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級市場耗了太久的時間,等到走出門口的時候,才發現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都是你啦!如果不是你,也不會拖到現在!」

「又是我喔,怎麼又是我的錯?」

就是你的錯!如果你沒有去招惹那隻充滿噁心香味的蜘蛛精,也不會拖延到這個時候還沒回到家。當然,這句話我放在心裡沒有叫囂出來。

默默的走在前頭,我發覺自己其實一點也不了解大魔頭。他的脾氣千奇百怪,有時候很溫柔,有時候很暴躁,有時候卻又像小孩子一樣喜歡撒嬌。

在我面前,他永遠令我捉摸不定,好像快斷線的風箏,搖搖欲飛,只要我一鬆手,他就會飛到遙遠的地方,任憑我怎麼找也找不著;在師長面前,他卻是一臉沉著冷靜,嚴謹的模樣也總是讓那些長輩們對他疼愛有加。

但,這樣一來,我好像又更不懂他了,究竟什麼時候的他,才是真正的紀司辰?大魔頭的哥哥紀司磊,雖然沉默寡言,但這就是他標準的性格,不像大魔頭,好像輪胎有備胎似的,隨時可以替換無數種表情。

「你上輩子一定是賣面具的。」轉過身,我對著走在後頭的紀司辰朗聲說出我的感想。

「怎麼說?」他嘴角含著笑,雙手率性的插在口袋裡,一派閒適的回我。

「不然你的脾氣怎麼有那麼多種花樣可以變出來,一下生氣,一下又可以很溫柔。」

「我還可以變很兇。」

「我知道啊,你平常就很兇了。」晃晃手中的塑膠袋,我笑嘻嘻的損他。

「不是我平常那種對妳兇喔,還可以更兇、更兇。」他緩慢的說著,而我也想到早上開會時的那個景象,那時的紀司辰,真的很兇,不,不是兇,而是有一抹真正的殺氣傳來。

耶?想到這,我的寒毛不禁豎立了起來。像是察覺到我的顫抖,紀司辰靠近我,低下頭在我耳邊低語著。

「妳,怕我嗎?」

對於他突然的靠近,我慌亂到手足無措。抬眼看著他,只見他眼底閃爍著一種光芒,像是要將我看穿般犀利,而且他的表情異常的認真,我的回答有這麼重要嗎?

「我、我當然怕你啊!你那麼兇,當然怕啊!」慌亂的回了他那莫名其妙的問題,再慌亂的跳離他面前,我強裝鎮定的穩著步伐悄悄遠離他的勢力範圍。

「是嗎?」他輕笑了起來,只是笑聲為何有種孤獨寂寞的感覺?

夜風涼涼的吹了過來,穿著單薄的我打了個寒顫,紀司辰走向前來,脫下身上的外套覆在我身上,我看著他,他卻一句話也沒說,拉著我的手往我們家的方向前進。

路燈將我倆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緊握住的雙手,好像有種羈絆的感覺,但心裡頭為何總很矛盾的有另一種即將要分離的感覺?



打開家門,在玄關處擺放的一雙高跟鞋吸引住我的目光,那是姐姐慣穿的那雙。只是旁邊那雙有點眼熟卻又有點陌生的男性皮鞋,則令我蹙起眉頭。

「我家好像沒有人會穿這種鞋子吧?」我頭也不抬的問著身旁的大魔頭,他只敲敲我的腦袋瓜子,就率先進入客廳裡頭。

我低頭思考那雙有點眼熟的皮鞋究竟是何方神聖的,沒發覺前頭的紀司辰像雕像一樣杵在客廳前,而沒發覺的後果,就是直直撞上紀司辰那寬闊的背脊。

「你幹嘛……」正想破口大罵之際,客廳內的景象也讓我像雕像一樣呆愣住。

「姐……」我張嘴喊人,隨後響起的尖叫聲跟咒罵聲卻也很剛好融合我因訝異而略顯大聲的尾音。隨著尖叫跟咒罵的響起,面前正糾纏熱吻的難分難捨的兩人也迅速的分了開來。

「妳這小笨蛋,幹嘛破壞人家的好事?」

「我又不是故意的。」摸摸自己很無辜被大魔頭轟了一掌的後腦勺,我很無辜的回應。

「霏霏、司辰……喔!我的天!」在我面前,臉紅到猶如盛開的三月桃花,但面部表情卻是一臉尷尬困窘的漂亮女人,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姐姐齊雅莉。

