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SP、蝶戀

使用前說明書:

1. 因作者個人私心之緣故,特寫了SP(Special)慰勞自己。
2. 此篇接續東方夏遭小蝶刺傷之後……
3. 喜歡BE(Bad Ending)的讀友請無視這篇;喜歡HE(Happy Ending)的讀友請不要錯過。
4. 此篇總字數近七千字,請歡樂地食用。

以上,乃此SP之使用前說明書。


◎ 親愛的,妳是一只蝶,張揚著艷麗的雙翼,在我的心湖點起陣陣漣漪,那是初夏裡,最為瑰麗的畫面。


某醫院內那通往急診室的道路,吵雜且不安寧,眾人抬眼望去,只見一群醫護人員快速地推著一張病床進入急診室,沒來的及細看,只大約知道那張病床上沾滿了腥紅的鮮血。

隨後跑過來的兩道身影,又是瞬間吸引人們的目光。除了那好看出色的外表之外,那兩人也是沾了一身的血。尤其是那嬌小的身影,縱然臉色已經跟身上的衣物一樣,蒼白的令人心驚,但那濺在白色衣裙上的血滴,又猶如彼岸花般妖艷。

「怎、怎麼辦……夏、夏……他會不會……」小蝶恐慌極了,顫抖的手指拉著玄蒼的衣袖,若不是憑著最後一絲意志力,她幾乎要軟倒在走廊上。

「不會的!他不會有事的!」

「可、可是……」她越想越恐懼,忍不住回想到當年雙親的意外死亡,「他流了那麼多血……是我、是我害他的……」雙親的死亡,是意外;東方夏的傷,卻是她親手刺下去的,她怎麼樣也不能原諒自己。

「小不點兒!」玄蒼按住她的肩膀,聲音難得大聲起來,「現在什麼都不要想,我們只要相信他、相信他會好起來的,好嗎……」

「好……」小蝶愣愣地看著玄蒼,那黑眸中的堅定正傳達給她。她什麼都不去想了,只要東方夏能夠活下來就好了,哪怕是他再也不會原諒她,她也甘願。

時間靜靜地流逝著,無情地邁步向前走著,不為了誰而停留,專注自己的信念,一步又一步。

玄蒼與小蝶並肩坐在急診室外頭的椅子上,時而低頭沉思冥想,時而抬頭看了看急診室的門,兩個人都不再交談,默默向上蒼祈禱,不要那麼殘忍的帶走他們牽掛的那個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急診室的門開了,穿著手術服的醫生走了出來,拉下口罩後露出一張略為疲憊的臉孔。

「醫生!他……」率先注意到動靜的玄蒼趕緊站起身,詢問東方夏的狀況。

「雖然因為大量失血而一度呼吸心跳中止,但經過搶救之後,現在已無大礙了。」

「所以、所以說……」

「手術成功了!」

這五字猶如天賴,小蝶積壓多時的情緒也從心中潰堤,忍不住緊緊抓著玄蒼的手臂痛哭失聲……


安靜的特等單人病房內,小蝶正坐在病床旁看著她最喜歡的童話繪本,那上頭細膩又豐富的色彩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直到微涼的風兒溜進來打聲招呼,驚動了她,她才起身走到窗邊將窗戶關小了點。

轉過身,只見東方夏正躺在病床上沉睡著。

自手術過後已過了好些天了,也由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可他卻沒有跟著轉醒。若不是他的心跳很正常,胸膛也因為規律的呼吸一起一伏著,眾人幾乎都要以為手術其實是失敗的,他已經永遠的離去。

縱然這樣,大夥還是秉持著相信的信念,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哪怕是需等待長久的時間也再所不惜。

走回病床旁坐下,小蝶將棉花棒以水沾濕,藉以滋潤東方夏那略顯乾燥的雙唇。

「這裡很安靜對不對?知道你一向怕吵,玄蒼特地跟醫院訂了這間。」她頓了頓,抬手整理他那被風吹撫的有些凌亂的髮絲,「等下不知道是誰來跟我換班,是玄蒼還是向雲呢……」

知道好友受重傷入院治療,著實驚嚇到向雲,但在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卻什麼也沒多問,默默加入了看護的行列。

而玄蒼很忙,忙的不可開交,忙著裁決少了東方夏的公司事務之外,還有方義那個死老頭的事情要處理。他將他與黑道、毒品掛勾的資料全數送了出去,未來是會吃一輩子牢飯或是送入精神病院,那也不是他的事情了;至於小蝶,她在玄蒼及管家等人的幫助下,免除了刑責,除了必須配合檢方做調查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醫院守護東方夏。

