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究竟有沒有腦子!還是生鏽了、腐化了!」會議暴動在紀司辰的『安撫』之下平息了,只是換我要獨自面對這頭惡魔。

盯著眼前怒氣騰騰的背影,我悶悶的不發表任何意見,避免被這個「背影殺手」一個動作而扼殺掉我的小命。

「妳倒是說句話啊!」

「我要說什麼?」

他轉身瞪著我,原本帥氣的一張臉,現下面目猙獰的可怕,眉頭糾結的好像千層派一樣,一層又一層,而他不斷收緊又放鬆的雙手,讓我偷偷為自己捏把冷汗。他該不會是想打我吧?

「說說妳的腦袋是不是爛掉了!妳以為妳有上等功夫去面對高強嗎?我說靜觀其變,妳反倒閒閒沒事去招惹人家,吃飽沒事做嗎?」

面對他不斷的怒火砲轟,我雖有不甘,卻也乖乖的默不作聲。想想我那時也真的是太衝動了,直接就跑上前跟高強嗆聲,也沒秤秤自己有幾兩斤重。

誰是高強?喔,就是今天在會議室為了那一點雞毛蒜皮、芝麻綠豆小事而退化為野獸的那位混混。人如其名,看起來就是一副高強的模樣。

「我只是想幫忙。」

「幫忙?我看是幫倒忙!」他哼了哼,臉上的表情由慍怒轉為譏笑諷刺還外帶一丁點的不屑。

「喂!夠了喔!就算我真的沒大腦,你也犯不著這樣損我啊!」

不想再理會他的死人臉跟毒嘴,我轉身就走,不,是跑,甚至是狂奔,把大魔頭遠遠地拋在後頭。

跑了一會,才剛慢下來喘息一口,就耳尖地聽到後頭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心頭一驚,還來不及偷跑就被一把抓住衣領且動彈不得。

「我話還沒講完,妳是要跑去哪?」我知道紀司辰的臉色一定可媲美閻羅王,但我也就是沒膽轉身過去跟他對峙。

「當、當然是要回教室上課啊!不然還要去哪裡?」

一陣殺氣傳來,使得我頸上的寒毛也跟著豎立起來。怪哉,我又沒有說錯,開完會不回教室上課要幹嘛?難不成他想去校園某某角落叼煙看風景?喔,大魔頭會抽煙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其餘閒雜人等一概不知,不過他那次抽煙意外被我抓包又是另一條記憶了。

「回教室?那麼,齊大小姐,妳往哪邊跑了?」

轉動著眼珠子,我這才明瞭為何後頭那「隻」會那麼帶有殺氣的冷哼了。剛剛為了躲避他,隨意往了一個方向胡亂跑,連東西南北都沒有分清楚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這下可好了,教學大樓在遠遠的北方,我竟往南邊的操場跑。

「我、我只是一時走錯了,你有意見?」

我知道我的凶惡臉色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瞧他那一臉『妳是在耍白痴』的不屑臉色,我就知道我這個十分憋腳的謊言,是怎麼樣也說服不了他的。

正當我跟他僵持不下之際,適時而來的下課鍾聲拯救了我。從來不知道下課鐘聲能夠如此美妙至極,今天總算徹底的領悟出這個道理來。

「下、下課了!我要去福利社,你先回去吧!」

等不及他反應過來,我隨即拔腿狂奔。這時的我,腦海浮現的除了感謝上帝、感謝鐘聲的拯救之外,第一次發覺,運動神經頗不發達的我也有機會跑的這麼快……


然而,我也第一次體悟『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輩子』這句至理名言。當放學時際,身邊的人紛紛爆出歡呼的解放聲,唯獨我痛苦的想哀嚎。

「霏霏,回家囉。怎麼還在發呆?」曉涵拍了拍我肩膀,對著像洩氣的皮球一樣癱在桌上的我發出疑問。

「我……不想回家。」

「啊?」她啊的很大聲,震的我耳膜有嗡嗡嗡的聲音傳出,瞬間我覺得有上百隻蜜蜂從旁而過。

「為什麼妳不想回家?」

死命賴在桌子上,打死我也不敢回答這個問題,甚至是要抬眼掃視那個正閒適靠在教室門口的大魔頭。

「可是妳再不走天就黑了喔。」嗚,這個道理我明白啊,我怕黑,但我更怕的是那隻惡魔。

「齊雅霏!妳還在給我混什麼!回家了!」慍怒的暴吼響起,瞬間又是一群蜜蜂飛過,不過這次可是上兆隻集體出動!

聽他那句充滿怒氣的暴吼,我猜想他肯定還沒消氣,畢竟我連續兩次直接挑戰他的權威,沒把他放在眼裡。

然而我固執的個性也不是能容的了他小看的,即使他吼了出來,我依舊死命癱在桌上,甚至伸出雙手緊抓著桌角,秉持著與這張桌子生死共存亡的念頭。

五秒過去,我無動靜,暴吼沒二度響起,但我卻感覺有殺氣襲擊而來。還沒抬起頭,屁股就被迫離開椅子,我整個人被紀司辰暴力式拉起。

暴君!真的是暴君!難道他就沒有什麼溫和一點的方式讓我離開那張桌子嗎?搓了搓瞬間被他抓紅的手臂,我偷偷地碎碎唸。

而一旁的曉涵似乎被紀司辰剛剛的怒吼及粗暴嚇到,圓圓的眼睛睜的頗大,嘴巴也微開,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幫她把嘴巴推合起來,以避免等等她的下巴咻地掉下來。

「回家!」大魔頭一手拎起我的書包,另一手緊抓著我的右手不讓我逃跑。

「你不要抓那麼用力,很痛耶!」可想而知,我的抗議聲無效,他聽而不聞,我抬腳踹他也無知覺,只當作是被做腿部按摩。

我想要跟桌子共存亡的念頭失敗了,在夕陽的照射之下,以及曉涵訝異的注視下,我被紀司辰拖出教室……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