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

咦?怎麼會有人回答我的問題?猛地抬起頭,紀司辰已經醒了,且正定定的看著我。

「你說什麼?」

「我說不能。」

「……」

「妳剛不是問我,能不能不回來?我說不能。」

「為什麼不能?」像隻鸚鵡,我白痴的不斷重複著他的話。

「因為妳。」

「因為我?」

「妳一定要一直重複我的話嗎?」他口氣開始不好,我敏感的察覺到他已經完全清醒,昏迷中的人是不可能有這麼中氣十足的嗓音的。

「我也不想要一直重複你的話……」

「還說妳沒重複。」他頭疼的瞪著我,我只能睜著淚眼無辜的看著他,剎那間氣氛變的尷尬無比。

「反正我都回來了,妳就不要想那麼多。」

「那你可以回去。」

我小小聲的說著,但他還是耳尖的聽到了,一張帥臉皺的很難看。

「難道妳還不了解我回來的原因?」

「不就是伯父一直要你回來?」我依舊低著頭,小小聲的說著,像個受虐的小媳婦,卑微的臣服在惡婆婆腳底下。

「妳!」

他一個低吼,我驚慌的退了一步,怯怯的抬起頭,他一臉怒氣,臉上大大寫著「我在生氣」四個字。難道是因為我猜對他回來的原因,惱羞成怒了嗎?可是這個有什麼好怒的?為了這麼點小事就生氣,真搞不懂他是怎樣。

「妳、妳這個笨蛋!妳最好給我想清楚點再回答我是為了什麼才回來!」

他語氣凶狠的說著,末了還附加一兩個哼氣,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只覺得他的怒火又更上了層階級。

不久,他大概是瞪我瞪到無力,氣呼呼的跨著大步甩門離去。

搞什麼,這樣甩門很好玩是嗎?額上青筋開始冒出,我瞪著棉被,再掃了一眼剛剛被殘暴對待的門,最後決定把被單拿去洗,把那該死的傢伙殘留的氣味,洗的一乾二淨!


「蛤?妳說妳跟紀司辰搞到最後是同床共枕而眠?」

隔天的下午,我驅車前往la neige,而珊珊這個從以前就很愛損我的好友,聽完我的敘述之後則是很不給情面的放聲大笑。

「丫頭,妳就不能克制一下妳自己嗎?」

「嘿嘿,不要生氣嘛,我只是很訝異而已。」

笑成那樣只算是很訝異而已嗎?那敢問小姐妳剛有失老闆娘的顏面,不斷放聲大笑還拍桌的行為又該做何解釋?

「我真搞不懂他到底要幹嘛,出了一大堆謎題要我猜。」沒好氣的喝了口茶,我躺在躺椅上,再沒氣質的大聲怨嘆。

「他出什麼謎題?」珊珊眨了眨眼,一臉好奇的問著。

「他要我想清楚點再回答他是為了什麼回來。」

「啊?他回來不就是為了……」

「為了什麼?」

「呃,這個、那個……」

她支支吾吾的說著,擺明不願告訴我解答,轉頭看向凌天,他居然也迴避我疑問的視線。這兩個人也打算要窩裡反了嗎?先是阿藍不顧情面的調了我的資料,再來這兩個傢伙明明就知道答案卻不肯告訴我。

「不說就算了。」

「呃,不然妳要怎麼告訴他?」

「不就只是紀伯父要他回來啊,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原因吧?」

「不是啦,他是因為……」

「咳!」在凌天的瞪視下,珊珊很乖的噤了口,捧起茶杯猛喝茶。

不告訴我答案,是要我自己去尋找嗎?可問題是我要向誰問起?誰又知道正確解答?我才不會傻傻的去問紀司辰咧,不然又會再享用一頓粗飽。

「煩耶!我不管了,隨便他了,就這樣吧!」

「什麼就這樣?」

「不告訴妳,誰叫妳都不告訴我。我要走了,掰了。」

「欸,霏霏,等等。我只能說,他回來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伯父,伯父還沒有辦法撼動他。」

「撼動?」

「言盡於此。」凌天做了個總結,順道阻止珊珊可能一時口快而說溜了嘴。


悶悶的點了頭,我駕著車離開la neige,在路上繞了幾分鐘,頭一回發現我居然無處可去。

直線路段開了不久,盡頭的百貨公司吸引了住我的目光,居然無處可去,乾脆去逛逛吧。順著手扶梯逐一往上走,說實在的,逛街血拼實在是不適合我啊,我幹嘛浪費時間在這裡搭著電梯上上又下下的。

「這個、那個,還有那個通通包起來。」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遠處賣男性服飾的專櫃傳來一聲有點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嗓音。怪哉,怎麼最近都容易誤聽,紀司辰應該不會變聲變的這麼可怕吧?

「欸,還有那個,那個也要。」出手如此闊氣大方,一定又是哪個富家小姐在大肆採購吧,只是為何逛的是男性服飾而不是女性的?

「咦!齊雅霏!齊雅霏!」

耳尖的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只是在這裡又有會認識我?我疑惑的東張西望,只見前頭那個男性服飾專櫃衝出一個女人。她都還未靠近我,我就反射性的先停止呼吸。

「哈,我果然沒認錯人。哇!妳還變真多耶。」什麼跟什麼,我怎麼會這麼帶屎,連出來逛街也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人。

「妳還記得我吧?我是何碧雯呀!」噢,老天,我就是認出妳才會先上演暫時停止呼吸的。

「妳怎麼不講話?妳還真捨得剪掉那頭長髮耶,虧我以前還很羨幕妳那頭長髮。妳的眼睛怎麼這麼大,還水汪汪的?皮膚怎麼保養的?還有,妳怎麼能這麼瘦,妳的腰圍到底幾吋呀?」

她問的我一愣一愣的,這個眼前穿著時髦的女人真的是當初哈香水哈的要死的那個何碧雯嗎?而且她怎麼會誇獎我?大白天的,她該不會是三太子附身,胡言亂語起來了吧?

「欸,妳臉好紅,發燒了嗎?」

我吐出長長一口氣再深吸一口,很意外的沒聞到任何嗆鼻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花香。七年的時光過去,沒想到大家都變了,變的世故、成熟。

「我真的變很多嗎?」

「那當然,妳那頭烏黑的頭髮就像是妳的註冊商標,怎麼捨得剪呀妳!妳居然還染髮!」

我當然捨得,有人都捨得離開了,頭髮有什麼好捨不得剪的。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某天出門去逛逛,回來之後我的及腰長髮已經變為及肩,原本烏黑的髮絲還染了淡淡的栗色上去。

為什麼剪頭髮的原因我很清楚,剪頭髮的心情卻已不想再去細數回憶,只知道當時最為激動是阿藍,他甚至罵了我一頓。

人家總說,剪髮剪愛、斷髮斷情,紀司辰喜歡的,莫過於我那頭長髮;看著長髮的自己,總會想到他,不如,一刀剪斷髮、剪斷情、剪斷思念吧。



※啊啦啦,三十九回出爐。看到三篇催稿真是讓我汗顏了一下……
小風昨天因為娘親的爺爺要出殯,所以不在家…ˊ_ˋ(三十七回的某回覆中小風有說。)

扯回稿子。
這回,很久沒出現的何碧雯小姐登場了,她將帶來意想不到的「發展」…(笑)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