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如果知道了那隱藏的秘密,我們的愛,還會不會存在?

偌大的客廳裡,正瀰漫著一股足以讓人窒息的沉默,窗外皎潔的月光被厚重的窗簾遮擋,照不進室內、也照不進那正面對面皆默不作聲的男女混沌的心中。

「所以……你什麼都知道了?」

「是。」一個簡單的回應,卻必須咬著牙,極為痛苦的說出口。

「……什麼時候知道的?」

「前陣子。」

前陣子?難道就是她以為他有什麼心煩事的那幾天嗎?他全部都知道了,那麼這些天下來,他都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在看她?嘲笑她?笑她笨?身分被揭穿了還不自知?同情她?亦或是……鄙視她、憎恨她呢?

「那,你對我的好都是騙我的嗎?」她忍不住脫口詢問,卻忘了自己才是欺瞞對方的那個人。

「……」

「不要不說話!回答我!」最後一根理智線斷裂了,淚水也奪眶而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卻對她的淚無動於衷。他不是最不能忍受看到她哭嗎?以往她哭泣,他總會疼惜地將她抱在懷裡安撫著。難道這些曾經、這些溫柔都不再存在了嗎?

淚水盈滿她的眼眶,她只知道他此刻的無情,卻看不清男人臉上的痛苦以及那緊握成拳的雙手。

本來一切都如同以往的,豈知老天爺似乎不想要讓他這麼舒服地過下去,偏偏在發表會後的慶功宴結束回到家的同時,讓悲劇降臨了……

人生果真如同戲劇,大喜和大悲,都在同一天先後報到了……


時間回歸到半個小時之前,玄蒼及小蝶正努力地將東方夏扶進家中。酒量不佳平時也極少碰酒精類飲料的他,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裡還是難逃被灌醉的命運。

「看他昏成這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酗酒咧。」

「雖然有我擋駕,但果然還是無法避免被灌酒啊!」玄蒼感慨的搖頭,合掌祈禱兄弟明日醒來不會宿醉。

「好啦好啦!剩下的就交給我,你快點下樓送寧寧回家吧。」

「嗯,Summer就交給妳了。」語畢,人準備要跨出屋內。

「喂,玄蒼!」瞧他轉頭後露出不解的表情,小蝶笑的淘氣極了,「不要趁人家大美女今晚也喝了一兩杯,你就想動歪腦筋喔!」

「……」感覺額際有青筋爆出,玄蒼不耐的回吼著:「妳才不要趁機霸王硬上弓壓住Summer咧!狼女!」二次語畢,這回閃人閃的很是快速。

「什麼狼女!玄蒼這個笨蛋!」不滿地撇撇嘴,小蝶的憤怒值在轉頭看見東方夏的同時迅速降為負數。「真是的!酒量這麼差也不會拒絕一下,會變成這樣你自己也活該!」

話雖這麼說,可在看見他臉上浮現不舒服的表情,小蝶還是幫他脫去外套、解開領帶,再到廚房調了一杯蜂蜜水讓他喝下後,才疲憊的倒臥在沙發上。

感覺時間真的是過的非常快啊,與他的相識也是在他的慶功宴上,想到當初自己那爛的要死的藉口就忍不住發噱。

他……應該還是有懷疑過自己吧?再怎麼樣她也是個身分背景成謎的人,他就這麼信任她嗎?

「其實你比玄蒼還要笨,對吧?」心中泛起憐惜的柔情,她忍不住伸手撫摸他的臉頰。

「敢說我笨的人也就只有妳了。」突然,無緣無故被說笨的男人不悅地睜開眼睛,眸底深處還有未退的醉意。

「嚇、嚇死我了!你不是睡著了嗎?」

「本來是快睡著的,卻聽到某人在我耳邊哼哼唉唉,不是說我笨、就是偷摸我的臉,想睡著也難啊!」言下之意,他睡不著的原因就是受到了某人的騷擾。

「誰知道喔!既然你起來了,就自己滾進房間睡覺吧!」一整天的忙碌下來,她也累壞了。雖然沒有醉倒,但不代表她喝的不多,與東方夏相比,說不定是他的倍數。

「這麼不貼心?還要我自己滾進去?」他伸伸懶腰,左手順勢摸上衣襟解開一、兩顆釦子,隱隱露出不為人知的精壯胸膛。

甫見那露出的小麥色肌理,小蝶不禁感到有點兒害羞。同居這陣子以來,除了被看到刺青及舊傷那晚差點擦槍走火之外,他們到現在都還很安分,嚴守最後一道防線。而接著又因為忙碌,每晚一沾枕就睡著了,她都快要忘記被東方夏抱著睡著的感覺!

