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我犯了錯,迷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所謂的曾經。


「玄先生,我故意把蝶小姐的雜誌放在會客室,故意讓你看到她,就是希望你能夠先有所警惕,不要再讓悲劇發生……」

「啪啪啪!」突然,響亮的掌聲從門口傳來,「管家,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當英雄。」方義站在那,滿臉的笑意,只是那笑卻沒有到達眼底。

「死老頭!總算肯現身了!」

「小蝶呢!你把她怎麼了!」

「這麼寶貝那個死丫頭?嘖嘖嘖,果然如同我所料啊。」他略為側開身,朝著身後喊著,「這個男人真是死心塌地愛著妳!」

方義的身後,站著穿著白色衣裙的小蝶,她站在那動也不動,像是看不見也聽不到任何事物。

「主人,拜託你,快點清醒吧,不要再傷害人了。」

「你懂什麼!這兩個人,一個害死了我的女兒,還讓她成了一具空殼;另一個!讓我深愛的人死去,還拿走了我的女兒的心臟!」

「蝶小姐也是你的女兒啊!」

「胡說!我說過了!我認定的事情才是事實,其他什麼都不是!」

「欸!死老頭!雖然這麼說很對不起小不點兒啦,但你真的不覺得她跟你有點像嗎?」

「哼,你少在那邊挑撥離間,那個雜種怎麼會是!」方義嘶吼的叫著,這麼多年來,他認定的事實就是這樣,沒有什麼不對,他才是最正確的。

「當年你應該也是這樣不肯承認自己的過錯,逼走了自己的妻女,現在你還要自以為是的傷害唯一的骨肉嗎!」東方夏也忍不住怒吼了。

「住口、住口啊!」他將站在他背後的小蝶抓了過來,抽出藏在口袋中的利刃,抵在她的頸項上。「再不住口我就殺了她!」

「你!」

「主人!住手啊!」

「喂,你可不要太激動喔,殺人是犯法的!」玄蒼拿出準備許久,今天一起帶來的資料,「你要是敢動小不點兒一根寒毛,你那些什麼黑暗、阿哩不答的過去都會被我詔告天下喔。」

「你以為我不敢嗎?」他粗聲說著,刀子又再往前擠壓,那白皙的肌膚已漸漸露出血絲。

「Summer,他好像真的打算豁出去了。還有,你不覺得小不點兒怪怪的嗎?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什麼反應。」玄蒼見情勢不妙,低聲與東方夏討論著。

小蝶真的很不對勁,不發一語的態度,無表情的面孔,還有那雙本來該有神此刻卻是空洞的雙眼,她整個人宛如沒有生命的人偶。

「小蝶……」他朝她低喊,只是她卻好像聽不見。

「妳心愛的男人在叫妳呢。」方義放下刀子,轉手塞入小蝶手裡,「去啊,去妳心愛的男人那裡。」

「死老頭,你想做什麼!」

「來人!」

方義一個叫喊,只見外頭迅速奔進幾個黑衣人,個個訓練有素的壓制住管家和玄蒼。人多示眾,饒是玄蒼這種有底子的也沒辦法同時應付這麼多人,撐了許久還是被反壓制在地上。

「去啊,妳愛著的那個男人在等待著妳……」方義看著小蝶,緩慢慢的低語著,「妳不想知道是誰殺了妳的父母嗎!」那嚴峻的目光加上恐嚇的言詞,讓小蝶像是被上了發條的機器人,一步一步走到東方夏面前。

「……」她目光茫然呆滯,恍惚的看著東方夏,有那麼一瞬間她面無表情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

「小蝶乖,過來我這裡,不要怕。」東方夏朝她伸出手,對於她詭異的狀況並不在意。

「Summer!不要!她現在不是你認識的元小蝶!」

「東方先生!小心啊!她一定是被主人下了催眠術!」

「住嘴!你們真的太吵了!」他朝他們一吼,又轉頭對著小蝶低喊著,「快過去啊!不要再猶豫了!妳不是很想回到他身邊嗎!」

「小蝶,我好想妳。」

「夏……」突然,她吐出一個字,那嗓音有著極度的不確定。

「是我,過來,讓我抱抱妳。」他溫柔的笑了,完全無視她手中的刀子。

「東方夏!你這個笨蛋!給我清醒點!」

小蝶一步一步走向東方夏,手上的利刃還是緊握著,沒有要丟開的模樣;玄蒼被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心底有種強烈的不祥預感,尤其東方夏臉上那無所畏懼的表情,更是讓他害怕……

