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我願獻上自己的身心,給我最深愛的那個人。


※※※ ※※※ ※※※ ※※※ ※※※ ※※※
本章節後半段為十八禁內容,反感者請自行關閉頁面或點擊上一頁離開,
跳過此片段也不會造成劇情連接上的障礙,啾咪!
特此告知,感恩!
※※※ ※※※ ※※※ ※※※ ※※※ ※※※



她曾經做過很多假想,也猜測過無數次心思,設想假若哪天東窗事發了,他的反應會是什麼?

而她更是早已決定不論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她都會自他的身邊離去。

只是所有的假想、所有的猜測在此刻都是虛無;打定的主意、做好的心理準備更是完全派不上用場。實際聽到他要她離開,她整個人都傻住了。

「我……」喉嚨好乾澀,她說不出話來,腦袋亂的可以,沒有存放理智的餘地。

她還要說什麼?她又還能說些什麼?他都說希望她離開了,她還想說些什麼來挽回?懇求他讓她繼續留在他的身邊嗎?

「我知道了。」小蝶蒼白著一張臉,低聲的回應著,心痛如絞的感覺正侵襲著她所有的感官。「我現在就離開。」語畢,她轉身就想走。

「等等。」他突然伸手拉住她,牽著她的手就往書房走去。

小蝶沉默地任由東方夏拉著她走,這手心傳來的溫暖該是最後一次感受到了吧。也不知道他胸口的傷怎樣了?雖然看起來沒有大礙,但那點點血跡還是驚駭到她,她最不想要見到的就是他受傷的模樣啊。還有,為何剛剛他喊著的是「要他的命」呢?那男人要的應該是他的設計才對,是哪裡弄錯了呢?

還沒有理出一個頭緒,東方夏已經拉著她進入書房。

「你要做什麼?」她看著他鬆開交握的手,在置於桌案上的小盒內拿出一把鑰匙,開啟了最大、最主要的那個抽屜。

「這些拿去。」他從抽屜中拿出了些許紙張地給她。

「這是什麼?」她沒有伸手接過,猶帶紅腫的雙眼愣愣地瞅著他,「不會又是什麼我的調查報告吧?」

無視她此刻有意無意的玩笑話,東方夏堅定地要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她;拗不過他的要求,小蝶只好伸手接過,一看清那紙張上頭的內容時,她不禁錯愕地瞪大了眼。

輕薄的紙張上頭,簡單卻精細的服裝設計圖樣被人巧手勾勒出來。那一張張的設計稿,饒是小蝶這種外行人,也能夠肯定照著這設計圖製作出來的衣服會多麼吸引人們的目光。

「這是……」

「我的設計圖。」

「為什麼要給我?」她不解,只知道若她真的接收了,他的損失會是多麼的大。

「讓妳帶著,暫保妳的小命。」

他回的自然,她卻依舊不解,只能任由他又牽著她走回客廳,並在沙發上坐下。

「妳待在我這裡還是很危險,所以我希望妳先離開。」

「危險?什麼意思?」

「上次妳不是被綁架帶走嗎?那時我以為再也找不到妳了。」他緩慢的說著,目光跟著飄遠,思緒好像也回到那個時候,「所以我想,若是一直待在我這裡太容易被鎖定了,不如先讓妳離開,讓他們找不著妳。」

「那你呢?」她並不重要,東方夏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標。

「我?我會親自去見見那老頭,妳不用太擔心。」先把小蝶藏起來,再去跟那老頭談判!想要他東方夏寶貴的生命,就該自己親自出馬,不要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不!這樣不行!你是鬥不過他的!」

「妳乖,這是目前我所想到最好的辦法了。」他摸摸她的頭,不太在意她的緊張,反正玄蒼手上還有幾張牌,就等那老頭怎麼樣出招。

看他怡然自得的模樣,她是稍微放了點心,卻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那你把設計圖給我的用意是?」

「讓妳帶著啊,如果不幸被他找到了,以他對我的『興趣』,這個應該可以拿來擋駕一下。」

「所以……你不是不要我嗎?」

「我怎麼會不要妳呢,小腦袋瓜在想些什麼?」

「你剛剛自己說要我離開的!還面無表情的看著人家!」從地獄又被人拋上天堂,七上八下如此複雜難熬的心情,讓小蝶再也忍不住激動落淚,甚至放聲大哭起來。

「……」

驚天動地的哭聲嚇到東方夏,瞧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小臉蛋漲的通紅的模樣,不禁又好笑又疼惜地摟抱住她,並輕吻去那實在是很礙眼的淚痕。

「剛剛人家在哭的時候還不理我的。」好委屈的控訴著。

「我是被妳嚇到了,突然間就被妳發現我們暗地裡有去調查妳。」他說是「我們」,很有兄弟愛的沒有拖玄蒼下水。

「哼,你就這麼放心讓我留在你身邊喔?」

「適才刀子都拿給妳了,妳還不動手,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怎麼聽起來好像是在試探我?」

