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你又騙了我!當我坐在長毛家,我腦海的跑馬燈就只能迅速的跑著這一句。

「妳說妳叫靜萱嗎?人如其名,長的就是一副乖巧文靜的模樣。」

我面前這位中年婦女,也就是長毛他老媽,拉著我坐在沙發上,盯著我直直看,看的我好不自在。

想起剛剛長毛帶著一臉困窘的我進門時,他家二老,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們兩個,在長毛跟我尷尬的咳嗽了一下,伯母就像是被啟動開關的機器人,拉著我直奔客廳就坐,之後就開始問起我的個人資料。

臉上漾著三條黑線,長毛他老媽肯定認為我是他的女朋友了。因為哪有一個兒子,會在晚上十點多帶著一個女生回家?

「媽,妳不要靠外表判定她喔,她啊,恰的咧。」

青筋替代黑線,在我太陽穴附近蠢動,礙於他老爹跟老媽在場,我不好意思站起來跟長毛開啟世界大戰。

「傻兒子,哪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女朋友的?」楞了一會,我抬眼掃向坐在旁邊的長毛,他也呆了。之後,他竟然丟下我奔向樓上,落荒而逃去了。

「兒子啊,你去哪啊?」

「我去洗澡啦!」

伯母笑呵呵的看著我,一副認定我是她媳婦的模樣。

「我們家的翊颺總是那副德性,妳別介意啊。」

嘴角上掛著很勉強的笑容,內心卻咒罵著樓上逃跑去洗澡的長毛。他竟然就這樣把我丟給他老媽,都不管我會不會尷尬的,可惡的傢伙。

「翊颺跟妳認識多久啦?靜萱?」

嗯?翊颺是誰?我一時反應不過來。長毛他老媽見我一臉呆滯,還搖了搖我,以為我靈魂出竅了。

「靜萱,我問妳跟我兒子認識多久了?怎麼在發呆?」

「翊颺是您兒子?」

如果長毛在場,他一定會放聲大笑的我的呆楞,只是現在是非常時刻,我從來就不知道長毛的名字。

「是啊。翊颺是我兒子,妳不可能不知道他名字的,呵呵。」

跟著呵呵乾笑,我總不能說:伯母,我跟您的寶貝兒子是在網路上認識的,我只知道他叫長毛。

長毛他老媽,持續跟我哈啦了很久,從長毛小時候是個愛哭鬼到長大後頭髮留的像女生一樣,一直跟我抱怨。

「我跟他爸爸,到現在還是不了解,為什麼他的頭髮要留那麼長,活像一個女生。靜萱,妳幫我勸勸翊颺,剪掉那頭長髮?好不?拜託了。」

哇哩勒,這下可真是給我出了個難題,長毛的頭髮長度其實不長,但對於男生或是從長輩的眼光裡來看,是過長了點。而且他平時都用皮繩很率性的紮了起來,看起來又跟短髮沒有兩樣。

「老媽,妳別唆使靜萱要我剪頭髮,等到該剪的時候我就會剪。」長毛頭上頂著一條大毛巾,滿臉不悅的從樓上走下來。

「你每次都這樣說,早點剪掉不是很好嗎?」

「反正會剪就是了。」

在我面前上演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母子鬥嘴戲碼。

不過我眼中、腦中想的卻不是一碼子事情。敢情長毛是洗戰鬥澡了嗎?飆了一下就洗完了,而且這是我第一次看他沒有把長髮紮起來的模樣。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