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偷聽很不道德,但現在真的是非常時刻。無論如何,我還是要先聽他們怎麼問,長毛怎麼說。

「那時我不該喝酒的。看她把我緊緊抱著,臉上漾著很認真的神情確切說出我是誰時,我竟詭異的感覺到開心,就算那時我只純粹想喚回她的失魂。」

他說到這之後,又是一段很長的沉默,安靜到令人想尖叫,想掐著他說你趕緊說完,不要吊人胃口。

「後來,我吻了她。」

阿藍震驚的倒抽一口氣,阿宇則閒閒的接話。

「蛤!那你有沒有跟她那個那個……」

該死,我好想罵髒話,好想用力瞪著阿宇,他現在說的是什麼話啊!可惡!

「一半一半。」

忍住想要越過盆栽,跳到他們桌上的慾望,我想長毛一定還沒講完。老天,他一定要這樣間接折磨我嗎?要就一次說完!

「那天我竟然很快的就醉了,才會把她壓倒。還好有那該死電視,不然我會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來。」

沉默,又是一段長久的沉默,連其他兩人都沉默不語了。我很想直接一走了之,可是如果我一站起來,他們就會發現我。由於剛剛是瞬間閃身就坐下來,他們才沒看見我。

「哇襙,你退伍後跟靜萱第一次見面就這種火辣場景。」

「不是第一次。」

瓷杯重重放在桌上,碰的一聲發出聲響的不只是阿宇,還有我。

「哪是幾次?」

「那天是第三次。」

第三次?我在那天之前還有跟他碰面嗎?在哪裡?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

「我上次跟靜萱在這裡喝下午茶,她說的遠方的人應該是你吧。」

長毛笑出聲,淡淡的說阿藍每次打電話給他,就推薦這家咖啡廳,他回來不久,就心血來潮的晃來看看,結果就看見我跟阿藍在這。

「大老遠的,我就看見她,好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我就這樣遠遠的觀望她。」

「你這樣很像變態。」

阿宇說出這句話後,阿藍跟長毛都笑了,長毛甚至笑到有流眼淚的跡象。

「呵,第二次,是你們這些王八,又要我去聚會,偏偏我那台車,欺負我久未關照它,在路上出了點差錯。」

「難怪你那麼晚還沒到。」

「是啊。」

他講的很雲淡風清,像是在敘述別人的事情一樣,但這些事情對我而言卻是蠻大的一項震撼。

「當我到的時候,在走道轉角處撞到一個女生。那種火車頭式的撞法,一下就讓我了解她是靜萱。但是我還來不及跟她說話,她就炫風似的捲走了,結果回家後竟然看見她。真他媽的有巧合到。」

「你們總是那麼有緣,不是嗎?所謂心有靈犀一點通,就是說明你跟她。」

「有緣嗎?靜萱跟長毛怪如果真的有緣,早在兩年前就該愛的如火如荼了。何必等到現在才說有緣。」

我已經不想再聽了,過去的事情總該讓它過去,眷戀沒有用,回憶只是一項辦法,如果只一昧沉溺在過去之中,是不會有任何成長的。

他們之間的沉默遠比之前的還要更久、更長,幾乎快讓我以為他們已經離開,沒有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

「那你對靜萱,現在是什麼感覺?」

沉默,又是沉默,他們沉默的次數已經多到快要把我逼瘋,不想聽到長毛的回答,我拎起包包,準備走人。

「我還喜歡她,就跟兩年前一樣,一點也沒有改變。」

匡啷一聲,我打翻面前的陶瓷杯。長毛的視線轉移過來,很不幸的,他發現了我,唰地突然站起身。

我沒有看向他,跟奔跑過來處理善後的店員說聲抱歉,就跑出店外,將後頭呼喊的聲音當作空氣,呼嘯就會過去。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