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自己的房間裡,前幾天跟長毛那場「互動」,還在我腦海裡反覆撥放。

摸了摸脖子,一塊OK繃貼在我的鎖骨處。

那天隔日一早,我便揮別涵姐,快速的離開她家,沒有跟長毛說一句再見的詞語。

回到家,沒有意外的沒看見禹宸在這裡留宿,心渝看見我倒是驚訝的張大了嘴,手指甚至伸出來指著我抖呀抖的,幸虧她沒有用中指,不然我就一掌給她劈下去。

「妳是去哪裡過夜了?怎麼搞成這副德性?」

翻了翻白眼,我去涵姐家過夜是會變成什麼德性?不就還是人的模樣嗎?

「妳脖子上的,那是吻痕吧?」她縮回食指,整個人撲過來掀開我的衣領,之後很瘋狂的哇哇大叫起來。

「妳這孩子,我有教妳去外面亂來嗎!哪來的吻痕?」

楞了好一會,我衝回房間,對著鏡子拉開衣領,發現脖子上真的有個不小的吻痕。

吻痕怎麼來的?我當然知道怎麼來的,弄的人跟我有三年多的交情了。

想起昨晚的情景,我感覺我的臉瞬間燒紅了起來,該怎麼做才能把這些畫面移除啊?瞪著鏡子,我只能無語問蒼天。

這個吻痕跟了我好些天了,依舊沒有消退,由於它實在有點礙眼,讓我不得不拿塊OK繃貼上掩住它。

心渝碰的一聲撞開我的房門,掃了一眼可憐的門,這個新上任不久的門的耐度還是很低,說不定之後又要再去換一扇。

「妳一定要殘暴的虐待我的門嗎?」

抓了顆枕頭,我直接丟向她。她沒料到我會拿東西扔她,直接被命中紅心擊中腦袋瓜子。

「江靜萱,妳竟然丟凶器!太過分了喔!」

「哪裡過分?」一邊說,我邊丟另一顆枕頭。

「喂!妳還丟啊!妳嫌妳枕頭多嗎?」

瞪了她一眼,我悻悻然的收回第三顆枕頭,翻身躺回床鋪。

「我要出去喔,妳看妳是要在家看電視還是出去晃晃。不過我想妳還是不要悶在家裡好了,讓妳脖子上的吻痕能夠呼吸新鮮空氣。」

她幸災樂禍的說出這句話的後果,是得到我第三顆枕頭的青睞、第四顆枕頭的親吻。編號三號先命中她的腳,趁機丟出四號砸到她的臉。

「我開玩笑的耶!竟然一連丟兩顆!」

把臉埋進被子裡,我選擇聽而不聞,而我知道等下她會乖乖的出門去約會。果然,十秒後,我的房門被開啟後,二度以碰的一聲巨響關起來。

悶在棉被裡,我不禁開始思考長毛是不是還喜歡我?而我也是不是跟兩年前一樣。

對於愛情,我真的有了心理準備了嗎?那天的事情,太過唐突,太過急促,就好像兩年多前佩琪跟長毛的事情一樣,快速的衝擊令我無法招架。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