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謊言猶如裹了糖衣的毒藥,甜美,卻也致命。


謊言,猶如一個迴圈。

當你說出第一個謊的同時,之後勢必得要說出更大的謊來圓最初的謊。一圈又一圈的謊,最終,是能成功的圓了謊,亦或是逆向的作了謊繭來自縛?

不到最後一步,沒有人能說的一個肯定。

而人所不能忍受的,乃是被欺騙。

但假若那是個善意的謊言,當事者又會怎麼樣想呢?是了解後選擇接納原諒,還是堅信謊言等同於欺騙,大發雷霆一番?

反覆再反覆猜測的心情,便是目前東方夏的最佳寫照。

適才他可是用盡了全力才得以用正常的態度與面貌來面對小蝶。嚴格說起來,雖然對玄蒼那傢伙不太好意思,但多虧了他與寧寧的事件加持,小蝶對他的注意力才沒有平時那般強烈。

「抱歉沒有先和你商量過就擅自行動。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把這個留給你。」玄蒼離去前的低語,此刻正猶如惡魔的呢喃般,讓他陷入深不可測的痛苦泥淖中。

粗魯地抬手抹過臉,東方夏無力的仰躺在沙發上,腦海不斷回想著稍早與玄蒼在書房中的對談──


書房內,兩個男人正各據一角或坐或站的沉思著。

坐於桌案前的那個,留著一頭墨黑的俐落短髮,隨性自在、嘴角老是掛著一抹笑容的浪蕩模樣,是他給外人的第一印象;但熟識他的人便知道,他,是個不能惹也惹不起的人物。

立於窗前的男人,正默默的看著窗外底下那車水馬龍的霓虹景緻,俊秀斯文的面容上,那總是淺淺的微笑現下全數不見蹤影,冷凝著一張臉的模樣,看起來有種令人生畏的嚴肅感。

東方夏知道,今晚一過,有些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其實他可以阻止、可以不要讓這些變化發生;但,他更不想要懦弱地把自己困在原點,既不踏出去,也不作任何事情來改變現狀。

他知道玄蒼保守著秘密,一個只要他開口,他就會告訴他的秘密。因此,東方夏決定請他把查到的所有事情,全部、全部都告訴他。

而這晚,玄蒼刻意帶著寧寧來訪,希望藉由她,讓小蝶比較不會太注意他們在書房的談話。

門甫關上,兩個男人的臉色都變了,不在隨意自在、不再溫和有禮。玄蒼率先邁步走到桌旁坐下;東方夏則是靜靜的走到窗邊,做好心理準備迎接所有。

「Summer,你真的想知道嗎?」

「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我是否真的想要知道。但,我告訴過你,我一直有一種那丫頭即將要先消失不見的感覺。而這感覺越來越強烈,好像真的會成真。」彷彿感覺到寒冷,東方夏緊緊抱住自己的雙臂。「玄蒼,我很害怕。」

「害怕小不點兒離開你嗎?」

「我怕的是她自已一個人在承擔著什麼,卻怎麼樣也不願意讓我知道,讓我為她解決。」

「或許,這是她的溫柔,想要自己解決自己的麻煩。」

「溫柔嗎?」他沙啞著嗓音,眸色因染上薄怒而逐漸變深,「溫柔,其實是最傷的……」

「Summer……」

「她的溫柔,讓我只能在一旁沉默的著急、沉默的獨自忍受自我無謂且沒解答的猜想;她的溫柔,讓我什麼都無法做;她的溫柔,只會讓我的恐懼倍增!」他越說越激動,好不容易才能將內心這些苦悶全盤吐出。

