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公告看這裡】

♥ Blog隨心經營中。
♥ 目前作品以「短篇/微小說」為主,更新地點首發於FB粉絲團「舞小風的故事書」。

♥ 陳年舊作的食記中的死圖皆已翻修更換新網址,但只保留了前三名最多人觀看的食記。
俗話說「一物剋一物」,世間上絕對會有一個人或一樣事物會是你的剋星。

而我,林振宇,他媽的很剛好就是有一個剋星把我吃的死死的,而我卻無法對他「動手腳」。

話說我的剋星.藍浩辰,還真是狗屎的完美,臉蛋生的帥氣斯文,脾氣又很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彷彿就像是個天神一般,如果不是遇見他,我也不會想到這個世間還有比我還要完美的男人。

欸!不是我臭美,好歹我也是在花叢間探訪無數次,打遍天下無敵蜂的蜂神。

「帶屎雨神,如果你有空在那邊做白日夢的話,還不如趕快來幫忙。」

操!是誰?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擾我做白日夢!靠!不是!是思考。猛地轉過頭,我那即將要出口成髒的句子在看見說話的人的時候,只能硬生生的含恨吞入腹。

「靜萱,是妳喔?」

「知道是我就快來幫忙。」她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隨即又低下頭忙碌起來。

她是誰?她是江靜萱,我自覺她也是我的第二號剋星,但這個自覺我悄悄放在心底,沒有告訴任何人。

認識靜萱的時間說不短也不至於,說長又比阿藍短,對於她,其實我有種異樣的感覺,靜萱個頭不嬌小,好歹也有女生剛好的一米六三多,在我認識的女人堆中,就屬她長的最柔弱,但其實她骨子裡堅強的很。

「臭雨神,還不來幫忙!」

「喔,好啦,囉哩八嗦的,妳越來越像三姑六婆了。」垂下眼,我克制心裡頭那令我無言的異樣感覺,假裝忙碌的拾起彩帶,不然我會一直死盯著她看。

「什麼三姑六婆,你欠打啊!」

她不滿的嘟起蘋果臉,嬌俏的模樣讓我又是一陣傻愣。該死,我該不會對她動情吧?

「你們弄好了嗎?」我的一號剋星阿藍打開門走了進來,手裡牽的是他的女友,雪兒。

我們這一掛好友中,除了我跟阿藍是原本就認識的之外,靜萱跟雪兒都是網路聊天室拐來……不對!是認識的,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雪兒就是阿藍童年時代念念不忘的小女孩。

「應該……都好了吧。」我不自在的說著,低下頭迴避阿藍疑惑的目光,只是我是不是也被靜萱傳染了「開謊即敗症」,為何面前這三個人都以疑惑的目光盯著我。

「長毛呢?」

靜萱率先提了一個話題,讓這個尷尬場面順利獲得解脫。至於她口中的長毛,也是我的換帖死黨。當初我們這鐵三角中最不信任愛情的就是他,結果卻對靜萱產生了情愫,繼而到現在的兩情相悅。

「應該要到了吧。他剛剛還在哀嚎說又要聚會,渾然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沒錯,今天是長毛怪的生日,以我們這掛愛熱鬧的個性,不辦場派對就不是我們了。

「我想抽煙。」我突然說出這句話,也很立即贏得大家的白眼。

「抽什麼抽!等下長毛來你不要給他抽。」

「那我自己去外面抽個爽快……」我悻悻然的說著,隨即像逃難似的離開這個我覺得悶斃了的場面。





躲在後花園,我煙一根接著一根抽,不知不覺地上已經一堆煙屍。

「林振宇,什麼時候你煙癮這麼大了?」靜謐的花園突然傳出低沉的嗓音,讓我拿著煙的手抖了一下。

「死阿藍,沒事不要亂嚇人!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繞什麼口令?你怎麼了?」

拿著煙的手又抖了一下,我忘記這傢伙很會看人臉色,何況我剛剛的行為真的是很突兀。

「沒事。」再深吸了一口,我把剩下的煙屁股丟到地上,讓它能跟剛剛壯烈犧牲的戰友們相聚。

「你少來,你臉上很清楚寫著「我不對勁」四個大字。」

瞄了瞄他,他一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甚至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我覺得,我對靜萱有不一樣的感覺……」阿藍不枉我的剋星,看著他嚴肅的面容,我自認該隱藏的秘密很順的溜出口。

