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狀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好像是一家人一樣,坐在客廳看電視。

長毛喝著伏特加,而我就乖乖坐在一旁看電視,偶爾插幾句話來交換對節目的意見。

「妳怎麼會在我家?」

「我在火車站遇見你姊姊。」

「喔。剛剛我老姐叫我上樓幫她拿東西,才會撞見妳……抱歉。」

「沒關係。我也沒想到你會……」

長毛的眉頭皺了一下,一口喝掉他手中那半杯伏特加,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我問他怎麼會在家,他瞪著我說他在兩個多月前就退伍了,不過他老姐不知道就是了。

他盯著我,突然問我要不要喝,我看看他,再看看他手中的烈酒,鬼迷心竅的點了點頭。

他起身去廚房拿了個杯子,幫我倒了一點,先等我適應。啜了一小口入喉,那辛辣的滋味嗆的淚水在我眼眶內打轉。

長毛看了我一眼,直接從我手中沒收那杯只有十分之三容量的伏特加。

他很煩躁,我知道。長毛在很煩的時候,會一直喝酒,所謂借酒澆愁就是他目前的最佳寫照。

他是不想看到我嗎?或許是吧,我們都還沒有心理準備面對彼此,像今天這樣的突發狀況,該說三生有幸我們有再見面的機會還是該怨嘆怎麼有這樣子的事情發生?

我們突然安靜了下來,但僵持也沒有持續很久,原本盯著電視看的眼睛,不小心往下瞄到一隻不明的黑色昆蟲,我開始全身僵硬。

等到牠開始移動,我也跟著開始移動到長毛身邊,他怪異的看了我一眼,之後又把視線轉回電視上。

黑色昆蟲持續移動,而我幾乎可以說是黏在長毛身邊,緊抓著他的衣角了。

「怎麼了?」

他問出口,而我也正好掃見黑色昆蟲以雷霆之姿飛了起來,我嚇的尖叫,反手抱住長毛。

他楞了一會,脫下拖鞋往黑色昆蟲丟去,竟神準的把牠從空中K倒到地上,拖鞋順勢壓住牠。

「沒事了,只是會飛的蟑螂而已。」

埋在他懷裡,我完全沉浸在看見小強的恐懼中,尤其在牠飛起來那一刻,已經嚇到只剩半條命了。

「靜萱?妳還好嗎?」

搖搖頭,我死命賴在他懷裡。以前小時被別人拿蟑螂來嚇的事情,還很印象深刻。

他抬起我的下顎,定定的看著我,我甚至在他異常晶亮的眼眸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我是誰?看清楚點。看清楚再說出來,說錯我就掐死妳。」

眨了眨眼睛,我了解他是要喚回我迷失流浪的魂魄。我很清楚他是誰,非常清楚。

「你,你是長毛。」

他笑了,很高興的笑了,在我講出答案後,他竟然很高興的笑了。

之後,他突然低下頭,楞楞的看著突然在我面前放大的熟悉臉龐,就在我猜想他要做什麼的同時,他給了我答案。

他的唇貼上我的嘴,長毛,吻了我……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