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 親愛的,我越來越貪心,越來越不滿足,怎麼辦?


三天後,陸向雲的個人工作室內十分地熱鬧,東方夏在約定時間內帶著小蝶報到,至於老是在旁看戲的玄蒼,這回也不例外的跟來了,但帶了一個面貌秀麗的女子。

在場的員工皆對這名女子投以好奇的眼神,大夥知道小蝶是是東方先生的的情人,那這個陌生的女人又是誰?該不會是玄先生帶來的替補二號吧?可不是已經敲定小蝶是主角了嗎?

好像在看戲一樣的工作人員們的疑問在幾分鐘後有了解答,只見那怯生生的秀麗女人有著些許不安,站在她旁邊的玄先生主動握住她的手。本來那女子還小小掙扎,但幾次反抗下還是掙脫不了他握的死緊的手。

「寧寧……好可憐喔。」本來在跟東方夏談話的小蝶,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脫口而出,只覺得玄蒼那個笨蛋身後又跑出一團團黑色的東西,嘴角的笑容看起來有點邪惡。

「……」東方夏順著小蝶的目光看過去,沒有什麼多大的反應,只是寵溺的揉了揉她柔軟的髮絲。

「孬種,肉都到嘴邊了還不快吞到肚子裡。」東方夏沒有說話,閒適準備工具的向雲卻丟出評語,用詞還是既直接又狂妄的讓人無語。

「你不也是沒吞到肚子裡。」聽見向雲的評語,東方夏忍不住莞爾,輕扯出笑容,等不及看好友難得一見的表情。

果不期然,向雲拿著相機的手一頓,臉上浮現不自在的尷尬,彷彿被說中心事般不悅的別開臉,卻又忍不住嘀咕起來:「那是捨不得吃,且說不定還會在你肚子裡毆打你的腸胃……」

沒有漏聽向雲的自言自語,東方夏笑的更是開心;小蝶愣在一旁,聽不懂他倆交流的話題,只隱約覺得那內容的真相她不要知道才是最好。


拍攝工作總算準備開始,只是才沒多久向雲就停止了動作,皺著眉又瞇著眼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高興。

「妳,女人,去換個妝。」他伸手指了指小蝶,命令一旁的化妝師把她帶到化妝間去換個妝。

眾人一愣,但已經習慣不按排理出牌的老闆,化妝師只得匆匆把小蝶推進化妝間。佇立在一旁的東方夏三人,雖也是有著些許的詫異,但還是選擇靜觀其變。

只是接下來的情況彷彿脫了序般,向雲不斷的喊卡,小蝶一再的換裝也換妝,看的東方某人已經忍不住要開始發難。

「你是怎樣?又是哪裡不對?」

「全部都不對。」向雲咬著棒棒糖,睨了眼已經走到他面前的東方夏後又低下頭弄相機,藉此掩飾那隱隱的笑意。

「你之前不是很滿意?」

「我沒有說過啊,你哪隻耳朵聽到了?」向雲無辜的眨眼,把某個女人耍賴的姿態模仿的很像。

「……」這混帳,若不是多年朋友,他早就痛毆下去了。

「欸欸,別動怒、別動怒。Summer,有問題就該問清楚,對不對?向雲你也是,答案講的那麼籠統,這樣無法做改進啊。」觀戰一陣子的玄蒼也上來勸和,就怕東方夏的怒氣會因為小蝶而爆發。「生氣傷身,也會害小不點兒很難受喔。」最後這句話,他低頭在東方夏耳邊說著。

東方夏一愣,迅速的轉頭,只見小蝶有點無措的站在前方。「可惡!」他難得的咒罵,迅速背過身去,努力平順自己的心緒。

「好吧,你說,到底是哪裡不順你的眼了?」冷靜了一陣子,東方夏總算可以平穩的問話。

「衣服不對,沒有符合到她給人的感覺。」陸向雲伸手指了指小蝶身上的服裝,「衣服不對,妝底跟著錯誤,所以全部都不對。」

「寧寧,衣服不是妳負責的嗎?怎會沒有帶適合的衣服來?」

「不,衣服是我帶的。」玄蒼緩慢慢的說著,迎上好友錯愕的對視,「你明明就有為小不點兒做一套適合她的衣服,怎麼不拿出來用?」

「……」東方夏沒有想到玄蒼又再度揭他的底,還揭的那麼自然。「那件衣服還在辦公室內。」

「這我早就替你想好了。」玄蒼笑嘻嘻的說著,從剛自門外 跑進來的助理手中接過一個很眼熟的衣用防塵袋,「瞧,不就在這嗎?」

「……」這混帳,若不是多年朋友,他早就痛毆下去了。


趁著寧寧陪小蝶進化妝間的同時,向雲和玄蒼兩人莫不對著東方夏露出詭異的笑容。

「真是夠了,你又出賣我。」

「哪有出賣你,本來就是設計給小不點兒的,不告訴她是要晾在那長灰塵嗎?」

「至少是由我自己告訴她。」冷哼的口氣極度不屑,他是真的很不高興,不希望是在這種當下給了她這種驚喜。

自從小蝶出現後,在設計這一方面給了他許多靈感,除了設計了一瓶專屬的香水瓶之外,還有一件洋裝。

本來是要等到確認自己的心是真的已經向著她的時候才打算開始製作,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淪陷的這麼快,沉浸在她的甜美與可愛中無法自拔,而他也不想逃避、否認這種感覺與發展。

