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文/舞風 著。
※ 本文約有一萬多字,入內請注意眼睛健康。


那是一個很美麗的午後,陽光普照,微風徐吹,海浪波打沿岸的聲響,唰刷刷的浪聲顯得既規律又安撫人心。

人們的喧囂聲、街販的叫賣吆喝聲、小孩子們高興或是哭鬧的聲音完全進不了我耳裡。這麼吵雜的環境中,只有我一人,只有我一人是這麼安靜的坐在岸邊聆聽浪聲。

伴我的沒有其他人,只有我的愛犬──臘腸。

你問我臘腸的品種跟名字?就說是臘腸了,還聽不懂嗎?因為牠是臘腸所以是臘腸。

或許很多人不明白我為何取這名字,可不覺得既簡單又好記嗎?

飼養臘腸的時間不長,只有一、兩年的時間,牠有圓滾滾且黑亮如寶石的大眼睛、修長、不胖的身軀、溫順的脾氣。而且重點是,牠是母的。因此常惹得我的好友阿森總開玩笑說我已有一個不錯的「女朋友」。

女朋友?每當阿森這樣說,我不免感到好笑。他也總是說臘腸能幻化成人型,成為一個妖嬈的美女後抬手對我說聲:「嗨!」

家裡有飼養動物的,請發揮你那多到蓬發或少的可憐的想像力。假若有一天你家可愛的寵物不見了,出現的卻是一個男生或是女生,然後對你說:「我就是你的寵物」。

「記得尾音還會附贈一個愛心喔。」我記得阿森是這樣說的。

看著乖乖趴在我身旁的臘腸,我笑了笑,再怎樣都不會有這種,只出現在奇幻小說內的劇情的。

可說盡臘腸的一切優點時,我還是要說,牠還是一隻有缺點的狗。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了,何況是一隻臘腸狗?而牠的缺點就是……

突然,原本應該安穩睡在我身旁的臘腸,像是突然聞到什麼氣味,猛地站起身,然後……就這樣拔腿狂奔棄我而去!

哇哩咧,我都還沒有介紹你的大缺點就是超級愛吃,凡是聞到任何你喜愛的食物味道,都會不顧一切的往前衝。徹底藐視我身為主人的權威!

連罵髒話的力氣都省了,我趕緊跨著大步跟在臘腸後頭追去,深怕一個不小心,到時迎接回來的真的是「臘腸」。回家還得要面臨老媽的淚水責難。

追進淡水老街內,我的警戒度也隨之提高,這裡人多事雜,一不小心就會跟那隻笨狗擦身而過。

「臘腸?臘腸?」那隻有食物就遺忘主人的笨狗,回頭看我怎麼把牠宰了!撿到牠的人啊,請手下留情……留個一刀讓我這個主人宰殺!

走過半條街,我內心的失望度已經攀升至百分之五十,怎麼會找不到那隻笨狗?究竟是跑去哪了?你不要因為有食物就拋棄主人啊!我說要把你宰了也只是氣話……

「那個……不好意思。」一道輕柔卻略為緊張的女聲喊住我,附加的動作是抓著我的衣角。

我回頭看著她,那絕對有一百六十公分以上的身高、褐色的髮絲、雖然眼底閃過尷尬跟緊張,但仍黑的發亮的眼睛、不胖也不瘦的身材,還有那、那看起來就覺得十分溫順的整體氣質……

噢,不,不會是這樣的。阿森講的那些全都是玩笑話耶!且這裡、這裡可是有名的淡水老街,再怎樣也不會有這麼恐怖的事情發生吧!

「我看你好像在找什麼,請問……」

「對!我在找一隻狗,一隻臘腸狗,咖啡色的毛色,黑色大眼睛,很平凡的一隻臘腸狗。」還有,牠跟妳可說是一模一樣,我在心底補上這一句。

雖然把別人跟狗劃上同等號很不禮貌,可是若不是阿森時常在我耳邊講那些,現在似乎有點成真的東西,我也不會這樣亂想。

「啊!果然,其實,我是……」

「停!我知道妳要說什麼!」我急著大吼,就怕她等等真的說出那句「我就是你的寵物」。爸的咧,如果真是那樣,我一定會立即昏倒,還要送進馬偕醫院急救。

「那這隻臘腸狗應該就是你的了。」

她突然轉過身、彎下腰抱起某樣東西……啊!那不正是我家那隻笨的要死、又超級愛吃、整個藐視主人權威的臘腸嗎!

「真的很謝謝妳,謝謝妳幫我找到牠。」接過臘腸,我趕緊向她道謝。

真是好加在,原來眼前這個女孩是幫我找到臘腸的大好人,而不是如我所亂想的一樣,是臘腸幻化而成的人型。一想到自己所亂想的蠢事,我不由得笑出聲。怎麼自己會被阿森那個傢伙干擾,發起這種完全就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怎麼了?」她似乎有點被我嚇到了,對於我突然笑出聲的行為應該是滿頭問號。

「沒事、沒事。真的很謝謝妳。」我再次向她微笑致謝,也低頭看了看那隻拋棄主人的笨狗,「牠應該吃了妳的東西吧?」我聞到牠最愛吃的東西的味道了。

「沒關係,只是一支碳烤臭豆腐而已,不算什麼。」

真的是爸的咧,就算她的語氣很正常,沒有半點尷尬,我還是覺得窘困不已。誰家的臘腸狗……不!就算是狗!喜歡吃的東西怎麼會是臭豆腐啊!且還是最愛吃的。我千不該,萬不該把上次吃不完的清蒸臭豆腐丟給臘腸,害牠從此染上這個「惡習」!