「呵呵。」只能說一切只是意外,一切都只是巧合。

「所以,真的不是不要我嗎?」她仍心有餘悸,沒多久又再次問出口,「不能騙我喔。」還附加了但書。

「我沒有不要妳,相反地,我要妳留在我身邊。」

「嘻,再說一次。」

「我想要妳留在我身邊。」說著說著,輕吻也跟著印上她的臉頰,「我的小蝶兒……我想抱妳……」

甫聽到那四個字的低喃,小蝶感到有點兒害羞,但腦海裡好像突然閃過什麼似的,有了不太一樣的感覺。

「我想抱妳……可是現在不是時候,我們……」未完的話語被嫩唇封緘,東方夏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熟悉的果香甜味正瀰漫在鼻息之間,夾帶了點淡淡酒味的滋味,給嗅覺感官更好的感受。

嫩嫩的紅唇貼著他的薄唇,接連印下了好幾個親吻。頑皮的小舌此刻伸了出來,正細細地描繪著他的唇形,一點一點的入侵著。直到男人忍不住粗喘,那粉舌才膽大地伸了進去,舔過他的唇齒,並執意要他與她一起共舞。

「小蝶?妳怎麼……」

「嘻嘻。」她沒有回應,只是對著他露出嬌俏的笑容。

她跪坐在沙發上,雙手攬著他的頸項,晶亮的大眼正瞅著他,隱隱露出和平時不太一樣的神情。

「小蝶乖,很晚了,我們該睡覺了。」被她的主動勾的有些許失神,但東方夏仍是覺得此刻並非是發生關係的好時機。

「不要!」她不依的扭動著,雙手摟抱的更緊,不安分的唇又再度貼上男人的臉頰,濕熱的吻一路蔓延到耳際邊,在那形狀優美的輪廓上輕咬著,徐徐地往裡頭吹送著誘人的氣息和低語。

「妳!」東方夏一愣,直覺地拉開和她的距離,「妳怎麼了?」

「我想要你抱我。」她說的夠直接爽快,也把面前的男人炸的錯愕不已。

「不、不行,今天不是時候。」

「不管!」她不聽,本來攬住頸項的雙手改為捧住他的臉頰,將自個兒的紅唇獻上,非要引出他潛藏的熱情不可!

兩人唇舌糾纏著,享受久違的甜蜜熱情;而熾熱的深吻也猶如引信般,點著了彼此的慾望。

「過來。」她站起身,牽著東方夏往臥房走去;被帶領著的男人雖知道該制止她的行為,卻又忍不住被她所引誘……


昏暗的主臥室內,月娘正悄悄探頭進來,灑了一地亮燦的銀光。

自房門口進來的那兩道身影,彼此依偎,彼此緊靠,親暱的密不可分。嬌小的那個一個伸手,便將身旁的男人推到大床上,室內彷彿飄散著淡淡迷情味道。

「妳很反常喔,現在推倒我的意思是?」東方夏心底有著一抹懷疑,小蝶有點兒詭異,不像是她平時的作為。雖然有時候她也會有令他吃驚的大膽行為,但還是覺得有哪個地方怪怪的。

「吃掉你……不讓別的女人靠近你,你是屬於我元小蝶一個人的。」她跟著爬上床,俯趴的姿勢讓本來今天身著小禮服就已經極為養眼的她更為讓人動心。

「哦?那妳想要怎樣吃掉我?」

他就是篤定小蝶一定沒有任何經驗,才開玩笑的反問她;豈知眼前的小女人不知從哪摸來了一條領帶,居然把他的雙手綁在一起。

「我想要一口一口吃掉你……」

她言出必行,宣告的同時也開始輕吻著他,從那額頭、眉眼、挺鼻、頰畔一路輕吻下來,卻獨獨不肯吻上那早已在等待著的薄唇。

無視他開始難耐的扭動身軀,小蝶繼續她的撩撥輕吻,嫩唇一路下滑至他的頸項、鎖骨邊,在那凸起的喉結上戲謔的輕咬著……東方夏一震,雙目赤紅,瞪著在他身上肆虐撒野的女人。

「放開我。」他的嗓音有著性感的沙啞,眸色深的幾乎不可測,卻可以清楚瞧見那跳躍的慾望之火。

「不。」她嬌笑地拒絕。

髮絲雖然有些散亂,但現在的小蝶卻有著說不出的感覺,她像誤闖人界的妖精,正對著他媚惑的笑著,纖細的指尖滑過他熾熱難耐的身軀,撩撥著、誘惑著、引誘著……

她跨坐在他身上,有意無意地磨蹭著男人最為敏感的部位。柔軟的小手正不急不緩解開他身上襯衫的扣子,每解開一顆,他那隱藏在衣物下的精壯身軀便展現在小蝶面前,適才用刀刺傷的傷口也漸漸露了出來。

