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妳怎麼了?」

「嗯?」我回過神,而在我面前的兩女一男則是適時的跟我一起大眼瞪小眼。

「妳的魂還在嗎?」凌天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很好啊,沒事沒事。」

「妳在想什麼?」

曉涵輕聲的問我,而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莊英俊剛剛那番話,我如果拿出來反問他們,會更無言吧?而什麼時候開始,乾笑是我逃避或不願回答問題時唯一能做的事情。

「喂!大塊頭,你那個換帖兄弟咧?怎麼最近一放學就消失不見?」珊珊抬起手肘直接就往凌天胸口撞去,她的力道多大我不知道,不過聽凌天那聲吃痛的悶哼,我大概就能略之一二了。

「我哪個換帖兄弟?」

「吼!紀司辰啦!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傻啊?」

「阿辰喔?他去找那個……呃……」

「找什麼?」

我跟珊珊異口同聲的問著,而凌天彷彿自知洩漏了不該說的,緊抿著嘴不肯再說任何一句話。知道緊閉的蚌殼是怎樣也撬不開的,尤其是凌天這種看似木訥實則精明的人。

我笑笑的說聲沒關係後,便揮別他們踏上回家的路途。離開飲料店,我獨自一人緩步走在人行道上,許許多多過客逐一從我身旁經過,只是沒有一個是我所想的那個人。

我實在是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還是哪一號人物,能讓紀司辰義無反顧的去當了忍者。

突然,對街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吸引住我的目光,而那我早已熟稔到不行的容貌更是讓我欲張口呼喊。只是,他身邊那嬌小的伴侶像是強力膠一樣定住我已跨前的腳步。

我難以置信的緊捂著嘴,用著極大的自制力才能吞下我的驚呼。腦袋下達命令要我離開,可是我的腳卻不聽使喚,眼睛想要移開視線,可是為什麼、為什麼……

我不知道我站在這邊凝望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對街那兩個低頭交談正熱絡的人還要講多久,我更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要像路障一樣卡在這裡。

「霏霏?」恍惚中感覺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回頭一看,是紀司辰另一換帖死黨藍浩辰。

「果然是妳,妳在這邊做什麼?」

他笑開了他那素來以斯文俊秀聞名的臉龐,溫柔的態度依舊是我所熟悉的。或許是同為副班長的緣故吧,凌天跟藍浩辰,我跟藍浩辰比較熟,且很熟很熟。

「我?沒事啊,我正要回家呢。你呢?怎麼在這裡?」

「我買完書要回家了。要我送妳嗎?」

看著藍浩辰溫柔的笑臉,我居然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語,只能乖乖跟他一起走,或許,在我內心深處是任性的希望現在能有人陪伴。

「下星期二副班長要開畢聯會,別忘了。」

「知道啦,總愛把我當小孩子一樣。」我噘了噘嘴,藍浩辰明明就跟我年紀一樣大,卻老是愛把我當成小妹妹一樣。

「因為妳有娃娃臉啊,很可愛。像妹妹一樣。」他自顧自的說著,臉上浮現一種孤單寂寞的表情,這時我才猛然想起藍浩辰是獨生子。

「你應該很想要有兄弟姊妹吧?」我停下腳步抬頭看著走在我身旁的他。

「我很羨幕妳有姐姐、司辰有哥哥,不像我,只有我獨自一人。」

「藍浩辰……」

「別連名帶姓叫我,頗生疏的。」

「那該怎麼叫你?你的名字跟紀司辰好像,叫的很饒舌。」我向他扮了個鬼臉,擺明不是很服從他的請求。

「名字差不多,那妳就直接叫我的姓氏囉?」

他難得俏皮的語氣惹的我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剛剛死命徘徊在我腦海裡的那兩道身影被施了魔法似的消失不見了。

「阿浩?」

紀司辰特殊的低沉嗓音在我倆背後響起,我的身軀倏地變的僵硬,站在我身旁的藍浩辰敏感的察覺到我的轉變,悄悄伸出手緊握住我。

「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

「我正要陪霏霏回家呢。」

「是嗎?」

我知道紀司辰的視線一直專注在我身上,但我就是不想看到他,兀自躲在藍浩辰的身後、任由他的手緊握住我。

「你也還有事要辦吧?你旁邊那……」

藍浩辰突然停頓的話讓我也不禁探出頭來看著他,只見他瞇著眼打量紀司辰旁邊那個女孩不發一語。

「藍?」我搖了搖跟他交握的雙手。

「嗯?」他回過神,低頭看了看我,隨即溫柔的笑笑,彷彿他剛剛的失神思索不曾發生過。

「你……」而被點到名的那個女孩,則是突然驚呼了起來,那詫異的臉色表明她跟藍浩辰過去可能是舊識。

「雪兒?」紀司辰推了推她纖細的肩頭,女孩受到驚嚇般的退了一步,望著紀司辰跟藍浩辰的神情像是看到鬼從她眼前飄過一樣。

「學、學長,我先走了。」

語畢,她飛也似的跑走了,不,幾乎可以說是落荒而逃。遺留在原地的我們,雖詫異外加納悶她這突發的行為,但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司辰跟妳一起回去吧,反正你們是鄰居。」他邊微笑的說著,邊要放開剛剛握住我的手。

偷偷睨了眼紀司辰,只見他的臉色並不很好,是因為那個學妹跑掉的關係嗎?思及此,我抓緊藍浩辰的手不肯放開。

「霏霏?」

「看來她需要的並不是我。」他嘲諷似的說著,酸不溜丟的語氣逼的我不得不怒眼看向他。

「司辰他不會對妳怎樣的。」

藍浩辰低聲在我耳邊說著,我雖無可奈何,可是礙於紀司辰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我不得不放開手,乖乖點頭說好。

跟藍浩辰揮別之後,我突然有點後悔要他先走,因為等下我就要獨自一人面對身後那頭莫名在生氣的大魔頭。

「你們感情很好嘛。」

我實在是搞不懂,為什麼他的語氣要這麼酸,是剛剛有去雜貨店喝了一大缸醋嗎?

「拜託你口氣好一點好不好?你也可以先走啊!這樣就不用那麼痛苦的跟我走在一起!」

「我並沒有說痛苦這兩個字!」

「是你口氣那麼差、臉色又那麼臭的!」

不想再理會他那咬牙切齒的凶惡臉色,我轉身就往回家的方向走。

「齊雅霏!」

他追了過來,一把就握住我的手,我甩不開,也掙脫不了,他握的好緊、好緊……

這回他又是怎麼回事了?可是比起剛剛藍浩辰的手,紀司辰的手對我而言,好像更有一種安全的感覺……



下一回開始是一個轉折~"~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