「這幾天,玄蒼和管家大叔告訴我所有的事情了……原來我們之間,早就有了這樣錯綜複雜的牽連。而我的這顆心臟……」小蝶停住了話題,雖知他正在沉睡著,卻不知道是否要繼續說下去,「畢竟,蓮姐姐是你喜歡的人……」她目光複雜,咬著唇,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的想法。

猶豫了會,她選擇換個話題,「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氣我沒有乖乖留在你身邊,還遺棄你離開了?」她自顧自的說著,沒有注意到東方夏的手指適才抽動了下。

「我知道我不乖,沒有聽你的話,所以你生氣了。」說著說著,一股隱忍多時的情緒湧了上來,她開始哽咽,「只要你醒過來,我什麼都答應你嘛,不會再耍任性、不會再故意捉弄你,我會乖乖聽話……嗚……」

「還說妳要聽話……我不是說過不要哭嗎?」

「……」聽見意外中的嗓音,小蝶愣愣地抬起頭,只見東方夏正睜著黑眸,皺著眉頭又一臉困惑的看著她。

「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就說某人老愛在我睡覺的時候,在旁邊哼哼唉唉的,想要睡著也難!」他瞅著她,戲謔的笑出聲。

「我……」她張著嘴,有很多話想要說,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我睡了很久了嗎?」東方夏躺在床上,嘗試性的蠕動著身子,覺得四肢有點酸軟,頭也有點兒昏沉,好像睡了很長一段時間似的。而這時他也低頭注意到,那從病服內隱隱露出貼在胸口上的大片紗布。

見他低頭審視著自己的傷口,小蝶更加地沉默了。

「幫我把病床架高點,我想坐著。」看著她幫他把病床調整高度、將枕頭好好的塞在他的背後,還主動倒了一杯水讓他喝下,「好了,妳別忙了。」他好笑的看著她由一隻蝶變成一隻蜂忙碌個不停,而這丫頭還想拿水果給他吃。

「過來讓我抱抱。」東方夏朝她張開雙臂,小蝶卻只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怎麼了?我現在可沒有下床去逮人的體力喔。」

「你不生氣嗎?」她瞅著他,好不委屈。

「生什麼氣?」他眨眨眼,不明所以。

「氣、氣我辜負了你的信任、氣我不聽話,擅自離開你、氣我……拿刀傷害了你……」

「嗯,然後?」

「沒有然後!」她瞪大了雙眼,無法相信此刻他還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小蝶,過來。」他招了招手,她咬著唇依舊踟躕不前。見狀,他做勢要掀被下床。

他的舉動驚嚇到她,什麼理智顧忌都不要了,趕緊撲上前,自個兒乖乖投入他的懷抱。

「噓,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我沒有生氣,也沒有要怪妳的意思,因為我知道那不是妳的本意。如果我們之間總有一個人要犧牲,不如由我來……而我相信玄蒼會好好照顧妳的,嗯?」

「我就說你比玄蒼還要笨!笨到自己過來讓我……讓我……」

「只為妳一個人笨不好嗎?」他笑了笑,低頭親了親那張咬的灧紅的小嘴,「至少,我現在好好的站在,欸,不對,是好好的坐在妳面前。」

「越來越會耍嘴皮子。」

「呵呵,是被誰帶壞了呢……」摟緊了她嬌小的身子,那久違又熟悉的甜香正縈繞在他鼻息之間,令他身心都放鬆不已,「妳擦了我送的香水嗎?」

懷裡的女人嬌笑而不語,只把反手回摟著他當作回應,兩人擁抱著,彼此享受溫馨的這一刻。


「啊!啊啊──」

總有人見不得別人過的舒服,非要在情人甜蜜蜜的時候進來棒打鴛鴦還順便製造噪音。兩人抬眼望去,只見玄蒼提著食盒,一臉驚訝的站在門口,後頭則是跟著來交班的向雲。

「Summer!你醒啦!太好了,謝天謝地!」

「好像很久沒聽到你那吵死人的聲音,感覺有點懷念呢。」

「你睡的可真久,還不知道你有當『睡美男』的興趣。」見好友清醒過來,向雲也有了開玩笑的興致,「再一睡不醒的話,有人可會一直哭下去呢。」那雙帶笑的眸子有意無意地睨了眼還窩在東方夏懷裡的小蝶。

