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是為了什麼?

我常常會思考這個問題。只是沒有人能夠給我一個完美的答覆。自童年時代開始,我的命運就已被注定好,注定當一個集團的總裁或者是一個大幫派的接班人。

「小少爺,麻煩你到大廳去。」聽見女僕的聲音,我闔上書本,認命的收起盤坐的雙腿準備到大廳去。

一般十歲的小鬼頭現在在幹嘛?大概是在小學上學,然後一到下課時間就跟班上同學在操場玩吧。

而我這個十歲的小孩,除了被迫在家自修之外,還得要學習一些根本不屬於我這年齡的高等知識,我,就如同被鎖在籠子裡的囚鳥。

沿著長長的走道,我拐進大廳,主位上頭面容嚴肅到不行的中年男人,是我的外公,伊藤龍。說外公還真是有點不符合他給人的感覺,一點也不覺得老的容顏、依舊中氣十足的嗓音幾乎讓人猜不出他的實際年齡。

「浩也,過來。」簡短的四個字,卻是令人難以抗拒的命令,從小到大外公對我說話便是如此,我早已習慣。

緩步靠近他,因為外公說過不能快走在塌塌米上頭。

「外公,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其實我這麼問還真是多此一舉,因為老早就知道他要說什麼,為的大概就是問我的學習狀況,自我開始識字以來,一直是如此。

簡短的五分鐘詢問,我卻感覺像是有五個小時之久,外公的命令我無法不從,因為他是外公。

離開大廳,我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回房間,不然就是往十一點鐘方向的後花園……散步?只是,一個十歲的小孩散什麼步?又不是老先生一隻。思考了幾秒,我決定轉身回房間,唯一能陪伴我的只有書本……




一個晴朗的午後,我坐在房間裡重複著日復一日的動作,只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思緒一直無法專注在書本上頭,任由那一頁頁艱澀的知識不斷啃蝕我。

瞪了眼這本有關什麼鬼企業概論的書,我厭惡地把它丟到一旁。

今天的天氣很好,風和日麗的,只是為什麼我要這麼甘苦的坐在這死讀書?老爸什麼時候才要動身回台灣?我真的好想跟著一起走。

我的父親,自台灣來到日本結識我的母親,從相識到相戀歷經許多困難,當然,那些困難都是外公惹的禍。最後,外公很沒良心的要老爸留在北海道十年才可娶老媽,只要十年一到,老爸便可重回台灣,就此兩地來回往返,今年正好是第十年。

拈了一片盆栽的葉子,我耳尖聽到後花園有小女孩的嘻笑聲。

她那聽起來就極度自由的開朗笑聲吸引了我,實在是忍受不了,我拉開門,而門外兩尊門神也立即跟在我屁股後頭。他們是誰?當然是我的保鑣,不論我去哪都跟著我,不過去廁所時例外。

來到後花園,我真的看見一個小女娃在自我娛樂。

「妳……我沒見過妳。」

她聽見我的聲音立即轉過身看著我,鬼靈精的大眼沒有絲毫畏懼,有的只是好奇。

「你是誰?」

「妳又是誰?」

「問別人的名字前要先說自己的。」

我愣了愣,從來沒有人這樣跟我說話,因為我是幫主的孫子,每個人對我都是又敬又怕的,還沒有人像她一樣這麼兇的命令我。

「我是伊藤浩也。」我微笑的說著,還伸出手示好。

「你是伊藤爺爺的孫子?」

「要問別人的事情之前要先說自己的名字。」我學會了她這句,正好拿來反問她。

「我是凌織雪。」她吐了吐舌頭,可愛的模樣讓我不禁露出微笑。

「小鬼靈精一個。」

玩性一來,我忍不住揉亂她烏黑的髮絲。豈料她不甘示弱,一個飛撲就把我壓倒在地上。

「小少爺!」

「沒事、沒事。你們先退下。」

「可是……」

「我說退下!」正了正臉色,我突然很不喜歡有人打擾我跟她相處的時刻。兩個保鑣震驚了一會,才緩緩的轉身離去。

「你好兇。」

還壓在我身上的小雪突然冒出這句話,看著她小小的臉蛋,我才發覺剛剛是我第一次對那些跟屁蟲這麼嚴厲。

「媽媽說伊藤爺爺的孫子很厲害。」

「有多厲害?」

「這麼厲害。」她邊說,雙手跟著劃出一個大圓,我忍不住又笑了。

「浩浩笑起來比較好看。」

浩浩?對於這個稱呼我先是有些許怔愣,還有點不滿,只是如果是她,那就算了。

老實說,我已經很久沒有笑了,每天不是盯著書本就是學習一些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搞的我連我臉上會有什麼表情都不知道了,且面對外公是絕對嚴禁笑容出來跟他說哈囉。

