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香水瓶發呆了很久,連玻璃杯裡的冰塊都已化成水跟柳橙汁融合在一起,我還是安靜的坐在位置上。

很多事情,總在自己的預料之外發生了。紀司辰的歸來、他跟何碧雯之間的關係,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我不得不承認何碧雯真的變成一個好女人,臉蛋生的漂亮、脾氣也變的很好、又有一份化妝師的工作,更何況她還是一個千金大小姐,這種女人要上哪找才會有第二個?

把香水瓶放回盒子前,我又看了它一下,隨後在手腕處噴了一點,再抹了一點在鎖骨處,反正這瓶也是我的了,不用可惜。二度端詳它許久,我才放回盒子收進提袋內,紀司辰這一袋好像沒有這麼熾熱如烙鐵了。

踏出咖啡廳,才正想打個電話給姐姐,紀大哥就來電了。

「霏霏?妳在哪?」

「我在外頭,怎麼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喘,詭異的情況讓我莫名開始緊張起來。

「兩個小鬼頭聽說妳被爸罵了一頓,說要去找妳,剛剛從幼稚園偷跑了。小風那小子聰明的很,可是我怕還是會有意外,妳去藍天那幫我看看。」

「什麼!那兩個小鬼居然……紀大哥,等我找到他們會把他們護送回去的。」匆忙掛了電話,我跑回停車的地方,隨即熟練的駕著車往藍天集團衝去。

一到藍天集團,我不明白為何每個人看到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的瞠目結舌,是因為我之前殺到總裁辦公室的事情傳開來了嗎?算了,現在不是管這碼子事情。用了阿藍的專屬電梯,我很快速的到達最頂樓,也就是總裁所屬的這一樓。

「齊姐……妳……」很好,就連那天看到我衝進去的小小也是很訝異的看著我。

「我姪子姪女有在這嗎?」來不及喘口氣,我直接問出口,兩個寶貝蛋聰明歸聰明,卻也只是小孩而已,偷跑這可是件大事!

「在、在總裁那……」

不等她說完,我效法前幾天的行為,連敲門的基本禮貌都省了的直接撞開辦公室的門,而辦公室裡唯一的男人也是瞠目結舌的看著我。

「說!小風他們有來嗎!」阿藍看過他們,甚至跟他們很親,如果看到小風跟芸芸,一定認的出來。

「妳、妳是霏霏?」他似乎很困難的吐出這句話,而他這句話則是讓我扯著他衣領的動作一瞬間僵硬。

「你在說什麼?」

「妳真的是霏霏?」

他的臉上清楚地表明他正在驚奇,只是他到底是在驚奇什麼?我一點兒也不知道。

「你在瘋什麼?小風跟芸芸有來嗎?」

「有有有,小風跟樓下總機說要見藍叔叔,還把我的名片拿出來……」

「那人呢?」我四處張望著,偌大的辦公室除了我跟阿藍之外,並沒有其他人影。

「能到這邊來很不得了耶,兩個小孩累的在我的休息室睡著了。」

「那就好……」

鬆了口氣,我順手拿起阿藍辦公桌上的咖啡就喝,也懶得理什麼間接接吻這檔子狗屁事情。把咖啡當啤酒一樣乾掉之後,我這才發現他一直盯著我看。

「我臉上是有長什麼嗎?幹嘛一直這樣看我?」

「是沒長什麼。」

「那幹嘛大家都把我當恐龍一樣?」任由自己摔在阿藍那組看起來就很好坐的沙發椅上,我不滿的嘟起嘴。

「妳今天很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妳化了妝,頭髮還盤了起來。」聽到他提化妝,我這才想起剛剛被何碧雯化了點淡妝,還順便弄了頭髮。