「Summer!你冷靜點!」

「冷靜?我想我是夠冷靜的了。不然,我可能早已衝去逼問她,非要她把所有隱瞞的事情都交代個一清二楚!」

「真感謝你的冷靜在這個時候這麼強壯啊。」

「……」

「好吧,我知道了,回到正題!你耳屎挖乾淨,仔細聽……」未完的開場白立即被人打斷。

「我沒有。」東方某人嚴肅地提出抗議。

「沒有什麼?」玄某人不明所以的回問著。

「沒有耳屎。」

「……吼!這不是重點!我開門見山的說了喔!」換了口氣,玄蒼睨了東方夏一眼,確定他做好了準備才張嘴說道:「小不點兒接近你,是真的有目的的!」

「嗯,然後?」

「然後就是……欸!不對!你的反應怎麼那麼鎮定?」

「這不是重點!我要知道的是整件事情的起源還有過程,你不要只把結果告訴我!」

「好啦!好啦!就讓我一件一件的交代清楚吧!」


根據調查,小蝶是郊區某酒莊的女兒,本來生活過的簡單而快樂,豈知某天發生的意外,整個顛覆了她本來平靜的生活。據悉,她的父母在幾年前離開人世,留下她獨自一人。

原來她跟他一樣都是孤兒。只是她比他幸福的多,還擁有好幾年快樂的家庭生活。

「是意外過世嗎?」直覺地,東方夏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

「是意外沒錯,被謀殺身亡。」

「謀殺?」

「檢驗報告說是在遺體內驗出有化學藥劑,再經過酒精的催化,只會讓毒素加劇加速。」

當年這椿案件可說是非常轟動,震驚了那住在附近的所有居民。但不知道為什麼,後來這件事情消聲匿跡異常地快速,而居民們也絕口不再提起。較令人發毛的事情,大概就是那一酒窖的藏酒全都離奇消失了。

「是有人偷搬運走吧。」

「是沒錯,但那裡可是死了人的地方,是座凶宅。你覺得有誰會有誰這麼大膽,搬走所有的藏酒還這麼心安理得的模樣?」

「你是指……兇手?」

論一般人忌諱死亡的本性來看,的確是不會有人這麼的勇敢;會有如此喪心病狂的人,必定只有兇手了。雖然不懂這個行為的意義在哪,是為了湮滅證據?轉賣銷售?還是只是故意將這件事情渲染的更為不祥,讓這件事情從此成為居民們連想都不都想再回想的過往。

只是在不知道兇手是誰的前提下,都沒有一個解答。

「小不點兒有跟你提過,她先前住在哪嗎?」

「她說是一位叔叔家,只是她好像不是很喜歡那位叔叔。」

「哦?原來方義就是那位叔叔喔。」

「方義?」甫聽到這有點耳熟的名稱,東方夏不禁愣了會,「是那位方先生嗎?」

「還方先生咧,不用叫他叫得那麼好聽啦!人家都想幹掉你了,還對他那麼客氣幹嘛!」想到方義那張臉,玄蒼就一肚子火。

「……」

「聽不懂?你口中那位方先生,他想殺掉你。」

「我跟他並沒有什麼交集啊!」饒是東方夏,在聽到這般駭人的事情,腦袋只能說空白到了一個極致。

「可你跟他的關係可大了!」

「……」

「夏淨蓮,你我都不陌生的一號人物。她本姓方,是方義的女兒,因為父母離異而改了姓氏。」

玄蒼說到這便略作停頓,睨了東方夏一眼,雖他現在面露驚愣讓他有點擔憂,但該說的還是要繼續說下去,覆水已經難收。

當年,夏淨蓮是在前去找東方夏的路上發生了意外事故。

「以他那瘋狂的性子,必定覺得是你害死了他的女兒。」

「那小蝶……」

「她是方義派來的。」

「所以,她想要殺我嗎?」

「……我不知道。」

這是實話。當初派出去探查的人回報這項訊息時,他也是震驚不已;可是這陣子相處下來,連他自己都鬆懈了所有的防備,認為小不點兒不會對東方夏下毒手。雖然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本來該有的危機意識早就消失的不見蹤影。

東方夏感覺腦袋中有無數個炸彈在同個時間引爆,炸的他連內心都轟隆隆地作響。就算有心理準備,可事實的真相還是太過於殘酷。

「Summer,你還好嗎?」玄蒼極為擔憂地看著臉色發白的他,「你……現在聽完的感想是?」

「……」

低嘆了口氣,玄蒼把東方夏拉到椅上坐好,避免現在理智全無的他會站不住身子。

他老早就注意到有人一直在注意著Summer,所以他故意公佈Summer的身分,故意將這危險的誘餌拋出,方義這條大魚果然傻愣愣的上鉤了。再來,他又故意親自前去敵營一探究竟,除了意外在會客室翻到一本在上面額外註明他與Summer的資料的雜誌外,還撞見到小不點兒的身影……

他一向有過目不忘的本事,絕對不會認錯人。

早在方義要出招前,他玄蒼可說是做足了萬全的防禦準備,死老頭想要贏他、想要利用他當棋子還早個一百億年咧!

