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一大清早,街道上沒有什麼人,就連野貓野狗也才幾隻在路上閒逛。

經過紀司辰的家門前,我不敢逗留,加快腳步疾速而過。

灰濛濛的天空,夠格能代表我現在的心情,既渾沌且灰敗。

昨晚的景象,我仍舊記憶猶新,仍然不敢置信大魔頭會如此對我。想到這,我又是深深嘆息了一口。

學校離家裡並不遠,幾分鐘就到了。校園裡的學生如同剛剛路上的野狗野貓,也才兩三隻而已,不過開個小組會議還綽綽有餘。

走進教室裡頭,居然已經有人在猛啃書本了。

「哇,妳這麼早就來了啊!」

「你們還不是一樣?」

一道人影閃來,怡君拎著數學課本,以百米的速度向我奔馳而來。

「霏霏!快!數學、數學!」

傻傻的被她架到她的座位旁,傻傻的被迫開始數學教學,我連自己的書都還沒看呢,這下可說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了。

「霏霏,妳的眼睛怎麼紅紅的?」埋首背著公式,怡君在百忙之中居然還可抽空注意到我兔子般的紅眼珠。

「是啊,妳的眼睛紅腫紅腫的,昨晚沒睡好?」跑過來湊一腳旁聽的豪弟也提出疑問。

我乾笑了會,低頭繼續算數學,沒有想要解釋的打算。

隨著時間的過去,同學們也逐一到達教室,且一坐下就是翻開書本,我不得不承認我們班真是用功的好班級。

不過像我們班這麼努力,班導應該理所當然的跟我們一起打拼,或許是太過放心了吧,本班班導不是節節下課到班上光顧,而是閒閒的在喝茶聊天。根據我每次去找她的經驗統計,確實是在喝茶沒錯。

早自習時間一到,就見老師張開嘴,開始她今天的工作。

「班長,有誰還沒到?」班導低頭翻著點名簿,既然她都已經在翻了,怎麼還問班長,我無言的跟著翻白眼。

「紀同學?咦?紀同學還沒到嗎?」

紀司辰還沒到?聽見老師驚訝的詢問語氣,我轉頭看向他那個很好翹課的位置。人不在,連書包也不見包影,他跑去哪了?

「齊同學。」班導突然出聲喚我,也順勢喚回我迷失的心魂。

「妳知道為什麼紀同學還沒到嗎?」

哇咧,我哪知道,天曉得他今天幫我做完早餐後去哪了。咦,早餐?他之前不是不會做嗎?那早上那份餐點是誰做的?真該死,不知道是誰做的,還咬了幾口。

「霏霏,老師在等妳回答。」

「我不知道。」回過神,我聽見自己操著很冷、很淡的語氣這樣說,至於為什麼,我不知道。

「那麻煩妳打個電話給紀同學好嗎?」楞楞的點點頭,對於老師的要求,我總不能以拒絕來回覆,況且這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只是打給大魔頭而已。

飄出教室門,我打算走到教官室附近的公用電話尋找失蹤人口。我沒帶手機,因為那種東西對我而言,可有可無,拎出來就是麻煩一件。

心不在焉地走著,在走廊轉角處,竟撞到一堵人牆。強大的反彈力讓我往後倒去,而那個跟我對撞的人卻不動如山,像雕像一樣杵在那。

突然一股力道竄上我的腰際,把我拉了回來。腦袋都還沒因衝擊而混亂中清醒過來,低沉略帶慍怒的嗓音就從頭頂飄了下來。

「走路都不看路的?地上有黃金值得妳這麼欣賞?根據我認識妳十七年的經驗有了,妳對於金錢好像沒有那麼飢渴?」

這個跟我互撞的人是誰?不用多加細想,是失蹤人口、是本班班長紀司辰,也是昨晚強吻我的天殺大混帳。

「不要亂用措詞好不好!什麼飢渴!」

憤怒的抬起頭,眼前的景象卻讓我傻了眼,只能瞠目結舌的看著他。

「幹嘛?都看了那麼多年了還要看?」

我一巴掌拍上他的臉,力道不大,卻足以讓他蹙起眉頭。「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那張帥氣的臉上,竟難得的掛了彩,嘴角破裂正緩緩的滲出鮮血,頰上還有一絲淡淡的淤痕。