「我可抱不動你喔,當然要你自己滾進去。」她假裝不在意,低頭整理東西,手肘卻不經意將一包放在茶几上的紙袋掃到地上。

「別碰!」

人天生反骨,被勒令不能做某事的時候,偏要反其道而行,小蝶瞧東方夏一臉緊張,心底的好奇心也更為壯大。她大膽地直接打開紙袋,拿出裡面的紙張看了起來。

東方夏面如死灰,心底懊悔自己沒有把那份關於小蝶的資料好好收起來。今天過的實在是太過匆忙,不小心把它跟其他資料夾在一起,好在出門前就發覺,他便隨手擱置在茶几上。

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要不說話!回答我!」

小蝶的哭喊震醒了東方夏,他眉頭緊皺,這個突發的意外來得太快太猛,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不知道該怎樣處理及面對。

「你為什麼都不說話?難道現在的我……已經什麼都不是了嗎?」

「不!不是的!」

「不然是什麼?你知道了一切,卻還是讓我待在你身邊,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相信妳、相信著妳,相信妳不會做出讓我失望的事情。」

「我並不值得,並沒有那種資格能夠獲得你的信任……」她搖著頭,淚珠因為她的動作而滑落了臉頰。

「我的信任也無法換取妳對我的嗎?」東方夏忍不住跨步向前,雙手緊握住她不住顫抖的肩膀,也順勢阻止了她不斷後退的步伐。

「我……」

「我的性命都親自交到妳手上了還不行嗎!」無法忍受她退縮的行為,東方夏直接拉住她的手直直往廚房走去。

「你要做什麼!」

他沒回應,只能從他緊握著的力道來判斷他正處於盛怒的情緒中。

隨手抽了一把置於流理台架上的刀子,東方夏將它塞入她的手中怒吼道:「不是要我的命嗎!現在就可以動手啊!」

無視她的驚愣,他直接握住她的手,將銳利的刀鋒對上自己的胸口,「刺這裡!用力刺下去!刺下去妳就完成任務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啊──」看著那刀尖刺進他的胸膛,一點一點醒目的紅在白色的襯衫上格外怵目驚心。她猛然回神尖叫,一個甩手就掙脫他的束縛,也順勢將那可怕的東西丟個老遠。

「你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這樣嚇我!」她崩潰哭喊著,伸手緊緊地抱住他。

「我怎麼不能?妳不會懂我有多心痛……」他嘆了口氣,低頭看著幾乎用盡了全力抱住他的小蝶。

一時之間,靜謐籠罩著他們,唯有牆上的鐘仍舊無情地滴答滴答的走著。

「你希望我怎麼做?」她靠在他的胸口上,鼻息間能夠聞到淡淡的血腥味。

「我希望妳……離開。」

聽見他的話語,小蝶緩緩地抬頭看著他,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則是平靜地回望著她。

而她感覺到內心有那麼一塊地方,正以無法挽救的速度在……毀滅、崩塌。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雨
  • 看完這一篇,我沉默了一下下。
    看到小蝶說怎麼可以這樣嚇他的時候,總覺得東方夏知道真相的時候應該會想問他和小蝶之間真的有愛情嗎?
    畢竟小蝶要他的命 ……
    之前東方夏一直在等待,這裡看來,小蝶讓他失望了,所以才要求小蝶離開。
    看到這個答案其實讓我有點震驚,東方夏跟前面的態度反差有點大。
    似乎是小蝶說自己不值得他的信任,讓東方夏動怒了。
    感覺上,東方夏是認為如果不值得,那就動手,否則離開,別依戀著他又什麼都不坦白。

    看起來應該是這樣吧?!其實在這幾章一直有種明明小蝶是壞人,卻裝做什麼都沒有,讓東方夏當壞人的感覺,這一章特別明顯……
  • 為何要沉默哩QQ
    在上一章,東方先生就已經知道全部的事情,包括小蝶是來取他性命這件事情。
    上一篇命名為《省悟》,也是代表他想相信她,無論如何,就是相信她。試探的舉動也只是貫徹自己決心,逼出小蝶真正心意。
    畢竟某人沒有好好的說實話,交代清楚咩(挖鼻)

    欸……看到你的答案我也震驚了一下。
    不過只能小小爆雷的說,東方先生的心意是始終如一的。
    因為小蝶說的那句讓東方夏暴怒了是沒錯,不過後面的感覺就請等待到下章見分曉囉。

    沉默有秘密的人,尤如有繭包覆著自己,完美不受裡外干擾;
    相對一直在做出行為的人,就會有讓人產生反差的感覺。
    所以就如你所說的,東方夏反而變成逼迫小蝶的壞人(喂)

    舞風 於 2012/08/22 20:57 回覆

  • 情
  • 應該是希望她離開那個組織,留在這裡吧。
  • 不同的解析出來囉!
    但一樣請等待下回分曉!

    舞風 於 2012/08/22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