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幸福的滋味猶如香醇的美酒,令人想一嚐再嚐甚至沉醉其中……


化妝間內的氣氛是靜謐且溫馨的,小蝶乖乖坐在椅子上任由東方夏幫她打點所有。

時間慢慢地流逝,一張完美的臉蛋隨著男人的妝點逐一展露。

細細彎彎的眉以褐色底描繪著;眼影使用柔嫩的粉色,展現她小女人的一面;本來就晶燦的大眼,此刻除了繪上眼線並刷上睫毛膏外,還貼了一層假睫毛,讓那雙瞳眸如貓兒一般擁有神秘勾人的能力。白皙的雙頰被修容用的櫻桃粉蜜粉輕輕刷過。最後被妝點的粉嫩唇瓣,只用奶油粉紅色的唇蜜輕點於唇便大功告成。

為了保有小蝶的活潑特質,東方夏決定不在髮型上做任何變動,只在她梳理的整齊的髮絲戴上一個閃亮亮的小皇冠。

「好了,站起來我看看。」放下唇蜜,東方夏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佳人。

小蝶聽話的站了起來,還在他面前輕盈的轉著圈圈,裙裳上的水晶隨著她的轉動閃耀著璀璨的光芒。

突然,東方夏像是看到了什麼,急忙按住還在轉圈圈的小蝶。

「這是什麼?」他按住她纖細的肩膀,目光盯在她左邊肩背上,那白皙的肌膚上頭本來應該是沒有任何東西,此刻卻有著一個蝴蝶圖案。

「唉唷,你幹嘛那麼大驚小怪?只是一個紋身貼紙而已。」

「紋身貼紙?」他皺眉,表達出他的不解跟疑惑,「我摸看看。」

「你別亂碰!」讓他碰了還得了,馬上就會被發現這是個謊言,「要是被你摸掉了怎麼辦?」

他站在一旁沒有回應,只用若有所思的的黑眸直盯著她瞧。不論怎麼看,他就是覺得那個紋身貼紙有點兒詭異,但要說出奇怪的地方,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好啦,我們該出去了,不要讓大家等太久。」語畢,她伸出手勾住東方夏離開化妝間,也順勢躲避可能會有的盤問。


工作室內,大家邊閒話家常邊等待那對已經離去有點久的男女。

「我說,他該不會就在化妝間把小不點兒給吃了吧?」

「誰知道,總比你這個不吃的有衝勁多了。」向雲拿著相機,忍不住抬眼看向站在玄蒼後面幾步的寧寧,那若有所思的打量眼神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你還不是一樣。」哼,想拿他的弱點來刺他,還早的很。

向雲還來不及反駁,注意力就被一陣驚呼聲引走。只見東方夏牽著小蝶緩緩走了過來,恩愛的模樣分明是要閃瞎一堆人的眼睛。

「我說,這場面比私底下吃掉還要來的讓人光火。」

「哈,沒辦法,誰叫Summer正在熱戀中。」話雖如此,可玄蒼的手還是不安分的牽住身旁女人的。

「……」這兩個死傢伙,分明就是來刺激他的。唉,誰叫他的「肉」不在身邊呢。

「抱歉,久等了。」甫走近陸向雲和玄蒼身邊,東方夏就先開口道歉。

「哼,也只有你們敢讓我等這麼久。」向雲撇撇嘴,臉上卻沒有什麼怒意,他在意的只是那些閃瞎人的舉動,「快就定位,不然又要拍不完。」

小蝶對東方夏點點頭,隨即站到鏡頭前準備拍攝,但等了老半天還是沒看到拿著相機的向雲有所動作。

「你又怎麼了?」看好友又皺著眉,東方夏也不客氣的提問,只要這傢伙再一個龜毛,他就帶著小蝶走人,連拍都不拍了。

「你還站在這幹嘛?過去站在你女人旁邊啊!」

「我?」東方夏一愣,突然覺得向雲在說他聽不懂的外星語。

「廢話,不然是我嗎?還是你要玄蒼入鏡?」向雲問著,視線轉向玄蒼,只見玄蒼死命搖著頭,打死他也不會想要入鏡,「別浪費時間了,快滾過去。」

雖然不太懂情況怎會轉變成這樣,東方夏還是默默走到鏡頭前,低頭看著同樣一頭霧水的小蝶。

「很好,準備了。」

「等、等等,我還不知道要做什麼。」這向雲真的是狂妄過頭了,突然喝令要他跟著入鏡,連個說明都沒有就要開拍。

「隨意就好。」

「……」什、什麼啊!什麼叫隨意就好,他哪知道要做些什麼動作!