「真的沒關係啦,我家的狗也很喜歡吃。」

原本低落到想去角落劃圈圈的我,一聽到這席話,不免也怔愣起來。居然有別的狗狗也喜歡吃臭豆腐耶。該不會是因為「臭味相投」,臘腸才會這樣狂奔過來吧?

低頭看著這女孩牽的米格魯,又抬頭看著這女孩的笑顏,那可愛、純淨的感覺,讓我不由得會心一笑。

今天,真的是個美麗的午後。


◎ 欸,臘腸,你可否退位,換個人……來當我的女朋友呢?

* * *

自此之後,我有了一個週日約會。

每到週日,我們兩個便會在淡水相遇,在老街碰到,在同一家碳烤臭豆腐攤位上發現彼此。

時間一久,沒有人知道這是如何轉變的,我們開始會坐下談天,聊彼此的興趣、近況、朋友圈,訴說自己的事情,知道對方的事情。

她姓黎,單名一個淨字。家裡除了爸爸媽媽之外,還有兩個姐姐,她是么女,雖不是父母期盼的兒子,卻也最受寵。父母疼愛,姐姐關愛,是個在美好家庭之下成長的孩子。

「那你呢?你的家庭狀況是怎樣?」

「我啊,我也有姐姐,不過只有一個。」在臘腸的瞪視下,我故意咬了一口應該是屬於牠的碳烤臭豆腐一口後才回話。

「那……爸爸媽媽呢?」小淨倒是很疼愛她家的大米,常常都是一整塊臭豆腐送上去;我家臘腸可不能對牠這麼好,不然牠會爬到我頭上撒野。

「老爸因病去世了,所以我在家都被老媽、老姐包圍,活在只有女權,男權殲滅的世界。」

「啊!真的很對不起。應該沒有勾起你不好的回憶吧?」

「沒關係,反正那也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我沒有什麼印象,我現在很好。」爲了表達我的安好,我還刻意笑開一口白牙給她看,就怕她太過擔憂。

「嗯,不過還是很不好意思。」她低著頭,褐色的髮絲略為遮住她的臉頰,「嗯?臘腸在跟我要吃的。」

「別理牠,吃太多會變胖。」

臘腸近來實在是太囂張了,想說靠著小淨,就可以得到第三支碳烤臭豆腐嗎!哼,放心好了,除了門都沒有之外,窗子也不會施捨牠的!

若不是看在牠是母狗的份上,早送去加工廠做成「臘腸」了!

「呵呵。對了,爲什麼你會想要叫牠『臘腸』?」

「因為牠是臘腸。」拿著吃完臭豆腐而剩下的竹籤,我逗弄著臘腸,讓牠只能聞香止餓。

「嗯?什麼意思?」小淨不瞭的皺起那秀氣的眉頭,我發覺皺眉不該是她有的動作,那張臉上只能有笑容。

「因為牠是臘腸狗,所以乾脆直接叫臘腸。」

「噗,好奇怪的原因喔。很多人不都會因為狗兒是什麼顏色而取名嗎?或者是有特別想要命名的。你都不是嗎?」

撫著下顎,我略為沉思,「小淨,如果要以顏色來命名,那……不是就要叫『大咖』或『小咖』了?這樣的名字好像不太好聽耶。」

「哈!說的也是!那如果是我這隻米格魯,你又會如何取名呢?」

好丫頭,出了個題目給我。取的好嘛,自然是得到妳的喜悅之心;若是一個沒注意,亂喊了一些讓她不太舒服的名字,不就糟了嗎?

看她對於搞笑類的名字還不排斥,我就放手賭一賭吧。

「妳說你的米格魯喔。」我低頭看了看那正跟臘腸玩的起勁的狗兒,「以字拆分,先說『米』的話,那可就簡單多啦,大米小米,蓬萊米、在來米都好吃;『格』比較難,雖然牠是公的,但是妳還是可以叫牠格格。」

我略做停頓,想看看她的反應,若是沒有不悅,我才可以繼續下去,不然我可能就要遭受好幾個白眼或是更可怕的對待。

但停頓的這五秒之間,我只看見她睜著圓圓的眼睛,嘴角微微的上揚,並沒有任何我所預料的有任何不高興的成分存在。

「至於『魯』呢,哇塞,那當然只有便宜又好吃的魯肉飯了!」

「噗哧,阿翰,其實你是肚子餓了,對吧?除了『格格』之外,其他全部都是食物。」

「不是啦,我才沒有肚子餓,只是想讓妳開……」說時遲,那時快,我的肚子真的不爭氣的發出咕嚕咕嚕的「慘叫聲」,徹底掩蓋掉我那未吐露完就被扼殺的可憐表白。

只見小淨終於忍俊不住的笑出聲,嘴角邊還有淺淺的酒窩,那可愛的樣子讓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撲通撲通跳的好快好快,讓我幾乎要忍不住猛捶自己的胸膛,讓心頭上的那隻小鹿不要再亂撞!