「以後要常常笑,就像小雪這樣。」她扯開嘴角,臉上洋溢著天真的笑容。有那麼一刻,我覺得眼前這個笑容將會為我枯燥的生活帶來許多樂趣。




「浩浩!」

才剛聽見小雪急促的聲音,我房間的拉門便唰地一聲被拉開,我真的開始懷疑她是不是有暴力的傾向。

「怎麼了?瞧妳急急忙忙的樣子?」

「外面下雪了耶!」

「嗯。」勉強應了聲回答,我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書本上,北海道原本就是一個常下雪的地區,更何況是冬季時刻。

「浩浩!是雪耶!雪耶!」

「嗯嗯,我知道。」二度勉強應了聲,我的目光還是放在書本上頭,把旁邊不肯安分的小丫頭的喳呼當成安眠曲般的在撥放。

「浩浩!」

「嗯?」

「為什麼你一點也不興奮?」

「興奮什麼?」小丫頭失落的語氣總算逼的我把頭抬起來,只見原本很開心的小臉蛋一瞬間黯淡下來,剎那間我手上的書本好像不是那麼吸引人了。

「呃,好吧。我很興奮,這樣可以嗎?」我清了清喉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而這句話就在我不經任何思索之後就這樣吐了出來。

「噗!」

一個笑聲出來,只是我面前的小丫頭失落依舊,且剛剛那個笑聲好像是從角落傳出來的。我一個怒瞪過去,果然,我那兩個跟屁蟲正在努力克制笑意,只是他們那漲紅的臉實在是讓我有點不太爽。

「喂!嘲笑本少爺很高興是嗎?」

「不不不,屬下不敢。」

「那你們笑什麼!」

「呃。」

我冷著臉,但嘴角卻有點抽搐,因為我也很想笑,這兩個保鑣好說歹說也有二十好幾,卻臣服於我這個十歲小鬼頭,要是不認識的人看見了,搞不好還會嘖嘖稱奇呢。

「既然你們兩個這麼悠閒,那……你們陪小雪去外面玩吧。」

「這……」兩個保鑣面面相覷,擺明就是在遲疑我的命令。

「有問題嗎?」

「沒有沒有。」

「浩浩不陪我去嗎?」

失落的嗓音隨著我的命令而愈加失落。我看著她,只見她睜著小狗般需要人去安撫的大眼默默的看著我。

好吧,我承認,只要小雪擺出這樣的臉色,我一定馬上舉白旗宣告投降。

「我去。」

「真的嗎?」

「嗯。」

只要小雪快樂,要我做什麼都願意。我真的願意,因為她,我首次知道什麼是快樂、什麼是笑容,還有,什麼是悲傷與難過……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ove17935
  • 小雪就是那個雪兒吧XD(明知故問 :D")
  • newlife0934
  • TO love17935 :<br />
    哈哈哈,對,就是那個雪兒。<br />
    這是阿藍跟雪兒童年的際遇。
  • love17935
  • 哈哈~~期待耶^^+U~~0.0
  • newlife0934
  • 嘎嘎,結局我寫的很濫耶...<br />
    不敢貼= =|||
  • 薰仔
  • 灑 雪 灑 雪 !!(用寶麗龍作的那種)<br />
    出 來 了 耶 !! happy<br />
    雖 然 一 出 來 的 時 候 還 以 為 是 長 毛 的<br />
    還 想 說 "長毛家啥時那麼有錢"<br />
    後 來 才 意 識 到 我 有 多 麼 愚 蠢<br />
    光 看 標 題 也 應 該 要 知 道 是 阿 藍 跟 雪 兒 了<br />
    我 真 的 太 笨 了 ..(汗)<br />
    <br />
    恩 阿<br />
    雪 兒 好 活 潑 喔 !(好可愛..><)<br />
    跟 在 結 婚 典 禮 上 需 要 氧 氣 筒 的 有 天 壤 之 別 說<br />
    阿 藍 也 滿 難 想 像 會 變 成 一 隻 狐 狸 的<br />
    不 過 小 風 描 繪 的 很 有 大 少 爺 的 感 覺 捏<br />
    雖 然 看 起 來 讓 人 有 一 股 凉 意(挺封閉的)<br />
    那 我 就 要 接 下 去 看 囉!<br />
    心 得 候 補 喔
  • newlife0934
  • 那你灑完後要幫我掃地- -...<br />
    <br />
    呃,你認不出來嗎?(淚奔)<br />
    我還刻意取了這個名字……<br />
    <br />
    小時後當然要活潑快樂點=ˇ=(藍:那為何我是...?)<br />
    結婚時當然要緊張嘎。<br />
    <br />
    嘿嘿,假面具戴太久了咩...。<br />
    狐狸本色沒那麼快突顯。<br />
    <br />
    很有大少爺的感覺嗎- -"<br />
    涼意?<br />
    <br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