突然,東方夏覺得手心一暖,低頭一看原來是小蝶牽著他的手,正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那笑容蠱惑了他,撫平了他的急躁與薄怒,面對著她的笑容,東方夏不由得扯開嘴角,露出一個極為誘人的溫柔微笑。

向雲抓緊了這刻,毫不遲疑的按下快門。

隨後,小蝶與東方夏彷若忘了面前還有鏡頭在等待,自然而不做作的做出親暱情人間的動作。微笑、牽手、親吻,其中東方夏微低著頭溫柔的凝視小蝶,而小蝶則害羞倚靠著東方夏的一幕,更是讓旁人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濃情密意。

最終,拍攝的工作在向雲按快門按到心滿意足的結果下落幕了。


結束拍攝工作後,東方夏等人又與向雲到餐館聚餐小酌,以致於到家的時候,已是凌晨時分。

將已經在回程車上就已經睡到東倒西歪的小蝶搖醒帶上樓,並推進浴室後,東方夏也在客房的浴室做個簡單的梳洗。

二十分鐘過去,率先洗完的東方夏早已回到主臥室,還看了好一陣子的電視,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小蝶從浴室出來,幾乎忍不住要猜想那小妮子說不定在裡頭睡著了。

「元小點、小不點兒,妳洗好了嗎?」擔心預想成真,東方夏忍不住跳下床來到浴室前敲著門。

只是叩叩兩聲後卻沒有人回應。

「小蝶,妳還醒著嗎?」

等不裡頭的人兒的回應,東方夏有點等不下去了。在他準備要破門而入的時候,小蝶卻開門了,本來鬆了一口氣的心情,下一秒卻又因為看見她的穿著而錯愕。

「妳怎麼穿成這樣?」

東方夏面前的小蝶,紅銅髮絲微濕,正被她以小毛巾擦拭著,拿著小毛巾的人兒,卻只穿著一件東方夏放在浴室內的襯衫,下擺只能略盡棉薄之力的遮住她的大腿,且她又是慣性的沒扣胸前兩顆釦子。

「你直接推我進浴室,沒有拿換洗衣物,當然只能穿你的襯衫啊。」

「……」今天大概是東方夏無言最多次的一日,這小妮子老是這麼的沒有防備,也不知道是哪顆螺絲沒有鎖緊,神經才會擴張到這麼大條。

「啊,好累喔,快睡覺吧。」

神經大條的女人,沒有注意到神經緊繃的男人心情,逕自拉著他上床,還很好心的蓋好被子,再手腳並用的纏上男人也緊繃的身軀。

「妳別靠這麼近。」東方夏不太自在的略為推開小蝶,那件襯衫薄的很,她一貼過來就可以感覺到女性最柔軟的地方,且這女人好像忘記穿某樣很重要的東西,他幾乎可以看到那該死誘人的溝壑。

「你推我?」小蝶瞪大了眼,難以置信這男人居然推開她。同一時間,兩人就各佔據床的一方彼此大眼瞪小眼。

「……」他張口欲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才會懂。他是個正常的男人,沒有理由夜夜懷抱誘人嬌軀卻不為所動,更何況懷抱裡的又是他所想要的,那幾乎是一種磨人的酷刑。

但他還是忍住生理的慾望,並不想要那麼早就突破兩人最後一道防線,就算想要,也要顧及小蝶的心情,霸王硬上弓不是他會做的事。

今天因為拍攝工作,兩人比平時多更多親暱行為,稍晚又喝了點酒。他自認不勝酒力,回到家又看到這一幕,該死的誘人、該死的讓他血脈僨張……

「我今天這麼努力,都沒有得到獎勵,你還要推開我。」她說的泫然欲泣,寬大的襯衫因她突然坐臥的姿勢而露出大半白皙的肌膚,此舉更是讓男人黑眸深沉了幾分。

「妳想要什麼獎勵?」嘶啞著嗓音,他將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努力不去看那片春光。「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我才不要那些物質上的東西咧。」她噘了噘嘴,不依的伸手猛戳面前男人的胸膛,「我想要你……親我一下。」