那是怦然心動的感覺,那是戀愛萌芽的感覺,我很清楚。可在我心底又有另一道聲音出現:「你已經準備好迎接下一段戀情了嗎?」

我也曾戀愛過,只是每一段戀情的結果都不是好的。前幾任女友嫌我不夠體貼,太過木訥;不懂得說些甜言蜜語讓她們開心,不懂得她們的心思。

她們說我像頭牛,不知變通。往往需要她們點醒,我才了悟。

可是她們有沒有想過,當她們嫌棄我不知道她們心裡想什麼的時候,又知道我在想什麼了嗎?當她們認為我不夠體貼的時候,是否有察覺到我認為她們可能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不是我不懂她們,是她們讓我不懂她們。

我是人,不是讀心機,沒有辦法時時刻刻都能確切掌握她們所有的想法、觀念或是需求。人跟人之間最基本的溝通方式在情侶身上就不適用了嗎?不是當我們因為喜歡彼此之後,成為可能心靈契合的伴侶時,所謂的「互相」就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當她們在做所謂的「試探」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我對她們的信任。原來,情侶之間,還得要靠「試探」才能繼續維持……

看著身旁的小淨,我不知道是不是能夠讓我敞開心胸,再次凝聚勇氣,談一場美麗的戀愛……


◎ 我是頭牛,不知變通。金牛座的我,可能木訥、可能寡言、可能不體貼,但是只要妳回頭,我永遠都在妳身邊。

* * *

跟小淨在一起的感覺,很自在、很舒服,我們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樣,每個週末都聚在一起。

一起暢談任何事情、一起吃碳烤臭豆腐、一起分享最私密的彼此。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這是我們目前的最佳寫照。

我們像情侶,卻不必每天黏膩的在一起,週末的相聚讓我們更珍惜時間,更讓我們之間變的美好、更美好。有時候,我甚至錯認小淨跟我,已經是一對人人稱羨的情侶了。

但是,我們不是。


這個週末,我們約在淡水河邊的星巴克咖啡館,小淨說要把她的作品帶來給我看。

小淨是個標準的巨蟹座女孩,個性纖細,想像力兼創作力俱佳。傳說巨蟹座的守護星是「月亮」,它讓巨蟹座的人充滿藝術氣息,卻也敏感容易受傷害,可她們往往不表現出來,獨自忍氣吞聲默默流淚。

巨蟹座的人顧家、戀家,小淨就是一個標準的例子,每每到了一定時間就嚷著該回家了,深怕家裡父母擔憂。

如此一個美好的女孩,深深的吸引著我。那是我渴求、仰慕,卻又不敢碰觸的美好。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先行到達的我早已端坐在星巴克內,手上不斷翻閱是──我的作品。

小淨喜愛繪圖,不論是四格漫畫或是可愛人物皆有一定的程度。她曾經在網路上傳檔給我看過上色稿,今天要帶來給我看的則是她的手繪草圖。當然,是在我的央求之下才得以看見,畢竟草圖可是第一時間之作。

而我的興趣是攝影。成為我的鏡頭之下的產物並不少,所走訪之地,必定留下幾張來回味。這是興趣也是習慣,我想利用這些相片,證明我的存在。這些東西,是經由我手、我的鏡頭而產生的。

動物、風景曾是我的最愛。臘腸也曾是我捕捉的經典之一。但是,我的鏡頭,現在只想對準一個人。

「抱歉,阿翰,你等很久了吧?」

放下手中的照片,我想抬頭給小淨一個微笑,但甫抬眼,我的笑容即僵在嘴角邊。

眼前的小淨跟平時不太一樣,總是梳整的褐色髮絲,現在非旦沒有梳理整齊,反倒有點散亂的披在她肩上;休閒的衣著上頭,有被拉扯過的痕跡;尤其是她的嘴唇,比平時還要來的紅灔許多。眼前這個小淨實在太過詭異,尤其她的呼吸十分紊亂,彷彿剛剛才參加完馬拉松大賽似的。

不經意的掃過腕上的手錶,恰好一點半,是我們約定的時間。且小淨她家到星巴克這邊,步行約莫十來分鐘,沒道理要這麼趕,且她明明很準時,沒有遲到,只是我早到罷了。

「怎麼了?」大概是被我盯看的不太自在,小淨慌忙的拉拉自己的衣服,略整自己有點散亂的髮絲。

「不,沒事。先給妳看看我的照片。」我解凍先前停在我唇畔邊的笑容,不想讓她再覺得自己不太對勁。順手把剛剛拿在手上翻的照片遞給她,徹底瓦解先前僵硬的氣氛。

「啊,對對對。這個,我的草圖。」她拉開椅子坐下,隨即從背包內拿出一疊紙張。

接過草圖,我二話不說馬上低頭,若是再把目光放在明顯不太對勁的她身上,我一定會問出一堆亂七八糟的問題的。不如先將眼前的草圖納入眼中,才得以平靜我的思緒。

翻開第一張草圖,那是一對男女的側面圖,簡單勾勒的線條,給人一目了然的感覺;第二張草圖,也是一男一女,但看的出是情侶,男方輕輕將女方擁在懷中,得以讓女方靠在他的胸膛上。那是一種被需要、讓人有安全感的感覺。

接下來幾張圖,有的是在一大片的向日葵花園內,好幾個人在享受悠閒的時光;有的是人物構圖,一個頭上綁著兔子頭飾的可愛長髮女孩;有的是一對又一對的可愛版情侶,品嘗甜蜜時光。其中一張我看過完成圖,那是一對可愛情侶,女生披著小披肩,男生穿著襯衫打著領帶,女生手上抱著一隻被激怒的小黑貓,模樣十分可愛。