「很漂亮。」他面帶微笑的讚美著,難得聽到別人的讚美,尤其還是異性,讓我不免也紅了臉頰。

「如果妳之前也化妝,該有多好。天天都賞心悅目,工作效率也會加倍吧?」他摸著下巴盯著我思索,彷彿在考量這個可行性。

「我又不是花瓶,你自己化啦。」

「我化的話,工作效率會降低,然後外界會有傳聞說藍總裁的癖好是扮女人。」

「這樣也不錯,提升知名度。」

「知妳的大頭。」他走了過來,揚手就敲了敲我的腦袋。

「藍……」

「嗯?」

「你會覺得我變很多嗎?」我低著頭,小小聲的問著坐在我身邊的阿藍,有時候,他真的很懂我。

「人都會變的,不是嗎?」他拉了拉令他不舒服的領帶,閒適的靠在沙發上,甚至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可是你好像都沒有什麼變。」

「有些人變,是為了轉換一下;有些人不變,是認為這就是他要的。我不變,是我認為這樣就是我想要的,是最好的。」

聽著阿藍溫柔的語氣,當年紀司辰的話跑進我的腦海裡。

「人都會變,但,有一樣事情我是不會讓它改變的。」

是什麼樣的事情,是他想要的,是他覺得最好的?讓他不想要改變?我想要的是什麼?我想要的是紀司辰不要走,可是他還是變了,因為他走了。

紀司辰的離去,對我而言真的是個衝擊,像個黑洞般不停的把我往下捲,讓我鎮日沉浸在他離開的這項打擊裡。淚水填補不了黑洞,只會讓它更深、更深……

「怎麼哭了?」阿藍的問句震醒了我,眨了眼才發覺自己又變成哭包,眼淚成串一直掉。

「我也不想哭,不想變的這麼愛哭……」

「變愛哭不是妳想要的,那妳是不是還要再做些什麼?」

阿藍張開手臂把我納入懷裡輕聲安慰著。我像個即將溺斃的人抓到浮木一般,緊緊抓著阿藍放聲痛哭。

「哭一哭,或許妳會好過一點。妳知道嗎,心事憋在一起總會內傷。」

「霏霏總是看起來很堅強。但是,妳知道為什麼當年妳剪去長髮我會罵妳嗎?」

「不知道……」鼻音很重,我的嗓音聽起來整個就是童音。

「因為我不希望,妳的堅強是由剪去頭髮才換來。」

「不懂……」

「如果我叫妳再留長髮,妳會要嗎?」

「不要……」很立即的,我回答阿藍這個天方夜譚的問題。

他低嘆了口氣,手沒停止的繼續輕拍我的背。

「妳堅強的原因只是沒有長髮,因為那是阿辰對妳的眷戀,不是嗎?妳以為剪了,就可以斷了,不是嗎?霏霏,恕我直言,妳這樣只是在逼自己。」

咬著下唇,我無法回答也無法辯駁,或許是吧,紀司辰說過最喜歡我的長髮,我只是剪去他對我的……

「那我該怎麼辦?我好痛苦……」

抬起頭,我睜著淚眼看著阿藍,他緊皺著眉,薄唇也抿的緊緊的,就是不說一句話。

「要我自己去找出辦法是嗎?」很沒頭沒腦的說了這一句,可是我知道他聽的懂。

「因為只有靠妳自己,才能真正解脫,而不是迷失在死胡同裡,懂嗎?」

我點了點頭,順便吸了吸鼻子,阿藍則是失笑的摸摸我的頭,有人陪伴的感覺,真的很好。



※隔了兩天,四十一回奉上啦。
其實我也是不是故意要拖兩天的=口=...
18號的時候,小風家的網路整個爛掉,只好關掉所有網路摸word…
可是19號的時候就跟著懶了 - -...
想說大家都很放心的沒催,我也就很隨合的緩緩的貼……

※故事即將接近尾聲,霏霏即將了解自己其實……
下回即將爆發嚴重的誤會…XDDDD

(天音:不要故意說的很嚴重。)
(小風:嘿嘿嘿……)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