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地推著手推車閒逛,突然看見最愛的鮮奶在眼前並列排放著,我溜著手推車快樂的迎向前。

在快樂迎向前的同時,眼角餘光瞄到大魔頭正在努力擺脫可怕的蜘蛛精。

我完全沒有任何想要上前去上演拯救大魔頭的戲碼,就讓大魔頭嚐嚐被蜘蛛絲纏身的滋味好了,反正他這麼神通廣大,不差這一回。

快樂的拎了一瓶鮮奶放進手推車裡,另一頭冷藏櫃裡的陳設物品吸引我的目光。

記得剛剛何碧雯是要請他去吃法國料理是吧?真可惜,他最不愛的就是法國料理,他吃怕了那種需要許多繁複禮節的餐廳,他最愛的還是媽媽式的家常菜及壽司。

何碧雯呀何碧雯,妳要追帥哥前,怎麼不先打聽一下他的喜好呢?真是的。

至於何碧雯又是何許人物呢?她又是一個讓名字能符合她個人外表的人物。總是噴灑著她所謂的高級香水到學校。

幸虧她不是在我們班上,而是隔了好幾個班級之外的閒雜人等,不然遲早我會天天帶著殺蟲劑去學校的。

不過好像自從有次她看到紀司辰上台演講之後,就莫名被他煞到了,三不五時跑到我們班上來要大家一起分享她身上的名牌香水味。

「小姐,買一盒牛肉吧,現在正在打折喔。」冷藏櫃前漾著微笑的推銷員喚我沉思的思緒。

盯著她微笑的面容,再轉頭看看那冷藏櫃內一盒盒看起來十分可口的牛肉,我像是鬼迷心竅了,拿了一盒放進手推車裡。而在推銷員感激的眼神恭送之下,我推著手推車溜到另一區繼續晃。

十幾分鐘之後,我在收銀台等著結帳,抬頭要把錢拿給店員同時,瞄到紀司辰一臉狼狽的走了過來。

「妳居就這樣把我丟給那個女人,妳這死沒良心的。」他煩躁的耙了耙短髮,一臉想生氣卻又無力的可憐模樣。

面對他這副模樣,我的心底詭異的有了一咪愧疚感,不過,就只有那一咪。

「可是她想要找的是你啊!又不是我!」唉!真討厭我這個死鴨子嘴硬的個性,明明就很抱歉把他一個人丟下了,為何講出來的還是這句欠揍的話語。

「算了!反正她也走了。以後我的頭上要裝一個雷達,何碧雯靠近我半徑十公尺的時候就要嗶嗶叫。」

他這番言論逗笑了我,而原本在等著我掏錢的店員也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我跟紀司辰轉頭看著她,她尷尬的紅了臉,但還不忘清清喉嚨跟我報告總共需付金額是多少。

趁著店員正忙於霹哩啪啦的蹂躪收銀機的同時,我問了一個連我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如果是我靠近你半徑十公尺以內,需要雷達嗶嗶叫來警告你嗎?」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我的問題,他就只是沉默,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就是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睜大著眼睛等待他的回答,隱約地,我感覺剛剛那位店員也正豎起耳朵偷聽。

彷彿過了一世紀這麼久,我看見紀司辰咧開嘴,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如果是妳,我想我會需要十個雷達來警告我。」我瞪著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真是可惡!不過原本我就意料他的回答會是這種『哈!如果是妳,我想我需要更多個雷達呢,妳一靠近會狂嗶狂叫。』的答案,敢情他現在是把我當瘟疫是嗎?還需要十個哩!氣不過,我瞪著他,就跟他僵持在小小的收銀台這。

「不好意思,請問我可以結帳了嗎?」後頭一道怯懦的聲音適時插了進來,解決了我的怒氣,也讓我發覺原來不知道何時開始後頭已經排了這麼一長串的人。

「咦?那不是紀伯他小兒子嗎?」

「他旁邊是不是齊老爹的小女兒?」

「好像是耶,聽說他們兩個正在談戀愛呢。」

「俊男美女配,真令人羨慕。」

「年輕真好啊。」

一瞬間,許多蜚聲流言四處竄起,除了前兩句我是完全承認的之外,其餘的我一概否認到底。

「齊小姐,請問妳現在是不是跟紀先生在一起呢?」我的天,居然還有人以手握拳假裝是麥克風充當狗仔訪問起來了。

現在是什麼情形?早知道剛剛直接拉著紀司辰回家就好了,還浪費一堆時間耗在這裡,任由一海票的鄉親父老提出一堆疑問。

「沒有啦,我們只是一起出來買東西而已。不要想那麼多好不好。」別人是一招斃命,我現在要實行的是一語斃緋,避免其他人還有更多、更古怪的新奇問題,我不得不直接矢口否認。