「這麼多手稿,靈感來源都從哪來的?」我翻著那張情侶圖問她。

「從一個朋友身上。她是寫小說的,有時候看她的小說,不知不覺想像出這些圖,就順手畫了。」

「她一定很感謝妳。」

「什麼意思?」

「因為,她讓她的文字活體化;但是妳讓她的故事活體化。她一定不會畫畫是吧?」

「呃,對啊。她說她只會畫火柴人。」她笑了笑。

「那就對了。妳的圖,幫助了她。」

「是嗎?」

見她一臉「我還在懷疑」的臉,我笑了笑,或許她還不懂得這種無形中幫助到別人的感覺吧?哪天能問問她那個朋友的話,一定是很感謝小淨的答案的。

「昨晚在線上不是說有靈感要畫畫嗎?怎麼沒翻到有新的圖稿?」翻了翻手中那疊紙張,瞧來瞧去也沒看見有新的創意存在。

「昨晚……有點事,所以就沒畫了。」

「是不好的事吧。」

「你怎麼知道?」她驚呼出口,黑亮的眼睛瞪的頗大,滿臉的不可置信。

「因為,巨蟹座的人,一但遭遇沮喪、難過、不好的事情,就會降低她們創造藝術的心情。甚至連碰都不想碰。要等她們心情轉好,才能繼續創作。」我微微的笑了笑。

「你好了解巨蟹座。」

「我渴望了解的,是妳。」直視著她的眼,我緩慢的說著,一字一句說的巨細靡遺,不怕她聽不到,就怕沒逼出我自己的決心。「黎淨,我喜歡妳。」

我所拍攝的照片一張接著一張從她手中滑落,停留住的最後一張──是笑顏純淨的她。


◎ 願妳如片中之景,永永遠遠,純淨、快樂。

* * *

若說之後我們就此在一起,那是騙人的;但說她就此跟我劃清界線,老死不相往來,那也是騙人的。

我們沒有在一起;也沒有被小淨拒絕,因為尷尬而避不見面。

我的唐突告白的確嚇到她,但讓我開心的是,她沒有立即拒絕我,只說需要給她時間想想。

或許不是我自作多情,有時候我也會發覺小淨會一直注視著我,當我問及她怎麼,她卻是漲紅了臉搖頭說沒事,一兩次只是意外就算了,但就是因為次數太頻繁,我才會這樣想。而她也會像個小女友似的,輕拉我的手臂跟我撒嬌。大多時候,她的目光都是在我身上。

當然,我的目光也都在她身上。

尤其在星巴克告白的那天夜晚,我們走在人潮擁擠的淡水老街,因怕她被人潮擠走,我偷偷牽住她的手,而她也沒有任何抗拒。媽呀,這是不是告訴我,我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可以和這個女孩在一起?

這個週末,小淨沒有出現。雖然有點失落,但其實是我意料中的事情,上個禮拜是真的嚇到她了。

臘腸大概也是察覺到我這個主人的心情吧?吃了一塊的碳烤臭豆腐之後就沒心思再跟我要第二塊。真難得牠會放棄牠最愛的食物。不過這陣子每個禮拜都吃,好像真的有點不太好。

把剩下的碳烤臭豆腐放回紙袋內,我牽起臘腸,既然小淨沒出現,待在這裡也沒意思了。曾經我最愛在這裡聽浪聲,沒想到只是因為小淨沒出現,這個最愛也沒搞頭了。

臘腸啊臘腸,你跟我一樣,都因為小淨沒來,自己的最愛的都入不了眼呢。

「維翰?」一道女聲突然響起,喊的名是我,可我聽的出不是小淨。

「姿儀?」轉過頭,我瞪大了眼,張大了口,瞠目結舌是我現在唯一能出現的表情。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見我的前女友。

「好久不見。」她走下階梯坐了下來。「已經一年沒見了吧,臘腸還是一樣喜歡吃臭豆腐。」

「嗯,是啊,是很久不見了。」我意興闌珊的回答著,連臘腸也只是瞥看她一眼又繼續趴在地上休憩。臘腸啊臘腸,你跟我的心靈實在是太契合了。

葉姿儀,我交往不到一年的女友,一年前分手。嫌棄我不夠體貼、不夠溫柔、不會甜言蜜語的女人其中之一。但嫌棄之程度可奪后冠一頂。

「維翰,你過的如何?」

「不錯啊,蠻愜意的。單身的日子很自由。妳應該也不錯吧?」

一年前,姿儀跟我分手沒多久,就跟另一個男人陷入熱戀。我很清楚,姿儀是一朵需要細心呵護培育的玫瑰,也是需要愛情滋潤的女人。當年在我身上沒找到的細心、溫柔、體貼、呵護或是安全感,她現在應該都擁有了吧?

「維翰,在我和你分手之後,才發現你的好。」

「我的好?」搞什麼,現在流行「失去後才懂得珍惜」嗎?當年我可說是被姿儀甩的耶。

「我現在的男友,雖然有錢,也懂生活樂趣,可是他不懂我。」

「妳曾說過我不懂妳,現在妳的他也不懂妳,那怎樣的男人才是妳要的?」

「我、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愛的方式有很多,你給的是等待、關懷和陪伴,你總在我需要你的時候在我身邊。維翰,我……」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選擇打斷她的話,今非昔比,如果姿儀沒有跟別人在一起,也許我會考慮跟這個終於發現我的好的女人重修舊好。但是她有男友了,而我……「我有喜歡的人了。」

「真的嗎?被你喜歡上的女孩,很幸福。」

「謝謝。」我別過頭,不願看她那悔恨似的淚水。既然如此,何必當初,曾經我們也相愛過,只是當其中一方不願意再支撐這愛情時,任憑另一方再怎麼努力,愛情的高塔終究會崩塌毀壞。

「妳一個人來淡水?」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淡水河面,我輕聲問著。

「還有我男友,他在買名產。我想先過來逛逛,沒想到……碰到你。」

「……」爸的咧,妳男人在另一頭買淡水名產,妳在這跟前男友哭訴以前沒發覺他的好?葉姿儀啊葉姿儀,我真是被妳給打敗了!

