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見有爬蟲類在地上爬,覺得如何?如果是我,我只會覺得非常厭惡。只是現在我卻得做這種職業。

無法站立,我選擇緩慢的在地板上爬行,努力往浴室移動。

門外突然響起的電鈴聲幾乎要讓我流下感動的淚水,只是,我該怎麼去開門?好不容易往浴室方向前進了,這下我得到退回到大門?不,打死我也不會爬回去。

漫天震耳的電鈴聲持續著,按鈴者似乎很肯定我在家,非要我去開門不可。僵立在地板上,我猶豫該往前爬去開門,還是爬去浴室沖冷水。

「霏霏!開門!我知道妳在家!」是大魔頭!聽見他獨特的低沉嗓音,我激動到落下淚水。

「開門!」他持續在門外叫囂,而我卻沒有辦法去開門,這個大笨蛋,不是有我家的備份鑰匙嗎?

才剛想到這,電鈴聲沒了,紀司辰也不再繼續叫囂。完蛋,他該不會以為我是故意耍他,就此掉頭回家看書吧?

死了心,我繼續努力往浴室方向匍伏前進,徹底了解阿兵哥的辛苦。

喀嚓一聲,我聽見玄關大門被開啟的聲音,然後是關門聲,之後是腳步聲,最後……

「霏霏?妳在哪裡?」大魔頭居然拿了備份鑰匙回來了!

「我、我在這裡。」我的聲音很微弱,可是我相信他聽的到。

他走到客廳,總算發現幾乎要橫屍在客廳的我。

「妳怎麼了?怎麼倒在這?」

我拉拉他的衣角,再指了指我那慘遭川燙的大腿。他的眉頭皺了皺,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彎腰將我打橫抱起走到浴室去。急忙勾住他的頸項,不然我想我會三度創傷。

一進浴室,他把我放在地上,打開水龍頭讓冰涼的自來水沖刷我那早已紅腫不堪的大腿。

「怎麼那麼不小心?」

「我、我吃泡麵,一個不注意就……」

「妳吃泡麵?」他驚訝的語氣好像我吃的是上好鮑魚而不是廉價的泡麵。

「是啊,我還有很多碗,你要嗎?」

「閉嘴!」

他突然兇了起來,才剛遭受熱水襲擊,又突然被人凶,我扁起嘴,眼淚像斷線珍珠一樣滴滴落在水中,形成一圈圈的漣漪。

「怎麼哭了?不准哭!」

他不說還好,一兇起來不得了,我索性張開嘴巴,哇的一聲開始狂哭、哀嚎。他傻了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浴室裡,一個女孩坐在地上猛掉眼淚,而在一旁的男孩則是慌亂了手腳,我想任誰看到這幅景象都會傻眼,而且我們好像已經遺忘我腳上的燙傷了。

過了許久,我才從狂哭轉為啜泣,活像受虐的小媳婦,而大魔頭則是惡婆婆。

「怎麼那麼愛哭,都變哭包了。」他隨手抓來一條毛巾,胡亂往我臉上擦抹。

不甘願我的臉被當作麵團似的擠壓,我抓起他的襯衫下擺,報復性的將殘留的眼淚外加鼻涕一起大放送。

「齊雅霏!妳在做什麼!」

「擤鼻涕。」無辜的望著他唰地站起的身軀,我無辜的開口解說。

「那妳應該是拿衛生紙,不是我的衣服。」翻了翻白眼,他無言的看著我。

報銷掉一件襯衫,他也很無奈吧,我想。不過既然紀大哥是人形印鈔機,有的是錢給他買一堆衣服,不差這一件。

「哪裡沒差?這樣我就少一件了。」

呃,不知不覺我又把心底的話說出來了。還來不及解釋我剛剛的肺腑之言,他又一把把我攬腰抱起,抱出浴室往沙發走去。在他輕輕的將我放在沙發上之後,我不禁開始想:「奇怪,他居然沒直接把我丟到沙發上。」

「乖乖坐著。不過,如果妳可以動的話,就上樓去換件衣服。」語畢,他跨著大步離去,應該是去換掉剛剛慘遭我蹂躪的襯衫吧。

大魔頭離開後,我呆坐在沙發上許久,嘗試性的動動左大腿。經由冷水的沖刷,燙傷的地方好像也沒有什麼大礙了,也幸好被熱水波及的範圍並不是很大,剛剛會那麼痛苦也可能是因為有驚嚇到而慌亂吧。

