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礙於姐姐微恙的身體,還有紀大哥不在,必須要人照顧的兩個小鬼,我在紀家住了下來。

當然,我還是有去上班的,不然阿藍一定會有一堆資料都找不著。

隨著時間不斷流逝,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內心的不安也像黑洞一樣越來越大,大到幾乎要把我吞噬的境界。紀司辰要回來了,我該怎麼面對他?我根本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齊姐?」

小小敲了敲桌面,試圖喚醒我那已經不知道漂泊到哪裡去的思緒。回過神,兩對瞳眸很剛好的跟我對上。

「哇!你們幹嘛!嚇人啊?」

「是妳自己在神遊太虛的,都中午了,妳還要繼續坐著神遊嗎?吃飽再繼續吧,小姐。」阿藍頭疼的看著我,對於我異於平日的行為並沒有任何疑問問出口。

「今天去la neige吧。阿天那傢伙說有新菜色。」

我心不在焉的點著頭,心不在焉的坐上阿藍的愛車,最後很心不在焉的到達la neige。

「妳最近是怎樣一回事?」

「什麼?」「常常打文件打到一半就出神,盯著電腦盯了十來分鐘還不會回魂。連我要妳做的企劃妳也很安分的接收,妳吃錯藥了?」

嘖!還以為他不會發覺我的異常咧,結果他全都看在眼底。悶悶的盯著la neige的招牌,我說不出口這陣子失神的原因,不想說,也不知道怎麼說。

「欸,如果,我一口氣請光我這三年的假,你會同意嗎?」

「這三年的假?一口氣請光?妳這三年都沒休假是沒錯,一口氣就放會不會太長了?」

「會嗎?」

「廢話!我想藍天集團會在妳休假的時候倒閉。」他哀嚎出口。

「哪會啊!」藍天集團最好是少了我這個秘書就會宣告倒閉啦,如果真的倒了,藍爸爸會先掐死他再自我了斷吧。

「妳不在,我就不知道資料放哪。報表、資料都是妳整理的、企劃是妳設計的,而且,小小一定不清楚妳把資料放哪裡的!」

他持續哀嚎著,講的好像我才是總裁一樣,我卻開始認真打算要一口氣請光所有的休假。當然,我沒說出口給正在哀嚎的阿藍聽,而我也沒機會說,因為凌天正探頭出來看我跟阿藍為何一直站在門口不進去。

踏進la neige,我才了解為何凌天會十萬火急的邀我們來吃午餐,因為新的主廚居然是曉涵!

「妳回來了居然不告訴我們!」

曉涵在兩年前為了當廚師的夢想而開始去國外品嘗各種美食,從台灣開始繞了世界一圈,這是她存了多年積蓄下來後唯一的夢想,藍某人也贊助了點,誰叫他同學愛跟金錢太充足了。

「現在不就知道了!我一回來就被珊珊發現,被她拐來這裡當主廚。」

「去國外吃遍各種美食,也沒見妳有發胖的跡象。」凌天摸著下巴邊思索邊講著,隨後把目光調到正在櫃檯忙碌的珊珊。

「那丫頭這幾年好像都一直圓嘟嘟的……都不像霏霏妳們一樣瘦瘦的。」

「圓嘟嘟的不會怎樣啊。你不也愛的很。」阿藍此話一出,我們都笑了,尤其凌天更是笑到流眼淚。

「還說我呢,你還不是孤家寡人一隻,藍老爹不急讓你定下來嗎?」

「我跟他說如果硬要我娶妻生子的話,藍天集團先還他管,讓我去尋覓。他馬上就說可以等我了。」

「真有你的。不過,你跟霏霏倒是蠻……」

此話一出,我幾乎快把果汁噗的一聲噴出來,連阿藍也差點被食物噎住。

「你瘋了喔?說那什麼話?」

「霏霏跟我是不可能的。」他說畢,便把我摟住。

「喂!你抱我幹嘛?」

「你看吧,只有她對我的懷抱不眷戀,一點臉紅心跳的樣子也沒有。」

白了他一眼,我端起盤子繼續吃飯喝果汁,任由他抱著,而凌天他們則是傻眼到不行。

「下禮拜會有一個副總來拜訪我,我想把妳介紹給他認識認識。」
「哦?為什麼?」

「因為妳是我的得力助手。」

他眨了眨眼,我卻只想戳瞎他的眼睛,沒事把我當花瓶一樣介紹出去幹嘛?真是……


下班後回到紀家,紀大哥已經回來了。現下好像跟姐姐在客廳談論事情,只是為何聲音過大了點?