「過去吧,回到他的身邊。」方義還是低低的喊著,不斷重複同樣的字句的喊著,「回到他身邊……然後……殺了他!」那低喊逐漸變了調,成了最惡毒的詛咒。

「死老頭!你在亂說什麼!」

「殺了他!妳就完成了任務!只要妳殺了他!」

新的言詞宛若新的命令,小蝶的腳步一停,穩穩的站在東方夏面前,握著刀子的那隻手漸漸舉了起來……

「不、不要……」突然,她叫了起來,微微搖著頭,表情很是痛苦。

「該死的!動手啊!動手──」

「我不要、不要……」她越叫越大聲,理智的自我正在甦醒,與被操控的自我對抗中。

「小蝶,我不是教過妳嗎?刺這裡……」他握住她顫抖的手,像坦白的那晚一樣,將銳利的刀鋒對準自己的胸口,「刺這裡,刺下去,妳就完成任務了。」

「東方夏!你瘋了!給我住手!住手啊!」

「我不要……夏……」她抬起頭,臉上流滿了淚水,被握住的手沒有抽回的力量。

「玄蒼,對寧寧好一點,人家是個好女孩。」東方夏沒有轉頭,卻對玄蒼交代著什麼。

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小蝶,他多希望她不要再流淚了,「做人太累了,對不對?我寧願妳我只是隻蝶,或是小狗小貓,不需要在意任何人,只要平淡的過著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墨黑的眸子內閃爍著堅定的意志,卻又有著一絲不捨,「小蝶,不要忘記有那麼一個人,希望妳能獲得幸福……」

那訣別似的話語,猶如一根細針刺進她的腦海,也刺進她的內心。她眨了眨眼,成串的淚水滾落臉頰,看著他的唇瓣蠕動著,好似在說些什麼。沒有辦法細想,耳旁又傳來了巨大的命令聲……

「動手啊!殺了他啊!殺了他──」

「刺下去啊!」

方義和東方夏同時吼出聲,小蝶的耳內腦內都亂轟轟的,完全不知道哪裡才是對的方向……

而時間彷彿在這一瞬間停止了,直到玄蒼悲痛地爆吼出聲,劃破了那寂靜的表象。

「你這混帳!我不會原諒你的!」踹開早已愣住的黑衣人,玄蒼快步奔向前,奔向那無力倒地的男人,「你瘋了!真的是瘋了!」

「我……就說……我是……真的瘋了……對吧……」

「夏……」小蝶呆愣在一旁,那染了東方夏一身的猩紅正如惡魔的手,拉回她的理智的瞬間,也將她推向地獄,「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小蝶……答應我……不要……不要再哭了……」

她沒有哭,淚水早已停止,最為悲痛的時候是流不出淚的。

「玄蒼……你要……是、要是欺負小蝶……我一定會……揍人……」他喘了口氣,臉上幾乎沒了血色,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視線也逐漸模糊,「好累……好想睡……啊……你們……幫我關了燈嗎……那……我要……睡了……好想睡……」

「不准睡!你給我睜開眼睛啊──」

小蝶茫然的看著閉上眼的他,再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這隻手居然握著刀,刺入東方夏的胸口,劃開他的血肉。在刺入他的身體那一刻,她已然清醒,驚愣的看著自己拿刀刺著他;他看著她,露出他慣有的溫柔微笑,那隻按住她的手,再一個使力,那刀刃就沒入他的胸膛……

血色的花朵散了開來,一點又一滴,濺在她白色的衣裙上,猶如妖豔盛開的彼岸花,透露著離別與死亡的訊息,而她終於領悟先前他那句唇語,是說不出口卻已成為事實的──再見。




尾聲、

秋天的腳步漸漸遠去了,冬天來臨了,微涼的風吹撫了過來,格外舒暢。但對某些人而言,寒冷的冬天只是離別的開始。

玄蒼很忙,忙的不可開交,忙著處理公司的事務,也忙著處理東方夏的……後事。他必須讓自己很忙,忙到沒有時間閉上眼睡覺。只要閉上眼,好友在他面前死去的那一幕就會不斷的在他腦海重複上演,那景象太痛苦,他不願再回想。

