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玩笑》 文/舞風 著

他所熟識的她,嬌俏,愛笑,愛鬧。
是眾人眼中的調皮鬼。
他很木訥,他很憨直,老是被她捉弄得反應不及。

他和她,猶如被動和主動的代名詞。

與她相識久了,一年,兩年,三年……
不知何時蔓延的情愫,他藏在心底,不願說出口。


今天是愚人節。
他早料定她一定會鬧得眾人哭笑不得。
雖然喜歡她,但避免成為她的目標之一,下了課還是早早回家才是上策。

一整晚,手機沒響起,電鈴沒吭聲。
他放心,卻也有點失望。
這種另類渴望被虐的心理真有點莫名的好笑。


就在他預備就寢時,手機傳來LINE的鈴聲。
探頭一看,是她。
伸指一點,愣了。

「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你呢?」

手機螢幕上,這一串字句讓他看得口乾舌燥,震驚萬分。
但沒有多久,纖細的理智抓回他的思緒,提醒他今日可是傳說中的愚人節。
這句話,極有可能是玩笑話。

又盯著手機看了幾秒,他關上螢幕,選擇視而不見。
就算是玩笑話,但他還是挺開心的。
自我愉悅一下就好,不要讓那丫頭知道,不然她可會囂張起來的。

心底放寬心這麼想著,準備掀被上床時,手機又再度傳來LINE的鈴聲。

「不要不理我,我說的是真的。」

嗯……學會用苦肉計了,不錯不錯。
再度無視,再掀被,躺上床,睡覺。

鈴聲又響起……
他咬牙,心底的躁動無法忽視,又爬起來看手機。

「為什麼都不回我啊,明明就顯示『已讀』啊,你這笨蛋,快回我。」

這丫頭……
該不會是今天都沒有騙到人,想說只有他可以讓她達成「績效」吧?
三度無視,再掀被,躺上床,睡覺。但這回還帶上了手機。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五分、十分鐘過去了,手機不再響起任何鈴聲。
他終於放下心,心底盤算著明日要好好罵罵那丫頭才行。

眼皮的重量逐漸加重,睡神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而就在即將交握那一秒……電鈴響了。

很好,是誰?
大半夜的,雖然不到凌晨時分,但會有誰在這時候按門鈴?
不想理會,蒙上棉被繼續睡……
豈知外頭按門鈴的人更有耐心,每按一次,停頓五秒,繼續按。

忍,再忍,持續忍,直至最後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他耐著性子下床,走到玄關前開門才注意到外頭似乎下起了傾盆大雨。

打開門,她站在門外。
外面下著雨,她撐著的傘顯然過小,肩頭的衣服仍是被雨水弄濕,浸出一片印子。

「妳……快進來!怎麼那麼晚了還過來,外面下大雨耶,妳是笨蛋嗎?」

他抓著她進門,而後匆忙轉身欲去幫她拿條毛巾。
身後的她卻伸手抓緊他的衣角,不肯放手。

「不要走。」

「我只是要去幫妳拿毛巾。」

「不要走。」她仍是重複著這句話,仍是死命抓著他的衣角不放手。「為什麼、為什麼不回我訊息……」

他訝異地揚起眉,看著頭微低垂的她咬著唇,一臉委屈的模樣,真是讓他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那不是愚人節的玩笑嗎?」

