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著筆桿,我頭疼的瞪著報表裡的數據。

明明以前我對數學根本就是、就是一竅不通啊,為什麼現在對這些密密麻麻的數據會越看越想探討?

「齊姐,妳還好吧?妳看起來好像很痛苦。」一旁的小助理拍了拍我的肩膀,很適時的阻止我做顏面神經失調運動。

「還好,看這些報表看到頭疼。」

「總裁又丟給妳一堆雜務啦?」

「沒錯。」這兩個字,我可是以咬牙切齒外加面目猙獰的臉色說著。

三十分鐘前,藍總裁一臉奸詐笑容的把一疊報表丟給我,語帶恐嚇的要我看完,不然就不能吃中餐之類的狗屎話。而他又跟藍老爹報備過了,說我不止有秘書的能力,連帶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發展」。天!真是、真是氣死我了!

「這就代表總裁很信任妳啊。」

小助理笑的一臉可愛,我卻只想拿著刀子衝進總裁辦公室裡砍死那個一定悠閒的很的傢伙。

「齊姐、齊姐,妳跟總裁的關係是……」不知什麼時候,小助理的臉上已換上八卦狗仔記者才會有的不懷好意笑容。

「上司跟下屬的關係。」持續咬著筆桿,我頭也不抬的回答,現在只想努力把這份報表處理完,而我的肚子開始大唱空城計,讓我的耐性逐漸減低。

「真的嗎?可是感覺你們好像不只是這樣耶?」小助理的大眼正閃閃發光,我突然很納悶為何她不去當個八卦特派員之類的,追新聞應該很拿手。

「我們認識十年有了。」

在密密麻麻的數據堆裡,我拿著鉛筆劃來劃去,數字不斷湧進腦子裡,偏偏又還要挖出一點空隙來回答小助理的八卦問題。

「那……」

小助理似乎還有問題要發問,只是為何只起了一個疑問詞?我抬起頭,西裝不筆挺的藍總裁正站在辦公室門口,這時我才明瞭為何她噤了口。

「中午休息時間到了。」

閣下之意,是我可以去祭五臟廟,順便看穿諸葛孔明的空城計嗎?不過會自己主動提中午午休時間到的總裁,應該也只有他一個吧。

「你的領帶是怎麼回事?」

他的西裝穿的不像是西裝,領帶斜斜歪歪、要掛不掛的模樣活像是掛了條狗鍊。很自動的,我舉起雙手幫他打好領帶,而很自動的後果,就是要面對小助理那目瞪口呆的表情。

「齊姐,妳……。總裁,你……。」

她張著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手指還很不禮貌的伸出來指著我們。用腳指頭想也知道她大概是要問我,那我剛剛的回答算什麼;想問阿藍的,則是想再更清楚我跟他的關係。

「小小,妳怎麼了?」藍總裁第N度發揮了他那媲美電線桿的神經,不懂得八卦家心思的他,只能疑惑的看著她。

「你們該不會是未婚夫妻吧?」小小很困難的吐出這句話,而我只有傻在當場,繼而開始大笑。

「齊姐,妳不要笑,我是很認真的。妳剛剛幫總裁打領帶的模樣真的像一個賢慧的妻子。」

「霏霏她哪有賢慧,她是閒閒什麼都不會。」

「去你的!我哪有閒閒什麼都不會!」

「妳看吧,她只會罵人而已。」

「……」怒到青筋都已經快要出來跟大夥說哈囉,卻無法宣洩,腦中突然靈光一閃,一種想法很迅速的充斥腦海。

「既然我閒閒什麼都不會,那……」

我緩慢的拾起桌上的報表,無視小小跟阿藍疑惑的目光,緩慢的走進阿藍未關上門的辦公室。然後再很緩慢的放在他的辦公桌上,最後再緩慢的步出辦公室。

「小小,走吧,齊姐今天請妳吃午餐。」語畢,我迅速拉著還茫然的小小快速離開。

「齊雅霏,妳給我站住!」

不料後頭這回神經纖細了點的總裁突然回過神,拔腿就往我這邊衝來。被嚇呆了,我鬆開抓著小小的手,使出吃奶的力氣就往電梯方向跑。只是衝的太快,來不及煞車,剛從電梯裡走出來的男人很帶屎的直接被我這輛失速的火車頭撞上。

「唔。」

聽見對方的疼痛的悶哼,我害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霏霏……先起來。」阿藍彎腰把我抱了起來,這時我才發覺我把人撞倒在地上,而自己還壓在別人身上。

「素聞藍天集團的總裁不近女色,這回我倒是開了眼界。」

「好說好說,只是這回我抱的是你的小姨子,你不會介意吧?」

這受害者的聲音好耳熟啊。小姨子?啊!難道是……

「紀大哥!」

「我很高興妳認出我,只是我們非得要持續這樣講話嗎?」他悶悶的回應,只因他現在有失紀氏集團總裁的顏面坐在地板上。


「你通常都是這樣對我家霏霏嗎?」才在辦公室內坐定,紀大哥這席別有涵意的話語便像砲彈一樣咻咻咻的衝了過來。

「什麼這樣對待、那樣對待的?紀大哥你在說什麼?」

「呃,算了,沒事沒事。」我跟阿藍茫然的對看一眼,依舊不了解他究竟在打什麼迷糊仗。

「那,今天紀總裁是為了什麼親自大駕光臨。」

「我來找我小姨子的。」

「找我?」有什麼事情重要到紀大哥不願用電話而選擇放下繁忙公事來找我。

「嗯。我等下要去美國一趟,雅莉跟那兩個小鬼頭就麻煩妳了。這個,是家裡的備份鑰匙。」

「呃,好。」

「雅莉最近得了流行性感冒,今天還發了高燒,所以可能要麻煩妳去接那兩個鬼靈精。」

「姐發燒了?那你還要去美國?」

「嗯……因為有點事情。」我敢發誓,紀大哥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他那對若有所思的瞳眸正以打量的眼神在我和阿藍身上徘徊。

「很緊急嗎?」

「對對方來說,應該是很緊急的事情……」

「這樣啊,那你就去吧。」我假裝低頭拾起鑰匙,實際則是躲避紀大哥那不明所以的打量目光。

「那就麻煩妳了,希望今天藍總裁能大人有大量的提早讓妳下班。」

紀大哥笑的很奸詐,狐狸本色在這個時候發揮的很淋漓盡致,雖然本意是讓我能準時去接小孩,但他應該還外加希望我這得力助手少幫阿藍賺點錢吧。



※應該沒有人會認為霏霏撞到的男人是紀司辰吧=ˇ=

可是如果當初真的設定是他,那很快就結束了,也不會扯到四十五回= =

總之,他也快回來了...XD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