他無法怨怪小蝶,除了早已把她當作妹妹看待之外,也十分清楚那並非她的本意。但只要想到東方夏的死亡,他一時之間仍舊無法用正常的態度對待她。

他將方義與黑道、毒品掛勾的資料全數送了出去,諸多的罪行讓他已經被羈押送往看守所,未來是會吃一輩子牢飯或是送入精神病院,那也不是他的事情了。

至於小蝶,她雖舉刀殺人,但那時候的她並沒有自我意識,被方義用催眠術控制著。再加上管家與僕傭們的人證指稱,小蝶在方義家受到了鞭打及諸多言語恐嚇……因此免除了罪刑。除了要配合檢方的調查之外,她多半時間都是一個人坐在東方夏的房內,沒有哭,只是一個人安靜地坐在床上,懷裡緊抱著那隻兔子娃娃,也許是在想著所有的事情,包括後來再得知的秘密。

戲落幕了,宛如一場夢,卻是一場惡夢,教人不想面對也難。

東方夏下葬的那天,是晴朗無雲的好天氣,小蝶沒有哭,靜靜的站在一旁;玄蒼也只是不發一語的看著遠方,懷裡抱著淚流不止的寧寧。那曾經伴隨在他們身邊,總是溫和笑著的男人,已經,再也無法看到了……

第一波寒流報到的時候,東方夏生前最寵愛的那只蝶,消失不見了。任憑眾人怎麼找尋,也找不到那翩然離開的身影。




一年後

靜謐的私人墓園內,一位白衣女子正靜靜跪坐在墓前,雙手緊緊合十,閉著眼虔誠地拜著。

一時之間,整座墓園只有風吹的呼呼聲,還有從她口中逸出的──那近乎破碎的低語。

偶有一滴淚從她眼中流出,但很快就被她伸手抹去,嚴守某人最後的遺願。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睜開雙眼,那目光平靜無波到令人驚懼,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眸底深處有著強烈的不捨、不捨的看著墓碑前的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深藍色的髮絲很引人注目,俊秀斯文的面容上總有著淺笑,還有塵封記憶中,那只對她展現出來的溫柔。抬手撫摸著那輪廓,冰冷的墓碑彷彿在暗暗諷刺她,再怎麼伸手也抓不回曾經。

再次細細地將男人的容貌放入心底,她起身離開了。那纖細的背影,倔強卻孤寂;微扯在嘴角的弧度,冷漠也無情,她靜靜的來,也靜靜的離去,白色的身影漸漸隱沒在道路的盡頭。

安靜了一會兒的墓園,又再度傳來細碎的交談聲,一男一女正信步從不遠處走來。看到擱置在墓前那束白玫瑰時,兩人皆是一愣。置於花束旁的水晶瓶,正散發著甜蜜的果香味,那是曾經擁有過的,幸福的味道。


雨絲輕輕地落下了,好似正代替著誰在哭泣。

落在水晶瓶上那只蝶的雨滴,猶如蝶的淚,在哀悼著失去的一切。

綿綿的細雨,滋潤了大地。

卻怎麼樣也沖刷不掉,那自心底深處蔓延而出的──

悲悽。





                                   【全文完】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我該先恭喜妳突破以往寫HAPPY ENDING的風格還是先哀悼他們的愛情?...
    無視於小蝶的刀子,summer還真是不怕死啊
    還是該說因為是死在自己心愛的女人的手上,所以無所謂!?

    令我意外地倒是小蝶最後居然消失無蹤而不是繼續住在summer家
    也沒想到小蝶會這麼乖,嚴守某人的遺願

    感覺你在盡量把悲傷寫得平淡
    好像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一樣
  • 先恭喜我突破以往的風格好了(喂)
    應該是說,他已經豁出去了吧XDDDD

    嗯,如果我是小蝶,我也會選擇離開耶,因為太難受了。
    畢竟是自己下的手(誰害的XD)

    我想把悲傷寫的平淡一點也是為了安慰自己啊(誤)

    舞風 於 2012/12/31 2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