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旁人總是很自動的把我跟紀司辰擺在一起,好像是很理所當然似的。

不過時間一久,我跟他也懶得去解釋一切,任由一海票閒雜人等把明明就很單純的關係渲染的很曖昧。什麼樣的傳言都有傳出過,誰叫他是名人,名人總是多八卦,但也因為他的關係,讓我很不甘願的也在鎮上名人榜中榜上有名。

猶記得有一次跟紀司辰去買東西,店家很大方的給我們很多折扣。

就當我納悶為何有那麼多好康的可以納為己有的時候,只見老闆神秘兮兮的把紀司辰拉到一旁竊竊私語了起來,獨留我一頭霧水的杵在櫃檯等待。

許久,就見老闆笑的一臉開懷,還豪邁的拍拍紀司辰的肩膀,而咱們大魔頭的臉上則清清楚楚寫著尷尬兩個字。看到他這種臉色,我就知道了,又是一個誤會頗深的人。

然而這位誤會頗深的老闆,深度比別人深太多、太多了,他甚至塞給紀司辰一盒保險套。當紀司辰亮出那一小盒讓我的臉瞬間燒紅的東西時,我除了無言之外,就是趕緊把它毀屍滅跡,不要再我面前囂張作祟。

然而,我跟紀司辰會一起當班長、副班長也是因為意外而湊合在一起。

當初高一的時候,大夥都不太熟稔,彼此之間好像很怕別人直接把你綁架抓去賣似的害怕著。當然,開學第一日就是要把班上的靈魂人物:班長,給選出來。

班上的同學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卻都同時心照不宣的一致看向面無表情的紀司辰。而紀大少爺卻渾然不覺自己已成為班上注目的焦點,目光始終專注在書本上頭。

班導見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某人,而某人也很『乖』的在看書,翻閱點名表就直接宣布紀司辰為班長。被點到名的紀大少,這才茫然的抬起頭,訝異自己好端端的看書也會被點名為班長。

「紀同學,你願意為班上同學服務嗎?」

「呃……」

就因為他這一聲『呃』,每個人又專注的看著他,散發著『你就當吧』的強烈眼神電波。抵擋不住眾人的眼神電波,他只有很困難的點著有點僵硬的脖子。

正當我忙著竊笑之餘,紀司辰這天殺的大混帳,竟開口跟班導講起條件來。

「那我可以自己挑副班長嗎?」他這個提議,沒有人反對或不贊成,畢竟在這種彼此都還不認識的時刻,有人能來當替死鬼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心底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產生,我看向站在講台上的班導,只見她猶豫了一下,點頭當作允諾。

「那……我要霏霏當副班長。」

『啪』我似乎聽見自己那根克制理智的神經霎時斷成兩截。這個大笨蛋,到底在說什麼?扯到我做什麼?

「霏霏是哪一位同學。」班導有點尷尬的問著,應該對於紀司辰只報出我的小名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

「齊雅霏,坐在講台前那一排的第四個。」紀司辰很好心的報上我的全名外加地理位置,使得全班及班導的視線從紀司辰身上轉到我這邊。

「齊同學,那妳願意嗎?」班導看著我,全班同學也看著我,包括那隻惡魔也看著我,臉上還大剌剌的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但好死不死,原本只是一個很正常的班級幹部挑選,竟因其中一位同學的發言而變卦……

「咦?新任班長跟齊同學是男女朋友嗎?」此言一出,我愣住,大夥也呆了一下,隨後就有人喊出一堆讓我無言到最高點的話語。

「咦?搞不好真的是耶。」

「兩個人還挺相配的。」

「不錯耶,情侶檔成為班上的靈魂人物,應該很不錯。」

我發誓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跟紀司辰是男女朋友這一類的話出來,但為何總是有人誤會?難道眼睛都瞎了還是脫窗了?

「我跟他不是男女朋友,只是鄰居。」

僵硬的扯著嘴角,我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在解釋我跟大魔頭的關係,縱然我很努力的解釋,旁人相信的機率總是零。

「可是班長說他『要』妳當副班長,不是用『請』或者是『選』耶!還有啊,我總覺得你們……」

他越講越亢奮,越講越興奮,興奮到我想直接叫他閉嘴,尤其是在看到紀司辰臉上那燦爛的笑容,更是讓我怒火中燒。

最後,我只能僵硬的點頭答應成為副班長,都已經被『欽點』了,我還能說什麼來拒絕?況且如果我拒絕的話,某人大概就會讓我吃不了兜著走。

雖然我一直很想站起來大聲的跟紀司辰嗆聲,不過最後我還是忍住了,畢竟跟別人爭論不是我的專長,往往只有輸的可能。只是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怎麼都死命認為我跟大魔頭會是男女朋友?我真的不知道……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