單腳跳上二樓換了件衣服再很危險的跳了下來,原本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卻在此刻困難萬分。上下來回一趟,我幾乎可說是汗流浹背、汗水淋漓,汗到不行了。

下了樓,沒有瞧見大魔頭的身影,他大概是看我安全沒事了,就回去唸書了吧。

跳到廚房,我這個不知死活的死小孩,打開第二碗泡麵準備加熱水。如果我沒泡泡麵,我的肚子就要大唱空城計了。

邊哼歌邊加熱水,我完全遺忘剛剛被熱水紋腳的滋味了。當我二度端著泡麵要到客廳的時候,紀司辰又回來了。手上拎著一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另一手拎著紙袋,隱約看的出是書本之類的。

「妳手上那個是什麼!」他問的口氣很兇,我不知道他又在不爽什麼,但為了避免被暴風圈掃到,還是乖乖的回答。

「泡麵啊。」

「我當然知道那是泡麵!」

「那你還問。」啊,我接的太順口了,看他一臉即將要山洪爆發的屎臉,我瞬間覺得天堂離我不遠了。

扔開手上那兩大袋東西,他三步併做兩步,直接衝到我面前搶走那碗泡麵,隨後拿到廚房往水槽裡倒。

「喂!你幹嘛倒掉我的晚餐?」雖然他可說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也不能這樣肆無忌憚的扔了我的晚餐。

「妳是忘記妳剛剛才被燙是嗎!還想重溫一次嗎?」

嘟著嘴,我選擇當作沒聽見。他倒的那碗可是我很想吃的臭臭鍋耶,被他一倒,這下全沒了,唯有空氣裡飄散的些許香味能小小小小小彌補我的味蕾。

只是我沒有很多時間來哀悼我的臭臭鍋,看大魔頭那一臉比路邊狗屎和臭臭鍋還要臭的臭臉,就能預想到等下我一定會有頓粗飽。

「以後不准再吃泡麵!」還在水槽邊哀怨我的臭臭鍋,聽到他這句命令,我傻了眼,直直盯著他瞧。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除非妳想當木乃伊。」

可惡,這臭大魔頭就只會侷限我的自由,現在我連的吃東西的抉擇權也沒有了嗎?以後他會不會連我的思想也要一起控制?偷偷瞥了一眼角落那袋印著全家便利商店字樣的塑膠袋,好在裡面還有幾碗預備的泡麵,不怕不怕。

「過來。」

「過去幹嘛?」他揚起眉,那副只會在我面前出現的威脅臉色,像極了捉小鬼的鍾馗。

「叫妳過來就過來,哪那麼多廢話。」我看著他從沙發上彈起,鬼魅似的飄到我眼前,直接把我拖到沙發坐下。

「腳伸出來,擦藥。」

看著他從那一包東西裡摸出一罐不知名的藥物,我傻了眼。那袋子裡還有什麼啊?如果只有一罐藥,不至於那麼大包,鼓鼓的可媲美剛吃飽的肚子。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妳確定?」他邊挑眉邊問我,像是十分確信我不會乖乖擦藥。

只是他到底了不了解我的傷處在那裡?在大腿耶!難道要他一手按住我的腳,一手在我大腿上擦藥嗎?我可是會瘋掉的。

「對啦對啦!」搶過他手裡那瓶小小的白色罐子,我乖乖坐在一旁開始處理傷處。他盯著我好一會,才拿出紙袋裡的課本翻閱。

至於他背後那一包鼓鼓的東西,我實在很好奇究竟裝了什麼。掃了一眼他專注的側臉,我悄悄探手摸向那一包。

「不要碰!」

他突然的低吼來不及阻止我旺盛的好奇心。我拉開袋子,觀望裡頭的東西。當我看到那包讓我燃起熊熊好奇心的袋子裡裝了些許食物,一些需要烹調的食物時,我楞住了。

他,該不會是特地帶來給我的吧?看著他莫名紅了耳根子的窘樣,我笑了,心中突然被塞進了很多很多溫暖的感覺。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