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其實,只有「喜歡」的感覺還不能夠讓我滿足……


深夜的豪宅,仍舊燈火通明。

裝飾的富麗堂皇且舒適的起居室內,穿著考究的中年男子正徐徐的抽著雪茄,以慵懶的姿勢臥在貴妃椅上;管理整棟豪宅內大小事務的管家,則是安靜的站立於室內某一角,等待著主人的命令。

「管家,你說,那丫頭……是不是放真心下去了呢?」室內瀰漫著迷人的雪茄菸草味,中年男子滿足的閉上眼,而後緩緩丟出一句問句。

「……」無辜被點到名的管家,抬眼看了看躺的正舒適的主人,再看了看滿桌子的相片一眼,最後還是選擇默不作聲。

散了一桌子的照片,主角皆是被以偷拍的角度來捕捉身影,而那主角不是別人,正是東方夏及小蝶。不論是他們在公司內的生活,甚至是前些日子在向雲那兒拍攝宣傳海報的事,也被偷拍者一一紀錄下來。

「不想回答還是不知道?」

「不知道。」

「哼,這次倒是回答的挺快的。」臥在貴妃椅上的男人坐了起來,抬手將那已燃的差不多的雪茄擱在菸灰缸上頭,「你不是很照顧那丫頭嗎?多次為了她跟我據理力爭的……怎麼會不知道那丫頭的心思呢?」

「我不是蝶小姐,不知道她真正的心思為何。」

「『不知道』這三個字真的很好用呢……算了,我累了,你下去吧。」

「是。」

退出起居室的管家,那戴在他臉上平靜的面具立即卸下,換上一張忿忿不平的怒容。

在這工作了好幾十年,這個豪宅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眾所皆知的事情也好,不為人知的事情也罷,全部、全部他都看在眼裡,卻只能壓抑在心底。

這裡是座牢籠,不知情的外人卻認為是皇宮,金玉其外,實則不然。唯一的主人,骨子裡早已瘋狂的徹底,只是自己卻渾然不知,憑著自己的財力、自己的慾望,做盡所有不該做的事情。

沒有人天生是壞人。

主人會變得不再是原本的他,大概是因為那失敗的婚姻。他霸道、獨裁,佔有慾強,讓柔弱的夫人也忍無可忍,最終帶著小小姐離開主人。

那就是一切改變的開端。

與黑道、毒品開始頻繁接觸不說,處置想要離開的僕傭竟是將他們軟禁並進行嚴刑拷打,試圖想要逃跑的人最後也是下落不明,豪宅內每個人皆人心惶惶,就怕哪天無辜被處置的就是自己。

至於蝶小姐,是一年多前主人自外頭帶回來的。那時的她模樣狼狽,滿身髒污,雖然虛弱卻看的出她眼中對主人的強烈憎恨與鄙視……

「她、她是?」

「你覺得呢?」看著難得滿臉震驚的管家追進起居室內問著,才剛抬手脫掉黑色紳士帽的中年男子興味盎然的回問。「你覺得她是誰?」

她是誰,他怎麼會知道她是誰呢?只是當他看清洗淨了臉的蝶小姐的面孔時,震驚再度爬滿了管家的臉,因為蝶小姐長的好像離家多年的夫人!

「是、是二小姐嗎?」不會錯的,那細緻的五官像極了!

「什麼二小姐!她只是一個雜種!」

「……」

若不是在蝶小姐一兩次尋死之後,將主人的理智逼到一個極限,把她狠狠鞭打嚴懲一番,也不會勾回他那幾乎要被泯滅的同情心及良知。

他沒有結婚,膝下無孩兒,如果有孩子大概也像蝶小姐一樣的歲數了。他疼惜她、照顧她,視她如己出,並開導她反抗主人是無用的,下場只會更悽慘。

除此之外,他也私底下派人去探查蝶小姐真正的身分,沒想到事實的真相與主人所告知的是有著非常大的出入。

雜種是吧?主人你要知道,一個錯誤的認知,是會令你懊悔終生的……


起居室中,適才說累了的男人,依舊半臥在貴妃椅上。擱在一邊的雪茄已滅,餘煙正裊裊地飄散著獨特的菸草味。

信手拈起桌上其中一張照片,他目光複雜,直直盯著那熟悉的面容,有千言萬語卻不知道如何說出口。這麼像、這麼像,可卻不是他的孩子……

被背叛的滋味太痛、太沉重,就算過了這麼多年,那椎心刺骨的疼依舊無法消退。

「妳錯,就錯在不該誕生在這個世界,錯在拿走了我女兒最重要的東西,欠我的、欠她的,現在慢慢來還吧……」

僵凝的手有了動作,一張張的照片被撕碎成一片片,隨著夜風,散落……


同一時間,東方夏的住所內,小蝶正慵懶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牛奶,另一手正忙著夾取著草莓蛋糕入口,腳還不遑多讓夾來小抱枕,整個人忙碌的很;坐在一旁的寧寧則是靜靜的捧著盛著焦糖布丁的小盤,小口小口的吃著。

