溢出,代表他對她的莫可奈何還有……愛戀。

像是感受到男人憂愁的思緒,床上的女人翻了個身,突地睜開了圓圓的眼睛。一時之間,男人收不回手,就這樣跟她玩起大眼瞪小眼,雙方誰也不讓誰。

「你……」充滿睏意的嗓音,劃破兩人定格許久的時間,也讓他能夠回神縮回眷戀的手指,就算他不太想。

「噓,沒事,乖乖睡。」他安撫她,一如往常的對待著,溫柔的態度只在她面前展現。

不安分的小手突地攬上他粗厚的頸項,她抱的他措手不及,就像她剛剛突然睜開眼,嚇的他差點驚呼出來。

軟軟的身軀貼在懷裡,鼻間聞到的全是她香甜的氣息,若不是多年習武培養的定力,他老早就忍不住把她吞吃入腹,哪能像現在這麼冷靜的抱著軟玉溫香卻不為所動。

「珊?」他輕喚。明白她尚未清醒,遺忘了他們正在冷戰,不然不會這樣親暱的抱著他。

回應他的是意料中的規律呼吸聲。

早知道這丫頭睡覺時總會出人意表,可他還是為了她的舉動深深震撼。

環住她的腰,他把懷裡的女人更往他的胸膛貼近──已經好幾天沒有這樣抱她了,好想她,可他總是不輕易表明自己的情感。

摸著她柔軟的及肩髮絲,抬頭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那抹皎潔如同懷裡的她,總是能輕易抹去他內心的污穢。她是個天使,一個能拯救他的小天使……

視線從外頭的月光轉移到床邊圓桌上的照片,他微微一笑,不知不覺,他倆已經糾葛了這麼多年……




◎ 其實這篇大概是去年(喂)死神找我跟他、旋律、蛇、寒月合寫的【禮物系列文】。
原本是想藉著這種系列文,把這兩個開始有人在催稿的故事生出來的……
可我對「第三人稱」實在是很不拿手,因此熬了很久才敢稍微出來見人,請大家多體諒(拭淚)
總之,這篇就是珊珊、凌天的故事ˇ 請慢慢欣賞囉ˇ
P.S:因是不拿手的人稱寫法,連載速度會比較緩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獨戀 ♥ 微風輕舞〃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