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記憶中的那雙手,總是那麼的溫暖,那麼的讓人有安全的感覺。

可是,萬萬沒有想過、想到的,是有一天,那雙手的主人會離我而去。

沒錯,紀司辰走了,無聲無息的走了。

對我而言,他是無聲無息的走出我的世界,對其他人而言,他是早有預告的通知。只有我一個,不知道他要離開,唯獨我……

大考完後,我順利的考了理想的分數,數學因為有紀司辰的惡補而安全上壘。

而幾天之後便是我的生日,只是忙於讀書的我,卻遺忘了自己的十八歲生日即將到來。很意外的,我忘了,其他人卻沒忘記,而紀司辰,則是給了我一個記憶深刻的生日。

我永遠難以忘懷那一天,我是如何被一海票人嚇到心臟都要跳了出來,只因紀司辰領著他們突然出現在我家,並推了一個大大的蛋糕出來。我永遠難以忘懷那一天,只因紀司辰難得的溫柔。

「霏霏,過來。」那天他這樣對我說著,不是命令的語氣,讓我不是很能去適應。

彷彿被蠱惑似的靠近他,只見他拉起我的手就往樓上走,我不明所以,只能任由他把我拉進我的房間,而後關上門。

「你幹嘛?」

「轉身。」

我依舊不懂他究竟要幹什麼,為什麼突然把我帶上來,還要我轉身。不滿我此刻像白痴一樣的盯著他瞧,他很自動的按住我的肩膀把我面向房內的梳妝台。

「你……」我話都還來不及說出口,便被一個溫暖的懷抱擁住。

「今天我有三個禮物要給妳,不可以拒絕或不要,因為只有我可以給妳。」

他暗啞著嗓子說著,熱燙的氣息噴灑在我頸項,背部緊貼著他熾熱的胸膛,我說不出話來,梳妝台的鏡子反射出我跟紀司辰的影像,他緊緊抱著我,姿態親密的猶如一對情人。

「好痛,你抱的我……」

「不可以嗎?」他突然在我脖子邊咬了一口。

「你咬我!?」我掙脫他的懷抱,右手按壓住脖子,難以置信他居然咬我。

「我還可以咬別的地方。」

我都還未釐清他話中的涵義,就被他拉了回去,熱燙的唇瓣適時壓了下來,室內又回復到安靜。

我瞪大了眼,腦袋一片空白,現在是什麼情形,他對我又抱又吻的,我卻無法抗拒……

「在我吻妳的時候,眼睛要閉起來。」

他輕咬了我的下唇,我驚呼了一聲,只感覺他的舌頭竄了進來,只感覺他的手輕撫上我的眼皮,讓我的眼睛能如他所願的閉上。他吻的好激烈,我像是置身於火焰一般,但又甘願沉醉在這其中。

「這還是第一次妳沒罵我色狼。」我睜開眼看著他,他正目光灼灼的看著我,如此熱烈的眼神讓我燒紅了臉頰,只能低下頭。

「果然很適合妳。」

「什麼?」

「這個。」他邊說邊從我頸項拉起一條細緻的銀鍊,上頭小巧的心形鑲鑽墜飾讓我一看就愛不釋手。

「我什麼時候有這個了?」

「我剛剛吻妳的時候幫妳戴的。」

「呃。」

看著他笑的頗邪氣的帥臉,我緩緩的退了開來,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回應,從剛剛到現在,我的腦袋就一直是空白的。

「過來。」瞪著他突然大敞的手臂,我想我永遠也無法猜測他下一步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過來,不要讓我說第三次。」他瞇起眼,臉色逐漸堆起一堆狗屎,眉頭也蹙了起來。

暗自嘆了口氣,我乖乖走向前,十八年來第一次自己主動投進他的懷抱。臉靠在他的胸膛上,我享受著他難得的溫柔,還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安全感正迅速佈滿我全身。

「Je veux te dire que je t'aime……」他突然低語了一句類似法文的字句,可是我聽不懂。

「你說什麼?」我抬頭看著他,他微笑不答覆,擺明不肯告訴我正確的解答。

「以後妳就會知道了。」

「什麼嘛,小氣。」我噘著嘴,要說就用中文說啊,幹嘛那麼大費周章的講法文,我又聽不懂。

「你不是說要給我三個禮物,還有兩個呢?」

「我都送完了。」

「有嗎?」

「有,第一是擁抱,第二是親吻,第三是那條鍊子。」

我愣愣的看著他,那兩個也能當做禮物喔?虧他想的到。

「所以我說只有我能給妳……還可以重複給第一、二項……」

「什麼!等……」

我的一下都還未說出口,就被他吻住,所有拒絕及抗議,全數被他吞入腹。許久,他才甘心的放開我,而我只能狠狠的瞪著他,只因自己無力阻止他。

「妳知道我挑妳這條花了多久嗎?」

「不知道……」可惡,他能不能不要這麼溫柔,只要他一溫柔,我對他就完全毫無抗拒之力。

「很久很久,雪兒都快被我搞到瘋掉,最後才選了這個。」他拉起那條銀鍊,像是對我低語又像是對著它呢喃。

「雪兒?那個學妹?」

「嗯哼。妳記得她啊。」

他捏了捏我始終都是紅通通的臉頰,繼而拉了拉我的長髮,把玩似的在手指上纏繞。

「頭髮……」

「嗯?」

「好長,長到腰際了。」

「想要剪短了,每年夏天都好熱。」

「不要剪,我喜歡妳留長髮,比較適合妳……」

我只能說,紀司辰今天一定是吃錯藥了,不然他是不會這麼溫柔的;而我,大概也吃錯藥了,才會讓他今天對我胡作非為。十八歲的生日,我想我會一輩子記得……

我真的會記得,記得紀司辰在給了我美好的一晚之後,隔天便收拾行囊遠走他鄉,未留下對我的任何隻字片語,獨留頸項上的銀鍊,他就這樣,就這樣離開……




※這是《聽》最煽情的一回了,=////=(自己都寫的很害羞,不過寫完就算了==)
在此奉獻給大家(被毆飛~)

Q:那麼,紀司辰去哪了? 
A:他去學習接管家族事業的知識了--"(二度歐飛~)

Q:紀司辰的『Je veux te dire que je t'aime』是什麼意思?
A:是法文的『我想和妳說我愛妳』唷!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魚♥
  • 好看好看耶 !!
    雖然看第二次了 XD"

    好期待小風姊姊的新作。
  • 謝謝支持回味囉:)

    最近太頹廢,要等我擺脫懶惰因子XD

    舞風 於 2009/07/25 02: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