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場聚會,不只我,大家都很心不在焉。

原因我不知道,而他們也都守口如瓶,洩漏一點風聲就會要了他們的命一樣。

手機傳來簡訊,打開一看,我家的大小姐竟然生病了,要我回去照顧她。看她這封簡訊打的很可憐,而我也想走人,便跟阿藍說有事要先走了。

他眉頭皺了一會,低頭看看手錶,詭異的嘆了口氣之後,才說要我回家小心點。

跟眾人揮別之後,我迅速離開包廂,準備回家照顧那個可憐的小女人。

疾步走在走道上,卻在轉角處閃避不及而撞到一個男生。心裡擔憂著心渝的病情,匆忙說了聲抱歉,我背著背包離開KTV。

正準備要買火車票的同時,禹宸打了通電話來,說是他已經十萬火急的衝去我們家了,要我繼續好好玩。

瞪著手機,我想我永遠無法理解那對情侶的思考模式。禹宸跟心渝這對歡喜冤家,成天打鬧吵架是小事,冷戰喊分手是大事,只是最後又恢復甜蜜蜜的熱戀情景,永遠讓人摸不著頭緒。

坐在火車站大廳附設的椅子上,忽然聽見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轉頭一看,原來是涵姐。

「嘿!靜萱,好久不見耶!好想妳喔!」說罷,便突然撲上來抱著我不放。涵姐就是這麼豪爽的一個女生,而她的性格,我想我是學不來的。

「涵姐,妳怎麼會在這裡?」

「想說太久沒回去啦,就回來看看,妳呢?怎麼會在這?」

她問的很急,我只好悶悶說出心渝急著摳我回去,卻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導致我現在坐在這喝西北風的始末。

「那跟我一起回家吧!我老媽看見妳應該很高興。」

呃,跟著涵姐回家我是很願意啦,只是看見她老媽,我想我會害怕。沒有為什麼,因為涵姐是長毛的姊姊,而她老媽也就是長毛的老媽。

兩年多前幫長毛演的那場戲,他老媽還記憶猶新,這也就是為何我會猶豫的問題了。

「翊颺那個王八,竟然拐妳來騙我老媽。不過都過那久了,就別介意了,嗯?」

涵姐的話一向讓人無法拒絕,而禹宸應該短時間內不會離開,我也就跟著涵姐回到長毛家去。


長毛他老媽看見我,反應是楞了一下,沒料到我會再出現,但隨即又很高興的拉著我問些近況。

「我那個笨兒子,平時看他那麼聰明,沒想到竟用如此愚笨的方法。你們年輕人的心思我這個老人家不了解,不要拿我尋開心啊。」

兩年前的戲到現在自始至終,我還沒有機會跟他老媽解釋。

不過依照我跟長毛那段空窗期,還有他當兵快兩年的時間內,我沒有來看他家二老關照一下的情形,瞎子也會知道吧。

想想那時也真的是很矛盾,前一秒是朋友,下一秒就變情人,也只有長毛那顆鬼靈精怪的頭腦能想出來。

他曾經說過,後來他老媽有再唸他頭髮一次,他立即搬出我的名字,他老媽楞了一下,之後竟沒再繼續唸。

我問他說那他不是說找到女朋友就要剪了,他笑嘻嘻的說現在是非常OK的時期,不剪也不會死。

「我那個笨老弟不選妳,真的是眼睛糊到屎了。」

臉上掛著微笑,我沒有回話。

坐在這個依舊有他的氣息的家裡,我感覺很不自在,有一種極欲脫逃的慾望在心頭發酵。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