「你可以陪我走過去嗎?」

「……」爸的咧乘以二啦,妳叫我這個前男友陪妳走回去,是要跟妳的現任男友來個硬碰硬嗎?葉姿儀啊葉姿儀,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運才會被妳遇到!

但我這金牛座的濫好人就是這樣當的,好人卡被給幾張不是沒有原因。最後我還是一邊牽著臘腸,一邊陪著姿儀走到淡水老街內第一家賣鐵蛋、魚酥的店舖內。

「書成。」我身邊的葉姿儀朝店內某個挺拔男子喊道。

葉姿儀,妳這害我剛剛罵髒話罵了千萬遍的女人,最好不要白目到跟妳現任男友介紹說:「這是我前男友,剛剛湊巧遇到他,就陪我一起走過來了。」

「姿儀?妳來了啊?」

挺拔男子轉過身,這時我才發覺因為他的身形頗高,擋住在他身邊的一個女子。而那女子也不矮,那絕對有一百六十的身高、褐色的髮絲、不胖也不瘦的身軀……主要的是,她牽著一隻米格魯。

爸的咧乘以三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小淨會在這裡?


◎ 若說被我喜歡上的妳,是幸福的;那妳,可不可以也喜歡我?讓這幸福,圓滿一點。

* * *

尷尬的場面,凝滯的氣氛,沒有人願意先開口說一句話。

唯一白目到先開口的,是向我推銷鐵蛋的女店員。「先生,要不要買一包鐵蛋啊,一包九十元喔,買三包我給你打個折扣。」

「謝謝,不用。我是淡水人,鐵蛋從小吃到大。」我淡漠的拒絕著,況且你這家還不是最好吃的咧。

「哦。」女店員尷尬的退到一旁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杵在店內角落的我們,兩男兩女,其中兩人手上還各牽了一隻狗。

「書成,這位是?」好個葉姿儀,謝謝妳打破沉默!

「哦?她是黎淨,她是我的前女友。剛剛在碳烤臭豆腐的攤位遇到她,想說她是在地人,請她過來幫我挑選。」

「……」是有沒有這麼剛好!姿儀的現任男友居然是小淨的前男友?噢,不行了,我覺得我的頭快被這複雜的關係所擠爆。

「對了,姿儀,這位又是?」

「我是她以前的高中同學。」我搶先主動的回答,就怕姿儀不識大體,傻愣愣的招出我是她前男友的事情,我可不想再把現場氣氛弄得更詭異不堪。「李維翰,請多指教。」

「史書成,多指教。」

史書成?我看是史書呆吧,居然蠢到不顧前女友跟現任女友的面子跟裡子,就這樣大剌剌的介紹起來。我看我不放把火讓你「灰修楚」,是不知該變通吧!

眼角餘光看見小淨正怯怯的望著我,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竟不知不覺就這樣別開臉。

「書成……我還有事,先走了!」

「小淨!」喊出聲的不止那個死書呆,當然還有我!我很清楚剛剛撇頭的動作傷害到她了。她甚至連心愛的大米都不要了,就這樣放牠一隻狗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李先生,你認識小淨?」

「是的。」蹲下身撫摸大米的頭頂,幸虧牠跟我老早就熟稔,對於我的碰觸沒有什麼排斥。

「你該不會,就是小淨……喜歡的那個人吧?」

「什麼意思?」

「我上個禮拜回來,刻意來找她,她說她正要去跟喜歡的人約會……且你剛剛一出現,小淨就急忙躲在我身後,好像很怕被你發現一樣,所以……」

媽啦!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我撈起大米跟臘腸,急忙奔出店面。當然,死書呆朝我喊的那句話我並沒有遺漏……

