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老實說,我活了十七個年頭,還沒有這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景發生。

而紀司辰總是一再的讓我破例,上演許許多多次『不可能的任務』。

「你、你剛剛……說什麼?」我無法克制自己顫抖的嗓音,我所受的驚嚇真的非比尋常,大概可媲美在野外看見外星人入侵地球。

「我喜歡妳。」他再次的重申,音量比剛剛那次還要大的許多,這四個字正挾帶著核子彈的威力轟炸我的腦細胞。

「如果我這樣說,妳會怎樣?」他突然咧開嘴笑的一臉開懷,我卻還處在驚嚇的場景裡未回神。

「看來,有答案了。」

他大步跨向前,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臉頰。疼痛感傳來,我瞪著這個正在殘害我臉頰的兇手,他居然又再一次騙我!只是這次不是拐我的話,是拐我的反應!

「你又騙我!」

「我騙妳什麼,我話又還沒說完。」他眨了眨眼,漾著無辜的神情對著我說。這次又是我錯了?因為我沒等他把話說完?

「霏霏,難不成妳喜歡我?」

「鬼才喜歡你!」我尖叫著,這個問題我自己都沒有想過。

「不然妳反應幹嘛這麼大?」

「我、我、我……」媽呀,我口吃幹嘛,這下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嗎?

看著紀司辰臉上越來越燦爛的笑容,這次我不是想一拳打掉他那礙眼的笑容,只想找一個沒有他的地方躲起來。

「妳別我啊我的了,我知道妳的意思。」

不!你不知道,你怎麼會知道我的意思!因為,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

「既然妳這麼喜歡我,我也不討厭妳,乾脆……」

我發誓,現在在我面前的不是紀司辰,我看到的是一頭咧開狼牙的大野狼,妄想將我吞食。我嚇的往床舖另一頭爬去,只是紀司辰一把就把我撈了回去,現下正把我壓在柔軟的床墊上。

「你、你走開啦!」

「不。」

他一個字就粉碎掉我所有的冀望,看著面前那張早已熟稔到不行的帥臉,那闇黑的眼眸是那麼深不可測,我不知不覺被他吸引住,就只能發愣的盯著他瞧……

「霏霏,媽回來囉!」

聽見姐姐的叫喊,我回過神,而紀司辰還把我壓著,眼神對到,我們倆同時一呆,一時之間,我忘記把他推開,他也忘記退開,整幅畫面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雅莉,妳杵在雅霏房門口做什麼,快叫她出來,我帶了很多禮物給她。」

完蛋!真的是老爸的聲音!只是我還來不及把紀司辰推開,老媽就已經興奮的衝了進來。而後,我選擇閉上眼,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耳朵也能關起來,這樣才不會聽見老媽那殺雞似的尖叫聲。

「你們在做什麼!」

「怎麼回事?」

「阿辰,你怎麼在這裡?」

很好,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來一堆,除了我跟紀司辰之外,齊、紀兩家的所有成員皆目瞪口呆的像雕像一樣杵在我那扇不知為何是打開的房門口前。


幾分鐘後,地點在齊家客廳,成員是齊、紀兩家成員,共八人。問我現在是開小組會議嗎?

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跟紀司辰大禍臨頭了。

「你們可以解釋一下剛剛是怎麼回事嗎?」

突破僵持氣氛的是紀司辰他爸,紀伯伯。雖然我一直都知道紀伯伯是面惡心善的,但是他現在那張不怒而威的臉真的嚇到我了。

我垂眸不語,只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剛沒有立即推開紀司辰,我自己本身也錯了,不能把罪過全推給他。

「兩個都不說話,我們怎麼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

「他拿作業還我。」

「還作業能還到滾上床去!」

紀伯伯吼了起來,我害怕的縮起身子,莫名的淚水開始凝聚。

「你不要這麼兇,你瞧,嚇到霏霏了。」紀伯母邊安撫著紀伯伯邊伸腳踢她的寶貝小兒子,要他出來解釋。

「司辰,你說,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緩了緩了臉色,紀伯伯轉問紀司辰,我跟著看向他,不知道他會做何解釋。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他一臉漠然,像是不在乎一樣。但我知道他這麼冷漠是種保護,是在保護我。在這種情況下,論他、論我皆有錯,錯在於誰並不重要,因為,再多的解釋只會抹黑一切,雖不是說長輩們都不明理,但,多說無益。

「你這是什麼話!」

紀伯伯又嚷了起來,百分百對於紀司辰這個答案不滿意。我看著紀司辰,他依舊一臉淡然……

在我猶豫著要不要說出真相的同時,紀大哥突然站起身,把紀伯伯跟紀伯母拉到客廳角落開始講起悄悄話來。

隨後,我看見紀伯母招呼著老媽,之後,老媽呼叫老爸,最後,連姐姐也一同過去講悄悄話。

我坐在沙發上,不時瞟望那一群開小組會議的,只聽他們偶爾會發出笑聲,不會是在分享笑話吧?可是那種笑聲,不是愉悅時發出的笑聲,反而有點像是做壞事得逞時的奸詐笑聲?

我的視線對上紀司辰,他臉上的表情跟我一樣疑惑,只是都不敢發出聲音,就怕等下被砲轟。

許久,在我想拿電視遙控器的那一刻,小組會議散會了,六人臉上都有著笑容,好像剛剛的逼供大會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樣很好啊,加油。」紀伯伯突然開口這樣說,還拍了拍我的頭頂,這下我又更疑惑了。

「沒錯沒錯。司磊,你怎麼不早說呢。」

什麼?紀大哥說了什麼了?為何現在大家笑的這麼開心、這麼……曖昧?

害怕的轉頭看向紀大哥,他發覺我在看他,回以我一記微笑,以往紀大哥一笑,我會覺得那笑容溶化了他冷硬的臉部線條;現在,我只覺得紀大哥的笑容裡,好像在算計著什麼似的。

盯著那張笑臉,我突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商場的人皆稱紀大哥為冷面狐狸,這下,我才真正領會紀大哥的狐狸之稱,並不是浪得虛名……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瑄~
  • 恰巧看到了這個小說,就進來這網頁看看
    小風姐姐(可以這麼叫嗎?)你真的很棒耶!
    膽敢問你: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 你好,歡迎你哦:)
    可以啊,稱謂我不在乎的。
    也可以啊,來者都是友^^

    舞風 於 2009/07/19 22:58 回覆

  • 書妤
  • 看了很多遍了
    很想問
    紀司磊到底跟紀齊四老說了些什麼呀?
  • 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因為是第一人稱寫法,所以就沒有把那邊寫出來。
    只能籠統的告訴你,是某兩人在耍曖昧的事情(噓)

    舞風 於 2010/07/06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