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不見長毛他老媽跟涵姐,讓我跟她們聊了許久,小則談及我的近況,大則國家政治及娛樂八卦。

忽略時間的情況下,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靜萱,妳今晚就睡在這裡吧!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要跟妳聊聊。」

我知道我拒絕沒有用,涵姐說一我就只能做一,連二都摸不著邊。

長毛他老媽像似突然想到什麼事情,拉著涵姐往邊邊說悄悄話去了。在她們談話期間,涵姐回頭瞄過我一次,那種眼神,很像在算計什麼,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留意。

涵姐拉著我上樓,要我先去洗澡之後,就捲出門外。

在浴室沖完澡,我發現涵姐沒有給我任何衣服,這下可好了,剛剛脫下的全泡水了,總不能再穿回去吧。

眼尖瞄到旁邊有一條大浴巾,情急之下趕緊往身上披,不然我就得光溜溜的出去。

一分鐘後,在涵姐的衣櫃面前碎碎唸,她嫁到別處了,房間內的東西當然隨之帶走,衣櫃也沒有半件衣服留下。

房門突然開啟,我望向門口,卻只能呆楞的睜大眼,而開門的那個人,驚嚇不亞於我。

「你!」

「妳!」

第一回合,平手,兩人同時講話。

「妳怎麼會在這裡!」可惡,他竟然搶先,第二回合而已我就輸了。

此句話,驚訝的成分多於疑問的成分,我知道他是真的很驚訝我在這裡。

他是誰?想當然,他是涵姐的弟弟,也就是兩年多來對我「不聞不問」的長毛。

「妳!」

他又再度開啟單音階,卻突然很猛的轉過身去。正想問他發什麼神經時,我低頭發現我身上只有一條大浴巾,也難怪他會突然轉身。

尷尬的紅了臉,我跟長毛說沒有衣服可以換,他沉默了會,就走出門外,且沒忘記把門關上。不消一分鐘,他又回來了,只是他這次是背對著我開門。

他把一袋紙袋丟給我,說是涵姐指名要給我的。

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是衣服跟內衣褲。而這個袋子就放在客廳的桌上,涵姐老早就算計好了,現下正高興的跟他老媽去逛夜市。

長毛二度掩上門,要我穿好衣服就到樓下去。瞪著他消失的背影,我無法理解他看到我依舊可以如此的灑脫自然,好像我的扭捏是外星人才會做的事情。

悶悶的穿好衣服,我走下樓,長毛背對著我,桌上擺著一瓶開封過的伏特加。我注意到他的長髮已復而不見,而且他似乎又長高了。

如此陌生的背影,卻依舊牽動我的心。

掃了一眼涵姐放在一旁的包包,我想我忽略它的內容量大小了。而我也遺忘長毛他家處在商圈這,不論要買什麼都很方便。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