「以前是我不懂得珍惜她!請你好好照顧她!」


抱著兩隻狗,我不停的在淡水老街奔跑著,雙腳不停,眼睛也四處搜尋著,深怕就這樣和小淨擦身而過。

「可惡,臘腸,你總算知道我當初找你的心情了吧!」

「汪汪汪!」

「沒事不要叫,我看你準備改名叫『黑橋牌』了!」

「嗷嗚……」

都已經把淡水老街來回跑個兩次了,怎麼還是沒有看到那纖細的身影?她回家了嗎?不,不可能,大米還在我這裡,她不可能就這樣回家。

低頭看著大米,我腦中有個荒謬的想法逐漸成型,不論怎樣都不會比現在更糟了,乾脆試試看。「大米,你一定知道你的主人在哪裡。我要找小淨,你的主人‧黎淨。」

把大米放下,也把臘腸放到地上,「找到小淨,你們就可以吃三支碳烤臭豆腐。」

也許是「碳烤臭豆腐」這五字見效,大米開始嗅聞著氣味,逐一往淡水老街口邁進……旁人看到大米的行為,還以為牠在偵測些什麼,很自動的讓出一條道路出來。

走出老街,轉向淡水河岸邊,我終於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孤寂的蹲坐在小階梯上。

「小淨……」我走近她,輕輕的喊著,就怕驚嚇到她。

抱膝而坐的人兒,一聽到我的呼喊,身軀震了震,隨即站起身來又想要逃跑。

「啊!」也許是蹲坐許久,小淨的雙腿早已發麻無力,現下猛力一站,當然不能負荷身體的重量。我趕緊往前跨一大步,將她納入懷中。

「放、放開我!」

「那妳能站嗎?」下巴頂著她頭頂,我輕聲問著。雙手雖是攬著她,但我還不至於太過放肆。「讓我先這樣抱著妳一會兒,好嗎?」

「嗯。」她吸了吸鼻子,剛剛果然一個人躲起來偷哭。這丫頭……真是拿她沒有辦法。

「妳聽我說,剛剛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別開臉的。只是我有點意外那個死書呆跟妳的身分,外加我又是妳前男友的女友……的前男友。」

「咦?」她略為推開我,我看見她臉上寫著「你在說什麼?」。

「我是葉姿儀的前男友。就是她嫌棄我不夠細心、溫柔、體貼,也無法……」

「不!阿翰,你很好,是她不懂得珍惜你。」

「那個死書呆上禮拜來找妳,才讓妳這麼不對勁?」如此一來,所有的疑惑都獲得解答了,我敢肯定那死書呆也是跟姿儀一樣,盡做些「失去才懂得珍惜」的事情。

「嗯,因為我急著去找你,他又一直拉著我,不讓我走,才害我那天那麼狼狽。」

我能想像那死書呆死纏著小淨,說些廢話的模樣。小淨是這麼溫柔的一個人,說不出趕人的話語,只有一直咬著唇或是抿嘴不予以回應,那天的唇色才會如此灔紅。可惡的死書呆,真的激到我想讓你「灰修楚」了!燒光你的「書城」,你還能繼續白目下去嗎!

但在這之前,我有正經事要辦。

「據那個死書呆透露,他說妳那天是要去跟喜歡的人碰面。」

「你怎麼一直喊人家死書呆……咦?他說什麼?」

「小淨,我喜歡妳,那妳喜歡我嗎?」直視著她的眼,我重申上禮拜的告白,重申我的決心,不讓她再次逃跑,幸好我現在仍輕摟著她。

「書成以前也是說我不夠體貼,不懂得他要的是什麼。他說我太黏膩,他想要有自己的空間。」她又吸了吸鼻子,我知道她又哭了,「可是當我需要他陪伴的時候,他又在哪裡?」

我靜靜的聽著,知道她現正把以前的傷口攤開在我面前,那是她小心翼翼隱藏起來的傷痛。只在深夜時,自己舔舐的傷口。

「直到我遇見你,阿翰,你讓我重新體驗到戀愛的美好,被人需要的感受。雖然我還在害怕過去……可是我還是要說,我也喜歡你,黎淨喜歡李維翰!」

她喊的很大聲,一字一句清楚的進入我耳裡,那是一種宣示,一種……新的開始的預告。

「不要擔心我和那死書呆一樣,妳跟我都一樣,雖然我們都擁有過去的傷口。但是現在我們在這裡相遇,就該有我們自己的未來。愛情不會只有一套公式。」

原來我們都一樣,早就喜歡上彼此,卻又害怕而不敢碰觸。原來我們都一樣,有著曾經的傷口,不被體諒的過去。但我們都還擁有愛人的能力、跨越極限的勇氣……

「謝謝妳,讓我們的幸福更加圓滿。」我低下頭輕吻了吻她額部。「我們,回家吧。」

「嗯。」

她終於笑了,臉上掛著的,是我很喜歡的純淨笑容。人如其名,她該是這麼純淨自然,我有信心不會像那欠我去「灰修楚」的史書呆一樣,不懂得珍惜她的美好。

我們的愛情公式,現在才正要開始計算撰寫呢!

* * *

夕陽西下,落日餘暉在波光粼粼的淡水河上浮沉浮載,映照著我們漸行漸遠的身影;海浪波打沿岸的聲音略為掩蓋住我倆的聲音……

「小淨的生日是明天吧,七月六日?」

「你怎麼會知道?」抱著大米,她的臉上有著餘暉的影子,還有訝異的神情。

「當然是秘密囉。」語畢,我邊大笑邊抱著「黑橋牌」加速逃跑。

「啊!李維翰!你不要跑!站住!」

「汪汪汪!」

哈,明天,我不會忘記補買兩隻狗兒的三支碳烤臭豆腐,還有送給小淨的一束百合花。

因為,百合花是巨蟹座的象徵,花語是,「純潔」……


◎ 牽起妳的手,牽起我倆的心。妳是一道清泉,洗淨我心底,那最深處的陰霾。




※此文,僅獻給我的好友‧狗狗。恭賀她二十三歲生日快樂。(啊,不小心公佈年齡了(喂))
加入BASS遊戲製作平台兩年多,認識狗狗也有兩年,很感謝她,為我的故事繪製很多好圖。還有因為我任性的要求而繪製一堆其他東西。(噴)
真的,再多的感激都不足以表達我的感謝,妳真的讓我的故事活體化了(抱)