「雅莉姐,妳該不會是被我哥霸王硬上弓吧?」大魔頭此句話一出,我尷尬、老姐也一臉尷尬,不過在場的另一個男人臉色可就不是尷尬了。

好事被人打斷一定是很惱怒吧,我想。不過如果剛剛我跟大魔頭再慢個幾分鐘進來,熱吻鏡頭會不會變成十八禁的畫面?

「紀司辰,嘴巴放乾淨點!沒有的事情不要亂大聲嚷嚷!」

「那你幹嘛死抱著霏霏她姐上演親熱鏡頭?」紀大哥轉頭看著我,臉色由青轉紅,從一開始的惱怒到現在的不自在讓我有點啼笑皆非。

「我……」紀大哥張口欲言又止,看他的表情似乎很想說些什麼,只不過礙於我在場不好意思說的太過直接。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老哥,我不小了,我滿十八了。」

眼前上演的兄弟鬥嘴戲碼比電視上八點檔的肥皂劇好看太多了,我甚至打算要在沙發上坐著,拿出一包魷魚絲邊看邊吃,一定很過癮。只是我沒有機會欣賞到更多,才在沙發上坐下不到兩分鐘,就被大魔頭發現。

「齊雅霏,妳還敢笑!我的晚餐咧!去煮!」

「你兇她做什麼!」

「不要吵了,我去煮飯。」

一時之間,三句話分秒不差的同時出現,我愣在沙發上,而紀家兩兄弟也停下爭執。

「不要吵了!尤其是你,紀司磊!都幾歲了還跟司辰吵!」姐姐一臉怒容,嘴裡不斷吐出的是讓我們三個變的乖小孩的話語。

「再吵你就回你家去!」撂下這句狠話,姐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走我跟大魔頭手上的塑膠袋,頭也不回的走進廚房。

「老哥,你還不去讓雅莉姐消氣喔?」大魔頭用手肘撞了撞已經僵硬如化石的紀大哥,而紀大哥則是抿著唇,不發一語。但一會兒過去,還是看見他邁起步伐往廚房走去。

而我這個從頭到尾都很閒的人,則是準備看電視,想要伸手去拿卡在兩人座沙發中間的遙控器,誰知大魔頭一屁股坐了下來,正巧壓到遙控器的另一邊。

「大笨蛋,你壓到了啦,先起來啦!」

他第一個反應是哼了哼,第二個動作則是翹起二郎腿來,我等待著他第三個動作能把身體倒向右邊一點,這樣我就可以順利解救遙控器,避免它繼續慘遭紀司辰的蹂躪。只是我這一等等了快三分鐘,他居然一點動靜也沒有!

「你耳聾嗎!」捏住他的耳朵,我放肆大叫著!

「妳好吵。」

我好吵?他居然嫌我吵?還有他的耳朵是塞了耳塞是嗎?還是真的耳聾了?我那聲叫喊足以吵醒死人耶,他居然只說我吵?

「我在想,剛剛看見我哥跟你姐接吻,妳怎麼一點驚訝的樣子也沒有?」

這傢伙,每次都是這樣,故意不理會我的怒火,就只會扯開話題讓我忘記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他的問題倒是問倒我了,為何我絲毫都不感覺驚訝呢?或許是時常看紀大哥跟姐姐相處在一起久了,總覺得他們之間有一種電流出現。

「或許看他們相處久了吧,就覺得他們一定……喂!你靠過來幹什麼?」我把心中的想法老實告訴給紀司辰,而這天殺大混帳要問人問題,就要乖乖的聽人回答啊,現在這樣靠過來是怎樣?

「那我跟妳在一起也這麼久了……」

可惡,當初不該選擇坐在這個位置,原本好好的兩人座沙發被他一擠之下,幾乎像是兩人同時擠一張單人沙發……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