「才不是……」

「不然是什麼?」他好整以暇地瞅著她,假若她現在抬起頭,必定會發覺他是滿臉的笑意吧。

「是、是我真心誠意的告白。」

「選在今天告白,很難讓人相信呢。」

他不以為意的說著,眼角餘光卻看到一臉委屈的丫頭,眼眶紅了,甚至漸漸變得濕潤起來……


他所熟識的她,嬌俏,愛笑,愛鬧。
是眾人眼中的調皮鬼。
可現在的她……很陌生。

那雙兔子眼內聚集的水愈發愈多,最後成串的滾落;但她緊抿著唇,不讓一絲哽咽溢出。
她哭得讓人萬分心疼、萬分不捨,哭得他的心,像是被人擰著一樣難受。

「怎麼哭了呢?」

他嘆息,她說那是她的告白,不是玩笑話,他信了,真的信了……
為了開人家玩笑,還要那麼用力地哭成那樣,未免也太大費周章。

「才、才沒有哭……」

她顫抖著嗓音,連抓著他衣角的手也在顫抖,若說她整個人哭到猶如風中落葉般也不為過。


西洋情人節時,她曾向他告白過。
只可惜,自作孽,不可活。
曾經那麼愛開人家玩笑,結果他真的把她的告白當作玩笑,一笑置之。

她好生氣,她好失望;但同時,也對自己生氣,對自己失望。
氣自己長不大、氣自己的任性幼稚、失望自己可能不是他所想要的……

情人節告白失利,他當作玩笑;那麼愚人節告白,他還會當作是場玩笑嗎?

鼓起勇氣傳了訊息給他,明明已讀了,卻不給予她回應。
她忍不住猜想他一定又以為是場玩笑的騙局。
傳了兩三次訊息給他,仍舊得不到回應,她忍不住直接衝到他的租屋,打算說清楚,講明白,讓他確確實實的了解--她,並不是在開玩笑。

不出所料的,他還是像情人節時一樣,把她的告白當作對他的玩笑。
她的勇氣被打退了,她不知道該怎樣說,他才願意相信。
好急,好氣,好煩,好無助……好想哭……

「別哭了,眼睛都要哭腫了。」他轉身抬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無奈又愛憐地笑著,「其實……我也喜歡妳很久了,只是妳不知道罷了。」

「什麼!怎麼可能!」她激動地叫嚷著,小臉上有著兔子眼和麋鹿鼻,「你、你說的是真的嗎?還是、是因為愚人節的關係……」

「笨蛋啊,我又不是某個放羊的小孩,怎麼可能亂開玩笑。」別亂栽贓啊,他說的話可是具有百分之兩百可信程度的。

「所以……是真的嗎?」

「不然呢?」

若非她此刻太過震驚緊張,不然應該會注意到一旁擺鐘上頭的時間,已經走過凌晨十二點整,宣告脫離愚人節的時效範圍。

人是脆弱且懦弱的,習慣用謊言和玩笑武裝自己,卻不經意拉開與他人的距離。
太過掩飾隱藏真實的自我,教旁人怎麼樣也看不清。

她慶幸自己及時回頭,甚至二度向他告白。假若持續先前的模式,恐怕他倆會就此錯過也說不定……


「所以,我們是兩情相悅嗎?」

「嗯哼。」

「所以,我們算開始交往了嗎?」

「也許。」

「咦!?為什麼是也許?」

「喜歡,但不一定要交往啊。」

「哪、哪有人這樣啦!」

「呵,看妳的努力程度再決定囉。」


不好意思,對於「放羊的小女孩」,總要略施薄懲,才得以立他權威。
讓他差點錯失擁有她的機會,該打;而這個結果還是她自己造成的,更該打。
施點小小壞心眼,不為過吧……


【我喜歡你,我喜歡妳,不是玩笑話,是真心話。我們的未來,唯有真誠以待……】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選在愚人節告白真的沒什麼說服力的感覺
    可是也真的很適合說出內心話阿~
    因為不管結局尷尬還是怎樣,都可以說句愚人節快樂帶過

    有勇氣講清楚說明白很難得呢...
    女主角如果逃避,那這次的告白就又變成了笑話
    男主角也不會相信彼此是兩情相悅的
  • 所以比起情人節,我覺得愚人節比較不太一樣。
    有些在情人節說情啊愛的,或許才是真正的「愚人節玩笑」~

    嗯啊,如果這次女主角再放棄,
    可能就徹底跟男主角掰掰了這樣。

    舞風 於 2013/07/01 0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