他向來是實踐派的行動家,確定了就會努力去實行,在小蝶被綁又獲救回來的那天,他就找來玄蒼討論可行性,那天他開著玩笑要丟掉的便是他的設計圖。

他想要看見她穿上他所設計的衣服,那會讓他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化妝間內,寧寧和小蝶正在準備從防塵袋中拿出玄蒼口中那件──「東方夏為小蝶設計的衣服」。

隨著拉鍊的腳步,一件雪白的裙裳就這麼滑了出來。

那是一件類婚紗的純白絲緞小禮服,胸口的設計採用平口領,並用了蕾絲刺繡點出古典華麗,腰部由細緻柔軟的蕾絲纏繞成一美麗繁複的花朵,搖曳生姿地自穿戴者的腰側綻放。裙擺部分不採用曳地的長裙擺,膝上的長度,設計成特殊的前短後長。

東方夏除了在裙面做了褶飾與刺繡,再額外綴上炫目的小水晶,整件衣服呈現了高雅又活潑的奇特感,也只有小蝶能夠穿上這件並襯托出其特質。

才剛著裝完畢,兩個女人就聽到門上傳來輕敲聲,卻沒有想到聽到應允進來的人居然是東方夏。

「換好了嗎?」他站在門口,輕聲的問著。

「好了,才剛要上妝呢。」

「我來。」才剛說著,人已走到心繫的人兒面前,也接過寧寧手中的化妝品,「妳先到外面去吧。」

寧寧會心一笑,快步離開化妝間,將空間留給這兩個人。


寧寧一走,室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東方夏目不轉睛的盯著面前的小蝶,眼底有著滿滿的驚艷,他知道她是美麗的,只是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的……說的肉麻一點,就像是潔白純淨的天使一樣,只屬於他的,天使。

小蝶見東方夏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瞧,也難得害羞了。前些天收到他的香水瓶已經是個天大的驚喜了,沒想到他居然還留了一手。

「我幫妳化妝。」他嘶啞著嗓音,突然覺得有點口乾舌燥。

「可不要把我化成大花臉喔。」她皺了皺眉,擺明不相信他的技術。

「怎麼可能,我是誰……」他輕笑,重新開始幫她打上底妝。

「是是是,你是東方夏。」

「眼睛閉上。」

「幹嘛?你不會要偷親我吧?」她一驚,還嚇的差點從椅子上彈起。

「小姐,妳會不會太誇張?我只是要幫妳化妝而已。」看她反應如此之大,東方夏不滿的冷哼了聲,「要親我也是光明正大的,何必要偷偷來?」

「你是說這樣嗎?」語畢,粉嫩的唇瓣已經貼上還來不及反應的男人的嘴,趁他欲奪回主控權的同時,又輕巧的退開,嘴角滿足的笑容像極偷了腥的貓。

「元小蝶!」

「嘘,大家都在外頭等,你不趕快幫我化妝,就無法拍攝了哦。」她嬌笑,料定他一定不會有所動作,只能生悶氣的幫她完妝。

「妳這可惡的女人……」他不悅的低吼,可一想到外頭的確還有一堆人在等待拍攝,尤其還有兩個老是以調侃他為樂的損友,也只能吞下怒氣跟慾望,繼續幫眼前這可惡的女人完妝。

小蝶睜著大眼,將東方夏認真的俊顏藉由靈魂之窗收在心底,那眉、那眼、那鼻,甚至是她剛剛吻過的唇,這一切的一切,她都不會忘記,她不會忘記這一生中,有一個男人是如此的疼寵她。

在那一瞬間,她好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刻,不往前也不退後,只要這一刻能夠為她停留,就夠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ny831027
  • 唷唷唷唷
    該說是浪漫的男人
    還是......

    感覺很甜
    但是小蝶還是很不安
    她的不安 沒有人可以撫平
    只能照著命運的齒輪轉動(小風姐的稿)

    加油加油(對小風姐也對小蝶)
  • 除了浪漫的男人之外,你還想說……?

    不安是一定的,畢竟你隱瞞了別人那麼大個秘密。
    發到現在十五章,已經逐漸接近中後劇情了,越發我越緊張也越心虛啊>_<

    舞風 於 2011/10/23 18:03 回覆

  • msk882252
  • 小風姊,好久不見((揮手
    我現在跑去讀五專,前幾天才把大考給考完
    這次的大考考的好悽慘TAT

    看了這次的《蝶‧罪》感覺好緊張><
    好像自己也身陷其中,忍不住一看再看
    東方夏和小蝶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情,我很好奇啊!!!!!!

    小風姊要加油喔^皿^
    天氣也開始變冷了,小風姊要注意保暖喔~
  • Woo,悅鈴妹妹,真的很久不見你了呢。
    所以你現在讀五專了啊?原來如此……
    時間真的過的好快啊~

    感覺好緊張嗎=w=
    可能是風格不太一樣的關係,不過我覺得已經是言情小說了,哈哈哈。
    我下個休假日再評估看看貼稿,期待吧~

    今天天氣終於轉好了,但還是有點冷,你也要多注意自己身體的狀況哦!

    舞風 於 2011/11/12 22:40 回覆

  • 鈴
  • 唉喲喲
    先是香水然後洋裝接下來是戒指嘛?(欸你
    蒼蒼跟向雲好故意XD
    不過真的是朋友才敢這樣做吧,嘿嘿(代表這個人常這樣弄身邊朋友
    嗚喔~繼續補~
  • 噗,這是求婚順序嗎XDDD

    是啊是啊,好朋友才可以這樣~

    舞風 於 2012/05/05 2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