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我駕著車來到幼稚園。

很隨意的就在外頭亂停車,因為人民褓母沒有這麼閒出沒在這附近都是學校的街道。

越過小小的廣場,我一眼就認出蹲坐在門口的兩個小鬼頭是我的寶貝小姪子跟小姪女。

「紀嵐風、紀巧芸。」

兩個小鬼認出我的聲音之後,倒是很有默契的抬起頭,然後像兩發小砲彈一樣衝了過來。如果他們再大一點、再有力氣一點,或許我會被撞飛出去吧。

「姨,怎麼是妳來接我們?」

「你爹地出國去商討事情了,媽咪身體不舒服,所以是我來接你們呀!還是你們不喜歡姨姨來?」低下頭,我佯裝失望難過,而面前這兩個六歲大的小鬼靈精,則是開始手忙腳亂。

「沒有啦,姨來接我們也是很高興。」

「對啊,最愛姨了。」兩個寶貝蛋看我如此的失望,紛紛張開小手把我抱個滿懷,若不是要假裝很難過,我還差點破功笑了出來。

「姨帶你們去吃薯條好不好?」

「好啊,我要去看捲捲頭。」捲捲頭咧,麥當勞叔叔應該會喜歡這個名字吧,我想。

將兩個小鬼安置在後座,我才繞到駕駛座發動油門,看著後照鏡內兩個小孩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連帶我也被感染了好心情。

七年前紀司辰離開之後,姐姐跟紀大哥一度陷入冷戰,小倆口的戰爭讓雙方家長看的實在是著急的很,於是,什麼奸詐陰謀招數全部使出來。幾個月後,姐姐很成功的被紀大哥拐進愛情的墳墓,當然,我也先要表明我已不在意紀司辰的離開。

他們的婚禮,紀司辰意料之中的沒回來,只簡單的留言祝賀幾句。紀大哥樣樣都行,做人這檔子事情更是賣力,新婚不到半年,好消息就出來了。好消息真的是好消息,姐姐懷胎十個月產下的是對雙胞胎兄妹,讓齊、紀兩家一下子孫子、孫女都俱全,而紀司辰依舊沒有回來。

兩個寶貝蛋,妹妹像媽媽,可愛的不得了;哥哥則是爸爸的翻版,濃眉大眼樣樣不缺。唯獨兩個小傢伙倔強的脾氣,像極了我這個姨。

說到兩個小傢伙的名字,還是我取的。誰叫當初為了生雙胞胎,耗盡姐太多氣力,坐月子坐了大半個月,腦袋也暫時兩光;而紀大哥對於取名又沒有什麼概念,害我當場直接脫口:「不然就取個紀律、紀錄表、紀曉嵐之類的吧?」被我一搞,紀大哥跟著兩光,最後取名的重責大任就落在我頭上。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兩個小傢伙特別黏我的關係吧?畢竟,取名,我取、照顧,我來,且他們的性子我抓的準,唯一的剋星就是我。

「姨,爹地去國外幹嘛?」

「你怎麼會問我哩,你爹地只說有很要緊的事情,所以你們要乖乖等他回來。」

「喔。叔叔也在國外不是嗎?」

「哪個叔叔?」握著方向盤的雙手一陣打滑,兩個小鬼在後頭很適時地表演驚聲尖叫。好不容易回到正常軌道,我強壓住急速跳動的心跳,佯裝不在乎的重複問著。

「就是那個,爹地的弟弟,我們的叔叔啊。芸芸,妳說,爹地是不是去找叔叔啊?」

噢,老天、上帝!看著路旁的電線桿,我居然想直直的往它撞去!什麼跟什麼!沒事提到紀司辰幹嘛?紀大哥怎麼會無聊沒事做到去找他?

