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開始懷疑,我是不是今年犯太歲?才會讓所有的人、事、物都跟我犯沖?

如果不去安個太歲,哪天掛點了都不曉得。

先是數學跟我犯衝,呃,好吧,或許它從以前就是我的天敵了。然後呢,再來就是紀司辰,躲我跟躲瘟疫一樣,但躲我的原因不明。之後又會是什麼跟我犯沖?是姐姐?還是紀大哥?

史無前例的被班導警告提醒、又被何碧雯逼上樹梢上頭,還附加從樹上跌下來。究竟這種日子我還要過多久?要等到什麼時候厄運才會退散?

我甚至已經開始考慮買一大包鹽或者是幾斤黃豆、大蒜之類的來驅魔,不然拿一張符貼在房門口好了。

趁著今天是週休二日,我拎著作業大剌剌的入侵紀家,而紀司辰無奈之於,只得先去廚房搜刮果汁跟零食,以備我的不時之需。但我這顆腦袋,不安分的乖乖想作業該如何解決,居然先想該怎麼讓厄運退散,真是,我到底在幹嘛?

「妳在發什麼呆?」

嚇!紀司辰是什麼時候端回果汁走到我旁邊的?看他那麼大一隻,走起路來竟是無聲無息的像用飄的一樣。

「沒有啊,我哪有在發呆。」不耐的抓下他拍放在我頭頂上的手掌,我盯著灰濛濛的天空說著絲毫不會懺悔的謊言。

「既然沒有,那妳臉上那副中風痴呆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不要告訴我妳是思春了。」

賞了他一個大白眼之後,我繼續盯著天空瞧,腦中播放的影片是之前我抱著紀司辰大哭特哭的的景象。雖然那天做了很丟臉的事情,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反正在他面前我早已沒有形象,而且也只有他一個人看見。

突然,我感覺一股溫熱襲上我的腰部,轉過頭去,紀司辰正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的……腰部?且他的手正毫無阻礙的直接摸了上來。

「喂!大色狼!你幹嘛又亂摸!那麼愛摸你去夜店啊!包你摸個夠!」

他抿著唇不發一語,像是沒聽見我的低吼似的,另一隻手跟著在我腰上興風作浪起來。

「你到底是怎樣?」

推開他,我在猜想他的耳朵是不是已經壞掉了或者是有過濾功能?以致於我所講的話他全都當作耳邊風,想聽的就入耳,不想聽的就淘汰,直接當作講話的人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妳是不是瘦了?」

「沒有!」瘦、瘦、瘦!怎麼最近大家都對我說這個字?是這個字跟我有很濃厚的血緣關係?還是我臉上有大大的寫著這個字,才會讓大家一看見我就直喊『瘦』?

「怎麼會沒有?之前看妳的臉還沒有感覺,現在……妳看看。」他邊摸邊叫著,好像之前在第四台那個煮菜的節目,其中那位主持人總是喊著『你看看』。

不過他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看我的臉還沒有感覺?是說我的臉比較肉嗎?

只是我的問題都還沒問出口,紀司辰已經一個反手把我擁入懷裡。

「瘦那麼多,妳看,之前抱妳的時候還感覺妳蠻有肉的,現在才過個幾天而已,身上的肉都拿去賣了?」

拜託!他說的這是什麼狗屁理論?身上的肉能拿去賣嗎?難不成我是一塊塊的割下自己身上的肉,然後拿去商店街叫賣?然後還要順便喊個幾句『一斤兩百唷!』之類的話嗎?

「身上的肉哪能賣啊!亂講!」

「不然妳解釋一下為何妳……」

他突然頓住不再往下繼續說,我疑惑的把視線從他放在我腰際上的手轉移到他的臉,一個抬眸,我才了解為何他突然不說話。他抱著我,而我們兩個正像牛皮糖一樣黏在一起,說是連體嬰也不為過。

「妳。」

「你!」

兩人同時開口,也同時閉上嘴,等待對方下一句的發言。只是通常這種情形很尷尬,我想說話,他又剛好張開嘴;我閉上嘴,他又很湊巧的不說話。

頓時覺得氣氛很凝重,潛藏在我體內的逃避因子又在蠢蠢欲動,想轉身逃跑,卻驚愕的發覺全身不能動彈。該死,我都忘記這傢伙還抱著我呢!

抬眼瞪著他,我散發著強烈殺氣電波,等待看他的神經究竟是粗的還是細的,如果是細的,那他就應該馬上鬆手。

「放手!大笨蛋!」可惜我似乎高估的他的神經了,這傢伙全身上下的神經系統一定也有過濾功能,不想做的、不想聽的一定直接淘汰排除在外,不會入侵他的腦細胞下達命令來指揮。

「放手?放手對我有什麼好處?」他咧開嘴笑著,臉上剛毅的線條因嘴角這一牽動……呃,現在不是欣賞他的笑容的時間。

「什麼什麼好處?」天!我何必在這邊跟他大小聲,直接把他推開就好了,可是為何我的雙手舉不起來,心底甚至有道聲音在吶喊希望紀司辰不要放手。

「親我一下,我就放手。」

我瞪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剛剛那句話是他說出來的。這個大魔頭骨子裡壞透就算了,沒想到也下流的徹底。

「如何?要嗎?」

盯著眼前洋溢著燦爛笑容的帥臉,我發覺他眼底閃爍著認真的光芒,且臉上的表情正詭異的高興到散發著光輝,我現在可以假裝昏倒逃避這一切嗎?

「你是認真的?」我僵硬著問著,而他微笑不語。我無言的程度隨著他嘟起他的嘴時到達最高點,為什麼好端端的會從問我是不是瘦了演變到現在我必須親他才可解救自己的場面?

「要還是不要?臉頰跟嘴選一個就好。」

「不要催我!」我真的希望能在他臉上找到一絲戲謔,只要一絲絲就可以了,只是這次除了認真之外,擁有的還是認真。

猶豫了許久,我想我只有短暫犧牲才能擁有自由,既然又不是第一次跟他親,那麼這次依舊當作是被瘋狗咬一口就好了。

心一橫,我把頭微微傾向前,輕吻他的……臉頰。開玩笑!我哪敢親嘴呀,親臉頰就算很好了!

就當我想抽身之際,紀司辰居然騰出一隻手扣住我的下顎,下一秒,我便感覺他的唇直接貼上我的嘴。我愣住了,只感覺他又摟緊了我些,甚至伸出舌頭輕舔我的唇。

我睜大了雙眼,雙手掄起拳頭不斷拍打他的胸膛,見他不動如山,我抬腳狠狠的往下踩……

聽見他的悶哼,我隨即跳開離他三大步之遠。捂著嘴瞪著他,我後悔剛剛沒直接給他一巴掌,這傢伙真的太放肆了,剛剛他甚至伸出舌……想到這,我的臉就是一陣燒紅。

「霏霏。」

「你不要過來!我真的生氣了!」我的怒吼沒有用,他依舊故態復萌的妄想往前一步。他一往前,我就退後;他進一步,我就退一步。

「你這大魔頭!大色狼!大笨蛋!大白痴!我就是太笨了才會相信你!」吼畢,我不多做停留,直接逃竄到房門口,拔腿狂奔就跑。

因為,除了生氣之外,莫名的情愫正在我心底蓬勃的發展,而我,實在是不知道怎樣面對他……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