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自己一個人無聊在大街上廝混的同時,心底的寂寞感說能忽視都是狗屁,沒想到我林振宇這麼不堪孤單。

幽幽的嘆息一口,走在人行道上的人很多,可是即使有這麼多人,內心的寂寞卻像黑洞不斷侵蝕我。

「呀!」一道不算小聲的低呼吸引了我的注意。

轉過頭去,一個嬌小的女孩正手忙腳亂的撿著散落在地上的蘋果。再看看四周走過她身邊的路人,沒有一個願意伸出援手,嘖,現代人就是這樣,不關自己的事情就少插手,就連救濟別人那一點良心也被狗啃了許多。

「諾,給妳。」拾起距離我腳邊最近的一顆蘋果,我伸出手遞給她,再繼續蹲下身撿蘋果,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自己是拾荒老人。

只是我伸出去的手的重量在我又撿了一顆蘋果後還是沒改變,我抬眼看著她,只見她睜著被淚水洗滌後更明亮的大眼驚懼的看著我。

「小姐,我還妳蘋果有必要這樣害怕嗎?我又不是白雪公主的後母。」

我瞪著她,她卻突然噗哧一聲笑了起來,我注意到她嘴角邊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而她那明亮的大眼此刻笑瞇的像一抹彎月。

「你好有趣。」

很好!在我破天荒的幫了一個塑膠袋破掉而慌忙撿蘋果的女人之後,她給我的第一句話不是「謝謝」而是「你好有趣」。

「哪有人把自己形容成白雪公主的後母。」

她越笑越開心,絲毫不理會我的鐵青臉色,還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幫錯人!何況還是個女人!

「小姐,妳慢慢笑,我先走了。」硬是把手上那兩顆又紅又大的蘋果塞到她手上,不然我遲早會直接把蘋果往她身上丟,不是我沒風度,是本來心情就很差,被她一笑就更差!甚至接近狗屎境界!

「欸,先生,我不是在笑你啦。」

不是在笑我?老子我沒瞎眼,妳臉上那兩個小酒窩還在跟我說哈囉,哪來的不是在笑我。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

再瞪了她一眼,我旋身就往另一頭走,完全不想理會後頭那感覺已不再笑我的蘋果小姐。老實說,她長的還真像靜萱,一樣的長髮,一樣的蘋果臉……噢,真是夠了!我想我會開始討厭蘋果。

「先生!先生!等等啦……」

後頭傳來慌亂的甜甜嗓音,就像蘋果一樣……靠!怎麼老是想到蘋果。一定是那個女人,叫我要幹嘛?該不會又要笑我吧?思及此,我更是加快了逃離的步伐。

「我說等一下啦!」

後頭的甜甜蘋果嗓音加入了些許怒氣,只是我還是不想回頭理會。

突然!我感覺背部被一個東西砸到,那種感覺,很像是一個球狀物體?惱怒的回過頭,我看向那還擺著投手姿勢的蘋果小姐,還有那還在滾滾滾的蘋果……

「靠!妳這女人!妳居然拿蘋果丟我?搞謀殺啊!」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我剛剛好像被轟了一個砲彈的痛覺又是怎樣?他媽的最好不要跟我說「一切都是幻覺,嚇到你了」!

拾起剛剛跟我有「親密接觸」的蘋果,我緩慢踱步到蘋果小姐面前,以自認最凶惡的臉色開始怒瞪她。

「這是凶器吧?小姐?而且妳是有練過臂力還是妳是棒球投手?我覺得我的背快被轟一個洞了。」

「因為你都不理我嘛,我是太失去理智了。」

她吐了吐舌頭,可愛的模樣卻滅不了我的怒火,她剛剛那樣是失去理智?那哪天她爆走的時候是攜帶烏茲衝鋒槍,且子彈都是蘋果嗎?

「小姐,妳這樣會丟死人。」我很難得會對女人發脾氣,畢竟女人是用來疼的,只是眼前這個笑的一臉蘋果的女人,還真是欠打,早知道乖乖留在藍那邊吃蛋糕就好了。

「好啦,為了感謝你幫我撿蘋果,還不小心被我丟了一顆蘋果,請你喝茶。」

喝茶?她該不會是想在茶裡下毒吧?基於剛剛的危險前科,我不得不這樣想。

「不會下毒啦,你那懷疑的眼神看了很礙眼。」

礙眼?這女人居然說我礙眼?從剛剛到現在她都還沒正式感謝我幫她撿蘋果,除了說我好有趣跟礙眼之外,就沒有別的說辭了嗎?