「我說小風啊,你爹地應該沒有這麼閒,去找你那個寶貝叔叔吧?」

「姨,妳很緊張喔,每次講到叔叔妳都是這樣。」

趁著等紅燈的空檔,我回頭掃了那兩個不安好心眼的小鬼頭一眼,只見他倆臉上掛著不屬於他們這年紀的高深莫測,讓我這個大人也不禁要為自己阿彌陀佛一下。

「妳握著方向盤的手關節都泛白了,還有妳現在的臉色很蒼白。」

「你們兩個很囉唆喔,才六歲就要像個老太婆一樣碎碎唸。小風,姨姨看你都要比你爹地還要老了。」我回過頭很嚴肅的說著,故意不去看寶貝小姪子那突然刷白的臉色,兀自說著能阻擋他剖析我內心的誇大言語。

很順利的,小風選擇閉上嘴,悶悶的看著車窗外的景色;芸芸見哥哥不說話,只好摸出包包裡的家當自顧自的玩了起來。

透過後視鏡,我笑了笑,小風的性子就是這樣,小小年紀卻早熟的不得了,說他早熟他接受,可是說他老,他就會翻臉,可是會說他老的只有我這個姨而已。

我比他們父母還要了解,他們的兩個寶貝蛋,有多麼的早熟、多麼的聰明,完全承傳了紀家個個都是天才的傳統。至於妹妹,平日多被哥哥保護在羽翼之下,可是細膩的心思卻不曉得遺傳了誰,什麼事情都摸的透,看來「照顧」這兩個寶貝,還要多了一分防備才是。

吃完薯條,也等小風跟芸芸玩膩了捲捲頭,我才載著他們回到家。拿著鑰匙打開門,毫不意外聽見有清晰的鍋蓋墜地聲。循著聲音走過去,我親愛的老姐正在廚房手忙腳亂的處理瓦斯爐上的一鍋東西。

「姐,妳在幹嘛?」

「霏,你們回來啦。我在煮稀飯……」

「煮稀飯拿鍋鏟幹嘛?」不只我,身邊兩個小鬼一起開口問著他們的寶貝媽咪。

「呃,我也不知道,順手就拿了。」

「姨,妳幫媽咪煮吧,媽咪真的是料理白痴,妳比較厲害。」

尷尬的笑了笑,我把老姐推進房間,順便叫那兩個小鬼頭去洗澡。等待鍋子裡的稀飯煮好之時,我也開始發起呆來。

怎麼最近大家都開始講到紀司辰了?這麼多年以來,除了他離開後的隔天,我就再也沒有聽過這個會令我心酸的名字。

鍋內開始液出的稀飯喚回我的意識,急忙把爐火轉小,客廳的答錄機也傳來嗶聲。晃到客廳,在我以為是紀大哥有事要留話的時候,那台銀色的答錄機,卻傳出了我絕對不會忘記的低沉嗓音……

雅莉姐,噢,不對,該叫大嫂了,這個習慣還是改不過來,妳不會介意吧?我知道我真的在國外流浪很久了,也該歸巢了,老頭這幾年催我回國催到我耳朵都要長繭了。」

什麼?他要回來了?我愣在答錄機前,喉頭有尖叫份子想要解放。

等我把這邊的事情告一段落,大概再兩個禮拜,我就會回去了,我等著看我的姪女呢。那就先這樣了。」

喀的一聲,有點陌生卻依舊熟悉的低沉嗓音沒了,可是我內心的衝擊卻無法隨著喀的一聲就消失。

他要回來?就在我自認我已經把他忘的一乾二淨的時候、就在我以為他跟我已經沒有任何交集的時候,他居然說要回來?這算什麼!他要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受衝擊的依舊是我。

不甘心的淚水,緩慢的落了下來……



※哦!咱們親愛的紀司辰終於要回來了!

只是,要看到他的發言必須要磨到第三十六回…(被拖去打..)

可是我保證他們見面的場面會很勁爆。(依舊被打..)

可是結局一定是皆大歡喜的超happy ending唷!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