小不點兒再度出現後,他便默默地派人出去探查。桌案上這份資料本該只有他知曉,也決定只要他一人保守著這個秘密就好,若不是Summer鐵了心想要知道一切,唉……

「我說啊,不論最後你怎麼想,做什麼樣的決定,兄弟我都是支持你的。」

「我想相信她。」

「相信她不會把你幹掉嗎?」想要沖淡嚴肅的氣氛,玄蒼故意如此說道。

「要殺早該殺了,何必拖那麼久?」

「時機尚未成熟嘛。」

「……呵,真是的。」東方夏知道,玄蒼的想法與他一致,他們都選擇「相信」這條路。

畢竟,信任,是人與人相處時最為基本的要素。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捕夢人
  • 哈哈被我猜到了~~~
    夏淨蓮果然是方義的女兒那小蝶欠他的然道是.....
    夏淨蓮的心臟?
    我到覺得這篇很好看~~~
    工作要加油喔~~~我也是要基測阿~~
    我已經好幾個月沒看小說了.....
    只能靠舞風的小說每個月稍稍的滋潤我~~~
  • 猜到了嗎!(搖扇)
    我自認到後面謎題就會串成一條自己解開了XD
    所以請繼續收看後續發展(喂)

    工作持續在加油囉~雖然發生了不少事情~
    不過會努力再努力!
    能夠滋潤你也算是我的榮幸啦,哈!

    舞風 於 2012/06/21 22:19 回覆

  • 雨
  • 「饒是東方夏」這是什麼意思?看了這句話我也腦袋空白...
    -------------------------------------------
    在這一篇解出所有秘密還不錯。
    之前寫了好多次summer擔心小蝶離開他,這篇一樣圍繞在這個感覺,不過這章你除了單純寫「擔心」兩字之外終於有更多一點的summer的想法
    這一章的最後一句,我覺得斷得還不錯,可以引導後面的劇情(雖然我不知道你後面到底寫什麼),也是對這章的總結與交代
    --------------------------------------------
    (以下是我個人單純喜好問題)
    其實我覺得可以不用特別交代小蝶的行蹤,因為summer和玄蒼單獨談話的時間就算多了小蝶也應該是有的,所以這應該是很平常的事吧,只是講的不太一樣
    所以特別寫出來的時候反而讓我想問小蝶有沒有覺得他們兩個怪怪的(誤XDD
  • 「就算是」的意思。有詞語「饒是如此」……
    整個意思是「就算是東方夏,......」
    ------------------------------------------
    還有一點點謎底還沒有交代,所以不算所有。
    本來想慢慢釋放,可是做不到,所以最後的最後會變成一次性交代(捶地)
    嗯……因為是第三人稱,所以人都要兼具到,那也可能會一直被忽略。
    很多事情跟感情沒有拿捏好,以至於深層感情戲被一拖再拖,雖然總覺得一寫下去,劇情又要被拉長了(苦笑)
    老實說,這章的結尾我結的很生硬,像是硬要結尾一樣,哈。
    ------------------------------------------
    欸,同樣是因為第三人稱,人人都要兼顧到。
    所以順手就寫了小蝶。
    但可以回答你的是,小蝶沒有覺得他們怪怪的,因為那時候,別人的八卦比較重要(喂喂)

    舞風 於 2012/06/21 22:36 回覆

  • ☂小祤 ☂
  • 期待第二十一章
  • 噗,雖然感謝支持,但個人比較希望看到多一點感想。

    舞風 於 2012/06/21 22:55 回覆

  • 鈴
  • 終於都明瞭了阿!!
    彼此相信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喔!

    實習好忙(哀傷
  • 真的!
    若是不相信對方,對於對方的行為言語都抱持懷疑態度,那還要在一起幹嘛!

    實習加油XD

    舞風 於 2012/08/22 20: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