文中,小淨些許設定採用狗狗現實中的情景。像是生日、星座、專長跟興趣就很明顯。
個性方面,虛擬設定比較多,但我還是覺得狗狗是很標準的巨蟹座喔(笑)
給維翰看的草圖設計,當然就都是送給小風我的一些封面圖或自繪圖,一一對照皆可發現。
希望狗狗會喜歡這篇【淨心戀】喔=3=+

其實很早之前,死神就跟我說要幫妳慶祝生日的事情。(啊,又爆料了(喂))
只是那時我開始卡在期末考,每天努力唸書背東西,就有點忘了計畫我自己該怎麼幫妳慶祝。
等到期末考考完,已經來到暑假了(大汗)。
六月三十日,之前寫的文章立即開始復工,【童話追追追】跟【禮物系列文】先寫的差不多之後,才來進行這篇【淨心戀】。

現在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的清晨五點整,還剩一千多字就可以結束整篇【淨心戀】。只是我的肝好像快爆了,所以先來打後記。(媽呀,天都亮了~我的稿呢?)

親愛的狗狗,當妳看到這邊時,不可以踢我、捏我、打我、任何具有危險性或攻擊性的行為都禁止(噴)
原諒我這陣子的失蹤吼,乖喔。因為我在努力中。不會畫圖的我,只有生賀文給妳,希望妳不要介意我這篇只用了三天凌晨跟一個晚上寫的賀文=ˇ=+(長度好像可變短篇小說了|||)

祝 生日快樂,心想事成,愛妳唷~(親)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旋律
  • 奔搶頭香。

    不愧是小風(五體投地),我今天也要好好趕文了。

    小說要趕身體也要顧喔,沒有健康的身體怎麼寫文呢@@




    我快死在沙灘上了(?

    (會有後浪死在沙灘上嗎?)
  • 恭喜頭香。
    不要對我OTZ啊|||
    休養期間我也開始懶了,明天要開始振作!(大概)
    最近沉溺在單機遊戲跟漫畫中,今天該反省早早睡了~
    我也死在沙灘上了XDDD

    舞風 於 2008/07/10 23:00 回覆

  • 南
  • 哈哈.. 小風姊, 真的很好看唷! :D
    尤其是我很喜歡裡面一些關於愛情的觀點
    --
    話說我前幾天才到台北玩耶!
    也有去淡水喔.. (一定的)
    那最好吃的鐵蛋是哪一家呢?
    (我們好像是買阿婆鐵蛋!?)
  • 謝謝^^
    真的喔?其實寫到腦袋快空!
    --
    真的嗎?我現在都留在桃園了,不然說不定會在桃園碰面~
    淡水鐵蛋啊,印象中是快靠近中間地帶,沒有很後面。
    有點忘記名字了~需要再去場勘一番。

    舞風 於 2008/07/10 23:04 回覆

  • 妳的同居人:D
  • 可怕的文章

    儘管我知道妳這同居人......

    腦袋裝了數不完的文字!

    但一萬多個字真的很多:(

    話說看到妳那句警語後......

    雖有兩眼昏話的心裡預備

    但看完真的是"眼傻"了 0_0

    對了對了!!

    小綠有跟妳聯絡說要出去的話

    妳也記得跟我說一聲喔!

    今年暑假比去年熱

    整個流汗流不停:(

    想必妳也是吧?!

    所以要注意別中暑了喔*
  • 啊哈哈哈|||,好難得你會上網喔,你不是都很忙?
    這個數量還可以吧?其實我也沒預料會這麼多(噴)
    所以我有先列標語了(指)
    你喔,打字打到昏頭,「眼傻」是什麼?
    哦,好啊,她應該會一起聯絡啊,我手機現在都有開,
    你跑不停,汗當然流的快;我在家當宅女,吹冷氣爽的很,沒有機會中暑,安啦ˇ

    舞風 於 2008/07/10 23:08 回覆

  • 颯風
  • good^^~~說的對,我真的有點......眼睛給它花掉惹!= =
  • 我有列標語嘛=~=...
    你們可以慢慢看啊,滑鼠滾輪先拆掉!

    舞風 於 2008/07/10 23:09 回覆

  • ma61208
  • 好看啦!!
    話說我同學剛好7月6日生耶!!
  • 真的啊?
    雖然晚了點,但也還是送上祝福囉~

    舞風 於 2008/07/10 23:10 回覆

  • 小楓
  • 嗯...?
    好厲害押~~小風姐~~
    也要記得送我生日賀文(被打)
    嘿嘿
    我生日是4/30阿~~
    (二度被打)
    好啦好啦
    不送沒關係~ˇ~哈哈(三度被打)
    --------------
    小風姐姐也要加油窩~~
    (我也會加油的)【笑】
  • =口=...
    其實、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寫生日賀文。
    不要這樣對我(哭)
    好吧,一起加油~

    舞風 於 2008/07/10 23:12 回覆

  • 魚魚
  • 哈哈

    後面還不錯感人
    不過我一直覺得死書呆好好笑
  • 後面要感人一下下~
    其實有種寫不完的感覺(噴)
    死書呆是我故意取的=ˇ=

    舞風 於 2008/07/10 23:13 回覆

  • lb00970267
  • 我也是巨蟹座的說...
    可是我的個性不像巨蟹座..
    喜歡的花也不是百合
  • 噗噗,有些人的確是不標準的專屬星座。
    像我雖是標準雙魚座,可我不覺得我浪漫~
    「百合」不是巨蟹座的愛花喔ˇ
    是一種生日月份的守護花。
    且巨蟹座不止一種的樣子;每個星座都有專屬的花朵ˇ

