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該不會還在冷戰吧?」

「誰知道呢,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現存的積蓄沒了。」哀怨的癱在皮椅上,我開始為我那筆積蓄舉辦哀掉典禮。

「阿天會還妳的。」

「是這樣就好了。」

「會的,妳替他出了原本要開店的資金,無論如何總該還妳這筆錢。」

「藍,你知道路嗎?」

「嗯?」

「往la neige的路。」我斜眼瞄他。

「不是再過一條街?」

「老早就過了,在你發表凌天會還我錢的那一刻,就該轉彎了。」

「嗯?真的耶。」

還真的耶咧,只是現在不是裝可愛的時候吧。咱們藍大總裁什麼都好,唯獨感應神經十分的……粗,粗到媲美電線桿。但這也只侷限在平日生活上,若公事還是如此地遲鈍,藍天集團應該倒了吧?

比預估的時間還要晚個十分鐘到la neige,因不能比底下的小職員們晚回辦公室,我的中午休息時間可說是瞬間被阿藍扼殺了二十分鐘。

「藍總裁,記得加長我的休息時間。」報復性的把他珍愛的跑車車門用力的甩上後,我勉強扯著嘴角對著藍總裁下達命令。

「知道了。我看以後妳從藍天集團離職後,可以去開討債公司,保證業績滿滿滿。」

滿……滿你的大頭啦!只是我的抗議都還未出口,就被la neige裡頭傳來的尖叫聲外加可能是鍋碗瓢盆的落地聲給阻擋。阿藍跟我互看一眼,直覺的往裡頭衝,而我們往裡頭衝,從裡頭衝出來的則是……頭頂著一個大鍋子的凌天。

「凌、凌天,你、你頭頂上的那個是……」

「鍋子呀。」

他笑開了一口白牙,對於他這頂樣式新穎的帽子煞是滿意。只是為何他會戴著這頂帽子從la neige裡衝出來,原因,有待釐清。

「阿天,那,這個又是什麼?」

阿藍好奇的戳戳凌天臂膀上的一個不明物體,我側頭過去一瞧,哇哩,居然是一把閃亮的驚人的叉子,且以非常直立的姿態插在凌天的臂膀裡。

「店裡的叉子。」

瞪著他一臉無所謂的模樣,他究竟知不知道插進他血肉的是一把吃飯用的叉子而不是什麼抽血用的針頭。

「還不是珊珊那個丫頭害的,不然它也不會在這邊跟你們說哈囉。」

我持續無言的瞪著凌天,而阿藍則像個好奇寶寶一樣戳著那把不為所動的叉子。

「那,你可以先把你頭上的大鍋子拿下來,還有把你臂膀上的……叉子處理一下嗎?」我對著凌天說道,順便把好奇寶寶往旁邊拉,避免等下凌天動叉時鮮血亂濺。

他點了點頭,黝黑的手先是往頭上的平底鍋一抓,而後我看到的不是他那亂卻有型的頭髮,而是………

「你額頭那又是怎麼了?」

「噢,那丫頭拿咖啡杯丟過來時沒注意到。」他抹了抹額上快乾凅的血痕,而我只有拉著好奇寶寶再退一步。

「小傷而已,沒什麼大不了。」他隨意說著,然後很隨意的把左手往右手臂膀一摸,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他已經為自己動手術,把那閃亮的驚人的叉子拔了下來。

「哇,沒流血呢。」對於凌天那彷彿在變魔術般的拔叉技巧讚嘆不已,這句話我跟阿藍同時脫口而出。

「不然妳當我的保全事業做假的?」

同樣是大學畢業後,我被阿藍拐進他的集團下賣命;凌天則是受阿藍的資助完成他想要當保全的夢想,而他手下也有一批多年訓練而成的精英份子。

凌天話才剛說完,便眼尖的瞄到又有不明物體從裡頭飛出,隨即身手敏捷的往後頭跳了三大步。

「啊!」而來不及防備的我,只有本能的閉上眼準備被砸到。

「霏霏!」才剛認出是阿藍的聲音,我便被拉到一個懷抱裡,耳邊二度傳來的聲響是清脆的陶瓷破碎聲。

「要死了!這丫頭!以為外頭沒有人嗎!被這個砸到肯定頭破血流,得縫上幾針才行。」

驚魂未定的靠在阿藍胸膛上,我勉強鼓起勇氣往地上瞧。碎了一地的是白色的陶瓷碎片,碎片數量之多,肯定是陶瓷茶壺而非茶杯。

「凌天!你這混……」嗯?蛋字怎麼不見了?正疑惑怎麼消音的同時,替換消音的是一陣驚呼。

「霏霏、阿藍……你們怎麼在這?」

我們三人瞪著面前的女人,再看看地上碎的很可憐,幾乎可說是當場斃命的陶瓷碎片,真的很難把這個笑的一臉可愛的小女人跟潑辣這兩個字劃上同等號。

「丫頭!妳剛丟那什麼東西!」

「茶、茶壺。」珊珊退了一步,對於凌天板起的凶惡臉色感到害怕。

「好歹外頭也是會有人的!妳瞧!妳剛差點要砸到霏霏了!如果砸到她,妳該怎麼辦!」

「我……」她看了看就橫屍在我腳邊陶瓷碎片,很迅速的,淚水積滿她的眼眶,阿藍跟我很有經驗的先抬手把耳朵關起來。

「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見凌天的臉色並未因她的淚水而稍微減緩,她索性張大嘴,不顧場合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什麼叫不是故意的!妳丟我就算了,還丟別人!給我進來!」

慢慢的把手從耳際邊放下,我傻眼的看著凌天捏著珊珊的耳朵回到店裡。

「沒事吧?」

「嗯。」

「其實,給美女這樣抱著的滋味也不錯。」

我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還靠在阿藍的懷裡。退了一步,我直接賞他一個大白眼。

「嘖!也只有妳不會眷戀我的懷抱。」

嘖什麼嘖!跟阿藍是多年老友了,但也像個哥們似的,親暱的舉動我們並不會特別的反感,反而覺得稀鬆平常。

因為我知道阿藍對我並沒有什麼邪念;而我對於他更沒有臉紅心跳的情形產生。

只是,好像有誰給過我更溫暖、更有安全感的擁抱……

「霏霏,進去囉。」

「嗯。」我終止思考,反正這個問題也沒什麼重要的。現在這樣,就這樣,一切都很好。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