要請我喝茶?好,我就看她能變出什麼花樣,最好是來一杯能讓我消火的,不然她就準備被我丟蘋果。





尾隨著蘋果小姐,她帶著我到了一間小小的咖啡店,只是這外表看起來就極度溫馨的小店居然隱藏在小巷之中,感覺十分特立獨行。

「進來吧。」她率先打開門,再對踟躕在門外的我挑了挑眉,看了看她那臉「不進來你就好死」的表情,我認命的踏進店內,我可不想再被她用蘋果轟炸。

隨著門上頭因我的動作而發出鈴鈴聲音的風鈴,我不免開始對這間店讚嘆起來。

簡潔卻不失雅緻的風格,暖色系的顏色烘的這間店備感溫馨,角落邊巨大的玻璃櫥櫃裡最上層擺著各式各樣的玻璃藝品;中層則是小巧精緻的手工布娃娃;最下層則是如同最上層一樣,只是擺設的是陶瓷藝品。

「蘋兒,妳回來啦?」

「媽,我回來了。」我瞧見她開心的奔進櫃檯,親暱的摟住一個溫婉的中年婦女,那個應該是她老媽吧。

「這位是?」中年婦女很快的注意到我,疑惑的目光不斷在我身上打量,老實說,這種感覺還挺詭異的。

「伯母妳好。」我有禮的說著,對長輩可不能對那丫頭那樣,怒目相對又大吼大叫的。

「剛剛在路上塑膠袋破了,蘋果滾了一地,多虧他幫我撿。」

是啊是啊,就是太好心了才會被蘋果丟。

「就跟妳說帶購物袋去。」面對她老媽的斥責,蘋果小姐還是鬼靈精的吐吐舌頭,再撒嬌的摟住她老媽,不一會,她老媽果然如我所預料的被她寶貝女兒逗笑了。

「我去幫你準備。」她突然回過頭對我說著,人影隨即消失在門簾後。媽呀,她去準備?該不會真的是要下毒吧?

「謝謝你剛剛幫蘋兒撿東西。」

「不會不會,舉手之勞而已。」蘋果小姐叫蘋兒?還真是……有點人如其名。

蘋果媽媽招呼著我坐下,隨即跟我聊了起來,甚至開始問及我的身家基本資料,只差沒要我把生辰八字寫給她。

「來了來了……」

甜甜的嗓音再現,我轉過頭,只見她小小的身子努力捧著一個大大的托盤。看著她如此危險的舉動,我站起身走到她身邊,順手就拿走那個快把她的手弄脫臼的托盤。

「你……」她睜著眼,張大嘴看著我,似乎是被我的舉動嚇著了。

「嘴巴張那麼大,當心蒼蠅飛進去。」

我笑著說著,很立即的她反應過來,不滿的鼓起蘋果頰瞪著我。我依舊笑著,輕輕鬆鬆的把托盤放到桌上,當然,蘋果媽媽眼底閃過的一抹精光我沒有遺漏。

「這個是我做的喔……大家都說不錯,你品嘗看看。」我看著她忙碌的把陶瓷茶壺裡的蘋果茶倒入小瓷杯裡,然後臉上再漾著一抹期待接收到讚美的表情。

瞪著那杯茶許久,我暗自吞了口口水,期望自己不會在喝下這杯茶之後就此一命嗚呼哀哉,與阿藍他們天人永隔。

拿起茶杯,我稍稍吹了吹杯裡的熱茶,再小小的喝了一口。當溫熱香甜的液體滑過我的喉頭時,驚艷的感覺充斥我的心頭。

我看了看蘋果小姐,她還是笑咪咪的,彷彿被她的笑容蠱惑,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這次嘗到的不光是甜甜的滋味,還有一絲蘋果特有的酸,卻又與茶葉的苦澀相吻合,兩種味道沒有哪個是強勢,有的只是相輔相成。

「吶,這個這個,也是我做的……」她指了指小碟子上看起來金黃可口的蘋果派,小手很自動的幫我切了起來。

我盯著眼前笑容可掬的她,還有手中剩下半杯的蘋果茶,我突然感覺自己即將被蘋果俘虜,被這個蘋果小姐……俘虜。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