「你到美國真的是去找司辰?為什麼?」

「他也該回來了,總不能一直讓他在外頭飛。」

「其實,我不希望他回來……」

「雅莉,別這樣。」

「我每次看到霏霏都覺得很虧欠她……」

「之前我讓阿辰選擇是否要出國的時候,我很訝異他一口就答應。我知道他跟霏霏的關係很密切,所以還問了他是否能放開霏霏好好去國外。」

「他能,是吧?」

「或許是吧,有時候,他在想什麼連我這個做哥哥的都摸不清楚……」

原來他躲我的那段時期……唉,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

直接走入客廳,他們一副驚嚇很大的樣子讓我很想笑。

「不要問我任何問題,話題就此打住吧。兩個小鬼回來了嗎,我去找他們玩……」我自認面具戴的很成功,趁他倆恍神之際,快速地溜走。


半夜,我坐在客房的床上發呆,一點睡意也沒有,很久沒有這樣失眠了,可是我的精神很好。天色昏暗,很暗很暗,但我的腦袋、我的心卻逐漸不再混沌。

離開待了幾天的客房,我走到紀大哥的書房門前,沒有半分猶豫抬手輕敲了敲門板。聽見紀大哥的允諾之後,我才握住門把推門而入。書房內,紀大哥坐在電腦前,雙手不停的在鍵盤上飛舞,略微昏暗的燈光在他臉上形成一層陰影,剛毅的側臉很像、很像某個曾經烙印在我心底的人。

「霏霏?怎麼了?還不睡嗎?」他掃了一眼桌上的擺鐘,疑惑的黑眸挾帶著些微譴責,畢竟這個時候我應該乖乖在床上四平八穩的躺著。

「紀大哥,你願意借我錢嗎?」我想我還是很難戒掉多年的習慣,把紀大哥改成姐夫。

「借錢?」

「嗯。」平淡的對話持續著,其實紀大哥不訝異的語氣我並不意外,因為很多事情,他老早就預料到了。

「妳要做什麼?」

「我想出去走走。」

我的話裡有著很深的涵義,我不知道紀大哥有沒有聽出來,只見他眉頭微皺,沉吟了好半晌,最後拉開抽屜拿出支票本。

「好好的去放鬆一下吧。妳撐太久了。」

紀大哥遞出寫好的支票,我接了過來,隨即因上頭驚人的數字咋舌不已。

「這、這太多了,我沒有……」

「妳會需要的。妳是我最疼愛的妹妹,也是我的小姨子,這點錢就不用放在心上了。還有,自家人的錢,甭還了。」

這點錢?這一點錢夠我像孔子一樣周遊列國都還綽綽有餘了。

「就這樣,再爭我就收回了。快回房睡覺。」紀大哥這席話及時堵回我欲發的抗議,猶豫了許久,我還是拎著支票離開。

「霏霏,阿辰的事情,我很抱歉。」

紀大哥突來的低語定住了我的腳步,這是七年來,紀大哥首次自己跟我提到紀司辰的離開,只是,這個首次,來的太晚。

僵硬的點了點頭,我極度困難的跨步離去。

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所有的準備工作已準備就緒,我拿著護照及隨身行李,僅告知阿藍不要擔心我就飛離台灣……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ny831027
  • 曉涵到 la neige 當廚師
    是因為 洛斯嗎?
  • 不是啊……
    請看曉涵的台詞--「我一回來就被珊珊發現,被她拐來這裡當主廚。」
    這是在洛斯找上門來之前的事情ˇ

    舞風 於 2011/08/18 22:57 回覆

  • jany831027
  • 我所謂的 因為洛斯
    意思是 曉涵以為洛斯跟其他人欺騙她
    所以跑回台灣
    在被珊珊拐去她那兒當廚師的
  • 欸,對啊。
    《獵心》內就有寫囉ˊˇˋ

    舞風 於 2011/08/18 23:15 回覆

  • jany831027
  • 嗯嗯
    我知道
    只是想確認一下
    不好意思
    這種小問題
    還拿來問
  • 是沒有什麼關係啦XD
    不過通常答案都是已經公佈的|||

    舞風 於 2011/08/22 08: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