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男人日記》 文/舞風 著

夜半時分,他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偌大的雙人床上,只有他一人,形影單隻。

未婚妻陪同她的上司,到日本北海道出差去。
美其名是出差,實質上是遊玩,他知道。
但他亂吃飛醋,弄巧成拙……結果鬧得她一個不開心,放話說要玩上一個禮拜才會回家。

本來嘴硬的心,早已被濃濃的後悔與思念取代,澎湃的情感浪潮早已將他淹沒。

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獨自一人待在自己的房間。
少了那丫頭嘰嘰喳喳的聲音,或者是讓人聽了也愉悅的笑聲……原來是這麼寂寞的感覺。

冷清的空氣內,殘留著她的小雛菊香水味。
枕畔也還有著淡淡的,屬於她的洗髮乳香味……
他嗅聞著,勉勉強強進入了不溫柔的夢鄉中。


她不在的第二天,連上班工作都覺得無味也無謂。
雖然本來就不在同一個公司,但只要想著她也在努力,就會很有動力。
如今,那股動力已經飛走……暫時拋棄他離去了。

他的兄長兼上司,像是看不慣他如此散漫,一腳把他踢出公司大門,並勒令他去接姪子姪女放學。
只是,接送人容易,照顧人很難。
少了最喜歡的阿姨陪伴,小姪子的臉很臭,連買薯條給他吃也無法討他歡心;可愛的小姪女雖然不難搞,但明顯話也少了許多。
一大兩小坐在速食餐廳內,其餘小孩子們的尖聲叫嚷,讓本來就沒睡好的他,更是感到頭痛欲裂。

回到家,少了會笑著迎接他的她,少了她的一句「你回來了」,居然沒有回到家的感覺。
房內一片漆黑,沒有她幫他點上一盞小燈。
小雛菊的香味,又更淡了些……


睡不好的第三天,他的臉上已經出現黑眼圈,精神更加萎靡。
他想她,好想她,沒有她倚靠在他懷抱裡,那感覺讓人空虛的要抓狂。

動力還沒回來,公事草草處理,於是又被兄長大人踢出公司。
他樂於早退,開著車到友人的咖啡店光顧。
他回想到有回平安夜,他開著車到友人的店裡去找她;只是這回,她卻不在那。

友人們看見他,第一個反應先是愣住,再來則是大笑。
他知道他的臉色很糟糕,可是沒有辦法,沒有她,他怎能安然入睡?
更令人氣憤的是,那丫頭居然到現在都沒有打通電話回來,唉……

謝絕了店內的招牌咖啡,他要了杯溫熱的香草牛奶。
這時候再喝咖啡,他今晚可能會睜著眼到天亮,順便欣賞日出。

友人笑著糗他,說他真的是愛慘了。
他苦笑,不多做回應,只輕啜著那香甜溫熱的牛奶,讓這股溫暖,暫時滿足他空虛的身心靈。


第四天清晨,他早早就醒了,但應該說根本沒有什麼睡。
小雛菊的花香味已經完全淡去,沒有一絲殘留,而她,還沒有回來。

他破例翹了班,隨手帶了件薄外套出門。
他走到從前的國小母校、國中母校……再轉搭公車回到高中母校。
他與她從孩提時期就認識彼此,一起走過這麼長這麼久的歲月時光,雖然高中畢業後的七年,他對她不告而別,離開她七年……

原來等待的感覺是這樣。
失落,落寞,空虛,孤單,寂寞,哀傷,苦澀,還有什麼詞彙可以形容?
他想像著當年她的感受,卻沒有辦法品嚐箇中滋味,因為那之中,有著只有她才懂的痛。

他花了點時間,再轉搭其他大眾交通工具,去了她的大學母校。
她在那邊渡過的時光,在那邊擁有的回憶,是他只能聽取分享卻沒有辦法共有的。


回到家已是近凌晨時分,一樣沒有溫暖的問候迎接他,有的只是一片黑暗。
恍惚的神智讓他沒有注意到一旁電話答錄機上的小燈正在閃爍,只自顧自地去梳洗,想要洗去一身的疲憊。

打開房間門,房內只有自己的古龍水味;枕畔,也只存自己的肥皂味道。
他想她,好想她,想她想得都要發狂。
沒有再下一次了,不想要再分離這麼久的時間了,就算只有三、四天,也讓他難受的想大叫。
他躺在床上,眼睛有點酸澀,雖然覺得自己可能睡不著,但多日來的精神疲憊依舊擊倒他,最終,仍是恍惚睡去。


早晨了,他知道,只是不想睜眼面對她不在的現實。
只是為何身邊有軟軟觸感的溫暖,還帶著久違的雛菊香味?
他猛地睜開眼,赫然發覺她躺在他身邊,一雙大眼正盯著他瞧。

「吵醒你了?」她吐了吐舌,臉上有著旅途的疲憊,但比起他的憔悴,可說是有過之而不及。

「……」他說不出話,只覺得她很虛幻,怎麼一覺醒來她就回來了。

「我昨晚有打電話回來哦,可是都沒有人接,只好留言給你。你沒聽嗎?我說我會搭早班機回來。」

他不知道,他沒聽。要是他聽了,熬夜通宵也要等到她進家門。

「你幹嘛不聽,虧我還提前回來。」她嚷嚷著,卻發覺面前的男人傻愣愣的瞅著她,「嗯?想我嗎?」

「想妳……好想妳……」

他喃喃地說著,伸手攬抱住她,略為乾燥的唇也跟著吻上他想了好些天的粉唇,舌尖直直探了進去,牽引含吮著她的,霸道熾熱的舌,只有最原始的掠奪,細細舔吮她的唇齒,將所有的熱情與思念都投注在這一吻中。

「唔……你做什……」被他突如其來的熱吻吻到無力,也還好此刻是躺在床上,不然她一定軟腳。

「沒有下一次了,我們不要再分開那麼久,也不准妳再把手機關機還是沒帶之類的,讓我找不到人,聽到沒!」

「聽、聽到了……」換她愣愣地回應,只因他將她抱得好緊,用著她都覺得痛的力道緊抱著她。雖然很痛,可她也強烈地感受到他的不安、他的想念……


她想起在機場離別時,她的上司這麼說--

「如果妳回家時,妳的大魔頭沒有什麼太大反應,那妳還是別那麼早嫁吧;如果他的反應出乎妳意料之外,那妳可以考慮是否該心軟一下。」


他的反應,真的出乎她意料之外。
尤其是進門時,看到他躺在床上,卻睡得不是很好,面容也猶帶憔悴,就覺得很心疼。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

這個男人,是真的愛慘她了啊。





平安夜事件,請延伸閱讀:【二十萬人次賀禮之二】‧《聽你說愛我–聖誕紀情》。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突然有點想知道霏霏的大學生活XD

    分開了,才會知道有多想念
    一切都是習慣惹的禍,兩個人的感情夠深,突然有個人不在就會格外寂寞

    只是沒想到大魔頭看到霏霏會愣住,還以為他會直接抱住然後接續你上面寫的事情XDD
    該不會是因為還沒清醒吧…

    小別勝新婚,可是他們還沒結婚呢~
  • 噢,不要,可能寫不出來。
    因為裡面沒有大魔頭(認真)

    習慣總是折磨人啊。

    突然愣住是因為許多天沒看見,又在無預警的情形下回到身邊,所以先當傻子幾秒再抱(喂)
    其實沒清醒也可能是原因之一XD

    有無實質的訂婚啊,哈哈哈

    舞風 於 2014/06/19 1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