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總算等到妳的來電,我還是忍不住的又大聲了起來。電話那頭的妳開始哭泣,我慌了。

急急告訴妳等我,就捲出家門,路上闖了多少紅燈我不知道,等我看見妳時,心中的大石這才落地。可是妳紅腫的雙眼,讓我很心疼。

伸手抱住妳,我知道妳很驚訝,可是我就是忍不住。還好妳在我懷裡睡著了,說不定我會想要吻妳。

妳上輩子一定是小豬,今生還有嗜睡的習性。一睡就是整個下午,入睡前還被妳發現我抽了煙,真是該死。妳不喜歡人家抽煙,我早就知道了。

妳不在的期間,便利商店的店員,看到我進門都直接拿Marlboro給我了。

只要妳說出口,我會為妳戒菸也說不定,可是對男生來講,戒菸很難。

我想,這個世界上,除了我老娘跟老爹之外,就屬妳跟肚子餓是我最大的剋星。不過我已經後悔要妳做菜了,如果我沒有要求,妳也不會被玻璃割傷手。

妳坦承妳跟別的男生出去玩,我嘴上說什麼見鬼的沒怎樣,事實上我心底正他媽的忌妒的要死。而妳怎麼可以就這樣那麼自然的說妳跟別的男生出去?

實在是忍受不了心底翻騰的醋意,我唯有快速離開妳身邊,不然我會發瘋,失手對妳做出我會後悔的事情。

佩琪約我出去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我想,如果這次換我跟別的女生出去會是怎樣?後來我立刻就知道了答案,如果身邊的人不是妳,就只有無聊。

在路上,阿宇打電話來叫我去象牙。在那裡,看見妳,不知道妳有沒有注意到我嚇的險些失手打翻飲料。

妳蒼白個像幽魂一樣,整個人瘦了一大圈。他們說妳住院了,可是為什麼妳都不說話?我知道妳在懷疑我什麼,我也知道你們大家在想什麼。

不過因為都是老朋友了,我以為你們都懂,可是我錯了。妳們非但都不懂,甚至誤會我。妳懷疑打量的眼神使我衝動地拉了妳就跑。

而妳開口問起佩琪,我簡直難以置信,妳竟誤會的那麼深。那是我第一次對妳大吼大叫。

妳紅了眼眶,可是就是不知道怎麼安慰我,直到妳伸出手,把我抱住,妳抱的很緊,我都快不能呼吸了。可是我知道妳當時只能這樣做。

好佩服我那天還能載妳回家,還能克制住心裡的蠢動。可是心情已經極度鬱悶,怎樣都好不起來。

當我不爽到點起一根煙,妳嚇的跳開,我才想起我又忘記妳不喜歡別人抽煙。每次在妳面前,我的煙總是很幹的沒抽到完畢就被解放到蒙古邊疆去了。

妳很天真的說那時的我不像是妳所認識的,但就是因為妳那份單純,很輕易的就打動我。

那天晚上如妳所想的一樣,因為心情鬱悶到想自殺,我喝了很多,喝到宿醉。以至於錯過妳的幾通電話,當時還像個白痴一樣,對著空氣大喊:幹!哪個白目按電鈴!老子不爽應你。

後來下午妳又打了通電話,還要我買純喫茶醒酒。

好想念妳家的茶葉,但我想,我想念的應該是茶葉的主人。所以在約定聚會那一天,我一大早就去了妳家喝茶加看妳。

那天的混亂,怎麼說,其實我也傻住了,所以忘記推開佩琪。

不管妳信不信,她沒有吻到我嘴唇,只是在臉頰靠近唇邊而已,可是從妳坐的位置角度來看,妳一定是認為佩琪吻了我的嘴。

安慰完佩琪,她說她可以自己回去,也想讓她安靜一下,也就由著她了。只是我才回到包廂,喝醉酒的人換妳了,我相信妳一定沒有喝過酒,才會半壺啤酒就醉生夢死。

馨婷把妳交給我,我讓妳靠在我身邊睡著。可是妳好像睡的很痛苦,眉頭是我從未看過的死緊,眼睫上還看的出妳流淚過。

跟阿宇他們講了佩琪的事情,大夥了然的點點頭,剩下的就由我和妳自己去發展。

舞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