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初到葉家的那一天,並不平靜。

葉家的女主人一聽到玄關傳來關門聲,便匆匆前來迎接。但目光一觸及那不該出現在丈夫身邊,小小卻十分突兀的身影時,微張口的模樣充分的說明她的不解。

「他是?」王秀華看著身高只及丈夫大腿的男孩,不免脫口而問。

尤其這孩子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頭都是淤青,甚至還有被香菸燙過的痕跡,傷痕蔓延至下半身裸露的小腿上。不難想像一旦衣服脫下,這孩子的背部會有多麼可觀。

「急救箱在哪裡?他是我從附近巷子帶回來的。」葉文凱急急的答覆,匆忙且小心的牽著身旁男孩的手疾步走向客廳。自然的省略了被男童父親拿菜刀追殺的恐怖情形,免得他的愛妻擔憂。

「在這裡。」被丈夫緊張的語氣影響,向來從容不迫的她也慌忙了起來。而心中就算有再大的疑問,也立即被疼惜那個孩子的心理給壓了過去。

拿出可化淤的藥膏,王秀華輕輕的揉著男孩臂上的淤青,就怕他一個喊疼。她向來喜愛小孩子,結縭多年只有珊兒這個寶貝。眼前這個抿著唇不發一語的男孩,僅僅是瞧上一眼就深得她的喜愛。

「疼嗎?」停下按揉的動作,王秀華親切的微笑著。這孩子明明就感受到身上傷口的痛,卻緊閉著嘴吭也不吭一聲。再仔細瞧瞧,縱然這孩子臉上有著些許髒污,衣衫也破舊的可憐,但臉上那抹倔強神情卻不容許別人忽視。

小男孩看了她許久,像是確定她沒有任何惡意後才緩緩的搖了搖頭。這個阿姨好親切、好溫柔,好像他那個已經到天上的媽媽一樣,既漂亮又溫柔。

王秀華把他的敵意看在眼底,沒有半分不悅,有的只有再加深的疼惜。是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讓這個孩子慘遭這樣的虐待?瞧他的手臂除了淤青跟煙疤之外,還有許多的舊傷在上頭,顯然是受到長期的暴力影響所致。

「你媽媽呢?」

「在天上當天使。」童稚的言詞,童稚的嗓音,聽起來格外讓人心疼。

「那爸爸呢?」她繼續問著,卻明顯的感受到身旁孩子的顫抖與僵硬。看來,問題果然是出在父親身上啊。他怎麼忍心對待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

小男孩不語,視線卻不安分的到處亂轉,想看看那個在暗巷裡把他撿回來的叔叔的住處。這裡不算大,卻有著女主人細心策劃的成果,讓這個家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溫馨。

王秀華不愧為一個賢妻良母,葉家男主人在外頭打拼,她就把家裡整理的妥妥當當。讓丈夫從外頭回來時,能立即享受熱騰騰的飯菜及熱水澡。完全不用擔心妻子會像一些極為邋遢的女人,整天在家裡吃吃喝喝,老公回家還得要彎腰幫忙撿洋芋片的包裝袋。

骨碌碌的眼睛還在到處亂轉,視線最後定格在矮茶几上頭的照片。照片裡有三個人,一個是撿他回來的叔叔,身邊是這個好溫柔的阿姨,而在他們中間是一個笑的好燦爛的小女孩。

王秀華注意到他的視線停格,順勢望到他們全家福的照片,「那是珊兒,我的寶貝女兒。」說話同時,她也注意到小男孩的眼中流露出羨慕的光彩,但只有一下子即消退而去。

「想看看她嗎?」她狀似不經意的問著,手已經試探性的牽起他的手往二樓走去。

思緒還停留在小女孩燦爛的笑靨,他無意識的被帶上樓,直到他們停在一扇門面前。

「她在睡覺,小聲一點喔。」

這席話讓小男孩不自覺放輕腳下的步伐,甚至哽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喘一口,就怕自己沉濁的呼吸聲驚醒她;王秀華看著他的舉動,嘴角邊有著若有似無的笑意,隨即輕輕的握住門把,開啟寶貝女兒的房間。

