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在家裡許久,我還是決定出去走走,不然會瘋掉。

為了遮掩住脖子上引人注目的OK繃,我還換件衣服,才拎著包包出門。

今天很詭異的處處都是情人依偎的身影,落單的人彷彿就像一隻異形,行走在都是人類的街道上。

沿著熟悉的路途走走逛逛,在書局挑了兩三本小說及雜誌,正想就此回家看書的時候,目光瞥見一家熟悉的咖啡廳,就是很高檔的那家。

因為禹宸,我是那家的常客,而這間店也經由我的介紹之下,成為時常跟阿藍、雪兒小聚的地方。

走進咖啡店,撲鼻而來的是熟稔的香醇咖啡味道,店員看見我,微笑點點頭,算是打聲招呼。

點了杯喝慣的Cappuccino,我盤據在櫃檯邊與店員閒聊。閒談間我看見一對情侶,瞬間打消了我想外帶的念頭。

跟店員說聲抱歉要改內用後,我閃身走至一處較隱密的位置,坐下來盯著不遠處的心渝和禹宸。這兩個傢伙,約會就約會,挑這裡是想來點高檔的是嗎?

緩慢的翻開雜誌,我悠閒喝咖啡,邊閱讀雜誌,偶爾抬頭看一下不遠處的愛情戲碼。這麼悠閒的時光,才叫做人間天堂啊。

只是我的悠閒時光很快就被打散,並不是禹宸總是很神的知道我在偷窺,而是我瞄見另外一個熟悉的人。我看見長毛,從我面前走過,轉了個彎,坐到我旁邊桌子。

雖說是旁邊,但我跟他中間,隔了一排盆栽,除非他知道我在這,不然想從盆栽縫細中偷瞄的應該只有我。

剛剛掃到他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很嚴肅,活像跟人談判失敗一樣。

「我想我應該沒有聽清楚你剛剛在說什麼。」

險些打翻咖啡,我竟然聽見阿藍的聲音。現在是兩兄弟在談論事情嗎?

「對啊,我也想掏一掏耳朵了。」

看來不止兩兄弟了,我連阿宇的聲音都聽到了。他們現在是在說什麼?想要偷聽,我逐漸靠近盆栽邊,卻遺忘了這裡公共場合,不過也還好我這個位置很隱密,不然會嚇到別人。

「你們是沒長耳朵嗎!」長毛的聲音聽起來很惱怒,我猜想他又再耙他那已經剪短的頭髮。

「可是你自己講的時候就很小聲啊,誰聽的到。」

「雨神,別插嘴。先讓我問。」

我瞄見阿宇悻悻然的閉了嘴,開始拿起手機按起簡訊來。

「你剛剛說你碰見她了?什麼時候?」

「就在前幾天,我老姐帶著她回來。」

我感覺腦袋開始混亂,我百分之一千確定他們說的「她」是在講我,也只我前幾天去他家,且是被他老姐帶去的。

「然後呢?你們有講話嗎?」

阿藍的提問果然都直接了當的挑主題問,聽的我膽戰心驚,不知道長毛會怎樣說。沉默了許久,他開口了。

「何止講話,她一副剛洗完澡的模樣出現在我老姐的房間裡時,我簡直呆掉了。」

阿宇的手機直接掉在桌上,發出蠻大的一聲聲響,就連阿藍也似乎被嚇到似的將陶瓷杯重重的一放。

「然後呢?你該不會霸王硬上弓吧?」

長毛又沉默了,這次沉默的時間比剛剛還要長,許久,他嘆了口氣。

「沒有啊,後來我發現我老姐留了衣服給她,就拿給她了。」

「那你們到底……」

「我還沒講完,重點在後面。」

我緊張到手心在冒汗,甚至感覺的到阿宇跟阿藍正屏息的聽長毛敘述那晚的過程,我知道他會把所有事情都抖出來,而我卻沒有辦法阻止他。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