甫聽到前面那四個字時,東方夏幾乎為之一震,但等到小蝶說出最後四字之後,內心的感覺不知道該說是失望還是放心。

「親妳一下還不簡單。」挺身傾向前,他在她的額頭上烙下一吻。

只是這猶如清純少年少女般的額吻並不是小蝶所想要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想要碰觸他,碰觸這只會專寵她的男人。她變的越來越貪心,只想要他的眼底映滿她的身影就好,不想將他的專寵分享出去……

她跪坐了起來,伸手捧住東方夏的臉,嫩嫩的唇辦吻上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吻遍她下午看了好久好久的俊顏。

啄吻的唇,最後停留在男人略為冰涼的唇辦上,她沒有繼續動作,反倒睜著大眼瞅著他不放。緊貼的身軀可以感受到他的僵硬緊繃,卻又在他眼底看見跳躍的火焰,如此矛盾的對比惹得她一陣輕笑。

「這麼緊張……好像我要對你做什麼一樣。」玩心一起,啄吻的路線從唇辦轉移到耳際,又逐一往下挪移到跳動劇烈的頸動脈上,聽見男人倒抽一口氣的反應後,更是大膽的在那裡咬了一印記。

「啪」,某人理智的神經斷裂聲好像從不遠處傳來。

「跟妳說過男人的燃點是很低的!」已經受夠小蝶故意撩撥的東方夏,忍不住將她反撲在床上,染上慾望的熱唇更是迫不及待地壓上她的。

小蝶邊笑邊躲開那會讓人沉溺的熱吻,兩人糾纏之間,寬大的襯衫很不盡責的露出她大片肌膚,直直讓東方夏看清她左肩背上,那猶如烙印般的圖騰……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雨
  • 似乎...有一個錯字...
    今天因為拍攝工作……讓他血脈僨張
    我印象中是血脈「噴」張
    查了一下字典,應該是用「噴」比較對,「僨」是指僨事(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

    我看到某人理智的神經斷裂聲那句笑了XD
    總覺得妳寫的好生動XDDD

    話說沒想到小蝶這麼主動,該說是自然而然還是早有計畫?XD
  • 那個字,我猶豫了很久。
    本來也是用你說的那個「噴」,可是又覺得很奇怪。
    網路上好像還有第三種版本,等我再確定之後再修改好了(默)

    斷裂了,還要發出「啪」的聲音XD

    欸,她是故意的(被某人瞪)

    舞風 於 2011/11/29 23:02 回覆

  • jany831027
  • 為什麼會有那個蝴蝶的圖案呢?
    是被壞人弄得嗎?那不就算是傷口了?
    ------------------------------------------------------------------
    光火是什麼意思?
    肉?
    -------------------------------------------------------------------
    某人理智的神經斷裂聲好像從不遠處傳來
    (↑的斷裂聲)讓我想到寶田社長對蓮說
    他的理智(我不太確定是不是理智)線已經快斷之類的
    --------------------------------------------------------------------
    Summer會繼續嗎?(謎:ㄟ你幾歲阿)
    還是看到那個"烙印般的圖騰"就停下來了?
  • 蝴蝶圖案下章揭曉。

    光火就是指火大、憤怒的意思。
    肉的意思……就是……男人把女人占為己有(欸)

    欸,差不多是那個意思,那段滿好笑的XD

    老話一句,下章揭曉(夠了你

    舞風 於 2012/02/14 20:54 回覆

  • 捕夢人
  • 等等等....
    好久喔QQ
    嗚嗚~~~舞風都騙人~~~((躺在地上打滾
    說短的話兩三天,長的話三四天貼,可是距離現再以經過了快一年了!!
    ((指
    不是說寫完了嗎? =^=
  • 歹事啊,雖然使用說明書上是這樣寫,
    但主要還是以部落格的公告區為主。

    目前會在某風的休假日公佈連載,
    大多會在噗浪內公告,所以可以多注意下連結內中的噗浪~

    舞風 於 2012/05/05 20:13 回覆

  • 鈴
  • 呀咧咧
    看到其他人的肉都在旁邊真的會牙癢癢呀
    我能理解雲雲(別再亂叫
    嘖嘖
    既然是忘記雲雲在旁邊
    夏夏事後會不會想砍了雲雲呀?
  • 一直被閃到啊,連墨鏡都碎掉了(喂

    不會啊,都過去了(喂喂

    舞風 於 2012/05/05 20: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