那是一間很漂亮的小女孩房間,甚至可說是一間公主房。牆壁被漆成粉紅色,上頭掛了許多裱了木框的照片,大大小小的好不琳瑯滿目;粉色的窗簾被微微開啟的窗戶吹起轉了好幾圈,窗邊甚至還有一小串的小風鈴,正因微風叮鈴作響;房間正中央,是一張古典風味的粉色床鋪,只放下一邊的鵝黃色床幔也隨著微風搖曳生姿,像一波波的浪花美不勝收。

床上除了擺一排的毛絨絨布偶之外,就是一個兀自在沉睡中的女娃。臉蛋因為不斷的規律呼吸有著自然的嫣紅;小嘴微張的模樣並不可笑,反而增添了她的純真。

小男孩緊盯著床上的女娃說不出話,腦海只有「天使」跟「洋娃娃」這幾個字飄過來又飄過去。「她、她好像洋娃娃!」拉拉王秀華的裙子,他忍不住脫口而說。

女兒被讚美,身為母親的王秀華於有榮焉。只是她也沒想到這孩子會對她女兒反應這麼大。

「阿姨先下去拿甜點,等等珊兒醒了,一定嚷著要吃。」摸了摸男孩的頭頂,她笑著離開女兒的房間,絲毫不覺得就這樣把寶貝女兒跟一個還算陌生的小男孩擺在一起有什麼不妥。

看著溫柔的阿姨離去,他還在眷戀剛剛有點親暱的碰觸。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對他了,自從媽媽去當天使之後,爸爸只會喝酒,喝完酒之後就會打他、踹他,甚至拿棍子跟皮帶抽打他……

搖了搖頭,把腦海中那猙獰的面孔甩去,他重新把目光投向床上沉睡的小女娃。腳步不自覺地向她靠近,想確定她是不是個真人。

畏畏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女孩的臉頰,驚奇的光彩從他眼中掠過。她的臉頰好像以前媽媽給他吃的布丁一樣,滑溜的不可思議。

眷戀手中的觸感,男孩伸手的動作變的頻繁;而床上的女孩不堪其擾,卻怎樣也撥不離讓臉上發癢的東西,最後索性睜開眼,看看是哪隻討厭的蚊子擾她美夢。

完全沒有意料到床上的女孩會突然睜開眼睛,男孩嚇得不禁往後一跌,伸出去的手一時還來不及收回,就這樣大剌剌的指著她。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我的房間?」她歪著頭,困惑的目光不斷盯著因驚嚇而跌坐在地上的男孩,「你是來陪我玩的嗎?」

「不是。」勉強收回手指,男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看了看女孩身上精緻的洋裝,又低頭瞧了瞧滿是髒汙的自己,一抹黯然掠過他的眼眸。無法克制內心那澎湃的自卑,他不自覺地倒退了一步,拉開了與女孩之間的距離。

「啊!你身上好多痛痛喔。誰那麼壞打你?」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女孩,看見男孩渾身是傷,匆匆掀被下床想要碰觸他。

再度被她的動作驚嚇到,男孩不自覺的又退了一步,想徹底劃開彼此之間的距離;女孩見男孩一臉嚴肅的警戒,卻也是不氣餒的再度往前邁進,殊不知男孩心裡真正的想法是想避開她。

「你不要動,珊兒不會打你。」她小心翼翼的說,「珊兒只是想幫你貼貼。」

「貼貼?」陌生的辭彙讓他一愣,不明白她口中的「貼貼」是什麼。

「你先不要動。」她重申著。

「好,我不動。」嘴上如此這般說著,雙手也認命的舉起來,但他的雙腳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後挪移。

「嘿!」不知何時女孩已經來到他面前,抬手將她口中所謂的「貼貼」往男孩臉上貼去。「你瞧,這樣你就不會一直看到痛痛了。」

摸摸臉上的OK繃,有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像是某種生物。像極了以前跟爸爸看的電影裡的殭屍……對!就是殭屍!剛剛那種感覺就像是他被厲害的道長貼了符咒一樣。

「以後珊兒會保護你。」

「……」不知如何回應,唯有沉默是金。男孩沉默著任由女孩將其他的「貼貼」往他臉上猛黏。

闇黑的眼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眼前的她,原本冰封的小小心靈,好像有一角,正慢慢地在融化……




◎ 其實「一章」跟「序曲」是一起完成的,為了版面問題才拆開來張貼。
本系列文每章回共有兩千多字,不比先前的一千多字,若覺得篇幅過大不要意外(笑)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就利用此篇,恭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風 的頭像
舞風

獨戀 ♥ 微風輕舞〃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