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辜的被長毛拉上樓,沒錯,我真的是很無辜的被他拖著走。

看的他氣沖沖的背影,我想如果在他頭頂上打個蛋,會不會有一碗紫菜蛋花湯降臨在這?呃,還是不要想好了,怪噁心的。

可是在還未感到噁心之前,我已經笑出來了,沒辦法,雙魚座的,總是可以幻想很多事情。長毛回頭瞪了我一眼,難以置信我在這時還笑的一臉開懷。

「妳皮在癢?看我跟我媽吵架都不幫一下的,還在給我吃餅乾!」

怪我哩,誰叫你不去剪頭髮,而且長毛跟他媽媽的爭論,活像是姊姊跟弟弟的打鬧,難怪長毛老爹會說習慣了就好,還可閒閒的繼續喝茶吃餅乾和看電視。

「我會去剪啊。真是的,妳不要學我老媽。」他煩躁的耙了耙頭髮,大有想要抓狂的跡象。

「好啦,你別煩啦,反正你都撐五年哩,就等到你的時機到了再剪啊。」避免他等下抓破頭皮,我出言制止。

長毛緩了緩臉色,還是有點忿恨不平,不過比剛剛那種殺手臉色好看很多了。不過這時竄入我腦海的問題是,我今晚要睡哪裡?這傢伙該不會要我跟他睡在同一間吧?如果是,我會甩門走人的。

「妳今晚,跟我一起睡啊。問這什麼白目問題。」

他講的很輕鬆,好像是在論談今天的天氣一樣,而他竟然把我這個問題認為是白痴才會問的問題。OH MY GOD,跟他一起睡?他是說笑的還是講真的?我寧願去地下道跟一些叔叔分一杯羹,也好比跟這隻豺狼在一起。

「你講真的假的?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睡。」

「妳不跟我睡是要去睡哪裡?去地下道跟一些叔叔睡喔?」很好,他竟然很理直氣壯的告訴我,我就是要跟他一起睡。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睡。」嘟著嘴,我轉過身不理他。

「不要就算了喔,妳想要跟我爸媽一起睡嗎?哈哈哈!」講完這句,他就丟下我就直接進入房間。

氣不過,頂多等下我睡地上,好歹也是有的睡,不然夜宿地下道是蠻恐怖的一種行為。怒氣換我凝聚,我惱怒的跟在長毛的屁股後面走進他房間。

踏進他房間,我猶豫著要不要關門,不關門我比較好逃跑,可是……

「喂,關門啊,要睡覺了喔。」

聽起來很像哄小孩子的話,在此刻感覺是非常邪惡的,尤其是從長毛的口中說出來,更是邪惡到令地球快要毀滅爆炸。

認命的關上門,才剛轉過身,就被眼前的景象嚇的瞠目結舌……

「你、你、你幹嘛脫衣服?」

「睡覺不脫衣服要怎麼睡?」

長毛慢條斯理的解開襯衫釦子,頭也不回的直接反問我。敢情他是有裸睡的習慣是嗎?好端端的脫什麼衣服。難道穿著衣服睡覺,就睡不著了嗎?還是他睡覺時,一定要像個原始人,光溜溜的,才會覺得好自在?

「你一定要脫衣服嗎?」瞪著好像在耍我的長毛,我不得不問清楚,不然遲早會斃命在這裡。

「對啊,不脫很難睡覺。」

接下來,他解開完了釦子,但卻沒有把襯衫脫掉,因為他在解開牛仔褲的褲頭釦子……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