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話說那天大魔頭臉上掛了彩,班上的同學個個都訝異不已,他們優秀的班長居然被打?

被打是他們認為的,我倒不這麼想。不過問他是跟誰打架亦或是被誰打了,他的嘴巴就像緊閉的蚌殼,怎樣也撬不開,任憑同學的三吋不爛之舌荼毒,他還是什麼也不肯說。

「你是去跟人打架?」跟紀司辰坐在會議室裡,我狀似無意的低聲問著他。

「我哪有那麼好的閒情逸致去跟別人打架。」轉轉手中的原子筆,他頭也不抬的直接回我。

「那你臉上的傷是怎樣?」

「妳擔心我嗎?」他突然轉頭過來,眼眸異常的晶亮,瞧他嘴角上揚弧度頗高的模樣,好像我剛剛宣布他是這期樂透得獎者似的,只是他過大的音量已經引起四周圍的人注意。

「咳,三班的同學,請專注在會議上好嗎?」

「不好意思,麻煩請繼續。」他臉色一正,適才臉上的笑意不復而見。

前頭的主持人見我倆這不良分子安靜下來,才繼續會議的進行。

真是該死,我忘記現在正在開會,還大剌剌的跟大魔頭進行交談。

盯著前頭的人口沫橫飛的說著今年的聯歡會將會多盛大、多熱鬧之類的誇大之詞,而底下其他班的班長、副班長,也跟著進行口水戰。

低頭翻了翻資料,我對現在特大級的菜市場無動於衷,不想表示任何看法,反正最後一定會有個結論出來的。

整個會議室內充滿了交談聲,叫囂聲,偶爾有幾本資料騰空飛起,菜市場變戰場,空前的盛況連立法院的口水戰都要自嘆不如。

唯獨我跟大魔頭閒閒的翻閱資料、轉轉原子筆、看看外頭的校園風景,偶爾撇個頭避免被資料砸到。

「霏霏。」我抬起頭,對大魔頭突然而來的呼喚不明所以。

「怎麼了?」

「我肚子餓了。」他一臉無辜,對於他這句驚為天人的言論發表當作是在論談天氣一樣。

「閣下之意為何?我不知道。」故意低頭翻閱紙張,我選擇當作沒有看到一張故意裝做泫然欲泣的帥氣臉龐。

「妳如此蕙質蘭心,怎麼會不了解我的意思?」

呃,如果我現在有喝水,一定會當場變為噴水池,咻咻咻地噴了出來。蕙質蘭心?他最好是沒有昧著良心說出這一句話來。沒有說我惡毒女人心就不錯了。

「少來阿諛奉承這套理論,你明知道我不吃這些的。」

「妳今天的晚餐吃什麼?」

「吃泡麵。」他問的直接爽快,我答的理所當然。而在看見他那風雨欲來的凶惡臉色時,我開始後悔不該接的那麼爽快。

不過現在是在開會中,料他想做什麼也沒輒。

「妳休想給我吃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晚餐妳煮,我會去妳家的。」

「可是我沒有東西煮。」

他瞇起眼,那副樣子擺明就表示了不會相信我剛剛那句話。不過之後我也很後悔說出這句話來,因為他說要陪我去買菜……

根據他每次說出來的話,幾乎是每說必行,可是我就是不希望他這麼誠信,說到做到,也因此,當他說出這句快要讓我飆淚的同時,我也領悟到了今晚我的命運將會是可悲的。

「那天的過程,因為大家的熱烈討論,終於有了結果出來。嗯,基於學校的私心安排,那天早上是希望就直接舉行畢業典禮,晚上才開始聯歡會。」

結論好像出來了,只是主持人才剛吐出這幾個字,底下的群眾們就有人開始亢奮,非常的亢奮,不過那種亢奮好像是野獸聞到了血腥味才會那麼興奮的樣子。

我抬頭掃了一眼,就見幾本資料往前飛了過去,再垂下眼,主持人剛好發出殺豬般的哀嚎,分秒不差。

「靠!你怎麼不早講!那我們剛剛討論個屁喔!」嗯,屁字出口,發言的應該是七班的副班長,綽號阿奇的小混混。

「你他媽的不早講,浪費大家的時間!是不想活了嗎?」威脅的話語放出,讓我跟紀司辰這兩個納涼的人回過神,看向那個已經一腳跨上會議桌的高大人物。

「他不會要拆了那個主持人的骨頭吧?」

我低聲問著大魔頭,那個人可是學校裡出了名的凶神惡煞,憑著學校不敢對他怎樣,而在校園內作威作福,而他那個班級,就是學校最頭痛的一班。如今快要畢業了,為了送走這些瘟神,也只有睜隻眼、閉隻眼。

紀司辰皺著眉搖搖頭,對於那頭已經退化為野獸的兇猛人物及門邊那坨想落跑的人並不表示任何意見。

「靜觀其變,反正總會有人出來制止。」惱怒的瞪了他一眼,虧他講的這麼簡單,也不看他這位大人物出來制止一下。

睨了眼那個已經縮到角落的主持人,我站起身,無視紀司辰訝異的眼神,直接走到那團混亂之中。

「夠了吧?他也只是奉命行事,要理論你也是找校長主任,關他什麼事?」

那頭野獸轉身看著我,齜牙裂嘴的模樣沒嚇著我,反正那種臉色我看多了,尤其是在某個人身上。

「喲,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三班的副班長。怎麼?妳想解救這小子?」他像吊死豬一樣,把那個嚇到快飆尿的主持人提了起來,先是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再看著我。

「是又怎樣?」我可以感覺當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整間會議室內充滿了抽氣聲,只是我毫不在意。

「妳倒是挺有種的!」他說畢,便想伸手碰觸我下顎。

突然一隻手伸來,直接扣住那兇神惡煞的手,我愣愣抬起頭,居然是紀司辰。他面無表情,就這樣單槍匹馬,呃,不是,單手就跟我面前的無敵大混混無語的嗆聲起來。

「不准碰她。」

「你說了就是,那我算什麼啊!」他邊叫囂著,邊伸手把我拉了過去,我一時沒有防備,就這樣傻傻的被架了過去。

然而,在我被拉過去的那一剎那,眼角餘光似乎看見真正的兇神惡煞出現在我面前,大魔頭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此刻充滿了戾氣,隨時準備要撲上前把敵人幹掉。

「老大,氣氛好像有點不太對勁耶。」旁邊剛剛那個最先叫囂的小混混,靠近大混混耳邊竊竊私語,只是大混混不怎麼在意,大概是領有我這張免死金牌吧。

才剛這樣講完,我又被一股力道拉了過去,閃神之際瞥見紀司辰衝上前,再一個眨眼,我好像聽見我每次幫媽媽剁雞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斷骨聲。

「到學校是來唸書的,不是來逞英雄、搞幫派用的!如果你這麼閒想要亂搞,不要來這裡!」

我的耳朵正嗡嗡作響,耳際充斥著紀司辰的咆哮聲,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麼兇哩。而一旁嚇到快尿出來的主持人及之前那一坨想落跑之後又留下來看戲的各班班長群們,也是一愣一愣的看著紀司辰。

偷偷睨了他一眼,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撲克臉,只是他額際明顯浮動的青筋,讓我暗自咋舌了會。還真的很生氣哩,不過他到底是在氣什麼?以前就算我打破他的愛藏,也沒這麼可怕。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ny831027
  • 只能說 霏霏 太遲鈍囉
  • 可能哪顆螺絲沒有鎖緊XD

    舞風 於 2011/08/18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