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我不禁露出微笑,這或許是兩年來我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

那時笨蛋長毛持續逼著我說該睡覺了,可是眼前不是一個正常人,而是狼人,我該乖乖走過去嗎?最後他甚至起了身,大有要抓我上床的感覺。

「妳,想站著睡,我不反對的喔。」他幾乎可以說是整個人貼在我面前,只消我一個眨眼,就會碰觸到他。

「我沒有要站著睡啊。」

我話還沒有講完,長毛的的唇突然侵襲我無辜的耳朵,正當我想尖叫的同時,他順勢捂住我的嘴,低聲警告我。

「別叫,妳一叫就破功了。我老媽沒那麼好對付,剛剛她已經起疑了,再小等一下。」

我可以說是用全身的力氣化為瞪視,用盡全力瞪著這個殘害我口、耳的混蛋。

我沒有出聲,因為外頭有腳步聲。這下我不得不對長毛他老媽佩服的五體投地,她對於這個寶貝兒子,需要碟對碟到這種地步嗎?

好不容易外面總算安靜了,我們甚至又等了一分鐘,這才雙雙鬆了口氣,跌坐在地上。

「你媽為什麼要偵查你的動靜啊?」

他白了我一眼,「我難得帶一個女孩子回家,還很符合他們的意。不過就怕只是個幌子,才出此下策吧。」

「看來他們期望你傳宗接代吧,還要偷聽有沒有動靜。」

「是啊,不過早知道我們就來場假槍虛彈的表演,夠刺激!」

他這句話的回應是得到我的拖鞋迴旋標一記。時間真的不早了,幾場表演下來,我跟長毛已經汗流浹背,活像剛做完什麼激烈的運動一樣。

長毛笑著說,有流汗,一切好交代,我只白了他一眼做回應。

「好啦,不早了,我姐的房間沒人睡,她嫁掉了,在我房間的左手邊,妳不要跑錯,跑到我爸媽的,那可就真的完蛋。」

我只能瞪著他,長毛堪稱鬼靈精怪的佼佼者應是無愧對的升任快樂,且是首區一指的鬼王。什麼事情,只有他一想到,立即就能有一個構思出來,且天衣無縫。

「還是妳真的想要跟我一起?」他挑眉,邊詢問我的意見。我沒回應,依舊瞪著他瞧。

「要就來吧!」他很爽快!沒錯,非常爽快,表面上看起來他是犧牲的那一位可憐蟲。

「你去死啦,我今晚為你犧牲的還不夠喔!」

「所以我現在想要補償妳啊!」

他才講完,就當著我的面脫下襯衫。楞了一會,我很冷靜的把腳下殘存的拖鞋二號往他的方向丟去,才甩門走人。

至於我有沒有命中,聽我後方那一聲可用慘絕人寰來形容的哀嚎,就知道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