「疼嗎?」

她輕聲問著,他卻無法回應。即使咬著牙,他還是無法抵抗當她的小嘴舔吻上那已結痂傷口時候的強烈顫抖,那感覺有些疼,帶著異樣的酥麻快感,讓他頓時粗喘不已,只能狼狽的瞪著她。

「放開我!」他再次命令著,沒有想到小蝶會如此大膽的引誘他,饒是再有理智的人也無法忍受這樣的撩撥,何況是自己深愛的女人。

這回她沒有拒絕,反倒是乖乖爬下床,站在床前直勾勾的瞅著他。那眼兒有媚、有醉也有野,東方夏無法自那對誘人的貓眼移開目光。

她站的挺直,雙手卻往後伸到背部緩慢拉開小禮服的拉鍊;乍聽到那拉鍊的聲音,東方夏驚愣到說不出話來,雙手被綁縛著,更不可能去制止她。

貼身的小禮服底下是不會再穿任何內衣的,她的身上除了一件小褲外,沒有多餘的衣物,猶如赤身裸體般站在他面前。

「你不想要我嗎?」她站在那,月光灑在她身上簡直美麗得不可思議,瑩白的嬌軀、流轉的眼波、纖細的鎖骨、柔軟的蓓蕾……無一不衝擊著他的視覺感官。「我想要你抱我,不行嗎?」轉眼間,她已經上了床,跪坐在他面前,那又媚又醉的眼兒轉為又委屈又怯弱,令他好不疼惜。

「怎麼可能……」他的嗓音既乾澀又沙啞,像極一只獸的低吼粗喘,正發出難耐的咆叫聲,「不、不要誘惑我……」

未完的話語再度被嫩唇封緘,終於吻上他那等待已久的薄唇,她輕咬著、逗弄著,女性的柔軟摩擦著他堅硬的胸膛,奇特的感覺更加刺激他們的感官,她吻得更深,伸手攬住他的頸項……

他再也忍受不住,雙手終於掙脫束縛,熾熱的大掌脫去彼此剩餘的衣物,再撫上她柔嫩的肌膚,不遺漏任何一絲一毫,細細的探索、開發,渴望看到她更多足以讓他失去理智的媚惑神情。

大膽的愛撫讓她的肌膚泛起了美麗的櫻色,肩背上的蝶樣刺青更為明顯了,好似等等就會揚翼飛走。他舔吻著那圖樣,大手伸到隱藏在雙腿之間的秘密花園,探指勾出羞人的春潮,懷裡的她不禁低喊出陣陣嬌吟聲。

歡愉如同潮水般沖刷著理智,高潮來臨的瞬間,她再也忍受不住而一口咬上他的肩頭,那微疼刺激著他,猛地挺腰將熾熱的慾望送進她溫暖潮濕的體內……

「疼嗎?」

「不知道……」她咬著唇,無法忽視的痛與過多的快感同時襲擊著,難以判斷哪方面的感覺較多,只能直覺性的回應他。

「別咬著自己。」

探指撥開她咬的灧紅的小嘴,薄唇貼了上去,吮吻著那令他眷戀不已的甜。同時也感受到身下的人兒已經做好準備,甚至悄悄抬起臀兒將他含的更深。

「妳這小妖女……」

瞧他一臉痛苦又享受的模樣,她咯咯笑出聲,壞心地伸手在男人的胸膛上勾劃著,製造另一波酥麻快感,執意要他因為她而失去理智。

他爆出一聲低吼,雙手扣住她纖細的腰肢,開始那亙古以來只屬於愛侶們的律動……

低嘎的吼聲與嬌吟聲交織成一首羞人的樂曲,月娘聽得羞地躲進了雲朵的背後。黑藍色的天空下,夜色是那麼地美麗,為有情人的夜晚添上一抹無法言喻的曖昧。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我有種想踹東方夏的感覺XDD
    兩種離開的意義差很大,敢情他在整小蝶?
    不過他居然這麼大方的出送自己的設計圖給小蝶保命,可是感覺上,小蝶待在東方夏那裡反而沒什麼危險……

    我絕對不會告訴妳我看完整章XDDD((強烈否認中XD
    話說我真的覺得小蝶計畫吃掉某人很久了!?XDD
  • 哈哈哈,所以我說「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啊。
    該說我是故意在那個地方下章節分隔,才讓你有這種感覺。
    所以不是東方夏前後態度有落差囉!
    旁觀者可能覺得沒有甚麼危險,某人卻覺得小蝶可能又會被帶走反威脅他。

    我也絕對不會告訴你,我強烈懷疑你看完XDDD
    哦齁齁,一切盡在不言中,關鍵字很重要。

    舞風 於 2012/08/31 2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