「醫生來過了嗎?有沒有再檢查有無異狀?」

「我沒關係……」

「啊!我去叫醫生來!」小蝶粗魯地打斷東方夏的回答,連忙往外頭衝去,心底裡暗罵著自己居然如此粗心大意。

三個大男人看著那嬌小的身影消失在門口,皆露出會心一笑的表情。

「玄蒼。」東方夏低喚著好友,尚虛的身子在向雲的幫助下,舒適地躺在病床上。

「嗯?」

「不要怪小蝶。」

玄蒼一愣,那本來忙著打開食盒的動作一頓,轉頭看著也盯著他看的東方夏。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笨蛋!我才沒有那麼小心眼!」玄蒼撇撇嘴,一臉的不悅,小桌上那已打開著的屬於小蝶的食盒,裡面都是她最喜歡的菜色,一旁甚至有瓶玄蒼特地帶來的牛奶。「你果然比我還要笨!」

「呵呵,下次我會學聰明點。」

「沒有下次了!」

耳裡聽著玄蒼還嘀咕著──「這次的溫柔可是自捅自己」,東方夏忍不住露出苦笑。

只是他真的不後悔,因為他是用全部的生命去愛著那個女人,寵著她、戀著她、賴著她,將她捧在手心上細心地呵護。縱然她曾經隱瞞他、遺棄他、傷害他,他也不會後悔,因為他知道那是那個女人的溫柔,她正以她自己的方式在守護他。

若說愛一個人,你不去愛及她的全部,那怎樣才叫做愛呢……

想著想著,東方夏已漸漸閉上眼,尚虛的身體讓他倍感疲憊,極為容易受睡神寵召,沒有多久就又沉沉睡去;玄蒼和向雲兩人看了看東方夏熟睡的面容,又互相對看了眼,不約而同露出放鬆的笑容。

窗外,夕陽已西下,天空換上屬於夜晚的裝,那衣裳極為淡雅高貴,有著皎潔銀白的月,還有閃爍的星子。秋天即將過去,冬季準備前來拜訪這個大地。

這場戲落幕了,另一場戲接著上檔,在新的季節裡訴說著新的故事。


這天,東方夏的辦公室正聚集著許多人,他們一邊吃著美食一邊談心說笑,氣氛熱鬧的可以。

坐在沙發上被眾人包圍的東方夏,雖是跟著笑著,但眉頭卻有些微皺。

自從他出院後,又在家裡多休養了幾日,直到最近才回到工作崗位上。本來想好好努力處理堆積如山的工作,豈知他那些擔憂上了癮的損友們,三不五時破門而入進來搶走他的文件,更過分的還直接把他趕出辦公室,喝令他不准進來。

莫名被推到門外的他傻眼不已,身為董事長,上班時間不在辦公室工作要幹嘛?不想再開門進去自討苦吃,他摸摸鼻子搭著電梯下樓去巡視營運狀況。結果員工一看見老闆出現在賣場,第一時間的行為居然不是招呼問好,而是撥了內線,要另一個老闆下來逮人……

被架回樓上的東方夏,內心有著說不出的苦悶。被人關懷的感覺是很好沒錯,但太超過的關懷就有點讓人吃不消。像現在,明明是上班的時間,他的辦公室卻淪落為聚會的場所,桌上擺滿了食物不說,那歡樂的交談聲更是讓東方夏無言不已。

「夏?怎麼了?不開心嗎?」坐在他身旁的小蝶立即察覺到他的負面情緒,如同以往用阿貓阿狗的方式安撫著他。

「是因為我把文件藏起來的關係嗎?」嘴裡咬著披薩,玄蒼口齒不清的說著。

「還是因為食物不合胃口?」

「表情不悅的東方,實屬難得,嗯……」語音方歇,辦公室內便響起一道聲音,還附加一點亮光。

聽見那熟悉的快門聲,東方夏的頭更痛了。「第一,我很好;第二,把文件交出來;第三,食物很好吃;最後,向雲……把相機收起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看著眾人一臉莫名其妙地盯著他瞧,東方夏幾乎想要回到沉睡的時候,至少不用面對現在這種情況,「現在是上班時間!」他不悅地伸手往牆上一指,卻沒有注意到指針的方位。

「你已經下班了。」拆開一支棒棒糖的包裝,向雲默默潑了他一桶冷水。

「快要六點半了。」第二個不怕死敢吐他槽的就是玄蒼。

「該回家吃飯了。」當然還有那被寵壞的丫頭。

「……」已經不願轉頭去求證時間的準確性,東方夏只能在心底深深的嘆息。

眾人見東方夏好似被逼到一個極限,也不好意思再打槍他。本來就屬拼命三郎個性的他,能夠容忍他們三不五時去搶他文件、趕他出辦公室的行為就已經有夠難得。瞧他現下還有餘力生悶氣,身體狀況應該是沒有大礙。