這招的成效大不大?瞧大夥有的了然點頭,有點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就可以得知了。然而當然也會有人是不會相信的,要解決這種人的方式,就是微笑,努力擺出親切和善的笑容,誘使他們相信我的話,微笑是最佳的輔助武器,當然,還有鎮定。

而我當然不會傻傻的想要落跑,一跑分明此地無銀三百兩,只會讓謠言以光速流竄在這個小鎮上。

「這樣子喔,真不知道是誰亂發出這種不實的謠言,說你們兩個年輕人小小年紀就在談戀愛。」

呃,發言的居然是居住在我家隔壁、隔壁再隔壁的王老先生。聽說他在郊區有一塊地,開了一間休閒性質的農場,供人在假日休憩有個好去處。而每次我一看到王老先生,就會想到一首兒歌……『王老先生有塊地呀,咿呀咿呀唷……』如此輕快的旋律瞬間在我的腦海裡撥放著。

而隨著王老先生的發言,許多鄉親也開始為我們蒙受不平等的冤屈打抱不平。不過目前我所需要的並不是他們如此的熱情替我們叫屈,而是能開一條路讓我回家去休息。

超級市場本來就是會有一些三姑六婆在這裡穿梭,而這下有這麼多人聚集在這,各式八卦以風馳雷電的速度傳遍每個人的耳朵。

「聽說三街那頭那個寡婦啊,前一陣子有人看到她三更半夜出了門,不久拎著一大包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回來,這麼晚的時間出去還帶著一大包的東西,我看那個寡婦啊,嘖嘖!」

「就是說啊,她隔壁的那個女人也是怪里怪氣的,總是撿了一堆垃圾回來,也不知道腦子是燒壞了還是怎麼著的。」

一件件似乎有點見不得人的秘辛,逐一在這公開場合被揭發出來,我呆愣著,看著每天都見到的鄰居及鎮上的人漸漸開始秘密討論大會,甚至有人從外頭拎了小凳子又繞了回來。

「嘿!我帶零食來了!」隨著這一聲吆喝,面前的眾人似乎越來越起勁,甚至欲罷不能。

揉了揉疼痛的額際,我想現在超級市場也不用營業了,反正這邊都是自己人,就連店員都停下手邊工作,開始閒嗑牙起來。

「霏霏,來來來,陳大嬸想問妳啊,妳對我家的兒子有沒有興趣呀?」

「呃。」

「別呃來呃去的。我兒子對妳可是喜歡的不得了呢!既然妳跟阿辰沒有關係,考慮一下我兒子吧。」

現在戲又是演到哪一齣了?不是好好的在談鎮上的八卦嗎?怎麼話題又繞回我身上了。

「我說陳大嬸啊,妳可別佔著霏霏不放啊,我家兒子對霏霏也是喜歡的可緊的。」過來湊一腳的黃阿姨竟也這樣對我推銷她兒子。

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後頭是一堆人在談論八卦,前方是兩個想拉攏我做媳婦的阿姨,怎麼……唉!進退兩難啊。

悄悄地望向大魔頭,他正一臉閒適的倚靠在牆邊,甚至閉起眼假寐來了。

「紀司辰!」我對著他叫囂,我正辛苦的忙著解說我跟他之間的關係,也正辛苦擺脫兩位阿姨,而他這個大混蛋居然給我靠著牆壁就睡著了!

聽見我的叫喊,大魔頭緩緩的睜開眼,茫然的臉色讓我想上前一巴掌打醒他!

「你居然給我睡覺?」

「我瞧妳挺忙的,就先乖乖退到一旁等妳啊。」他講的既可憐又無辜,像隻惹人憐愛的小狗,搖著尾巴期待主人的碰觸。

明明知道他是假裝的,但偏偏我卻怎麼樣也再也罵不出口,真是中邪了我!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