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那天紀司辰的唐突舉動除了讓我傻眼之外,也讓家裡那四個寶更是樂見我們的發展。

何謂『四個寶』?請參照俗語「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紀、齊兩家共有四個寶。

其實,很多事情並不是想像中那般簡單。

就像,我跟紀司辰那實在是很無厘頭的曖昧關係,就如同從聖母峰滾落到吐魯番窪地的雪球,巨大無比,當然,它不會自行溶解是個重點。這顆雪球,已經大到可以把人活埋的程度,但若真要說到把人活埋,卻也沒這麼一回事。

因為,紀司辰這傢伙,又開始重蹈之前的覆轍,鎮日神龍見首不見尾,但也不是之前那種看到我就躲、就跑、就閃。反倒是每到放學之際就像忍者一樣,咻地消失不見。

他到底在忙什麼?我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值得他這樣大費周章的來匆匆、去匆匆?我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只有那四個寶總是把我推來拉去紀家向我洗腦紀司辰的好,不然就是總在我耳邊碎碎唸著我跟紀司辰以後的『未來發展』。

我想,再按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我跟大魔頭大概會比姐姐跟紀大哥還要早踏上愛情的墳墓,且是逼去的。

我的生活,一直一成不變,單調且無聊,不是書本就是考試,但這陣子除了思索那傢伙的怪異舉止之外、疲於應付那四個寶的突兀行為之外,煞是累人的就非何碧雯的表哥莊英俊莫屬。

自從紀司辰放學後跑去當忍者,不在我身邊當護衛之後,這隻蒼蠅,就突然竄了出來。

雖然之前我總擔心高強會來找我算帳,畢竟紀司辰曾把他的手當雞骨頭一樣喀的弄斷;但現在我卻希望高強出現而不是何碧雯的蒼蠅表哥。

「霏霏、霏霏,妳別走那麼快,等我一下。」

像現在,我以百米速度快走在校門口前的廣場,企圖擺脫後方那隻追我追到臉紅喘息個半死的沒用蒼蠅。不是我說話要這麼狠,是因為他真的讓我感到很厭煩,且才追趕我一段路而已就喘成這樣,那假如要他去跑個百米障礙賽,不就休克掛在當場?

「莊同學,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不要一直跟著我。」我停下腳步,莫可奈何的回頭看著他。

「嘿,我說過妳可以直接叫我英俊的。」看著他自以為很率性的露出笑容,還學著櫻桃小丸子裡的花輪撥弄著頭髮,我腦中只有兩個字無聊這兩個字。

「我說,紀司辰又是怎麼啦?怎麼又不在妳身邊當蒼蠅了?不過,他不在也很好啦。」

「為什麼好?」

「因為這樣就不會阻礙我追求妳呀!」

瘋子,我腦海原本漂浮的無聊瞬間改成這兩個字,這個人究竟在說什麼,我一點也聽不懂,不過,我也不想聽他要說什麼,尤其,他是何碧雯的表哥。

「同學,第一,我跟你不是很熟。第二,請你不要直呼我的小名。第三,我並不想給誰追求。結論就是,請你不要再跟著我,這樣我很困擾。」說畢,我揹著書包轉身就走,完全無視後頭莊英俊那詫異萬分的青白交錯臉色。

「那妳就准許紀司辰追求妳嗎!」

他突然而來的問句如同強力膠般定住我的腳步,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就算想了,也是無解答吧。

「從以前妳身邊就只有紀司辰一個,其餘異性要靠近妳根本就是天方夜譚!那妳說,妳准許他追求妳嗎?」他越講越大聲,引的其他正要回家的路人甲乙丙丁紛紛停下腳步看著我們。

「莊英俊!你找霏霏有事嗎?」

突然岔出聲音讓我回過頭,來者居然是凌天,心底有一股失望隨之升起,我原本是希望誰來?紀司辰嗎?

「你!」莊英俊站在高人一等的凌天面前瞬間矮了一截,讓人有種是凌天欺侮莊英俊的錯覺。

「如果沒事,我們要走了。」

按照我適才的方式,凌天直接拉了我就走,完全不理會那隻蒼蠅。直到把我拉到學校附近的一家飲料店,他才停下腳步。

「妳沒事吧?」

「沒事。那你……」

「我喔?其實我也不知道妳剛剛會有那種情況發生啦,是妳朋友告訴我的。」他指了指飲料店內,我探頭一看,原來是珊珊跟曉涵。

「霏,沒事吧?莊英俊那傢伙沒對妳做什麼吧?」

「沒有沒有,他不敢對我做什麼。」

「大塊頭,是不是你動作太慢,讓霏霏受委屈了?」

我訝異的看著珊珊跟凌天,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他們兩個是舊識。

「小姐,我收到妳的命令之後就衝回去了耶,還嫌我慢。」

「誰知道你是用走的還是用跑的,我又沒看到。」

「妳這女人,不要每次都曲解我的話!」

正當我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坐在一旁時,凌天直接拿起珊珊面前那杯飲料就口,沒有半點猶豫或扭捏,很自然的流暢動作讓我們三個女生傻了眼。

「你你你……」

「幹嘛?我衝的很累,讓我喝一口又不會死。」

我想現在的問題不是凌天是喝掉一半或是一口,而是他喝的是珊珊那杯,她沒有用吸管,也是直接就口,而凌天……

「你怎麼可以偷喝我的飲料!」

「反正又不是沒喝過,妳的口水我之前就……」

我跟曉涵都還處在凌天剛剛的舉動震懾不已,現下他這句話更是讓我們驚訝無比的看著他們。

「你不要亂講話!」我好笑的看著珊珊又羞又窘地緊捂著凌天的嘴,沒想到他們已經進展的這麼神速了。

「妳准許紀司辰追求妳嗎!」突然,莊英俊剛剛那句話又入侵我的腦細胞,我想,這個問題,已經不能再讓我去忽視了吧?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