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出外旅遊,心情應該是很愉悅的。

可是為什麼我卻感覺我是逃走的,內心深處甚至有一絲罪惡感。最後,很懦弱的我被內心的罪惡感打敗,只逃了一個月就回到台灣。

不過出發前是我一個人,回來後變成是兩個人。

在日本北海道遇到了紀司辰的學妹,那個嬌小的女生.雪兒。

這一個巧遇,也讓我了解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她跟阿藍的事情。她跟阿藍是以前就在日本認識了,後來因為阿藍回台灣而斷了聯繫。至於當初她看見阿藍卻逃跑的原因,她依舊打死不肯說,不過我想她當時應該是驚喜外加害羞吧,才會直接落跑。

雪兒個頭嬌小、膚色白皙,是中日混血兒,中文、日文都說的很溜。

「那妳願意跟我去見阿藍嗎?」

「我去了,會不會干擾你們?」什麼干擾,我瞄了她一眼,只見她一臉低落,她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我說雪兒啊,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跟阿藍只純屬上司跟下屬還有好友的關係耶。」

「真的嗎?可是我常聽伯父說到妳,還說如果能娶到妳做媳婦就更好了……」

她越說越小聲,越說頭越低下,我卻只想放聲狂笑,那大概是因為我是阿藍的得力助手的關係吧?站在機場外面,我只能費盡我的口水努力跟雪兒解釋,只希望她能釐清她的誤解。


「齊雅霏……」

正當我解釋的喉嚨都快要乾掉的同時,我倆的背後卻突然傳出一道刻意壓低的聲音,且好像在叫我的名字。回過頭去,只見一個高大的男人穿的很休閒,但臉上掛著一副墨鏡,讓人看不清他的模樣。

這人是誰?我發誓他的聲音我沒聽過,應該不是我認識的,何況我一向聽音辯人,如果不是聽過的,一律當作不認識。拉著雪兒,我悄悄往後退,對於不認識的人,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恰當。

「妳還要躲去哪裡!」

他一個怒吼出來,我直覺的想拔腿就走,而當我的意識回籠的時候,我是真的拔腿就跑,且速度極快,活像被人追殺一樣,而這人我已經知道是誰了,只有「他」才會如此瘋癲的追著我跑。

「糟糕!我忘記雪兒了!」才剛這樣想,後頭一陣殺氣傳來,我已經被抓到。

「妳居然看到我就跑!」

「學長、霏霏……」雪兒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而她口中喊的學長,就是抓住我的人,也就是我逃了一個月想躲的人.紀司辰。

「妳要去哪裡?跑的很快嘛,我是變態還是色狼嗎?」耳際旁不斷傳來他的怒吼,我卻根本不知道為何會在機場外頭就跟他相遇,也不知道為何他要抓住我不讓我走。

「我、我沒有……」

「沒有個屁!」被砲轟到無話可說,我選擇閉上嘴,甚至閉上眼,再很順勢的癱軟身軀。

「妳不要裝死……霏霏!?」

他大概以為我昏倒了,聲音開始變的慌張。怎麼辦?這時候如果我再張開眼,會不會又是死路一條。

「雪兒,妳幫我看著她!」

感覺到殺氣瞬間消去,我睜開眼,身邊果然只有雪兒。

「妳還好吧?」

好!當然好!只要他離開,什麼都也好!沒想到大魔頭腦袋變的如此兩光,通常應該直接把昏倒的人打包帶走,可是他卻是自己先衝走去叫車。不過這樣也好,可以落跑。

「雪兒,快!我們走!」

「可是學長他……」

「不要理他了,他自己會回去!」

「可是不是他自己能不能回去的問題……」

「沒差啦!」

「可是……」

「再可是我就丟下妳喔!」對於我的恐嚇,她只有乖乖的跟著我走,量她一個人也沒有辦法對抗那頭暴龍的怒火。

「看不出妳力量這麼大,兩個行李箱妳還拿的了。」

邊快走邊碎碎唸,很順利的看到小黃後,我把行李跟雪兒丟上車,現在只想找一個人算帳,那就是我親愛的總裁上司.藍浩辰。

一路殺到藍天集團,我拖著行李還有雪兒直接搭專屬電梯上到最高樓。

「齊姐,妳回來了?」

無視小小的歡呼,我丟開行李,把雪兒推到我的坐位上坐好,之後連敲門的步驟都省了的直接殺進總裁辦公室。

「藍浩辰!你找死啊!」

偌大的辦公桌後頭的男人,對於我像黑社會的來討債的語氣跟舉動並不驚訝,可是他越是這樣,我也就越火大。

「妳回來啦?好玩嗎?有我的紀念品嗎?」他咧開嘴笑了笑,我卻無法再秉持「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句至理名言。

「你查了我的出境紀錄是吧?」

「……」

「沒那麼剛好我一出機場就遇到紀司辰。」我冷冷的說著,怒火已經燒光了我的理智。

「呃。」

「甭呃了,我知道是你查的,其他人沒那麼閒。要紀念品是吧?外頭有一個北海道只出產一個的稀有東西,特別帶回來送你的。」

我旋過身,刻意不去看阿藍那張有些許無奈的臉,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對他怒吼,只因他擅自調我的出境紀錄給一個我最想躲的人知道。

「總裁,不介意我再多休幾天假吧?」

「不介意。」

「嗯哼,如果你說介意,我就直接辭職。」

「呃……」

不願再多說一句話,我離開總裁辦公室。外頭的小小跟雪兒被我的怒火嚇到,兩個女人都以瞠目結舌的表情看著我。

「那傢伙在裡頭,自己去找他。」

語畢,我搭著電梯下了樓,離開藍天集團。

現在不論回哪裡都會被找到吧?站在大街上,我不禁這麼想。而且,我是真的不想見到紀司辰,為什麼要逼我……

攔了一部計程車,我想先到la neige去,只有在那裡,我才會好過一點……





※好吧,勁爆是誇大其詞了點,可是這樣被人追殺一樣的追著跑好像也不是好事= =|||
至於咱們紀大少爺的兩光行為,請把他歸於太尬意某某人,而忘記正確的步驟做法。
(紀大少:妳少來!編劇都是妳!如果不是妳設計我先跑走,我老婆也不會又不見!)
(小風:喂!如果她就這樣被你打包帶走,那還有戲唱嗎?)
(紀大少:至少她不會又不見啊!)
(小風:呿,誰理你.............(被拖去打))

好啦= =!在此預告,三十七回尾、三十八回整篇、三十九回上半都是那惡霸的紀大少的戲碼= =
(小風:對你夠好吧!反正她下半輩子都是你的!)
(紀大少:這樣還差不多(冷哼))
(小風:= =...(沒關係,後半你有苦頭吃了..哈哈哈))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妤
  • 小風姐
    我想請問一下
    {在}裡雪兒不是因為靜萱等人見到了阿藍
    為什麼霏霏去到北海道找到雪兒
    回來時又把她當禮物交給阿藍呢?
    還有阿藍和長毛及阿宇玩網路聊天室是什麼時候呢?
    請幫我解答
    謝謝
  • 第一個問題,之前已經解答過了。
    請在文章的公告分類內,找尋--
    「無所不知.....」這篇文章。
    至於第二個問題,我倒是沒想過,不過若要推敲的話,應該是在高中至大學時期。

    舞風 於 2008/12/15 00: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