「我知道啊。」

「噢,你知道……你說什麼?!」

「我說我知道啊。」他眨了眨眼,無辜的看著我,好像我剛剛的怒吼是冤枉了他似的。

「你怎麼會知道?」

「天曉得。」

聽見這三個字,我的額際開始冒出青筋,什麼叫天曉得?那他是知道個屁……

「藍浩辰你吃屎,什麼叫天曉得……」頹喪的癱坐在草地,我繼而開始拔起地上的花花草草來。

「喂!不要亂拔,那是雪兒種的,拔了我跟你拼命。」

抬頭掃了他一眼,再低頭看了看快要被我荼毒的不知名小花,我選擇繼續拿起煙來抽。豈料我都還未為我親愛的小煙煙點上火苗,阿藍就直接搶走我手上的小煙煙,還殘暴把它丟到地上踩個稀巴爛。

「你甘願為你的後花園製造垃圾我也不反對。」順手拔起小草,我不為我的小煙煙舉行哀悼典禮,反倒開始打量我跟阿藍現在身處的地方。

阿藍的家世背景很神秘,唯一知道的是他家十分有錢,而他正是那一大筆財產的唯一繼承人。至於我們現在在的地方,則是阿藍一時興起,為了我們這掛好友而買下的一棟別墅,有房子又還有花園,我看他乾脆開放給別人來參觀算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等下一身煙味引人側目。」

「反正我本來就是多餘的。」不滿的撇了撇嘴角,自從他們的愛情個個開花結果,不論我跟誰在一起,好像都不對,雙雙對對的……還真是礙眼。

「你羨幕啊?那就趕快定下來吧。」

定下來?聽見阿藍這樣說,我腦海浮現靜萱的蘋果臉,剎那間我不免為自己不道德的想法捏了把冷汗,怎麼回事?靜萱可是長毛的女朋友,我該死的產生什麼遐想。

「宇,你很喜歡靜萱吧。」

「是啊……我……靠!你又套我的話!」幹!看他笑的一臉溫文,骨子裡卻陰險的很,讓我實在是想把他揍昏。

「不行。朋友妻,不可戲。你不知道嗎?」

「朋友妻,不可戲;一兩次,沒關係。」

他淡淡的說著,我卻只能無言的瞪著他,那是什麼鬼話?我林振宇是這麼不顧朋友情面的人嗎!

「靠!老子我說什麼也不會背叛長毛。」

「真的嗎?」看他一臉「引人犯罪」的笑容,我只選擇視若無睹,然後再撈起一根煙來抽。

對於靜萱,可能只是一時的迷戀吧?因為還沒有什麼女人能夠給我別的感覺,她倒是一下子就讓我看了女人會有的千姿百態。該有的柔、該有的傻、該有的堅強、該有的懦弱,雖然有時候很頑固,可是那就是她自己,江靜萱。

「藍,我去外頭走走。」

「可是……」

「我知道,我會回來,蛋糕記得留我的。」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我站起身,不顧阿藍的勸阻就往大門走去。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ny831027
  • 我突然想到
    如果 阿宇說:如果我喜歡的是雪兒呢?
    阿藍會怎麼回?
  • 基本上,雪兒不是阿宇喜歡的型。
    且就算喜歡了也不會當著阿藍的面說出來哦。

    舞風 於 2011/08/07 16:44 回覆

  • jany831027
  • 恩恩
    就像他不會跟長毛說他喜歡靜萱一樣

    我覺得<<蘋果剋星>>的時間順序好像不太正確耶
    在本篇裡面 蘋兒是在象牙工作 而且靜萱跟長毛也沒有交往
    可是在這裡 蘋兒是在自家工作 靜萱跟長毛交往了
    有點奇怪
  • 欸......不是耶。
    畢竟阿藍也是他的「剋星」,下場會怎樣又不是不知道。

    之前某篇文章我有說過對於這篇的嚴重誤差,只是已經發表出去了,無法挽回。
    你可能沒有注意到那篇,但寫在哪我也已經忘了。
    但一切還是以本篇為最主要。

    舞風 於 2011/08/08 23: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