「齊小姐,要問人傷勢前,請不要動手增加我的疼痛!」他齜牙列嘴的瞪著我,我感覺腰部突然一緊,低頭查看之後差點沒昏厥在走廊上。他什麼時候抱住我的?我居然一點感覺有沒有。

慌亂的看了看四周,還好現在是早自習時間,走廊上沒有野貓,呃,不是,是學生。

「先放手。」

「放什麼手?」他茫然的看了我一眼,但他眼底那抹算計的精光我沒有忽略。

用力踩了他一腳,趁他吃痛之際,我逃到遠遠的角落,才放話是要他放開他的手。

「齊雅霏,妳這女人,妳完蛋了!」他像頭嗜血的猛獸想要把我生吞活剝,因為他現在雙眼迸發殺氣,一步步向我走來。

「你離我遠一點喔!」

如同以往的經驗,他搖搖頭,唰地滑步向前,就把我困在牆壁和他的雙臂之間。

「就跟妳說過我想效法小強的行為了。」他低聲在我耳邊呵氣,癢的讓我想笑。不!不是!是想尖叫。

昨晚的經歷彷彿在我眼前奔馳,我心一凜,忍住強烈的悸動硬是把那段記憶再往心底更深處緊鎖著。

「你走開啦!要當小強應該去垃圾堆!」使出吃奶的力氣推開他,我逃到另一邊。而他也只是雙手交握在胸前,沒有說什麼。

「你去保健室擦藥啦。」撫平鼓譟的心跳,我微紅著臉對他叫囂。

「妳陪我去。」語畢,他直接伸手抓了我就往另一個方向走。

他握的很緊,沒讓我感覺到一絲疼痛,卻也讓我掙脫不了。抗拒性的拉扯幾次,他依舊不為所動。

那種怪異的感覺又來了,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有點甜孜孜,卻又有點苦澀,說不出來,無法用言語形容。

看著眼前挺拔的背影,我突然有種感覺,我和他交纏了十七年的命運絲線,應該依舊纏繞的死緊,為何我現在覺得好像逐漸在分離、在解開彼此的束縛……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星玥程楓
  • 小風姐,在我看了<<聽>>6次之後
    我有一ㄍ疑問,<<聽>>第六章,到底為啥大魔頭臉上會掛彩((疑惑
    不好意思我的笨腦袋始終想不出來((拍打自己的腦袋
  • 六次……你好有耐心哦。
    因為司磊哥哥揍了他一拳XDDDD
    他問司辰弟弟(弟弟?)要去國外還是要留在霏霏身邊,囧。雖然某人是說兩者都要,但他老哥覺得他太不負責任。
    沒有寫到又是一個謎題了(遠目)

    舞風 於 2009/10/03 14:37 回覆

  • 星月程楓
  • 喔喔喔!
    笨笨的小妹我終於懂了
    謝謝小風姐的解答
    兩者都要,果然是司辰的回答((哈哈哈
  • 不用客氣=3=
    沒有寫道也是我的錯|||
    哈哈哈,是這樣嗎?他是不可能只要其一的。

    舞風 於 2009/10/12 01:10 回覆

  • 露露
  • 小風姐妳好!!我是第一次來留言的((羞~
    延續樓上的問題
    既然是司磊打的
    但那時他跟雅莉不是出差嗎??
  •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第一章時候已說明司磊跟雅莉出差去了
    所以這個時間已經回來了喔

    舞風 於 2010/02/27 15:36 回覆

  • 露露
  • 喔~謝謝小風姐為我解惑

    其實我是潛了很久的水,最近決定探頭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的人XD
  • 不用客氣^^
    也歡迎你隨時探出水面留個言哦。

    舞風 於 2010/03/14 01:1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