「東方,我們也不是故意讓你這麼為難。你啊,今晚就好好地再休息一下,明天就是真正回來開工了。」

「嗯。」

「要把我的工作分給你也是可以的喔。」白目的發言,自然得到東方夏的白眼回應。

「晚了,我該走了,嫿兒在等我回去吃飯。」整理著隨身的包包,向雲起身準備離開,「過幾天再來看你。」語畢,人已走了出去,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門口。

「嫿兒是誰?」小蝶好奇地問著,但東方夏和玄蒼卻只是露出神秘的微笑,不願透露什麼。

「老愛好奇別人的事情做什麼?」東方夏失笑,抬手輕彈了下小蝶的額頭後,才又轉頭對著玄蒼喊道:「你啊,還在發什麼呆?也該送人家回去了吧!」

「我……」

不尋常的回應讓東方夏及小蝶互看一眼,不明所以;再轉頭看看寧寧,她正拎起包包準備離開。

玄蒼也看著她,最近因為好友的事情而忙碌著,已經很久沒有跟她兩人單獨相處在一起了。他回想起先前她說分辨不出他的溫柔……這讓他有點受傷,也不知道該怎樣對待她。

只見寧寧輕聲道別後就向門口走去,卻又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了腳步,還轉頭對著玄蒼說著:「你不送我回家嗎?」

難得有機會可以當路人甲看戲,東方夏和小蝶表面不語,內心卻暗地叫好,為了這一幕在喝采;而莫名當了男主角的玄蒼卻怔愣著,他從沒想過她會這樣問他,以往都是他故意詢問,久了是成自然沒錯,但由她主動可說是第一次!

「……」他說不出話來,站在前方那柔弱的身影,是他惦記在內心好久好久的秘密。

見他一動也不動,連話也沒吭上一句,寧寧沒掉頭走人,反倒走回到玄蒼面前,看了他一眼後便握住了那總是溫柔牽著她的大手。「不說話代表默認答應哦。」她笑了,臉上有著得到寶物似的笑容。

再次和一旁站著的路人甲乙道別之後,她便拉著玄蒼離去了。

「寧寧……她變強了耶!」

「……」東方夏也說不出話來,只覺得剛剛那一幕似乎似曾相識,好像在哪裡看過,他忍不住看了身旁的小蝶一眼。

「幹嘛?」察覺到東方夏打量的眼神,小蝶有著不悅,「不是我教她的喔!」

「我又沒說什麼,妳不要自己挖坑又傻傻跳進去……」

「哼!這回他們應該可以真正在一起了吧!」

「誰知道呢,世事難預料。」轉身走回沙發上坐下,東方夏心底壞心的想著若是寧寧能夠多再折磨一下玄蒼就再好也不過了。誰教那個傢伙人生太順遂,總該欺負他幾下。「就算喜歡也未必要在一起。」

「那你……知道我的心臟是蓮姐姐的……所以……」趁著閒雜人等都已經退場,這時她才把擱置在心頭上多時的問題問出口。

「什麼?」她說得模模糊糊,有聽沒有懂。

「就是……是不是因為我和蓮姐姐太相似,你才會喜歡我?」

「……」

「是不是啦!不要不說話!」她急著直跺腳。

「不是!妳這個笨蛋!我看妳比我跟玄蒼還要笨!」排名下來,她是最笨的那一個。「我和妳在一起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妳和淨蓮的關係。就算覺得妳的一些行為和淨蓮很像,但妳不是她!和我在一起的人也不是她!是妳!是妳這個笨蛋!」

被罵那麼多聲笨和笨蛋還會感到高興的人,大概也只有她了吧。聽見東方夏那猶如笨蛋連環砲的回答,著實讓小蝶開心不已。

「不要再說心臟的問題,我要是真的那麼愛那顆心臟,當初何必讓它捐贈出去,自己留著好了!」越說越爽快,東方夏頓了幾秒才發覺適才的發言好像有點病態。「假若今天接受移植的是玄蒼,他做出跟淨蓮類似的行為,那我豈不是也會愛上他?成為妳喜歡的男男戀,我還順勢變成『受』?」不說還好,第二個假設比起第一個更糟、更讓人無法想像。