仔細一看,桌上還擺放著水果塔、巧克力瑞士捲及疊了一層的鬆餅,兩個小女人的消夜點心可說是準備的十分的充足,也十分的甜蜜。

「寧寧妳這樣小口小口的吃,要吃到什麼時候?妳吃一個的時間夠我吃三塊哩!」

「我才要問小蝶妳在忙什麼,從剛剛開始就動個不停。」

「我?我也不知道耶,只覺得心情有些煩躁。」

「吃了甜食還是很不好嗎?」寧寧擔憂的看著她,在她的印象中,小蝶是個只要吃到喜歡的食物就可以很輕易拋開煩人事物的單純孩子。

「誰知道呢。」小蝶嘴裡含著叉子,口齒不清的回著。

「不過,妳真的很喜歡喝牛奶呢,看妳杯子都不離手。」

「其實我以前好像沒有這麼愛喝牛奶耶。」她皺了皺眉,整個人進入沉思狀態,「好像是生病過後才變得這麼喜歡。」

「生病?」

啊啊啊……寧寧不知道她以前心臟不太健康,甚至做了移植的手術。想要解釋但好像又有點麻煩,到底該不該說出口呢?不過仔細想想,做了手術之後變得喜歡喝牛奶了,甚至還變得喜歡玩水。真是奇怪,記得小時候失足落水後她就很怕水的……害她內心老是有一支矛跟一個盾在打架。

「小蝶?小蝶?」寧寧伸手揮了揮,感覺最近的小蝶實在是變得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嘎?」

「妳神遊到哪去了?」

「嘿嘿,環繞地球一圈去了。」

看小蝶笑的一臉傻氣,寧寧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小蝶的笑容似乎有種魔力,讓看到她的笑容的人,心情也會跟著開朗起來。

「對了,妳偷偷跑去刺青的事情,夏總監沒說什麼吧?」

「他只怨我做了傷害自己的事情。」

「本來就是,那感覺就很痛。」

「哼,妳還說哩,誰當初也想要的?還好我制止了妳,不然我應該會被玄蒼那個笨蛋追打!」小蝶說的激動,本來就快見底的牛奶,此刻正被她豪氣地一口喝個精光。

「說、說到他幹嘛!」扯到某人,寧寧的嗓音難得提高了許多。

「沒沒沒,我只是在想他們兩個究竟是在書房裡說什麼悄悄話。」為了不讓那回話回到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程度的某人逼到暴走,小蝶覺得先扯開話題才是上策。

半個小時前,玄蒼帶著寧寧登門拜訪。擺了一桌的消夜點心之後便拉著東方夏進書房進行Men’s Talk,過了好一段時間都還未出來,真教人好奇他倆究竟關在裡面做什麼。

「談論公事吧。發表會快到了,每個人都好忙好忙。」

是的,發表會就要到了,每個人變得更加忙碌。寧寧為了修改服裝,好忙好忙;玄蒼為了統籌所有,也是好忙好忙;身為總監的東方夏,指揮領導所有人,更是好忙好忙。

唯一的閒人就是自己。她很想幫忙,卻不知從何幫起、從哪幫起,更怕幫倒忙,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況讓她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心情變得更加地煩躁。

她煩悶、她焦躁,她知道時間不能再這樣白白的浪費,待在東方夏身邊實在是這個世界上最奢侈的事情。

就這樣回去吧,當作任務失敗的回去吧……就算最後是連自己也想像不出來的下場,也了無遺憾。

她,是真心的喜歡……不,是真心的愛著那個男人。

而這一生,曾經愛過,甚至得其所愛,還有什麼好強求的呢?

已經足夠了……她,很滿足。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鈴

  • 這裡也沒有甜蜜蜜!
    前面那邊跟後面就是截然不同的世界,管家跟那誰誰誰到後面到底會怎樣呢!!好好奇!!
  • 噗,甜蜜蜜也不是主軸啊(欸
    當然啊,畢竟是兩邊不同的地方。
    誰誰誰是指那個神秘男人嗎XD

    舞風 於 2012/05/17 22:32 回覆

  • 林慈軒
  • 那個「主人」好惡質的感覺=3=

    有一段說「洗淨小蝶的臉之後..........離家多年的夫人」
    為什麼前面說是夫人,後面又說是二小姐呢?
    不太暸解欸:((

    好多吃的我也想要(伸手)(毆飛)

    耶耶期待第十九章喔:)))
  • 一定要的,
    章節標題的「癲狂」其實是說他啦XDDD

    關於這個問題,大概二十章左右就會揭曉了哦ˇ

    請去跟那兩位小姐搶食(欸

    舞風 於 2012/05/17 22:35 回覆

  • ☂小祤 ☂
  • " 就這樣回去,當做任務失敗的回去 。"

    難道小蝶要離開東方夏了嗎?!

    期待第十九張~
  • 沒有啦,只是這樣想=3=

    舞風 於 2012/05/17 22:35 回覆

  • 紫琪
  • 我覺得小蝶其實是他的孩子 XD
    因為小風姐寫的感覺就是這樣子 haha
    不知道有沒有猜中
    小風姐加油囉 !! 工作加油加油 : D
  • 科科科,天機還無法洩漏,請自行猜測吧~

    工作還在持續加油啊
    希望我罩得住(倒地

    舞風 於 2012/05/17 22:36 回覆

  • msk882252
  • 其實小蝶是那個「主人」的孩子吧(?)
    看著後面覺得小蝶好像要離開東方夏!?
    感覺好緊張啊>__<
    不知道接下來會是甚麼樣的情形,期待著第十九章:))))))
    小風姐要加油喔^^
  • 對於悅鈴妹子你的疑問,
    如同我回覆樓上紫琪的一樣哦,科科。

    十九章已經公佈了哦,快去看>____<

    舞風 於 2012/05/17 22: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