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妳睡著的這段期間,我想了很多。妳有沒有喜歡我?

是只把我當作哥哥一樣?妳在乎我跟佩琪的關係嗎?如果在乎,為什麼不質問我?為什麼要讓我覺得妳是不在乎的?那種若即若離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妳知不知道?

在那天之後,妳開始躲我,就算是妳朋友接的電話,我還是知道妳在躲我?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有天妳卻突然接了,我也說出早有計劃的計劃。說過要帶妳去玩,我就會帶妳去。

在淡水,我終於老實坦白對妳說了。妳流著淚說妳沒有心理準備。單純如妳,之前佩琪那場衝擊,在妳心底留下陰影。妳太善良,一定不忍心眼見佩琪傷心,而妳卻獨享幸福吧。

那天是我最後一次載妳回家了,讓我任性最後一次,我抱緊了妳,甚至吻了妳的額頭,希望給妳祝福。期望妳不會再遇到像我這樣他媽的一個混蛋,讓彼此都這樣子煎熬。

沒有妳在身邊之後,許多事情開始變的糟透了,爛透了。幹這個字每天變成我的先發詞。遲來的狗屁兵單總算來了。就在我們彼此坦承後的一個禮拜。

打了電話給妳,想要做最後一次的告別。

妳朋友告訴我妳在跟別的男生講事情,是那天在淡水遇到的男生。我知道我沒資格再吃醋,但就是忍不住,我很冷淡的掛掉電話。

就算知道妳一定會掉淚,我還是做了這樣的蠢事,雖然事後我罵了自己不下百次。

我想妳應該找到幸福了,就是那個男生了吧。我很沒用,之後都不敢再開機。

阿藍說妳不來我的歡送會,其實我心底很高興,因為這樣,妳我都不會再尷尬。

聚會那天我不敢喝多,因為回家後,我還要留點清醒來把我的心情告訴給妳知。

原諒我對妳不告而別,因為我沒有勇氣,再站在妳面前。

如果妳找到幸福,記得跟我說,別讓我再繼續等待。如果妳沒有找到,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好保重自己,希望當我再看見妳的時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妳那快樂的樣子。


看到這裡,這封實際應該是長毛的隨筆手記,讓我無法克制的淚流滿面,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為什麼我們都不肯對彼此坦白?錯過了彼此,還有什麼比這個是更大的遺憾?我以為你懂我,你也以為我懂你,結果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們卻忽略了,溝通是最重要的管道。

到頭來,迷失了自己,也不了解彼此,讓兩人紛紛走向不同的道路。

如果你是我唯一的幸福,將來的日子裡,我又怎麼可能會找到第二個幸福?你說過,愛情是有限定的只給一人。我給了你,沒有多餘的可給別的過客。

滴滴淚水融入長毛的外套裡,漸漸消失不見蹤影,彷彿我跟長毛,已經無法再有交集。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