    舞風 於 2008/07/10 23:16 回覆

  • Liu
  • 哈哈~那個死書呆真的很好笑(炸)
    小風姐的文筆依然還是那麼好XD!
  • 史書呆是故意的O_O+
    因為我不喜歡這種男生,失去才懂得珍惜,腦袋真的像是灌了水泥~
    不知變通,像死書呆XDDD
    噗噗,感謝誇獎^^

    舞風 於 2008/07/10 23:18 回覆

  • 妳的同居人汪妞:)
  • 話說我明天7/12音樂會,到時候在給妳看我跟家圭的照片。
    他要穿黑色西裝唷,感覺會有斧頭幫出沒= =
    對了!!家圭上海大的博士班了!!
    然後下星期一7/14,我要去試穿漫博會的衣服。
    也是會拍照片給妳看:)
    而那位姐姐突然說可能不用打扮成小唧@@?
    我也不知衣服是怎樣的風格,到時候在跟妳說囉:D
  • 好啊,今天十四號囉,不知道你們表演得如何?
    斧頭幫|||...他又不是黑道老大。
    是喔!哇塞~電機博士耶,幫我跟他說聲恭喜囉!
    今天試穿衣服結果如何啊?好想知道喔!
    不用扮了喔?那要換成怎樣啊 = =+
    你是漫博會的?我怎記得是x大的cos展|||

    舞風 於 2008/07/14 21:43 回覆

  • 焚星
  • 好好看ㄉ短文喔0.0
    辛苦ㄌ
  • 不會不會,
    完成之後很有成就感^^

    舞風 於 2008/07/14 21:44 回覆

  • 夜玥
  • 嗚哇!!!
    好好看>///<
    還好我有近來
    嘻嘻嘻
    夜玥
  • 好久不見妳了^^
    謝謝支持囉ˇ

    舞風 於 2008/07/14 21:46 回覆

  • 淚如雨
  • 哈 舞風 你的文筆依然那麼的好 怎樣才可以寫的跟你一樣阿~(爆走

    那種境界 我應該一輩子也達不到 ...''ORZ (畫圈圈..

    希望 你可以多寫出一些 好文章ˋˇˊ 加油~~~~~XDDD
  • 這……你問了一個我無法回答的問題。
    我也還在琢磨中。
    一起加油囉!

    舞風 於 2008/07/14 21:47 回覆

  • 小猦
  • 好久沒來了呢?!
    嘻嘻~~~
    想問小風姐姐
    天蠍座的花??
    看了看文章~好奇心就來了

    0.0 今天心血來潮
    跑去台論看了以前看過的文章

    覺得好像看了幾次都不會膩

    我也斷絕買漫畫的心><

    就怕在積下去會被罵阿 ~~
    我就要國中了
    總覺得生活有點複雜
    朋友之間都忘掉了[ 才一個月的說 ]

    ˊˇˋ在此

    祝小風姐姊的文章能大愛

    受大家喜愛XD

    改天也來跟小風姐姊要文章(被踹)

    XD!!!
  • 嗨嗨,猦。
    天蠍座的星座花有:
    菊花、桂花、秋海棠、馬纓丹、睡蓮等等。
    巨蟹座的百合花,只是其中一樣。

    我斷絕不了買漫畫的心啊,過久了還是有想買的。

    朋友,要保持良好的連絡,才能繼續下去喔ˇ

    舞風 於 2008/08/09 13:44 回覆

  • 小櫻
  • 你的故事都好棒喔!!

    對了,請問你左邊那個『流水帳物算不完』是計日器嗎?

    如果是的話可以也給我嗎?
  • 謝謝支持ˇ
    是正/倒數計算語法,
    那你要哪個呢?

    舞風 於 2008/08/24 02:00 回覆

  • 阿米
  • 小風,首先是~新年快樂

    再來......

    看完這篇的感想@-@......
    真羨幕阿翰的臘腸=_=
    我家的臘腸看起來又胖又短|||
    跑步的時候,屁股還會撞到牆|||
  • 阿米,好久不見囉。
    原來你家的狗是臘腸喔?好新奇。
    屁股會撞到牆是怎麼回事,我笑了XDDDD|||

    舞風 於 2009/01/30 23:07 回覆

  • 憨憨
  • 噗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解出來了!!
    小淨給維翰的草圖我都解出來了xDDD
    第一張是→在的封面
    第二張則是→聽的封面!!
    然後有一張小風姐說抱黑貓的
    是阿藍跟雪兒xDDD
    至於那個向日葵 我記得好像是半糖咖啡的圖=口="(忘記了 而且小風姐相簿沒有OTZ)
    然後然後!那個兔耳朵女孩!!是小小芸啦~~都正確吧~~xDDDD
    呵哈哈哈!我承認我真的很閒xDDDD
  • 沒錯=ˇ=b
    你都猜對了!給你一個GJ!
    向日葵不是《半糖咖啡》的產物喔,沒有關聯的。
    那張還是我指定,可是太繁複且精細,狗狗畫到眼睛痛 = =
    所以我們雙雙都放棄,讓那張未完成存在我的硬碟裡。

    舞風 於 2009/04/05 16:12 回覆

  • 路人甲
  • 這部小說是2008年寫的耶,

    2010年產生一位讀者,

    外加生日是7月9號!
  • 是啊,距今有兩年的歷史了(汗)
    很高興你來到我的部落格哦,也預先祝福你生日快樂^^

    舞風 於 2010/07/06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