「噗。」

「……」東方夏覺得自己真的是豁出去了,但這種「強而有力」的說辭才能夠讓眼前這個小笨蛋相信他,那顆小腦袋瓜也不會再亂想一些有的沒的,阿哩不答的東西。

「那……你是真的喜歡我囉?」

「不。」

「……」一個單音階的否認,猶如炸彈般炸的某人一愣。

「我是愛妳。」

「吼!你故意的!嚇死我了!」她幾乎要信了,幾乎要相信東方夏已經不再喜歡她。

「呵呵,那妳呢?愛我嗎?」

「當然啊!不愛你……又怎麼會跟你做那種事……」

「哪種事?」瞧她越說越小聲,臉上泛起可愛的紅暈,最後還頭垂低低到彷彿在數地上有幾隻螞蟻,東方夏想戲弄她的興致一瞬間又拉高了不少。

「就是脫光衣服後才能做的事啊!」

「哦?妳是在暗示我,要一起洗澡嗎?」

「……東方夏!」愣了好半响,老是戲耍別人的小蝶才領悟自己被東方夏擺了一道。

「又。」很乖的回應,還煞有其事的舉起右手。

「你、你被玄蒼那個笨蛋帶壞了嗎!居然、居然說……說要……要……」

「要一起洗澡?」他很好心的幫她補上未完的話語。

「……」

看著小蝶惱羞到說不出話來的模樣,東方夏毫不同情的大笑著。直到面前的女人那雙大眼開始泛紅濕潤,好像等下就會流下窘困極了的淚水,開玩笑開過頭的男人這才把她拉到懷裡安撫著。

「你開始會欺負了我了喔……」

「天地良心,我哪敢。想當初我可是被某人霸王硬上弓,壓在床上動彈不得呢。」嘴上說著不敢,但的確被某個女人捉弄多時的東方夏,哪肯放過現在這個好時機,後續還是來個加碼大放送。

「……」

「我沒有指名道姓喔。」預防懷裡的女人逃跑,東方夏將小蝶抱坐到腿上,並伸出雙臂密實地將她摟著。

他今天難得穿的隨性,休閒的西裝外套內是件略微低領的開襟針織衫。她貼靠在他的懷裡,側目就可以瞧見他胸膛上的疤痕,與她左胸口上的……一模一樣。

這……是不是某種變相的心心「相印」呢?

「妳還沒說呢……愛我嗎?」

「愛你……」感受到男人的溫柔與疼寵,先前的不悅早已一掃而空,甜甜的情話自然地就說出口。

「會愛我多久?」

「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是指多久?」他笑著,接二連三的發問。

「唔,一輩子那麼久。」她歪著頭思考,丟出一個覺得會很久很久的答案。

「那下輩子呢?」

「還是要繼續愛著你呀。」

「那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呢?」

「欸?」

「……還是不要問好了,再問下去,我未來好幾世可能都會是勞碌命。」

「東方夏!」她氣的跳下他的大腿,站在他身旁怒瞪著他。

他才不理她,自顧自的說著,「嗯……今晚來泡澡好了。」

「我才不要!」

「我沒有問妳的意見。」頓了一下,東方夏想起適才那丫頭跟他爭執的某個點,壞心地勾起唇後緩緩說道:「就說妳在暗示我要一起洗澡。」

「沒有!我才沒有──」小蝶大驚,怎麼最後變成她傻愣愣的被他拐著走?曾經被她說很笨的男人在重傷痊癒之後腦袋也跟著開竅了?以前老是被氣到快內傷的都是他,從什麼時候開始換她被氣到跳腳,連大聲反駁也沒有效用?

男人故意忽略那不滿的叫嚷,兀自好心情的哼著歌、收拾著東西,比某個女人聰明一點的腦袋正在思考晚上到底要用哪一種入浴劑……

未來的日子也會是這樣吵吵鬧鬧的吧?但,這都是在彼此的人生故事中,一筆又一筆色彩斑斕的記錄。

他與她的相遇,是初夏裡,最為瑰麗的──

回憶。





                                   【完】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好久不見(((無誤吧?
    我從無止盡的報告堆中解脫了
    剛剛看了一下我的上一篇留言,嗯,3/12...
    這代表我又過了三個多月被報告追著跑的日子(哭
    終於,我放暑假了。

    ---------------------------------------------------------------------
    這篇從summer醒來後就變得很歡樂
    我大概從summer說還好好的坐在小蝶面前那裡就開始笑到最後
    而且有一種東方下被傷到的應該是腦袋的感覺
    變的好愛跟小蝶開玩笑(大笑
  • 人客,你真的好久沒來了喔~
    真的是有三個月的空白期,哭哭。

    你知道,歡樂的Ending才是我的路線啊。
    什麼.....?所以有被我娛樂到的Fu嗎(誤)
    不過如果是傷到腦的話,可能就真的回不來了吧XDDDD

    舞風 於 2013/07/01 00:2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